Saturday, September 27, 2014

繁華餘燼上的星火



區家麟|絢麗荒涼   (26/9/2014刊於《信報》)

圖片︰中大新傳政改關注組
「唉瘋」狂潮,是香港一大啟示,當城中蘋果店外,上演土豪與買辦的盛宴;IT達人與辦公室OL,天天準時上網訂貨密密食,你就明白,香港生存之道。

不,不是說香港人「有得炒,梗係炒」的心態。一如國家主席習近平話齋,香港對國家一直有「獨到的重要作用」。說白一點︰韓戰禁運,內地無貨,香港有貨,香港就是走私基地;改革開放起步,內地無錢,香港有錢,香港成為資金技術火車頭;要玩財技核數會計上市融資,內地無專家,香港有專業,香港又是人才庫。

從來無變的,是香港的價值,所謂「獨到」,在「你無我有」,正是處身大國南方一隅,發光發熱之道。

往日大陸封閉、落後、貧窮,小小香港當然「獨到」;今天北望神州,開放、崛起、暴富,香港經濟優勢銳減,是自然而然的事。如今,內地消費品信譽低落,香港有真貨,於是香港仍然是購物天堂;內地審批繁複兼稅重,香港唉瘋水浸,放是香港人把握機遇狂炒,然後炒燶。香港經濟之絕對優勢,所餘無幾,大概如此。

然而,制度與價值的獨特,大半世紀以來,一直無變。內地有壓逼,香港有自由,於是香港成為避難所、流亡地;內地無法無天,香港有規有矩,香港成為法治的最後堡壘;內地有遺忘,香港有回憶,維園的燭光每年燃點,共和國六十五年血迹斑斑的政治運動與維穩濫權實錄,香港一地是忠實紀錄者,也是禁書大賣場;內地公民社會遭打壓滅聲,香港年輕一代奮起說不,團體串連抗爭,公民意識蓬勃,珍惜終有一天去如朝露的自由。

政治上的不羈,擁抱自由、人權、法治、敢講真話的底氣、敢於說不的獨到,正是權貴最恐懼之星火。

遭人揭穿皇帝的新衣,權貴最不爽,他們一方面開動輿論機器,砌辭抹黑;他們口裡說穩定和諧,卻語言失禁,製造對立,惟恐天下不亂;他們不介意社會撕裂,因為他們相信大亂才有大治,愈亂維穩費愈多,自己地位愈穩。

另一種人,則實行綏靖政策,他們承認體制如巨獸,不要惹怒它;當核心價值被侵蝕,他們主張不去抗爭抵制,反而姑息、縱容、屈服,妥協,甚至反過來指罵不合作的平民。

他們的共通點,就是關愛權勢,攻擊弱者。如學生罷課,開口閉口,就是學生們「受煽動」、「衝動」、「受人利用」、「不成熟」;再來,就說學生罷課浪費公帑,這些人眼中,錢與權力永遠是對的,其他甚麼都看不見。

尤其甚者,隨口以「文革」「紅衛兵」誣蔑。文革是甚麼?是極權體制,開動宣傳機器,以上而下,鼓動鬥爭,煽動老師家長學生親人互相揭發,軍隊介入,出動槍炮武鬥,無法無天。這群香港學生,無權無勢,就算犯法,也願意受法律制裁;今日香港,相對多元,網絡資訊開放流通;罷課細節,行動綱領,都公開商討,各種聲音紛陳,如何同文革相比?

最少,這群思想活躍、願意站出來的學生,他們活在互聯網,資訊唾手可得,政治經濟歷史,不會比成年人弱;他們從中學就讀通識,有批判思維,有自己的思考,如清澄明鏡,反照上一代成長的犬儒與毫無底線的妥協;他們活躍社交媒體,組織串連集體商議的能耐,上一代望塵莫及。

然而,今天香港的權貴階層,是一個養惡的體制,亂語奉迎者得高位,開明健康的力量被排拒街頭。

體制如榨汁機、碎肉機、攪拌機,這個養惡的機制,把人磨成肉漿,把腦袋液化;體制裡的權謀異士,永不詰問主子的矛盾過失,從不質疑張牙舞爪的專制,卻把槍口對準弱者,恐嚇怕亂的圍觀人群。

年輕一輩著緊自己的將來,看得清香港之「獨到」,明瞭香港最關鍵的核心價值,當上等人繼續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消費往日繁華的餘燼,他們站出來,為未來奮戰。

老油條們,你我都是早死的一群,他們才是未來的主人,就聽聽年輕一代怎麼說。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