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 2014

抗爭與苟且




在香港,要做任何長期抗爭行動,從來不容易。

一些非洲與中東地區,為何長期有武裝分子,此起彼落,滅之不盡?政經、歷史、地緣、宗教等理由眾多,但多有一個共通點︰抗爭者「本小利大」。

很多貧困地區,年輕人生活艱難,本來無一物,只剩一條爛命;不怕損失,因為本來就一無所有。「利大」,則是因為衝突頻繁地區,往往資源豐足,惹人艷羨,例如非洲不少地方有金銀鑽石稀土礦,中東有石油天然氣,代表著抗爭一旦成功,寶藏盡成囊中物,縱是剎那光輝也當永恆了。

香港,當然是另一個世界,大部分人本來生活安逸,為權貴屈服務,他們不會待薄你,未必大富大貴,但安樂茶飯總會有;若有人竟然願意犧牲自己,為信念抗爭,最理想情況下,他們得到甚麼?

最多,只是一個較為理想的制度,或少數人的覺醒;更可能的情況是,一切徒勞,能堅拒潰敗,保存一點血脈,已是萬幸。這些,都不能吃,不能換錢,而且要時刻耕耘,不斷完善,曠日持久,無止無休。

這群抗爭者,面對鐵板一塊的強權,仍不屈不撓,奮起發聲,成本大而自身利益小。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不可思議。

當人們跪著活,斗膽站起來發聲的人,竟會腹背受敵,前後中箭,傷痕累累。

例如,香港就是有這樣的一種人,他們會罵抗爭者︰「而家呢個係極權政府,你明知佢硬你又硬,無智慧,無技巧,咪搞成咁……」

面對高牆,他們承認那是極權,卻在風高浪急時,站在中間扮中立,反過來指控雞蛋,口水花噴完,他們從來提不出任何更好方法。

無以誣之,有些跪著活的人謂,抗爭者「為私利」,甚麼私利?縱使有點「虛名」,他們難道會稀罕。有些同樣站起來人也抓緊每個機會批評,說這群抗爭者不夠果斷,有勇無謀。

欲加之罪,真太容易。

陳惜姿引述周保松引述一位內地朋友季業的話︰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面對苟且,內地志士,經驗豐富。以上一段,是抗爭者對苟且的人說的,以下一段,是徘徊苟且的人,對抗爭者說的,原文出自一位維權律師︰

「人的苟且,很近於一種生存態度,雖失之消極,卻別於墮落。與仗義直言比,苟且是卑微的;與搖尾獻媚比,苟且是自愛的。倘與助紂為虐比,苟且簡直堪稱高尚了。我說這些話,無意自表,而是寄望人們客觀看待在強人淫威下沉默而馴服的芸芸眾生,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也曾苟且,然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強人的詛咒,對陽光的憧憬,甚至,時不時地,對強人的意志也陽奉陰違,悄然抗爭。如果說,圍觀是一種力量,苟且則是對力量的儲蓄。」

面對赤裸強權,每個人都不容易活,有些人活得苟且,但請不要苛責,這是要團結大多數,認清強權真面目的時候。

***   ***   ***


相關文章︰

請不要低估香港人的單純,也不要低估香港人的保守;請不要低估人性的苟且,也不要低估狼與狗的刻毒︰獅子山下進化島

包養不包養,這時代每個人的抉擇︰包養

延伸閱讀,程翔兄大局分析,香港存亡之秋,必讀︰京港關係危矣!「兩制」實則亡矣!

(本文部分段落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