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0, 2019

《暴政》畫出腸的六件事

[網上圖片]

不好意思,又寫《暴政》這本書,早前為了一個小講座,準備時看了作者   Timothy Snyder的讀書會,他總結了《暴政》一書各種歷史教訓,總括《暴政》的初心,他讀歷史學到很多,尤其納粹德國史,有六點很想講,值得重溫:(以下六點,主要觀點屬   Synder,筆者加鹽加醋)


**這些事情常發生
什麼「事情」?正是「暴政來臨」、「自由忽然消失」這回事。他的書想提醒美國人,特朗普及背後代表的風潮,已經見到暴政重臨的先兆。吓!美國喎?極權美國?他說,昇平盛世,轉眼暴政來臨,歷史上常常發生,不要大驚小怪;美國人未見過,只因從未在美國發生過。

**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們」,就是人類這種動物;「一樣」,就是天性難移,時間相隔幾十年,土地相距千萬里,人性本質不易改變。讀歷史,普通人在歷史關鍵時刻,服從權貴、違背良心、人云亦云、感情用事、不愛思考,人類沒有多少進步過。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人們沒有在歷史之中學到多少教訓。

**事情可以來得快
政權易手,當然可以一夜之間改變;但歷史中,從太平盛世到暴政肆虐,專政者會用另一種手段,人民發現,很多權利,日復一日,一點一滴地失去,即是「溫水煮蛙」,有些人可能不大察覺,有些人洞悉改變,但期望明天或許好一點。結果,這種慢性的侵蝕,也可以來得很快,據歷史經驗,只需一至三年,暴政已可以一步一步蠶蝕,並完全掌控某地某國的一切。

**有些想法會成真
不要輕視有權勢的人的某些想法、某些口號、某些意識形態與信念,你以為不可思議,你以為天方夜譚。不好意思,共產主義、納粹主義、猶太人大屠殺,搞教育營集中營,思想改造等等,一開始出現時,無人能想像這些想法成真,最後翻天覆地。尤其專政者掌控龐大資源後,他們有辦法。

**提防信任崩潰時
「失信」能催化暴政,令強權之狂暴合理化。暴政來臨前,提防當權者製造矛盾,令社會各界互不信任。不信任的氛圍蔓延時,代表既定的法律不能解決問題,沒有大家信任的解決糾紛方式,民主就會崩潰,自由亦不受保障,再沒有制度可供倚仗;沒有大家能信任的資訊,一切真假不分,也就失去講道理的可能。結果,就只能信奉武力,有權有槍者,遂能明正言順以槍炮與武裝力量解決問題。

**專政由我們建成
每個專制政府,都得助於每位順服的人民;當變故來到,獨裁者要奪權時,民眾反擊要快,不然會掉進萬丈深淵,時機一過,無力挽。

曾經發生過的,會再次發生;作者苦口婆心,話已說盡,他說:如何能改變歷史?就是每個人,在每項生活小節中實踐,當每個人改變,世界就會改變。而世道有起有伏,有動有靜,有些時代,淡如死水,做事未必能掀起漣漪;有些大時代,波濤翻滾中,你做的一件小事,比其他任何時間去做,能帶來更大的回響。

讀《暴政》一書,香港人可以隨時對號入座。暴政在敲門,璀璨都市,隨時光輝到此;毋須展望2047,現在就是2047

***   ***   ***

相關文章:

四招拆解失實資訊(如果你還想拆解的話)

[網上圖片]

香港人很奇怪,有「潔癖」,厭惡不守秩序的人、厭惡暴力、厭惡人亂拋垃圾,但是很多人在社交網絡上,向朋友亂發失實訊息,等同亂拋垃圾,更屬污染心靈,卻樂此不疲。須知道,街上亂拋垃圾,還有清潔阿嬸辛勤清理,可以回復原狀;但親屬朋友心靈受污染,卻難以洗乾淨,澄清亦不易抹走,很多人卻毫不猶豫把政治宣傳與假訊息不停分享。

現在很多人已無意去分辨訊息之真偽,令「假新聞」或「失實資訊」流傳;原因很多:例如「好煩」、或懶,或者覺得「世界無真相」,也許更多人以為,啱聽的就是真新聞,不中聽的就是假新聞,云云;見兩個字   fact checked,就以為真的查核過,箇中人心異象,留待另文再辯解。

坊間或學術界有很多「拆解」失實資訊的錦囊,參考各門派不同招式,我認為以下主要問四個問題的方式,最為簡便易用。

首先,在你腦海中安裝一盞紅燈。

面對網絡資訊,首先大家要養成習慣,不要輕信;遇上一些令你嘩然、令你火滾或覺得太過荒唐,你有即時轉發分享的衝動時,腦海中的警報紅燈要立即亮起,警告自己:慢着!先不要   like 或   share

然後,問自己四個簡單問題。如果大家覺得問題太多,好煩,那麼問自己以下其中一條問題亦可,總之嘗試先養成一個「停一停,想一想」的習慣,為自己爭取一點時間空間運用批判思考。

第一問:我究竟睇緊乜?(這是什麼內容?)[content-based analysis]

首先要搞清楚,出現在社交媒體上的訊息,有「新聞」、有廣告、有政治宣傳;當中有真有假,有時半真半假、有時圖真文假,有時誤導、有時欺騙、有時想洗你腦。近日情況變本加厲,國家級輿論造謠機器開動,部分抗爭者會自製「長輩圖」抗擊政府輿論戰,明言「長輩圖不用講事實」,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不實與誤導訊息,比例大增。

所以,首先要排除廣告、宣傳、或植入式的廣告,要留神   wechatwhatsapp 上朋友傳來的訊息,或臉書上「手動轉」的訊息,很多出處不明,無從稽考。這類訊息,有時涉及個人意見,意見大可自由,但也要留神訊息的推論是否基於事實,或提及的事件是否有證據;但此類訊息若缺乏資料來源,往往難以考證,基本上要存疑,不能放心輕信。

就算各大傳媒在報道的「新聞」,亦要留神,有一類新聞,學者歸類為 ‘extemporaneous’,大約可譯為「即興新聞」。例如尊貴的行政會議成員兼過去教育政策掌舵人按道理應有一點智慧的羅范椒芬在電台清談節目中講「免費性愛故事」,複述朋友的朋友的故事,抹黑示威者,沒有佐證,卻立即直播出街,成為「新聞」。這類型節目,縱使是新聞部製作,訪問人是記者,甚或是資深節目主持人,但絕非嚴謹的「新聞」;美國曾有研究,自從廿四小時新聞興起後,有六成電視新聞頻道的時段,都是類似的「即興新聞」,即「清談」、「講股」等現場直播節目,這類節目特徵是人們講述個人遭遇、耳聞目睹的事,或現場訪問分析等,這些內容,就算是專業的節目主持人,也難以即時查核真偽,很多「傳聞」或故事已播出,成為「新聞」。

又例如今期流行網上直播,全香港人不分黃藍,緊盯手機,關注各區遊行示威唱歌毆鬥,走進抗爭進行曲,激動有時、哀傷有時,全情投入,不能自拔。

不少人會以為,直播中他們看見了真像,見證了歷史,其實這些都只是歷史的碎片。

沒錯,一切皆「即時」,不經剪輯,難以造假,甚至少有旁述,仿若歷史就在你眼前展開。不過,這類現場直播,只是記者鏡頭的一個視角,只是真像的一部分。例如鏡頭拍到兩個人打架,影像未必能交代前文後理,不易確切說明誰是誰非,有片未必有真相。直播中的途人訪問,看似情意真切,也不能保證街頭目擊者在講真話,因為他可能聽錯了、看錯了、記錯了,或被自己的情緒或政治立場影響,偏聽了、想歪了。

例如前陣子一個英語網媒直播期間在太子站外碰着一位大媽,大媽說站內831有人死,她認識死者家屬,但又語焉不詳,記者因為語言障礙或其他原因,沒有追問具體細節更沒有追查下去;結果直播出街,有些網民如發現新大陸,高呼「有證據」了……

這些都是典型的「即興新聞」,縱使在「新聞直播」中播出,由於本質上難以即時查核,可信度甚低,頂多只能當作是一些「新聞貼士」,只算是追尋真像的遙遠旅程中的一丁點線索。

第二問:誰說的?[source-based analysis]

然後,要搞清楚,訊息來自何方神聖,有多可信。有幾種簡單的分辨方式:

**每見到一些訊息,要問「誰說的」,如果找不到出處,就要特別留神。例如   whatsapp 或   wechat 上出現一張「孤圖」,沒有出處又甚少解說,往往要小心。

**主流媒體中,公信力較高的傳媒較為可信(多年來的排名在此),原因是這些傳媒有較完備的內部監察及核查的機制,亦由於多年來公信力較高,愛惜羽毛,社論或刊載的評論當然會有明顯立場,但新聞內容講事實時,多數不會太過分扭曲。當中電子傳媒由於受廣播守則監管,若事實出錯,會受警告或處分,最嚴重會影響續牌,故縱使一些電子傳媒不見得處理新聞很公道,事實也許偏頗或不完整,但「事實」本身不敢出錯。

**沒有所謂「絕對中立」或「絕對可信」的傳媒,不過若同一件事,左中右立場的傳媒的描述相若,一般而言都可信。

**網媒方面則要非常留神,注意其名字,新建的「新聞」網站,由於未有往績,又是少數人所經營,公信力尚待建立。網上訊息往往有立場,這是當今大勢;閱讀時請注意,這些網媒,報道事實與表達立場時,新聞與評論是否分得清楚;評論與推論是否基於事實?

有些信息源,新聞界與廣大市民習慣不加質疑地相信,其實大有問題,其一正是政府與警隊。

警察每日記者會最大的敗筆,就是每天大話多一些,親手把自己的公信力殺滅至趨近零。新聞媒體規律有所謂    Official-fact-as-fact,即是記者往往視「官方說話」為事實,我們懂得詢問官員 ‘reaction’,即「回應」,並視「回應」為終極答案,視「官方真實」為真,然後寫稿收工。

多謝警察,每天示範穿着警服正襟危坐直播出街的警方回應,可以充滿謊言,長期獻世,可以令大眾明白官員的虛偽,試舉例一二以說明:例如警察在鐵路列車棍毆求饒乘客卻不即時拘捕,叫「適當武力」;例如警察在校門外無故追捕撲跌中學生,警方竟然「賴地滑」;例如匿名市民投訴私刑,警方未有仔細資料未能查證竟然可以大大聲直接否認;例如惡棍流氓可以混進防暴警中一同推進,警察竟然無反應;例如警察借盾牌給惡棍保護其臉容免被記者拍照但拘捕年輕示威者卻沒有同樣服務,而警官說沒有雙重標準;例如元朗黑社會西鐵站打人拿着兇器通街走警察視若無睹,但大學生拿着鐳射筆或詢問阿   sir「良心去咗邊」就要即時拉人,又說不是雙重標準。

這些例子都說明了,作為常見訊息來源,官員不可輕信,警察不可輕信。

第三問:有什麼證據?[evidence-based analysis]

就算訊息來源相對可靠,我們也要習慣問:這講法有何證據?例如路透社爆料,林鄭月娥在私人聚會中講自己「有兩個主人」,講自己「一無所有」,「只有警察」,人前人後兩個樣,你相信嗎?路透社提供了講話錄音,再查證不同人物,而林鄭亦不否認,幾個方向都告訴大家,這消息非常可信。

又例如網上流傳一段「警察打人」的片段,我們可以懷疑,是否真的?之前發生什麼事?踢人那一個動作,是角度問題,還是真的踢下去了?若然有多段影片,從多個角度看,有更多前文後理,排除錯覺,我們就能接近真像,更有把握下定論。

尖沙嘴警署外「少女射爆眼」事件,正是很好例子,國家級輿論機器中央電視台在微博中謂少女被「豬隊友」誤射,卻沒有提供任何佐證。事實如何?事後翻看影片,now 新聞及《蘋果日報》分別從兩個角度拍攝到少女揭開眼罩一刻,有布袋彈卡在眼罩上;而事後時只數秒,已有十數個來自不同傳媒的記者跑到現場,有人若要造假,幾乎不可能;而布袋彈是警察專用武器,我們可以斷定,少女極為可能被警察用布袋彈打中。

活學活用「有何證據」這句話,最適合又老是常出現的時機,正是有人說示威者「收錢暴動」,你可以直接問:哪裡聽到的?有什麼證據?通常你會見到對方窒一窒,有點尷尬,然後說「聽朋友講」、「個個都係咁講」、「總之就係」,一大堆廢話,就是拿不出證據。

第四問:還有什麼可能性?

當一切似乎都很可信時,不妨在   like 和   share 之前,再問多一句:還有什麼可能性?

例如看見警察制服示威者後,把「攻擊性物品」放到被捕者口袋中,很多人一看到,就大喊「插贜嫁禍」!這時候,可以問:還有什麼可能性?會否是警察把本來屬於他的物件,放回他身上?這片段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能否提供證據解釋這可能?當然,警察若真的這樣做,非常「不理想」,若能搞清楚前因,更能協助大家對焦應該問的問題。

又例如,看到一些照片或文字,無甚可疑,應該屬實的,又要想想,會否是有人舊文新貼或舊圖再貼?圖片的真偽現在很容易解決。只要在圖片上按滑鼠右鍵,就會有「谷歌圖片搜尋」的選項,一按就能洞察圖片在網絡世界的生命史,最少能立刻知道這幅圖是新是舊,最先在哪裏出現,就能避免遭人愚弄。


我們的武器,就只剩下真相

如果你竟然讀到這裏,真的萬分感謝。我相信,有很多人讀了一小半,已覺得   fact check「好煩」,怎可能有時間認真做?一直以來,我在不少場合談   fact check,目睹很多同學呆若木雞,毫無反應,甚至面露厭煩,我完全能感覺到,叫人   fact check,實在強人所難。

那麼,這裏再談幾句超級「濃縮版」:

**如果無時間,以上四個問題,問一條就可以了,總之要養成一顆懷疑之心。

**如果無時間,分享訊息之前,留意有沒有讀者留言可供參考,例如臉書或   twitter 上的訊息,若然偽造,多數有人會留言指出疑點,可作參考。

**如果真的無時間,以上什麼也沒空去想,那就請用新聞界慣常做法:when in doubt, leave it out,有懷疑時,就先不管它,不要未讀先   like 或   share。我們未必能事事尋真,但未確定前,不要亂傳,最少,不成為傳播不實訊息的幫兇。

假消息會激發情緒,有可能造成不理智行為;假消息亦會浪費我們的時間,我們本來應該做些更有意義的事,而非庸人自擾;假消息瘋傳,權貴會很開心,因為若每個人都在製造一個失信的媒介環境,到最後,由於有權有錢的人,說話最大聲,他們就掌握「真理」。

無疑,分辨是非確實不容易,世上亦不只有「真假」之辨,真與假之間,有很多灰色地帶,有很多事情未有足夠證據作結論,但努力尋真,排除迷霧,也許我們永遠不能擁抱真相,但可以靠近真實,可以分析可能性有多大,從而用適當態度去表達、引起關注。

說:暴力是無力控訴暴力的。這裏加一句:謊言亦無力戰勝謊言。

電影《1987逆權公民》有一句對白:「我們的武器,就只剩下真相。」

***   ***   ***

相關文章:


Saturday, September 14, 2019

財金解放軍,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圖片:Peter Wong。圖片轉自立場新聞]

請大家不要忽略一宗重要新聞。路透社引述消息說,中央政府要求各大國企加大力度投資香港,目的是要控制主要行業,爭決策權;其中一位與會者說:現時香港的商界精英,根本不是自己人。

獨裁者會進化,要完全操控一個地方,用槍用坦克是下策,血腥不文明;新時代的獨裁者如果有錢,一切好辦事,特別在香港,我們的極端資本主義,認錢不認人,有奶便是娘。

國資委的強大國企,就是黨國資本主義下的新時代解放軍;集各戰略重要性行業兼財雄勢大,用商業銀彈槍炮攻佔香港商界,好過用坦克攬炒。

香港常自詡乃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不要太自豪,其實這亦代表財閥很自由,錢財少受監管,工人工會少保障。因自由經濟之名,以金錢作侵略武器,香港制度甚少這方面的制衡,正是香港的抵抗強權的弱點。

資本主義下的一間公司,其實就是一個獨裁政體,老闆出錢買起公司,就可以全權話事,不需民主、無得制衡、不服從的員工隨時被炒。黨國資本主義下的商業機構,就是獨裁政體手臂的延伸,以商業之名,行操控之實。

拙作《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主要篇幅就是講老闆在商業傳媒機構中的超然權力,當然任何商業機構亦如是。掌握商業機構主導權之後,老闆可以舞弄人事升遷,例如升遷同聲同氣的人,不聽命者被邊緣化,甚或立刻被炒,理由莫須有;老闆可以操控資源分配,多擦鞋、政治敏感事不碰,撲滅於萌芽階段;老闆可以妙用行政權力,調兵遣將時避重就輕,可以定義公司目標,審查可以落實到賣蛋糕寫什麼字;行事可以雙重標準、龍門任搬、甚至不講道義,老闆就是可以任性。

若被質疑,這些黨國資本家可以大大聲說,我是老闆我有權,你不喜歡可以辭職。

資本主義之美妙,共產黨一早就知道。有個故事又要再說一遍,前輩劉銳紹記廿多年前北京採訪時江澤民的一番話,當時是六四後不久,江澤民接見一批香港傳媒高層人士,說了一句經典說話,大意是,這位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說,他最欣賞資本主義的一點,就是「誰人出錢誰就是老闆,誰是老闆就聽誰的話」。

所以,往日國家錢不多,操控絕招就是影響老闆,加強統戰,引君入局,軟硬兼施;現在國企壯大了,可以直接買起你,直接做你老闆,你要乖乖聽命。

看看中聯辦操控的三中商書店,作為書店老闆,可以明正言順為書店「選書」,敏感書禁書一一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你質疑中央干預香港嗎?它說這是正常商業行為;你質疑這是審查書籍嗎?它說每間書店都有自己的選書標準。這就是黨國資本主義的美妙。

可見將來,黨國資本買起香港各行業龍頭大佬,物流供應鏈禁絕頭盔口罩;訊息審查可以落實到你的手機網絡;全天候監控在巴士上、渡輪上;窺探私隱可以透過操控管理公司落實到你所住屋苑的大堂。商業機構都聽命國家指揮,影響力滲入生活各層面,一場沒有焇煙的戰爭即將開始。

***   ***   ***

相關文章:


Wednesday, September 11, 2019

真相之死,有四種方式



讀《論暴政》一書,又看見歷史在重演。

據說,在納粹德國時期,真相有四種死亡的方式*

一,死於公然敵視事實 (open hostility to verifiable reality)
真相未必容易百分百查證,但我們可以透過查證,觸碰事實、接近真相。但世上就是有些人,公然敵視可核查之真實,以假亂真,拒絕查證,把創作當事實,把謠言當真理,或不探求事實就四處宣揚。例如堂堂中央電視台有關「爆眼少女」的報道,例如尊貴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的「免費性愛論」。有這副德性的人,曾經掌管香港教育,曾經掌控科技園,大紫荊頒了給你,大家就明白,香港滅亡之路不是一天建成。

二,死於咒語喃嘸 (shamanistic incantation)
有些說話不斷重覆,如咒語般反覆唸誦,虛構故事變得真實。如不停說「曱甴」,就可以殺無赦;如「外國勢力」「顏色革命」,講得多就變成真理。你問那些喃嘸一樣唸唸有辭「外國勢力派錢」的人,有無例子?有無證據?一句也答不上,反正我信了,就如中了蠱毒撞了邪。

三,死於錯亂思維 (magical thinking)
是眾所周知的自相矛盾,雙重標準,把理性喧囂地擱下,每天快樂自摑。例如警察每天的記者會,前天警方說不接受示威者幪面投訴難調查,今天就開設 whatsapp 熱線接受市民匿名篤灰;警察幪臉無證無編號,卻謂市民不滿可以投訴;警察撲跌校外和平學生卻賴「地面濕滑」跌倒;能射死人的「催淚彈」叫作催淚「煙」,一支鐳射筆就稱作鐳射「槍」;而鐳射筆照眼有罪,警察開槍射頭叫克制,地鐵車廂亂棍打人叫最低武力。

四,死於盲目信任 (misplaced faith)
個體信任權威,自動停止思考。遇過一些內地人,問他們,你明知內地傳媒姓黨,新聞受操控,上網不自由,講話要小心,為何還要相信黨的喉舌?我聽過這樣的答案:「因為相信政府,它做的事都為老百姓好,它為我們審查資訊了,過濾了不良訊息,我們就不用煩惱了。」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就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就能製造最炫目璀璨的假象,欺騙全世界。

***   ***   ***

*此文四種「分類」抄錄自   Timothy Snyder 之   On Tyranny (),他引述猶太學者Victor KlempererKlemperer二戰期間曾居於   Terezin 他死後出版之日記,記載納粹德國治下猶太人生活的日常。

相關文章:

Tuesday, September 10, 2019

「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香港終於有今日。

BBC記者坐的士去機場,司機不肯收錢,謂感謝外國傳媒報道;臨別前,司機握着記者的手說:「請告訴全世界香港人永不放棄,我們會繼續爭取自由!」

Jacqueline(即係鄭美姿)記她協助法國記者採訪翻譯,遇到示威者期盼的眼神,示威者向法國人說「謝謝你們把香港的消息帶出去!」

每讀到這句,眼眶一熱;我們當過記者的,聽過太多。

那年那天,例如三十年前,六四屠城後,北京民眾與司機冒死護送香港記者到機場,就是說:把事實告訴全世界!北京海關隻眼開隻眼閉放行香港記者與錄影帶,也是人同此心:要把事實告訴全世界!

又有一次,我在四川採訪水利工程收地逼遷,官員權力沒有制衡監督,村民有冤無路訴;香港記者到場採訪,村民有如抓着救命草,期盼記者寫幾筆,期間遇上村官發惡要抓捕我們,村民隨即發難,勇武漢子圍堵官員拖延時間,大媽護送我們逃走;臨別前,大媽們揮手說再見,再三叮囑:「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正如鄭美姿所言,你們曾經給我們勇氣,令我們深深體會新聞自由的使命,要為無聲者發聲,我們銘記於心;但今天香港有事,卻換來五毛洗版。

舊事不需記,自己的路,要自己走。

外國記者也不需感謝,他們不會為香港「做文宣」,他們只是報道事實,這是記者的職責,有收人工的;我們感謝外國記者,只因為這城謊話連篇,事實扭曲,權貴與官媒積極造謠,事實已變成稀有貨品。

從六月九日起計算,足足三個月了。

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都是管治奇才,只需三個月時間,毀滅了聽說是「亞洲最佳」的警隊、毀滅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毀滅了一個國際都會的根基。

運動三個月的紀念日,林鄭終於等到在鬧市出巡的機會,她在中環站探望港鐵的閘機,撫慰它的傷勢,像一個慈母。

[網上圖片]

***   ***   ***

相關文章:
記《逆權司機》:害怕記者.恐懼司機

Saturday, September 7, 2019

若要拉攏外國勢力,和理非才是正路



外國勢力想影響香港嗎?更貼切的講法應是,香港抗爭者想影響外國勢力;外國勢力也許會乘機把香港當作一隻好用的棋子,同樣地,香港抗爭者也把外國勢力當作棋盤上的一只棋。大家不用扮天真。

本文開宗明義要講一件事,若抗爭者想有外國勢力的助力,和理非是正路,放火燒嘢毀壞港鐵設施會有反效果,特別是這兩天,美國國會將商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時。

理由如下,大部分是近月來本人和外國朋友交流中的觀察:

不要以為外國人對放火或毀壞公物等抗議行為較接受,最近與外國朋友的對話,與後續交流中都很容易發現,他們受感動,是香港人把連儂牆發揚光大、百萬人遊行和平的隊伍與動人的手機燈光、貫穿城市的人鏈等等,每次與他們分享此類資訊,他們都反應甚大,想為香港做些事;一見到暴力的一面,普遍會皺起眉頭,默不作聲,沒有反應。一些外國朋友來到香港,他們家人都擔心親屬安危,其實人同此心,無論什麼膚色國籍,很多人見到暴力場面都怕怕,覺得暴力「不完美、可接受」的地球人,只佔少數。

外國媒體及政客的描繪下,香港乃強權之下的敢於站起來的弱者;縱使暴力抗爭者只佔和平抗議者的絕少數,但他們的行為往往吸引鏡頭,搶佔焦點,也令香港故事失焦。

至於旅居香港的外國人,並不見得很支持這場運動。得罪講句,他們大部分都會說支持自由民主,但他們都是經濟動物,來到香港,多是憧憬大陸生意機遇與發展機會,香港攬炒,影響他們的生涯與錢途規劃。我有一位住在香港的外國朋友,是熱血一族,很關心這場運動,但他告訴我,身邊外籍朋友幾乎全都很冷漠,甚至不支持。他說不明白為何如此,我說很理解,理由很簡單,他們都是過客。

前陣子,澳洲一份報章的編輯,,流傳甚廣。當中觀點值得參考,他叫香港人不要旨望最壞的情況來臨時,外國人會出手幫忙。一個簡單例子:新疆的維吾爾族集中營,上百萬人被威逼接受再教育,夠過分了吧,但外國政府幾近鴉雀無聲,就連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兄弟們都視若無睹,金錢利益大過天,這是政治現實。

故此,寄望外國勢力的助力,並不實際,大部分外國勢力只着眼於自身的實利,他們都是偶爾相逢的過客,沒有任何理由要仆心仆命為香港做事;香港人爭取,最終要靠香港人自己,無論時勢多艱難,民心要凝聚不散。少部分激進抗爭者的毀壞放火行為,極有可能傳遞了一些你未必想外國勢力聚焦的影像;特別是星期天為了游說美國國會的大集會,更要避免激烈衝突;縱使日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美國行政當局若要考慮落實某些條款,激烈的抗爭影像隨時會拖後腿,正是特區權貴所樂見。

***   ***   ***

相關文章:

Friday, September 6, 2019

賄選種票,請大家留意這宗案件

[立場新聞製圖]

不能只有我看到,不能只有我看到。

多事之秋,這事大家可以留意一下,不能只有我看到。

廉政公署起訴17人,涉嫌於2016立法會選舉中資訊科技界別中賄選及種票,其中五人是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的總)理事或職員。

「的總」近年於西環一帶紅到發紫,HK01有篇文章交代「的總」背景。「的總」近年戰績彪炳,積極參與愛國事務,何君堯是義務法律顧問。以下綜合報章搜索,有些背景資料,由近至遠羅列。

8/2019 八月底,「的總」以香港的士業代言人之姿態,名字出現於內地《新快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新聞晨報》、談的士行業生意「跌了四成」。

23/8/2019,全港人鏈活動之夜,街頭出現之插國旗的士,由「的總」安排,相片載於中央電視台網站、環球網;報道亦見於內地《中國新聞社》、《北京青年報》、《今晚報》、《湖北日報》、《楚天都市報》、《寧夏日報》等。根據蘋果日報報道,參與活動的司機每位有800元。

7/2019 兩次撐警集會,「的總」有代表參與。

1/2019《大公報》報道,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建議,新增「的總」(連同其他八團體)成為運輸業界選民。

多年來「的總」乃《大公報》、《文匯報》、《香港商報》的寵兒,各種會務見於黨媒報道。

3/2018 「的總」秘書長申請司法覆核區諾軒參選資格(法庭拒絕其申請)

3/2017  2014年雨傘運動之七警暗角打人事件,「的總」籌款,捐出45萬元撐七警,協助上訴。

12/2016 宣誓DQ風暴,「的總」成員入稟要求司法覆核八名議員資格。

8/2016 「的總」屬下一個基金會,獲「同心基金會」捐款九千萬。(九千萬!!)

10/2014 雨傘運動中,佔領旺角禁制令申請團體之一。

香港,好彩仲有ICAC

***   ***   ***

相關文章:

Thursday, September 5, 2019

一碌燈柱倒下,就是香港死結的寫照

[立場新聞圖片]

當智慧燈柱被拉倒時,我想起以色列歷史學者哈拉瑞的盛世危言。他說,科技不壞,但當資訊科技愈擅於理解人類行為,你將發現,不是科技服務你,是你在服務科技。

當然,科技是死物,不需要你去服務它,你服務的,其實是這些科技背後的體制、那些幕後的無形之手、那些記錄你一切行為的眼睛。

你用社交媒體時,社交媒體也在收集你的喜好;你用手機支付,系統也在記錄你的消費習慣;全城監控鏡頭與個人八達通,令你每天行蹤都變成永恆不滅的記錄,儲於時空某處。

Big data is the new oil,所謂大數據就是新時代的石油。這是資本家的新金礦,這是野心家監控的新玩具。

哈拉瑞形容,我們活在一個「駭客入侵人類」的時代,當有一個系統,能夠收集你個人資料的大數據,配合人工智能設定演算法,長年累月收集,配合全世界人的資料比對分析,這個系統將會愈來愈了解你。

恐怖的是,這個演算法系統有朝一日,會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它了解你的細微喜好、你的人性弱點、你最珍重的、你最厭惡的,然後向你推送精心設計的商品宣傳或政治訊息,度身訂造的攻心計,遍布生活每一角落,充斥你手機上每一個訊息,你的情緒與行為被操控,而你不自知,而且還會覺得很高興、或很憤怒,就視乎那個幕後系統在玩什麼遊戲。

很多人仍然對自己的個人資料與消費習慣資料很慷慨,常聞謂:「我光明正大,又無作奸犯科,怕乜嘢人監控!」哈拉瑞說,為了一時方便,送上自己的個人資料,等同歐洲人入侵美洲時,土著為了得到幾粒玻璃珠飾物而送上自己的土地。

「智慧燈柱」名字動聽,實際上隨時可以變身監控系統。政府否認,謂燈柱上的鏡頭屬低解像度,燈柱沒有安裝人臉識別系統,這些,全部是語言偽術。

政府文件早已列明,鏡頭可以看得到車牌,因為可用作監控車輛非法倒泥頭乜乜乜;TVB ,燈柱系統能追蹤人臉。這個時代,你能相信幾十萬一支燈柱,安裝的是「低清鏡頭」?事實上,市場上還有沒有「低清鏡頭」這種貨色買得到,也是疑問。說穿了,那個燈柱鏡頭,高清低清任你調校,只在乎背後操控系統的人想看得幾清楚。而「人臉識別系統」當然不會裝在燈柱中,只需裝在某些強力部門的高速電腦中,backend 某個暗角的軟件裏。

那一碌倒下的燈柱,就是香港的寫照,就是當前的死結。

特區政府說,有嚴格流程監管資料使用及流通,即是叫市民要「信」,信任特區政府會跟規矩辦事,信任特區政府可以頂得住強力部門的要求。

最終回到信任問題,每個人只需要望望警察為了「止暴制亂」如何為所欲為而不受制約,到一個地步政府高官都要跪低?

這個特區政府能信任嗎?不要忘記,它已經失去管治意志,而它背後是一個監控成癮而且手法高超的專制政府。

創科局長楊偉雄形容,智慧燈柱倒下是創科界「黑暗的一天」;請留意,整個制度已暗黑了很長時間,何止一天。

從一開始,立法會就綑綁式審議撥款,社會討論未充足,立法會與各諮詢委員會充滿自己友,一切夠票就硬要過;市民的稅款,用於給政府監控自己,用於給認受性稀缺的特首與中聯辦去選擇聽命而無能的局長,我們付的稅款,供養權貴選中的傀儡。

那一碌倒下的燈柱,就是香港的死結。一天特區政府不能代表市民,它一天都不能正常運作;一天在制度中無法糾正問題,就只能在街頭相見;一天和平示威與溫和建言你不理會,就不要埋怨市民憤怒升級。

一天你不解決深層次制度問題,燈柱將會繼續倒下,一條,一條,倒下。

***    ***    ***

相關文章:

*本文所引述 Yuval Harari 的講法,出自他撰寫的 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