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1, 2020

721半年:兩個辜負自己的罪人

[《紐約時報》報道撮圖]

感謝黨鐵,每隔一個月,元朗封站,提醒全香港人,又是721紀念日。

半年了,很多口述歷史式的人物專訪中可見,721是社會衝突扭轉人心的關鍵點,警黑暗有默契,政府死命撐警,中聯辦背後扯線,警鄉黑三座大山現形,令庶民恍然大悟;警察死不認錯,態度囂張不可一世,仇恨螺旋上升,一發不可收拾。

有時會想,若然重頭再來,誰有能力扭轉乾坤,避免悲劇發生?

不不不,當然不會奢望執葉律師政法大學名譽博士何君堯於元朗黑夜和白衣人握手時,會忽然轉死性叫白衣人收手而挽狂瀾於既倒;當然任何人也不會奢望那位對住記者囂張大叫「你咁樣係唔會令我驚架」的什麼指揮官能轉死性當晚立即認真查案拉人而平息警黑合謀的質疑。

整場衝突,警察信譽墮落的關鍵點在721,而721的轉捩點,正是那兩位至今不知名、只見背影的巡警。

大部分前綫警察,昇平盛世的香港,終其一生,任你如何忠誠勇毅,都沒有親手捉過一個賊,沒有開過一槍(所以有警察發射催淚彈後難掩狂喜之神情)。大部分時間,都在處理醉酒佬、街頭爭執、屍體發現(無可疑),放工去警察俱樂部燒烤。

那兩位不知名字的警員,721當天奉召首先到場,最後竟然選擇背對衝突,離開現場,無論是上級指示,還是自把自為,都是一個嚴重罪行,愧對香港人,愧對警察名聲(如果有的話);最大罪行,在辜負了上天給他們警察生涯中的最大考驗。

如果,他們當天勇敢面對,即場調停,而非只顧自己安危而逃走;如果,他們能拿出對付示威者舉槍開槍的勇氣,去控制場面,或已能令黑幫收斂,化解進一步的危機;如果他們真的恐懼,其實只要留在現場,已經有很大可能令事件降溫;縱使他們不能阻止悲劇,一切已經太遲,最少給全港市民看見,警察有做嘢,不是臨危逃命,撒手不管。

然後,或許市民拍手稱頌,對警察另眼相看?或許,解決了危機,就消除了警黑合謀的嫌疑,示威不會升溫,商店不會開始落閘?或許,警民的仇恨螺旋就能止息,雙方復和,就沒有以後的折騰……

只可惜,在人生考驗的關鍵時刻,那兩位警員,忠誠只向上司、勇毅皆缺,在歷史關鍵一刻,香港人最需要你的時候,選擇放棄;也許一生人只有一次,最重大的良知考驗當前,他們選擇背對、離開,枉為警察,枉為人。

***   ***   ***

相關文章:

Saturday, January 18, 2020

香港電台最偏頗節目:《警訊》

[立場新聞圖片]

罵香港電台,是建制派閒來無事的消遣娛樂,是日,又有一隊奇兵來到香港電台門前示範撐警愛國。

最順口的罪名叫「偏頗」。香港電台確實抵罵,有一個最偏頗的節目叫《警訊》,香港電台厚愛香港警察,連續46年,香港警察獨享尊崇,佔領大氣電波,每星期宣揚自己有幾威武有幾辛勤,協助建立警隊正面英勇形象。按建制派議員與愛國奇兵的邏輯,節目要講「平衡」嘛,現時民意有一半人對警察信任度只有零,理應在《警訊》中撥一半時間,讓市民批評警隊,才叫公道,是不是?

香港電台很偏心,整個政府幾十個部門,明明每個公務員都奉獻一生躹躬盡瘁,為何警隊擁有自己的節目?為何對其他政府部門如此不公平,消防、懲教、海關、食環署在街上食催淚彈的外判清潔工呢?難道他們不辛苦、工作不重要?警隊得此特權,長年在電視黃金時段往自己臉上貼金,卻仍然淪落得聲譽掃地,民望插水,你說情何以堪?

愛國奇兵又批評香港電台收視率低,請看看鏗鏘集《721元朗黑夜》一集,光是臉書專頁,累積瀏覽人次已逾330萬,加上   Youtube 等其他平台已經超過830萬人次瀏覽,用收視點數計,是127點,即是爆燈。現時   TVB 黃金時段大陸劇收視都只是20點多一些,只及一個零頭。

又有一個常見罪名叫「不平衡」,反對政府的聲音較多云云。首先望望節目表,你會發現香港電台大把節目風花雪月,也製作不知幾多主旋律節目,例高鐵開通了,談談大好河山,高鐵沿線好去處;政府不是說中史教育不足嗎?香港電台有節目教你認識祖國人文;政府不是說要重視青年體育嗎?香港電台有時段直播學壇體育比賽,當然還有學界那些無緣無故以激昂愛國腔歌頌河山壯麗的特別朗誦技巧,都是香港電台做的好事。

時事節目被訪者選擇不平衡?廣播處長說粗略統計受邀嘉賓其實建制派較多。若如此重視「平衡」,每日警謊記者會直播幾小時,是否也應全程直播民間記者會才算平衡?再說,什麼才叫「平衡」?例如有個話題要評價林鄭月娥施政,是否正反意見各佔一半才叫平衡?但林鄭民望創下史上新低,反對與支持比率約為八比一,那麼是否節目中批評林鄭的人要八倍於支持林鄭的人,才算反映市民聲音?

對傳媒工作一知半解的人,常以「平衡」為高尚、「中立」當作光環。有一個比喻最近很多人用,甲說現在天晴,乙說現在下雨,難道記者引述甲乙兩人的話就叫平衡報道?記者天職,當然是走出室外看清楚是晴是雨。常聞的「客觀中立」只是手段,終極目標是尋真,或盡量接近真相。意見紛紜時不妨中立,聽聽各方意見,但當涉及事實,真相不需假象去平衡,黑與白之間,沒有中立餘地。

利申,本人是香港電台兼職主持。是日又聽到「香港電台收政府錢,做乜反咬政府」的廢話,既然這麼多人樂此不疲,重要的事只好繼續講一萬次:世上沒有「政府錢」這回事,錢都是公帑,即是人民的錢、你交的稅。我們服務市民,不是服務政府高官,更非服務沒有民意基礎的權貴。

***   ***   ***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更新版)

相關文章:

Tuesday, January 14, 2020

十大紓困措施,林鄭你慳啲

[立場新聞圖片]

所謂十大紓困措施,受惠而拍手稱慶感謝「德政」的朋友,或者應該要明白:

這是特區政府收買人心的贖罪券。

沒有林鄭口中的「暴徒」,就沒有這些紓困政策。

這是七千人被捕,很多條人命,數十萬甚至過百萬人精神創傷換回來的。

這不是「德政」,世上沒有「政府錢」這回事,林鄭用的錢,是你同我的錢,是香港人的錢。

這不是「德政」,這是一個民望掃地,沒有認受性,沒有管治合法性,錯事做盡,死不悔改的一群僭奪權位者,為了收買人心,用你同我的錢,用香港人的錢,為自己的權位救亡。

措施中,提高長者生活津貼、放寬資產審查、增加法定假期、租務管制、失業現金補助等等新措施,多少年來,不少勞工團體及民主派政黨一直倡議,政府置若罔聞,一直不肯做;今天林鄭月娥說,措施是為了改善基層及長者生活,沒有其他意圖或企圖,人唔笑狗都吠。

請各位有需要而受惠的長者及基層人士,感謝一直為你們爭取的基層勞工社福組織。

請各位有需要而受惠的長者及基層人士,感謝過去七個月來,在街頭奮戰、犧牲自己的年輕人,眾人的訴求,五缺其四,但林鄭補鑊,卻成全了大家。

請各位本來就沒有這些需要而竟然受惠的長者,請把省下來的錢,例如兩蚊搭車省下來的交通費,全數捐贈抗爭支援組織,以表敬意。

林鄭月娥及其一眾庸官,不要以為派錢就能塞住香港人的口,不要慷香港人之慨往自己臉上貼金,你慳啲。

 ***       ***       ***

相關文章:
恐襲、海嘯、疫潮:香港人的精神創傷禁忌












恐襲、海嘯、疫潮:香港人的精神創傷禁忌

(圖片:思托邦 / 蕭雲)

中文大學「思托邦」講座,請來筆名區聞海的區結成醫生談半年來香港人普遍出現的精神創傷狀態,有很多值得思考之處。

講座之日,剛好《刺針》發表香港大學醫學院團隊的研究,推算去年九月至十一月,香港動蕩時,成年人當中,有240萬人有抑鬱症狀,200萬人有創傷後壓力症症狀,五分一人疑似患有抑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症,比例與經歷大災難或恐怖襲擊相若;同日,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主席黃仁龍形容,現時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有如「地震後的海嘯」

區結成醫生則形容,這是一場精神創傷「疫潮」,而且這疫潮與別不同。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人們承受的創傷是一次過的,例如恐襲、地震、海嘯等,但香港這一役,卻是每星期一路累積,漫長而未知止境。

創傷難解,更因為政治禁忌,鬱結沒法釋放,政府拒絕承認問題。例如幾個月前,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同學對談,最後出現互相扶持、相擁而哭的一幕,區結成醫生認為,這是難得的解結機會、一個療傷的過程,但校長卻被批評。

為何如此?因為稍為同情年輕人的舉動,都變成政治禁忌,政府不承認有精神創傷問題,故亦沒有計劃去處理這股「疫潮」,甚至連大學醫學院的基建經費都想阻延。

區醫生說,政府謂想「復和」,但卻無時無刻在講「暴徒」,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而政府連承認問題 (acknowledgment) 也不願意,遑論著手解決問題。

另一受忽略問題,是警員的精神狀態。半年來,是一場兩方陣營互相消耗的對戰,警察也是人,也會受精神創傷;創傷後壓力症的徵狀,包括容易被惹怒,易受驚嚇,反應超乎尋常地激烈,有人正視警員的心理狀態嗎?恐怕沒有。

官方宣傳中,只見警察永遠威武,這也是一個沒多少人關注的炸彈。

《刺針》剛發表的港大醫學院團隊研究,訪問樣本大,有縱向比較,區醫生認為內容「硬淨」,揭示了過去半年港人精神健康急促惡化。

而今問題在,政府是否仍然視而不見,繼續迴避?

區醫生認為,由於有徵狀的人數量龐大,加上因為政治禁忌、割裂與對立,妨礙社會處理,現有的醫療體系及服務亦根本不足以應付。

或許,政府甚至會認為,根本不需要處理,反正時間會沖淡一齊嘛。

或許,在哪裏受傷,就從哪裏站起來。區結成醫生說,樂觀一點看,可以從創傷中尋索意義,運動中的手足情,生出一種共濟感,在創造力中重新認識自己,這就是療癒的過程;我們的社區,亦要建立一種對精神創傷的認識,每個人,包括醫護人員、社工、老師,留意身邊人,都應該加強敏感度,認識及理解很多情緒問題可能源自社會衝突帶來的精神創傷,付出更多關懷。

「我們本來就生活在一個全球人均預期壽命最長但也幾乎最不感到幸福的城市。」我想起了區醫生開場白這一句。沒錯,香港人從來都是「最捱得」的一群,療傷,要靠自己,這個政府,從來沒有什麼可以期望。







Tuesday, January 7, 2020

一年之始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一年之始,英超高高興興開波,香港風風火火開拖。往日的元旦,新聞報道新年第一個BB零時十分在廣華醫院出世嚎哭,今年元旦,新聞報道新年第一個TG零時零七分在油麻地發射催淚。

迎接新一年之際,人家的首長走進市街,與民同樂,普天同慶做做親民騷;除夕之夜,香港的林鄭念念不忘武裝部隊,拜會警總,勞軍派飯,不掩飾我就是一個倚仗槍炮才能喬裝管治的警察政府。然後,林鄭到機電署撫慰受傷的交通燈。

警察搞新年大抽獎,逛街時會否被蒙面武裝分子扣留四十八小時,只講你的運數。元旦大遊行,銅鑼灣街上被圍捕的四百多途人,碰巧不是你;就正如2019年逝去或受傷或盲眼的少男少女,碰巧不是你子女。

穿著警察制服的警方發言人,講話不盡不實,原來談話不代表警隊,只謂屬個人觀察;中學老師在臉書上抒發個人意見,卻原來違反專業操守,教育局長喊打喊殺。基層警員協會大總統大罵政務司司長,政府恐懼收聲,毫無尊嚴;新公務員工會批評警方行動,政府立即嚴辭警告公務員不應肆意批評執法行動。雙重標準,寫在軍政府臉上,你奈我何?

七個月來,政府公信力掃地,只有一招,口說暴力啊,很暴力啊,極度暴力啊!然後用更大的暴力對付庶民。

馬丁路德金說過:動亂是被忽視者的語言。一年之始,怒火從來沒有減退,想早日復和?奢望了。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