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3, 2019

風骨



監警會一眾自欺欺人的主席副主席,拒絕承認國際五人專家組「辭職」,謂只係行開吓。

國際專家組跳船、割席、不認帳、不同流合污、不助紂為虐、恥與為伍、冇眼睇,於是瀟灑離去。本來政府如意算盤,想找外國專家做遮醜布,怎料外國勢力還算正常人,反過來揭穿了監警會皇帝的新衣。

國際專家組做了什麼?他們只是示範一個人最基本應該有的東西,叫「風骨」。

這一丁點風骨,正正刺中了監警會一眾僂儸的痛處,因為他們從來沒有。

試想想,一個正常人,若你發現了:(1) 這機構,假裝有權力,原來根本是無牙老虎;(2) 這是一場戲,你繼續演下去,就成為幫兇;(3) 曾建議要增大權力,但主事者充耳不聞;(4) 喬裝有公信力,想欺騙公眾;(5) 假裝調查,成為政府的    condom(6) 結果蹉跎歲月,給政府藉口,錯失獨立調查的良機;(7) 導致幾個月來,民怨加深,仇恨累積,不可收拾。

正常人,不想做   condom,不想遺害社會,不想成為千古罪人,你的選擇不多,就是劈炮唔撈,一不做社會撕裂的幫兇、二做人也要有志氣有節操。

這個監警會,一望即知其廢,副主席三人,全是建制派議員,連裝扮平衡也慳番,組成的人選已經擺明,我不顧公眾觀感,從不在乎公信力;國際專家組跳船辭職,成為國際醜聞,監警機制聲譽掃地,而這群監警會委員,繼續樂於為政府遮醜,快快樂樂做   condom

國際專家辭職了,監警會眾成員無人斗膽辭職,自製亂局半年,特區政府無人辭職,行政會議成員無人辭職。這是香港的現實,向上爬的機會,只會留給沒有風骨的人;同情地理解,他們繼續扮工,在爛透的體制中偷生,也因為他們不敢辭職,不能辭職,因為會被送中,因為會誅九族,跳船會變浮屍;他們做得權力的棋子,連辭職的自由都沒有。風骨?太奢求了。

***       ***       ***

相關文章:

公務員,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

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國際專家恥與為伍,林鄭之亂有幾荒唐?



無力無能的監警會,想以「國際警政專家組」裝飾門面的狡計,終於破產。專家組終於發現,監警會確實廢到無倫,不符國際監警標準,國際專家宣布跳割席,恥與為伍,再次向全世界人宣示,特區政府玩弄手段的無恥,也向全世界說明了全香港人一早知道的事:監警會架構職權上已經虛弱無力,委員人選,只需看看三個副主席,全是建制派議員保皇黨,加上其驚人的無能往績,其實一望已知其廢。所謂國際專家組用了幾個月才割席,已經是畀面派對。

請記住,一切都是林鄭搞出來,民怨爆發就是政府不肯調查警察暴力,謂「尊重既有機制」警監會,再找來五個國際警政專家加入調查,試圖僭建公信力蒙混過關,現在國際專家篤破謊言,警察政府的拖延大計崩塌了。

至此,監管會信譽已經徹底破產,林鄭所謂「尊重既有機制」亦已經變成獻世笑料,本來想找外國專家粉飾喬裝,怎知醜惡機制暴露真面目。

林鄭一幫人,早已聞到風聲,吹風搞「獨立檢討委員會」,以二字之差,大玩語言偽術,想魚目混珠,取代法定並有調查權傳召權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企圖欺騙世人。

林鄭一夥管治流氓,還有幾荒唐?

警察至今拘捕了六千人,林鄭月娥謂,要「嚴肅跟進」被捕教師,甚至主張未審先判,要求被捕老師停職。那麼,用電單車追撞途人的交通警有沒有停職待查?向途人記者背脊開槍瘋狂警察有沒有嚴肅跟進?處事是否公正,貴乎不能雙重標準,若以朱經緯棍打途人的法庭判決案例作標準,半年來最少數百警員要「倉底見」,政府又有沒有嚴肅跟進過,如何懲處?

區議會民意海嘯後,林鄭月娥說過會「尊重」「反思」,一直不知道林鄭「反思」了什麼,終於揭盅,原來要「尊重」的是被民意唾棄全軍覆沒的保皇黨,「反思」之後,當勝利的新晉議員冇到,視落敗者是寶貝,更四處搜括公職作慰安手段,慰勞敗者,滿足他們的權力欲。

林鄭一夥,與其幕後黑手,搜括法律化石,厚顏無恥,動用殖民管治手段,玩弄殖民地管治者操控人民的陳年法律,緊急立蒙面法,只準警察蒙面,不准市民戴罩,結果法庭初審裁定違憲,宣告蒙面法無效。一切又是林鄭搞出來,若無蒙面法,十月初那幾天翻天覆地的憤怒會出現嗎?還有那麼多中學生加入運動嗎?

是你告訴香港人和平示威沒有用,是你告訴香港人文明投票沒有用,也是你告訴香港人,投訴警察沒有用。

而林鄭快要去北京述職了,她述什麼職?

林鄭的簡報:國際專家割席了,緊急法蒙面法違憲了,區議會選舉全軍覆沒了,政府信譽破產了,大小商戶一起陪葬了,一國兩制成功了。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December 10, 2019

深淵中述職,林鄭三大功績

[立場新聞製圖]

林鄭月娥快要北上面聖述職,這位特首,在孤獨的禮賓府,午夜夢回時,想想半年來,自己為香港所做的好事,會否心虛、標冷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鄭團隊及幕後操盤人的政績,大致可分幾類:

促進人心撕裂

你一手撕裂社會,在家庭中令六親不和、在學校裏師生猜忌、在朋友圈黃藍反面,撕裂到天崩地裂,香港有地震,出現斷層。

半年來,你讓香港人透徹明白了,中國需要香港,但不需要香港人。板塊移動了,誤解深化了,深圳河亦成為新的斷層。

你一手掀起沉寂多時的移民潮,這一回,他們不準備回流了。

這些當然都要算到林鄭月娥頭上因為一切由你無中生有,闖下彌天大禍後,掌權不作為,你一早目睹深淵,卻毫不猶豫把香港引領到深淵。

如何向習總交代?你可以說,我們成功引蛇出洞,現在可以斬妖除魔。

自挖管治深淵

述職時,要記住明示暗示,半年來,你為了令主子舒懷,多添大殺傷力武器對付共和國的敵人,堅決硬推《逃犯條例》,和市民對着幹,不惜民望歸零,雖千萬人吾往矣之無比忠心,忠誠勇毅,此之謂

用警察對付民意,用催淚彈窒息異見,你成功育成了一群失控巨獸,成就了一座警察城市。警察在香港聲譽插水,由「亞洲最佳」變作蒙面恐怖分子、無監管暴力團夥,這些就不需強調了;記住要講光頭探長成為微博紅人,君堯執葉律師為國內民眾愛戴,沒有林鄭,就沒有新時代的香港雷鋒

半年的努力,你成功令市民由和平變得容忍堵路汽油彈有人火燒法院側門,香港人無動於衷,所謂火魔法,燒焦門前幾呎地,相對政府用創意去釋法、挖掘殖民地時代法律化石循環再用、執法者為所欲為,動搖法治根基,香港人都明白,那點火焰真的小兒科

你更締結選舉奇蹟,令保皇黨區議員一敗塗地,暴露了中聯辦的龐大維穩費用得一塌糊塗。你千萬記住要報告,愛黨派選票有大幅增長,輸得好,輸得妙;也要報告,你成功令反對派一舉奪得十七區區議會控制權,他們會內訌,狗咬狗骨,勝利在望了。

你亦要報告,特區政府施政效率驚人,四個月內已推出四輪紓困措施,並準備好第五六七八九十輪紓困,長遠而言,將每日都推出紓困措施,直至儲備用光。

確立國際地位

你用半年時間,向全世界示範專制真面目,香港是新冷戰的西柏林、是中國土地上最後的自由堡壘,是自由地圖上一片黑暗中的螢火蟲,是全地球自由對抗極權的最前緣。

你製造的民意海嘯,令特朗普心不甘情不願加入戰圈,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你為中美貿易戰添柴添火,你為美帝添了核彈你為習主席添煩添亂

你為台獨勢力助選,你為蔡英文打了強心針,你一招KO了祖國統戰台灣的收成期

你令全世界人明白了中國的蠻橫,也令全世界人明白了中國式民族自卑愛國玻璃心。

如此豐功偉績,以一人之力撼動民族復興中國夢,如何向習主席述這個職?

試一試這樣說:看看智利,群眾壓力下,總統宣布修憲,追究警暴性侵;看看厄瓜多爾,十日示威後總統宣布讓步和解撤回受爭議政策;看看伊拉克,總統辭職了;看看玻利維亞,總統逃亡了。再看香港,亂局半年,仍然無人能動搖政權根本,林鄭地位穩如泰山,亂到不能倒,彰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

這位林鄭,愈墮落愈快樂,每天繼續挑選不同套裝,好好恤頭,繼續誇誇其談,裝作若無其事,喬裝管治。

廚房太熱,無能駕馭,本應及早歸去。不過,她退無死所,天堂從來沒有位置留給你,北京八寶山公墓也沒有。

***   ***   ***

相關文章:

Friday, December 6, 2019

五秒



最近,有人談起那五秒的空白。

那五秒,就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回歸大典中,英國國旗降下以後,中國國旗還未升起,那靜默的五秒。

那五秒,就是一個殖民統治者離去,另一個殖民統治者還未來,那空白的五秒。

找不到那是源於何人的感觸,他也許是一位詩人,也許是浪蕩維港百年的香港之魂;那五秒鐘,他念念不忘。

他說,那短暫的五秒中,他瞥見了香港。

為了看一眼久違了的香港,我趕忙上網,找來回歸大典的舞台,當英國國旗徐徐落下,《天佑女皇》奏完,確實有數秒靜默。當年目睹歷史時刻的香港人,不會想得太多;那五秒,很自然,就像電影完結字幕升起的留白,言有盡而意無窮,思如泉湧一刻,讓人透半口氣。但官方歷史鏡頭中,那五秒有一半時間凝住了查理斯王子的大頭,他一貫皺眉,眼神遊離,絕對沒有什麼千年一嘆歷史湮雲之類的感思,而是一臉不耐煩,掛念着大不列顛號上的美酒與大床,我大英帝國殖民地來來去去不知凡幾,什麼大場面未見過。

那五秒,在中國官方認可的論述中,卻變成扣人心弦的驚慄片。回歸大典劇本中,每一個人在那一秒做什麼都全部寫好,可恨的查理斯王子發言超時,為了補救,《天佑女皇》加速奏樂卻又追回來多了五秒。怎麼辦?官樣文章記住了現場總指揮的擔心:國歌不能立即就奏,因為時間未到,那麼那空白的五秒香港主權誰屬?要是有個炸彈飛過來,由誰來管呀?五秒鐘能想那麼多,應該是政治正確的奇才;把一首歌一枝旗看得那麼重,從回歸第一秒就告訴你,一種陌生的戀物癖政治文化降臨。

沉默了五秒,《義勇軍進行曲》準時響起,and the rest is history

香港,真的是只存在於那五秒鐘嗎?不只。

那動人時光,不願常回看;也許,英治的最後十年,我們曾經瞥見香港。

那些年,即將遠去的殖民主子,無心戀戰,無暇管你;未來的殖民者猶在熱身,謀定而後動,造就了自由光輝香港。

那時代,爭取民主自由,不須避忌,沒有人起你底,沒有人口誅筆伐,沒有黨媒瘋狂抹黑,沒有人指控你勾結外國勢力;那時代,家庭朋友沒有撕裂,警察值得信任,六四隨便紀念,自由香港成為異見者逃亡基地;我們懂得拍翼,嚮往無拘無束地飛翔。那是一個努力會得到回報的香港。

當時只道是尋常,昨日之日,不可追。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

相關文章:

Monday, December 2, 2019

警謊實錄:謎一樣的煙霧餅



究竟有沒有警方所講「數百名暴徒投擲多枚煙霧餅,造成公眾恐慌,現場非常混亂和危險」,致警察要向擠逼人潮中發射催淚彈?

是日警謊記者會,記者先後四次問「究竟有無人擲了煙霧餅」?警察四次迴避

這不是一件小事,這事再一次彰顯了警察系統性誤導兼有錯不認的惡習。

上圖,121日「毋忘初心」大遊行到尾聲,梳士巴利道近紅磡繞道上橋位,本人就在拍照的位置,忽然耳聞最少兩響槍聲,催淚彈落在橋口位人群極為密集處,造成了公眾恐慌。請不要忘記,這場遊行獲不反對通知書,現場大部分和理非,有不少人扶老携幼參加遊行,現場頓時變得混亂,擠逼人群爭相走避。

本人在現場所見,當時估計,頂多是有個別黑衣人在橋上向路面警員投擲雜物,警察可能因此還擊,但這不能解釋為什麼把催淚彈射到橋口密集人群當中。

不久後,警方出新聞稿謂,「有數百名暴徒在梳士巴利道近帝國中心一帶投擲多枚煙霧餅,造成公眾恐慌,現場非常混亂和危險,因應現場情況,警方別無選擇下,已使用最低所需武力,包括施放催淚煙……」後來公告稍更改為「當中有暴徒投擲煙霧餅……」翌日記者會,警察再改口謂「有暴徒投擲磚頭及玻璃樽」。
 
[立場新聞製圖]
讀到警方新聞稿及記者會上的解釋,有很多問號:

1.      現場見不到有人擲煙霧餅,就當我所站的位置有盲點,看不見;但就算有人擲煙霧餅,肯定效果不顯著,也不見任何「公眾恐慌」。
2.      然後發現,現場附近的目擊者,各大傳媒的鏡頭,無人拍攝到有示威者放煙霧餅(如有請告知)。正因如此,是日警謊記者會,記者們才三番四次問「是否有煙霧餅」,而警方支吾以對。
3.      現場所見,不見「數百名暴徒」,如果其中有幾人「擲煙霧餅」就成為暴徒,其餘幾百人做了什麼成為「暴徒」?現場所見,只見人潮擠破了警察封鎖線,佔了梳士巴利道北行行車線,及少部人行上了紅磡繞道。不依警方所劃的路線(留在行人路)就是暴徒?
4.      縱使橋上有零星黑衣人向橋下警察擲雜物,也不可能引起「公眾恐慌」,最多是有頭盔有盾牌有保護裝備的警察恐慌。
5.      警察若要還擊,應射向橋上擲物之人,為何要用催淚彈,還把催淚彈對準沒有任何防具的合法遊行密集人群?
6.      現場所見,若有「恐慌」,這恐慌肯定是警察發射催淚彈後出現的。
7.      而大批黑衣人走上天橋上開始堵路,亦是警察發射催淚彈惹眾怒之後出現的。有傳媒拍攝到有黑衣人擲磚,看位置,應是警察發射催淚彈後發生的。

即是說,警方以「有暴徒擲煙霧餅引起公眾恐慌」為由,向密集人群射催淚彈,若沒有人擲煙霧餅,又沒有「公眾恐慌」,警察自我推翻了發射催淚彈的理由。現場所見,警察發射催淚彈前,既沒有公眾恐慌,也不見煙霧餅。

(而本人再一次忍不住要講,警方新聞稿用「投擲煙霧餅」,卻形容自己「施放催淚煙」,多麼溫文爾雅。明明開槍時bang bang聲,有彈殼,打中頭會死人,這叫「發射催淚彈」,不是「施放催淚煙」,語言偽術,夠了。)

其實,警察可以再坦白直率一點告訴香港人,不管你是和理非,不管是否合法遊行,總之你越過了原訂遊行路線,過了警察封鎖線,我就要驅散,我就要射你。

問題是,數以萬計人潮,警方不停叫人「行番上行人路」,根本不切實際,亦令遊行無法安全有秩序進行。最後,人潮突破了封鎖線,你堵不住洪水,竟然怪罪洪水?

政府、警察及黨媒的輿論策略,就是聚焦「私了」,無間斷譴責示威者暴力。本人也不同意用渠蓋打頭、放火燒人這種不成比例的報復方式,從原則及後果而言,不利運動,但一場百萬人投身的運動,少數人行為激烈,警察會查,他們會受法律制裁,要承擔後果。現在最令人憂心的,是一群陀槍蒙面分子,視人如曱甴,可以踩頭、射頭、用棍打頭,開車撞人,開槍射人,說謊成性,不受制衡,沒有後果,而且揚揚得意,還有加班補水。

從一開始,這股洪水是政府自製,由警察激化;滾滾大潮,你不疏導,只想堵塞,當然就是永無寧日,不可收拾。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