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0, 2020

王婆婆提醒我們的七堂國民教育課


王婆婆,示威常客,反修例運動初期,常見她扞着一枝英國旗蹣跚地行,去年八月一次示威後,再也不見蹤影,原來她家住深圳,過關回家時被公安拘留,自此幾近音訊全無。

失蹤一年,她終於獲准回港,一年光景,發生在她身上的事,荒謬,但很多人習以為常,甚至會恥笑你追不上時代,不用大驚小怪。

教育局強力推行愛國教育,王婆婆的遭遇,正是讓莘莘學子認識祖國的大好良機。深圳大慶特區成立四十年,展示偉力」,要香港同深圳「深度交融」,王婆婆被困深圳一年的第一手經歷,適宜製作教材,教導學生們經濟崛起締造奇蹟、專制打壓傲視同儕的「時代強音」。

開拓進取的法治跨越:王婆婆在香港示威,卻被內地公安插手審問,明明不是你的司法管轄範圍,不管有罪無罪,先扣押個半月,再要王婆婆取保候審,困她在深圳不准出境近一年。罪行無國界無邊界,跨越深圳河,跨越法律條文。

改革創新的法律演繹關押個半月,懷疑什麼罪名?不知道,唔講你知,有人對她說揮舞英國旗就是危害國家安全,到取保候審才被口頭告知罪行,各位同學,正是祖國偉大發明,莫須有口袋罪「尋釁滋事」。

披荊斬棘開拓社會主義政治文明:斷絕與外界聯絡,沒有自己律師,王婆婆處身國家機器的砥礪當中,要簽字確認自己沒受虐待、不會上訴。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靈活教育:當然扣押期間有小學雞例行公事:寫悔過書、錄影認罪、對國旗罰企。執法人員埋頭苦幹,以靈活多變的方式,誓要扭正你思想,一同享受斯德歌爾摩症候群的樂趣。

以「被旅遊」開拓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新征程:時代進步了,拘押期間王婆婆被參加了「愛國之旅」,強力部門安排新鮮節目,帶你認識祖國欣欣向榮、崇拜基建、叫你觀國旗唱國歌,適當時間要流淚,學習愛國的樂趣,就如同習主席倡議的香港青年交流團一樣,在軟銷硬銷之中,習得敬拜國家愛慕黨的方式。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王婆婆十多年敢為人先,移居深圳,「勇當新時代的開荒牛」,本來希望投身祖國做義工,應該算是一小時生活圈、北上安老、相信國家相信黨的大灣區先鋒。強力部門埋頭苦幹,向王婆婆示範了「百花齊放春滿園」,給你豐碩回報。

譜寫壯麗篇章,實現歷史性跨越:從王婆婆的遭遇,我們了解到跨越深圳河,擁抱大灣區深藍經濟圈,需要無比的堅毅、勇氣和意志,對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劃時代的歷史性跨越。

王婆婆身家財產還在深圳河以北,現在,她暫時不敢返內地,怕無命回來。

【惡法日誌‧七十四】

***   ***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改寫版)

相關文章: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送中一月】陽光司法之下,人間蒸發


Sunday, October 18, 2020

一拳驚醒讀書人

 


假期,足不出戶;老實說,家中不缺書,夠讀十年八載;卻是缺菜,已經彈盡糧絕。為了買菜,我去了深水埗買書。

大南街新開張的二樓書店「一拳書館」,買書不打折,但贈送新界本地靚菜。書館口號「一拳驚醒讀書人」,當然是照顧你的精神食糧,書種在二樓書店中算是少見,分類亦不依傳統,以「無用之用」、「酒杯底話題」、「煲底見」、「拉美故事」或「絕」(絕版書)之名擺放上架,甚至以出版社分類,帶領讀者認識個別出版社、欣賞他們選書編書的風格。

看似雜亂無章的陳列,正是當今知識與學習的真諦,你要目標明確地找書,網上書店一點擊就是;我們今天逛書店,就是製造機會,碰上一些你沒想過要讀的書,或你曾經想讀卻忘了名字的書,連繫你沒想像過的可能,迸發靈感創意,「一拳驚醒」。書館預留空間,做教室、搞活動、供讀者閑坐,十一月初有活動,是陳健民為視障人士讀《獄中書簡》

創辦人之一龐一鳴非等閒之輩,年前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運動,又帶領年輕人遊歷世界賣藝,現在逆市開書店,繼續勇於嘗試、敢想敢做。

大南街一帶,本是布行與衣飾配料集散地,行業凋零多時,長街近來回復生氣,除了書館,還有咖啡館、微型展覽館;喧鬧的深水埗市井街頭、繁囂的鴨寮街不遠處,時尚小店賣手作皮具、木具、陶瓷、環保產品;潮人與MK一族轉移陣地,有心人深耕細作,香港人擅於逆境中尋找出路,如水變奏,凝聚社區角落。我在大南街看到希望。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有關書,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獨家專訪毛澤東斯諾的採訪故事

蒙古再想像 沒有什麼自古以來

 

 

Saturday, October 17, 2020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告訴你一件政治不正確的事地政總署出版的很多香港地圖例如網上地理資訊地圖深圳河以北總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彷彿深圳奇蹟從不存在這種無視」,可能源於版權或兩地資訊交流等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慶典中形容,深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一張白紙上的精彩演繹」,但特區政府竟然在地圖上留白,深圳隱形;玻璃小粉紅恐怕會認為這是顛覆、辱華。

每次到新界北遠足地圖上的空白對比現實中深圳巨廈交織瘋狂天際線你看見歷史在眼前奔流四十年前特區之初深圳確實從一片空白開始新建設一路擠在深圳河邊界線紅色中國窺探香港緊貼邪惡的資本主義盡情汲取資金人才技術為改革注入原動力

相反深圳河以南,香港一方緩衝區卻仍是禁區荒山棄村廢礦四十年不變這邊的香港樂於把握改革開放商機但不靠攏不獻媚依然故我看着深圳河以北急促冒起的浮華也不欽羨不自憐因為有自信有底氣

習近平的「重要講話」中指,「深圳廣大幹部群眾披荊斬棘、埋頭苦幹……這是中國人民創造的世界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蹟」、「奏響了實幹興邦的時代強音」;描繪深圳崛起的過程中,習近平一字也沒有提到香港的角色,談及港地的一個段落,都是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綜合一個整體而談。

也許,香港人也不必往自己臉上貼金,不要自作多情以為香港對深圳有多大貢獻。畢竟香港經濟奇蹟也只是歷史巧合,反過來應多謝共產黨:要是沒有紅色中國,上海的人才與資本,怎會倉皇逃難到香港?港英治下的自由與法治,若無南下的財富,又怎會迸發獅子山下的經濟奇蹟?

習近平要深圳「全面深化改革」,授權深圳「在重要領域及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表明在貿易、融資、財政稅務、金融創新、出入境等方面,「探索更加靈活的政策體系」,為全國日後的改革作參考,意味著新一輪大計中,深圳將是大灣區的引擎,香港將會淡出,成為邊陲的邊陲

習近平談「港澳」,主要就是吸引港澳青少年到內地學習就業,用字不單是「交融」,而是「深度交融」、「增強對祖國的向心力」。慶典中,最深刻的一幅相片,不是習近平的威武雄姿,而是一眾香港特區最高級官員,排排座恭恭敬敬地聽取重要講話,還煞有介事,人人拿起筆認真抄錄,這就是「深度交融」的感人場面,交心效忠的具體表現,「向心力」的完美示範。一眾高官,請撫心自問,如此媚態,你醜不醜?

林鄭月娥自製死局後開出的藥方就是全面擁抱大灣區,努力抄寫習近平主席的謀略政治上以國安法震懾異己把自由與法治放進鳥籠;經濟上以深圳收納香港,以「深度交融」侵蝕香港固有價值,清洗紫砂茶壼裏的茶垢。

往日,香港是專制社會與自由世界的橋樑窗口緩衝、「萬能插」,如今林鄭政府樂於與國際脫軌,深度交融大灣區,兩制瀕臨湮滅,香港特質消逝,剩下的,已不多

記得有次在電視台片庫中找到七十年代英軍拍攝的深圳舊片那些年深圳河以北是一望無際的農田阡陌墟市破落月匆匆滄海桑田於本人而言有關深圳河邊界有些情景,永誌不忘,那是自由的記憶

很多次我藏着非法採訪得來的新聞片段在東莞深圳或剛被公安皇恩浩蕩釋放或飛車逃避強力部門追趕倉皇在聯檢大樓飛奔深圳河上那條其貌不揚的行人橋上有一條邊界線每次踏過一刻安心舒泰

踏過深圳河香港這方郊野鄉土沒有浮誇裝飾沒有磅礴氣勢沒有紅太陽的耀眼光明我深呼吸一口空氣不一樣,那是自由的氣息;那是香港最後僅存的價值,那是奇蹟的胚芽,那是重生的微光。

***   ***   ***

 (本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略有增潤,原題為〈深度交融大灣區,全面擁抱習近平〉)

相關文章:

立場新聞:

立場影像:

記住曾經的自由

Tuesday, October 13, 2020

警察你呃人

[「香港民主女神團隊」在獅子山上射出 12 道鐳射光,呼籲關注 12 名被送中港人。立場新聞圖片。]

特朗普中招的消息剛傳出時,美國部分媒體的報道都很小心,標題用上類似「特朗普在 twitter 他感染新冠肺炎」的字眼,而不直接說「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為何用字如此累贅,因為有懷疑、不能盡信。

一般而言,重要政治人物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布有關自己的事,媒體都會相信,不可能連這種事情都說謊吧!但特朗普愛信口開河,於是部分美國媒體用上 ‘objectification’ ,即「客觀化」的筆法,本應簡短的標題仍要「引述」特朗普,其實是戴頭盔,強調這是特朗普自己說的,未經核實。

這是嚴謹的傳媒常用的手法,因為以當時資料而言,「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只有一個訊息源,未能證,但「特朗普在   twitter 他感染新冠肺炎」他倒真的說過,這反映了傳媒暫時不敢相信特朗普的講法,也反映了一種深刻的不信任。

特區政府的狂言妄言最近也很多,最令人疑惑一個,乃多番否認「十二港人偷渡案」中,警方「設局送中」,甚至直接否認事前知情或參與或有角色。不過,傳媒相繼揭發,公開的飛航紀錄顯示,飛行服務隊定翼機一直在偷渡船上空盤旋,時間地點吻合,對比其他飛行路線,任務特殊,時間亦特別,明顯並非例行任務,合理推斷是政府一早知情並部署,但按兵不動,一路監視,待內地水警拉人。

政府解說語焉不詳,航機飛行紀錄是全世界的公開資料,人在做天在看,政府疑似謊言,犯了低級錯誤,如今無法圓謊。至今迴避問題未曾回答:定翼機上有沒有警察?當時執行什麼任務?為何飛行路線如此奇特?飛行時間更是獨樹一幟?為何與偷渡船航行軌迹重叠?為何不一早行動阻止偷渡?為何只反覆說,拘捕行動由內地公安進行,那麼拘捕之前呢?

最大疑問是,警方當初確認這是和內地執法人員的「聯合行動」就可以了;為何光明正大、「聯合行動打擊黑暴潛逃」也不敢講?反而要編造這個大話?

最合理的解釋,乃警方自己也覺得心虛,按兵不動,明知有人偷渡而不執法,積極設局送中,自己也說不通。或許,這根本是國安部策劃的行動,什麼都是國家秘密,香港警察也要噤聲,根本只是傀儡。

政府不同官員多番強調,事件焦點在有人涉犯法後棄保潛逃,不過事件焦點更在,特區政府與警方公然講大話,事實擺在眼前死口不認。不可能連這種事情都說謊吧?他們就是睜大眼講大話。

這個大話你講了,令人不禁聯想,你的大小謊言還有幾多?拘捕的所謂理由有幾多生安白造?法庭上警察的證供有幾多假話?面對鏡頭你還有什麼說話值得相信?你鏡頭前的眼淚有幾多成係真?以後警察講的每一句話,是否應先 fact-check 才報道?

【惡法日誌‧七十三】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送中一月】陽光司法之下,人間蒸發

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


十月,警察圍城,打壓任何反抗的標記;老師以港獨做例子教言論自由被釘牌,紅線劃到每個人腦袋;學生搞抗爭圖片展覽,警方謂鼓吹暴力;警察在法庭舉證時語焉不詳,輸了的案件律政司誓要上訴,「12港人送中」陽謀,飛行服務隊的飛航紀錄遭揭發原來一早有特別任務,刻意按兵不動,配合內地海警,設局送中,而警察一直含糊其辭。

西環之首駱惠寧說:愛國不是一種選擇,而是義務、是正道。解讀:當今強國論述,愛國豈能不愛黨,愛黨豈能不愛習,三位一體,你不愛,就是沒有承擔義務,是邪道,要讉責,要打壓。

要人愛國,首先要人們認為自己屬於同一國家,國之所以成國,有很多條件,其中一項,乃人們對歷史有共同記憶。十九世紀的法國作家勒南 (Ernest Renan) 寫過:「國之本質,在所有個體都有共同的東西,但他們同時一起忘記了很多事情。」(The essence of a nation is that all individuals have many things in common, but also that they have forgotten many things.) 所謂國族認同,說到底,可以理解為一個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

這一點,黨國當然理解透徹,他們更明白,掌握了權力,就掌握了過去;壟斷輿論與教育,可以重寫歷史,塑造共同記憶,才能維繫民族認同,操控國族感情,成為團結的武器。

黨國長年宣傳,建構一個飽受屈辱國家民族復興的中國夢故事選擇性的記憶、一面倒重構歷史、熱烈遺忘生靈塗炭一頁、抹掉倒行逆施的作為、隱沒那些擁戴自由民主的承諾這些堆砌的記憶與香港人的認知,差天共地。香港人的國家認同,從來都是文化傳統、鄉土感情的認同,如今已失序失蹤;換來的洗脫百年屈辱、基建崇拜、健康碼榮耀,香港人甚覺陌生,仿如另一國度

過去一年多的衝突,製造了更深刻的撕裂。警察的暴虐、官員的冷血、平凡百姓在強權下的創傷,凝聚成一個苦難的共同體。掌權者的千古罪孽,在蔑視人民的呼號,對訴求坐視不理,拖延時間,令共同體的記憶以幾何級數增長;反而同時開動真理部機器,向全國人民宣傳黑暴、港獨、外國勢力搞局……

認知的撕裂、轉化成記憶的撕裂、最後造成族群的撕裂。人們念念不忘的事情不同歷史記憶割裂,陷落成不能再逾越的斷層,從此,亦無所謂愛國不愛國。駱惠寧說得無錯:愛國不是一種選擇。

【惡法日誌‧七十三】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守護者與劊子手

鬱結自卑的弱國愛國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