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津巴布韋浮沉錄

[網絡圖片]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部行文字出自舊作《他他巴》)

「津巴布韋」又成為新聞了,軍人政變,執政黨逼宮,總統穆加貝終於辭職

非洲南部內陸小國,香港有人關心津巴布韋嗎?有的,曾有富商理直氣壯地用津巴布韋故事誣蔑民主政治,他說:你看津巴布韋的總統,民主選舉上場的,津巴布韋曾經是非洲糧倉,還不是搞到民不聊生,而家食都唔夠食

嘿嘿,穆加是國家獨立英雄,自從津巴布韋1980年自英國獨立,穆加次次選舉都贏,連續做了三十七年國家領導人,你就知道此人手段非同小可。他收買司法、操控傳媒、打擊政敵、干預選舉;他循選舉上台,以獨裁管治,這叫做選舉專制,不叫民主。

我關心津巴布韋,只因好久以前流浪此地,闖了三數星期;九十年代初亂局之前,津巴布韋仍被稱為非洲糧倉,但農場多由白人地主經營。還記得,我們住進了一個由白人莊園改建的旅館,像走進時光隧道回到殖民地時代。這間數千呎大洋房,主人是白人,有酒吧、飛鏢靶、桌球枱、閱讀室,遊客無所事事,吃喝閒聊,黑人僕役在清潔做飯。屋外一望無際的田野,遠處隱隱看見幾排籬笆劃地為記,農田都是白人財產,在田裏幹活,為幾斗米糧折腰的,卻都是黑人,心想,這個津巴布韋不是已經獨立了嗎?

旅館的白人主管說,他家祖父一代已居於此地,白人來到非洲,圈地開墾,帶來農業技術,又懂得做生意,有門路出口農產品。津巴布韋獨立以後,這種經濟模式維持下來,所謂「非洲糧倉」,是白人資本與技術,加上黑人勞動力互利的結局。

極少數白人擁有最肥沃的土地,一大群黑人仍在幹粗活,誰被剝削,誰是剝削者,單看膚色已一目了然。活在同一農莊下,每天起床,都溫習一次現實的不公義。那農莊旅舍的工人,更是出奇地對旅客懷着敵意目光。早上起來,放在門邊的拖鞋不見了,問黑人雜役,他愛理不理,滿不在乎地說「拖鞋被狗吃掉了」。到了下午,放在後園晾曬的臉巾又失蹤,放在冰箱的牛奶也不見了,這是在其他廉價旅館沒發生過的事。

總統穆加後來為討民眾歡心,將白人農場國有化,分地予農民,結果觸發經濟危機、貨幣崩潰。超級通脹的經典圖像,正是津巴布韋的鈔票上的零,多到數不完,幾千億元,只夠買幾隻蛋。當地流行一個笑話,超級通脹令鈔票不值錢,到超市掃貨要用大背包運銀紙,勞師動眾才買到幾卷廁紙,不如用鈔票當廁紙算了。

後來,國際社會實施經濟制裁,獨裁者穆加貝一怒之下,拒絕大部分志願組織救援,結果人民棄國逃亡,醫院沒有醫生沒有藥物,城市供水排水系統失修,食水污水混一起,霍亂蔓延,九萬人感染。昔日的非洲楷模、旅客天堂,變成盜賊橫行的亂世。

長年亂局,穆加貝死不放手,捱到今年93,終於沒有選擇下辭職

沒多少大獨裁者肯讓權,他們集權一身,得罪人多,一旦放權,將不得好死。

最近,又聽到很多老掉牙的廢話:「民主不是萬能啊」。誰說過民主萬能?民主制度不單是選舉,也包括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程序公義、公民力量的參與,更要時刻維護,沒有一了百了。又有人說:專制有效率啊!習大大集大大權於一身,很多人渴望「明君」,拍手稱快,歌功頌德,興奮得不能自已。那麼,請看看津巴布韋的例子,專制集權,車毀人亡可以很有效率,萬劫不復的深淵可以死得很慘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17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下)

[廣告截圖]

很多人說,靈芝孢子這種貨色,大家都知道是什麼一回事,離職主播賣賣廣告搵錢有什麼問題?嘉倩BB離開了大台,已是自由身,為什麼我這個「道德撚」還要說三道四。

請讓我講多幾句。

利益申報,我不認識嘉倩BB,大台工作的日子,我們相隔了三年時間,沒有交叠過,只偶然在電視上的   TVB 新聞匆匆一瞥,也剛剛在   MenClub 凝視過她的倩影。

再利益申報,本人曾任大台時事節目主持多年,不算「主播」,聊算「主持」;大台光環為何物?如何收割?自問有一些觀察,有很多心得,直頭係經驗之談。

佔領道德高地指手劃腳確實很討厭,我現在認真地佔領道德低地,打穩陣腳。

上文談到,我對那個靈芝孢子廣告玩弄語言、語意曖昩、考你眼力的宣傳手法非常反感。但是,我贊成離職主播當然要收割大台光環,更應多多收割、快快收割;只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不只一次,本人在大台的電梯、走廊與男廁中,都聽過類似論調:記者主播人工低是有理由的,大家都是一買一賣,公司預咗你班人只做幾年,有毛有翼有一丁點名氣就飛,那些出鏡而來的名氣,就是人工的一部分,故人工低不是剝削,是你情我願,一買一賣,這叫公平交易,「唔鍾意就唔好做」。

正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當主播,捱更抵夜,臉塗厚粉,青春流逝,真係陰功豬。離開後,就是兌現光環的紅利、收取滯後人工的時候。

所以,主播離職須知之一:多多收割大台光環,不用客氣,不須同這家公司講感情。這是應得的。

綜合多年觀察與自身經驗,如何收割大台主播光環,還有幾點可以講,如果大家不是主播,請當作行業生態報告可也。

主播離職須知之二:看準時機跳船,太早人氣未必夠,太遲則光環變淡。

大台主播光環,今非昔比,有主播謂,光環累積到一個地步,就要收割;時移世易,大台光環有一種從未見過的新發展趨勢:留得太久,反而光環會愈來愈黯淡,原因同   CCTVB 形象有關。

主播離職須知之三:主播光環,與神秘感有關,也意味着光環的窗口很短暫。

前體育記者伍晃榮有一句名言,談新聞部運作:「不知就嚇死,知道的就笑死。」指新聞部整體運作,製造權威,但實際上蝦碌亂籠,鑊鑊新鮮鑊鑊甘,所以「知道就笑死」。

而主播,就是新聞權威的最前線,新聞台格與形象的具體呈現,與觀眾眼神接觸的親善大使。然而,離職主播在   KOL 群中,自成一類,原因是新聞專業要求他們不能表達自己個性,沒有個人意見。他們長年是入屋的主播,每天見面的「朋友」,但與觀眾保持距離,久而久之,締造了一份神秘感。

主播離職,神秘感大解放,正是吸引與傳媒與大眾注意力的寶貴資產。

主播離職須知之四:觀眾記憶短暫、傳媒的注意力也很短暫,意味着機不可失,要抓緊離職後短暫爆發的工作機會。

所以,我贊同好些主播離職後,把握着短暫「神秘感大解放」時刻,盡情發揮自己專長,多接受訪問、搞自己生意、多拍廣告、多拍性感照、多寫文章,盡量多方面嘗試,看看自己情歸何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錢唔搵,罪大惡極;此時不收割,更待何時。

主播離職須知之五,我以為,這是最重要:

當享受主播光環時,請惦記,光環屬於誰。

或者,先說我自己。我沒有「主播」光環,但也沾了《新聞透視》主持的一些光。很多朋友認識我,是從節目主持一職開始。其實,這節目我大部分時間只負責讀稿與出鏡表演,當年大部分最精采的調查報道、踢爆偽科學,我只負責講,實際構思、採訪、艱辛查證,都不是我功勞,都是團隊的成果。或者有人會說,好內容,也要靠主播演繹呀,我身為主持,就深深感受到,沒有團隊的努力、沒有攝影師工程人員的艱辛,我站在直播室,演繹條鐵咩!我亦深深明白,假若有好內容,誰來演譯,根本不重要。

但是,電視機前的觀眾很直觀,不會分得那麼細。他們欣賞的目光,他們給節目的credit,大部分都放到主持身上。

所以,我直到今天仍然覺得,本人很幸運,得到了本不應屬於我的東西,擁有這丁點的所謂名氣,方便了工作,沾了一些本不屬於自己的權威與光環,應該感恩、謙卑。

電視新聞製作的流程,由燈光、化妝、布景、新聞採訪、剪接、鋪排、最後聚焦至一位主播來表達,主播的權威,背後有同輩的每天辛勞,有前輩打下的基礎。社會學家   Bourdieu 在《論電視》中批評:影像有一種奇特的能耐,能製造一個所謂「像真效應」(reality effect);整個電視之運作,一切營造出來的權威,觀眾就當真。

故此,我會對自己說,今天擁有的運氣,並不屬於自己。主播今天的名氣,觀眾的注目與信任,光環的來由,非全然來自你自己

享有這種運氣,就應負一點責任。

當然,我們不能要求離職主播「一日係新聞人,一世都係新聞人」,離了職還要揹着主播或記者的包袱。光環部分來自大台,但大台那筆數已經一筆勾銷,因為那是被剝削的滯後回報,唔駛計;不過,背後新聞團隊的集體努力,也合力築起了主播光環,他們那一筆又點計?

有所為,有所不為。我以為,不應為之的,大概有這些:當舊同事還在努力踢爆偽科學時,拍廣告時應分清廣告資訊的可信性,不應站在負責任新聞工作者的對立面,別人在破解迷思,你卻為語言偽術築牆添磚;當大家都崇尚要「講清講楚」時,拍廣告資訊也要清晰,不應蒙混過關。

》中,廣告扮作新聞節目,是非常踩界的做法;互聯網廣告,不須講什麼守則,但也請照顧一下舊同事的感受;一些沒有信譽的產品,點樣令隻雞變做鴨,方法就是消費前主播的權威光環。光環,要兌現,但請好好利用。

再說,友人通報,最近有前主播   KOL,並未完全脫離傳媒行業,卻在賣有利益衝突的廣告。人在做,天在看。

企業行銷也講社會責任,廣告行業也講誠實與道義,前主播可以好好利用自己的光環與影響力,可以帶人馳騁世界,可以為自己的生意開路、為自己的理想奮鬥,更可以為你信賴的   NGO 說說話,為弱勢社群發聲,為慈善事業為社會公義出半分力。

為了擁有不屬於自己的運氣,可以做多一點。

我相信呢篇文已經得罪晒我能夠得罪的人,功德圓滿。

***   ***   ***

相關文章: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

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嘉倩BB.靈芝孢子.大台光環 (上)

[廣告截圖]
寫嘉倩BB,因為她瞓身做KOL,我見猶憐。

出賣主播光環不要緊,但是,靈芝孢子宣傳,好大鑊。

這個靈芝孢子廣告,已成為本人講述語害的教材,豐富了「語意曖昩」的例子。

廣告中,嘉倩BB多次講述,其宣傳的靈芝孢子經「前浸大中醫藥研究所」「初步臨床證實」乜乜乜。我一見到「浸大中醫藥研究所」就彈起,好多年前,有個賣冬蟲夏草的廣告,就大大隻字話「經浸大中醫藥研究所驗證」,海報無寫清楚驗證了什麼,細看一下,才知道,是驗證了成分,不是驗證成效。這些廣告,就喜歡同你玩文字遊戲、玩錯覺。

[廣告截圖]
好了,今次初步臨床證實」了,首先,那研究是2012-2013年做的 (長版廣告 3:48右下角小字)既然咁正,初步發現咁鼓舞,有沒有「進一步」去證實什麼呢。不知道,沒有提。

那麼,證實了什麼效用呢,嘉倩BB說,「或有助穩定」血脂、血糖、膽固醇。(註:此句為法定非藥品所容許的聲稱之一。)

睇清楚,有個「或」字,即是說,初步臨床證實」了一些「或者」會出現的事,其實你證實了甚麼?既然「證實」了,為何只能講「或者」?「或有助穩定」和「或無助穩定」,有何分別?

「或有助穩定血脂、血糖、膽固醇」這句的「穩定」又是什麼意思呢?例如,有醫生形容一個四肢癱瘓的病人「穩定」,即是說,他未死,也無轉好。「穩定」字義曖昩,嘉倩BB無講清講楚。

那麼,這種偉大靈芝產品,究竟有什麼作用呢?嘿嘿。

廣告商也坦率,戴好頭盔,在宣傳的解說中,有這樣幾句:

「此產品沒有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或《中醫藥條例》註冊。 為此產品作出的任何聲稱亦沒有為進行該等註冊而接受評核。此產品並不供作診斷、治療或預防任何疾病之用。」 (讀者提醒:此句為法定非藥品宣傳中必須加入的卸責聲明。)
「細胞測試只能初步證實產品的功能方向,並不能證實產品在治療及預防人體疾病的實際作用。」
講咁耐,又搬「浸大」之名,又話「研究」,又說「臨床」,又有些穿着白袍的人出來解說,給BB訪問;廣告背景扮足新聞,消費主播的權威形象,開發觀眾對專業記者的信任,原來出賣的是一 些「不能證實」有實際治療或預防作用的東西。

[廣告截圖]
後面的大電視說:靈芝孢子「功能大突破」,究竟突破了什麼呢?

我想,是突破了離開大台後收割主播光環的底線。

不要誤會,本人應不算是道德衛士,我不反對主播轉型時,拍些性感照吸吸睛,畢竟,這個行業這個社會,大把人出賣靈魂,露出少少皮肉又算什麼。誰又能夠論斷誰比誰高尚?

我更絕不反對主播收割大台光環,更認為應該多多收割、快快收割。

不過,眼界決定高度;有所為,也有所不為。當你脫下主播外衣時,小心露底。


相關文章:

以下是一篇六年前寫的舊文,今天依然合用,全文轉錄如下,供嘉倩BB以後接Job時參考:


藥劑師組織挺身而出,踢爆奶粉廣告誤導,這是真正專業人士求真的勇敢。廣告語言蒙混失實、刻意誘導、專攻人性弱點,除了奶粉,還有保健產品、美容用品等,同出一轍。產品與廣告商精心設計的語言陷阱,消費者不可不察:

科學名詞就是權威?人性弱點之一,乃見到深奧文字,就以為高深;滿是科學名詞,就以為「好勁」。坊間保健產品,動輒套用「遠紅外線」、「納米技術」、「骨膠原」,高深而陌生的名詞,我們就跪倒膜拜,乖乖奉上金錢。藥劑師指出,奶粉商自創磷脂的英文縮寫為「PhD」,旨在引起「博士」聯想,實質效用有待證實,正是最新的荒誕例子。

「醫學證明」就是可信?所謂醫學研究有很多種,研究的樣本是否足夠大?是否長期研究?是否雙盲實驗?什麼機構所做?廣告絕少提及,一句「醫學證明」,彷彿手持尚方寶劍,不容質疑。其實有奶便是娘,大部分所謂醫學證明,皆由藥廠及製造商付鈔,檢測結果是否可信,值得懷疑。縱使我們相信科研機構見錢不開眼,堅持專業操守,仍有可疑之處。《新聞周刊》前陣子有專輯探討抑鬱症藥物功效,指大藥廠會把產品交予不同研究者做實驗,負面的研究報告,會束之高閣,有利產品的研究結果,才會公諸於世,提交予藥監局認證及批准售賣。這樣的「醫學證明」,不能盡信。

「驗證」代表「有效」?常有冬蟲夏草靈芝孢子的什麼精華,廣告大字宣揚,產品得到香港某大學的「驗證」,狀甚權威。看清楚,大學為求發財,遂以大學之名,做驗證生意,有些所謂驗證,可能只是檢測成分中不含重金屬,,產品是否有效?對不起,不要自作多情,療效不在驗證範圍之內,這也不是短時間能「檢測」得到。千萬不要上當,誤讀「驗證」等同「有效」。

「同場出現」就有因果關係?聰明的廣告商,精心製造聯想,奶粉罐上,有精靈活潑的寶寶爬呀爬;「美肌」用品的廣告,則是懾人心神的美少女chokchok。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這時候我們要提高警覺,留意廣告旁白,大部分皆不會直言兩者有因果關係。美女肌膚亮麗,可能本身天生麗質,更大可能是化妝技術高超與後期製作落本;寶寶活潑可愛,乃因為本來就活潑可愛,與產品沒有必然關係,請不要想得太多,免墮廣告圈套。

藝人見證就可信?廣告「代言人」文化,泛濫成災,藝人以布道會形式,分享產品「見證」。一個人的經驗,不足以推論有效,不能以偏概全。再者,藝人出賣自己的知名度與影響力,收廣告費「分享心得」,有多可信大家心知肚明。除了藝人,有些廣告則出動「西人」,或穿著白袍的貌似專業醫生藥劑師,小心寶藥黨出現,又要提高警惕。

增強免疫力是好事?好些奶粉或健康食品,聲稱能「增強免疫力」或「活化細胞」,如果你的免疫力正常,為何無端端要增強?健康正常的人若無故「增強免疫力」,會不會導致白血球過分活躍,胡亂「開戰」,轉過頭來攻擊自己的身體?都市人常患銀屑病與各種過敏疾病,正是免疫系統紊亂,自己打自己以致出現不同的徵狀。


充滿了人造添加的奶粉、補充劑與「健康」食品,效用有多大?廣告有多真?若未弄清楚就把花綠綠的鈔票奉上,行徑與「盲搶鹽」無異。

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荔枝窩想像

[印洲塘一景]
有關荔枝窩,我一直有種幻想。

荔枝窩什麼地方?香港行山友一定認識,那是新界東北、印洲塘灣畔一條客家村。附近的村落,如榕樹凹鎖羅盆牛屎湖村等,村民數十年前移民海外或移居城市,早已人去樓空,村落頽垣敗瓦,樹根鑽破磚牆,行山友更稱榕樹凹為「小吳哥窟」,別有一番廢墟景致。那些東北村落,很多已落入「香港廢墟遊」的名錄,獨是荔枝窩,多得村民團結,不忘故土,每年回鄉祭祖整修,荔枝窩客家村,仍保完整風貌。

榕樹凹一景
榕樹凹一景



鎖羅盆一景

鎖羅盆一景

不過,遊荔枝窩,有美中不足之處。

從烏蛟騰或鹿頸遠足前往,慢行約需兩、三小時,來回就是六小時,沿路山勢平緩,又有補給站,適合一家大小。去年更開辦渡輪,逢周日啟航,但船程頗長,逗留荔枝窩時間,只夠附近逛一圈。

保存完好的荔枝窩

荔枝窩客家村外望

附近教育徑上的板根

附近的紅樹林


即是說,每次到荔枝窩,總有點匆忙感覺,山路雖然不算長,但有很多海灣岬角、紅石灘、紅樹林、風水林、古村廢墟、靜謐海灣,無人灘岸,皆等待探索,更不要說印洲塘上星羅棋布的小島,不易踏足,總大部分香港人,從未去過。

故此,我常有幻想,若然荔枝窩能住人就好了,荔枝窩地理位置,就在那一帶中心點。大夥兒能以客家村作基地,既能領略客家風俗,又能把握黎明黃昏最美光線,泛舟水波不興的印洲塘,又能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探訪印洲塘的島嶼:印洲、鴨洲、往灣洲、娥眉洲、吉澳。
 
印洲塘上的鴨洲

鴨洲眼洞

筆架洲

印洲塘上的印洲

幻想成真了,一群原居民與保育人士,多年來默默耕耘,已得政府支持,復修荔枝窩成為客家文化體驗村,供團體申請辦自然教育營。最近傳出有海外村民特意回村大力反對,說村莊水源屬於「阿公」,要補償。我只想說句:荔枝窩復興,重現生氣,不走向「廢墟」之路;阿公阿爺祖輩們的辛勞開發,得世人注目,國際知名,對得住「阿公」有餘。


***   ***   ***

(原文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段)

相關文章:

Monday, November 13, 2017

以國家名義殺人


尊貴的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說「以國家名義殺人,不犯法」的前一天,我碰巧聽了一個納粹德國二戰時屠殺猶太人的講座。希特勒正是以保衛國家之名,以保衛日耳曼民族血統純粹之名,殺害六百萬猶太人。

講者是研究holocaust歷史的猶太學者,他甚至認為holocaust一字中文譯作「猶太大屠殺」並不妥當,因為「大屠殺」意味是「一次單一事件」,他認為holocaust殘酷程度比「屠殺」更甚,因為滅絕猶太人的計劃,乃組織周詳、精密部署、長年持續,更企圖隱密行事,毒氣室殺人之「工業化」與「自動化」程度,駭人聽聞,「大屠殺」三字,也不能比擬。

二戰爆發前夕,希特勒早已大規模抓捕猶太人,充公其財產。當時針對猶太人,還可以說是戰略所需,為了挑起民粹、激發國族感情,自然要製造敵人,希特勒才能塑造自己為民除害的強人形象。

問題是,二戰中後期,納粹德國四面楚歌,希特勒仍然念念不忘,繼續投入大量資源,運送猶太人到集中營,研究最有效的集體殺人方式,而且一直秘密行事。即是說,既花費戰爭緊絀資源,又不是政治宣傳,那為何要大費周張殺人?

這位猶太學者說,這是千古謎題,他的判斷,是出於希特勒個人的偏執,無理由可言。

歷史上慘絕人寰的悲劇,正是以國家之名行事。國家這巨靈,若不加約束無人監督,將會是一頭失控的巨獸。「以國家之名殺人不犯法」?為何就是說得出這種話的人,能坐上政協副主席「國家領導人」之位?泛起一陣寒意。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