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9, 2019

《論暴政》:抗強權活學活用七心法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這本書,介紹過多次。這本書以歷史教訓為本,講述每個平凡人可以如何面對暴政,本書內容,有如   Hallelujah to the Lord,適宜反覆誦念,務求入心入肺入腦入骨,應用於抗爭的生活小節。

運動有高有低,浩然之氣要化成涓涓細流,滲入日常,滋養壯大。請記住,2003年反廿三條立法撤回後,隨後幾年中聯辦大舉反撲,推行更有組織的統戰、攏絡與遏制。自由的代價,是無時無刻的警醒。

以下略舉《論暴政》部分抗爭要旨,及如何於今時今日活學活用


一,奉行實體政治 (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不能光做鍵盤戰士,同路人要多聯絡,例如林鄭以老母姿態教仔之後,一群「香港媽媽」不單寫文反駁,更匆匆於不足兩天聯繫各界,組織集會,關心下一代。逃犯條例爭議中,各中學聯署反對,難得在網絡重新建立連繫的校友,不應就此散去,各群組發起人應趁機會建立實在的接觸, we connect

也請留意曾經表態參與罷工的各種商業機構,姓甚名誰。經此一役,我知道自己買衫應去甚麼地方、跟團旅行應選擇甚麼旅行社、找地方飲杯咖啡吃個飯也有了首選。



二,捍衛你珍重的制度與組織 (defend institutions)

所謂institutions,包括憲法、法治、民主制度,也包括各種組織,例如你的學校、工會、專業學會、你信任的新聞機構、NGO等。這些我們珍重的東西,例如我們的司法制度、免於恐懼的自由,都不會自己保護自己,要我們親自捍衛,才能於強權之下不至於粉碎。

從今以後,請盡量多參與和自己有關連的組織,例如專業團體、工會、立案法團、親身支持你信任的議員等。縱使每個人都為生活奔波忙亂,但總可以抽點時間,多聯繫,例如你是記者,香港記你老母協會開周年大會,可以親身參加,同行見面、打個招呼,這是公民社會的原點,公民力量的凝聚力的開始。


三,捐獻公民社會 (contribute to good cause)

任何好事,都幾乎要錢才能穩定延續,做出成績。若有任何你欣賞的民間組織或傳媒,你又認同其理念的,不妨多捐錢。

例如吳靄儀等人剛組成的「反送中送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正籌款,協助抗爭者的醫藥費及日後打官司費用。一些你欣賞的傳媒,或報章網絡版收費,請義不容辭登記付錢;例如立場新聞、眾新聞、端傳媒、香港獨立媒體,長期人手資源緊絀,一直緊貼追蹤整場運動,若大家不想這類型傳媒日後消失,請捐錢,或加碼捐錢 (此乃立場新聞捐錢連結)用   likecoin ,再 like 他們的臉書網頁,設定搶先讀。不只自己手機設定搶先看,要拿起父母及祖父母的手機,幫他們   like,幫他們搶先讀。

同理,若某些傳媒的新聞編採方針你反感,請轉台。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你的眼球,代表他們的廣告收益,邊罵邊看,只會令他們活得更好。不只自己家中要轉台,回到娘家也要拿起遙控,協助長者轉台。世上沒有慣性收視,壞習慣就要改。


四,提防一黨獨大,登記做選民  (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現行香港的選舉制度,保皇黨永遠佔優勢,加上   DQ 武器,少數變成多數,在議會內可以為所欲為。《論暴政》一書作者 Timothy Synder 最後一次做愛」比喻民主選舉,謂你最後一次做愛的時候,不會知道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1932年部分德國人投票選納粹黨登場,他們當時並不知道,他們的一票終結了民主,給暴政登上舞台,盡攬權力。

所以,珍惜每次投票機會,阻止暴政透過看似合法的選舉登場奪權。百萬人的力量,不可能天天上街,但若每個人都登記做選民,百萬人的力量將會延續,在體制裏推動進步,體制外則繼續呼應。百萬人抗爭,暫時只屬防守性,要推動改變,體制內部亦要有足夠實力。所以,未登記做選民的人,請立刻登記

請記住,200萬人遊行,打個八折,仍然有160萬,2015年區議會選舉總投票人數才147萬。區議會選舉今年11月舉行,立法會2020年換屆。



五,從生活小節中抵抗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大公報》曾經是報業垂範,大半世紀前報人張季鸞經營《大公報》,提倡「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深受尊重。近日遊行,隊伍經過中聯辦控制黨媒《大公報》門前,人群情緒最亢奮,口號最齊心,有人大呼「垃圾」,全街和應,當知人心所向。「不黨不賣不私不盲」,變了天大笑話。



呼喊之後又如何?這是一個最簡單的可行做法:若大家認為黨報是垃圾,請盡力做好回收的責任。以後在任何地方見到財雄勢大的垃圾入侵你眼前,包括學校門口、住宅大堂等地,可考慮家人及鄰居每人取一份,即時回收,貢獻清潔工人。一個人力量有限,若每個人都做,能令耳目清淨,世界更美好。

動動腦筋,每個人都可以從生活小節中,出一分力,阻擋強權的思想散播。


六,揸搶的人請時刻反思 (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滿口崇高理想的人,小心成為權貴幫兇。例如,醫生護士職責在救急扶危,不需通風報信,幫助警隊捉人查案。警察出糧,公帑來自市民,不是「政府錢」,這世界沒有「政府錢」,所有「政府錢」都來自市民(報稅表你填咗未?);警察服務人民,不是服務權貴,不是為林鄭月娥的失誤擦屁股,更不應不惜一切守護一個扭曲民意的立法會;當逼不得已,槍口向着人民時,槍口請抬高兩吋。


七,站出來 (stand out)

每個人的專長都有用,多一人站出來,就能牽引更多人關注。

一家商業機構站出來,不怕秋後算帳,自然愈來愈多人發聲;醫護人員,自行組織急救站;律師大狀,有義務法律團隊;愛攝影的,留下震撼影像,激動人心;懂寫字的,就疾筆狂書,留下歷史初稿。擅長唱詩歌的,馬拉松式誦念見奇效;心繫環保的,負責執垃圾,引發外媒關注;不能上前衝的,可以出錢買物資;中學生安全至上,可以向同學宣揚信息,引起朋輩關注;就算上班不能站出來的,燒味店員工可以講幾句支持的說話,地鐵車長可以在廣播中說聲加油。

每個人都站出來,當即暴露保皇黨的虛怯,一幫道德侏儒,請大家看清楚真面目;所謂幾十萬人支持如霧如幻,人民的力量令他們自愧形穢。無奈,專制之下,就是這種人才會得勢。

William Dobson在《獨裁者的進化》中說,獨裁者現在聰明了,不需要時刻用強硬手段對付你,暴君的工具就是法律、規定、程序,這些所謂程序,看起來正當又客觀,其實就是專制政府的遮羞布。例如監警會就是警察暴力的遮羞布,豎立監警會稻草人,林鄭叫你去投訴,就是用程序去遮羞;又例如香港的立法會偽民主,活用DQ法律武器,再由一眾保皇黨挾持會議規則,透過法規程序掩飾專制本質。一切冠冕堂皇,他們能夠安然自若,只因為市民麻木。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以上只是最基本。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June 18, 2019

為何林鄭月娥連一聲「撤回」都不敢講?



為什麼林鄭月娥到今天仍然只肯講「暫緩而無時間表」「停止修例工作」,為何既然很多建制派說「暫緩」與「撤回」無分別,林鄭仍不肯講「撤回」兩字?這個簡單問題,林鄭在記者會一路迴避。那當然不是因為面子,而是這兩個字不是林鄭政府所能決定,是中央的定調。林鄭作為一個傀儡,她根本不敢越雷池半步。

為何林鄭月娥所謂向市民道歉之前,首先親自向建制派道歉?你向無端端食催淚彈的學生道歉之前,為何首先向校長親自道歉?而且,你的道歉,是向全港市民包括那少數支持你修例的市民道歉。作為身水身汗行了兩日,浪費了一周寶貴時間的一位普通市民,我感受到你的不忿氣,感覺不到真誠。

為何林鄭月娥不肯第一時間向市民道歉,反而向建制派道歉?因為她的權力來源不是廣大市民。

為什麼林鄭月娥不會改變「暴動」的講法?因為她不敢得罪警察。一個沒有認受性的政府,只能倚賴槍枝與催淚彈,警務處說「暴動」,林鄭月娥不敢不說。

準備了兩天,只交出一個黑臉的道歉,沒有具體措施、沒有具體跟進,五項訴求全部當耳邊風。

林鄭月娥記者會告訴大家,連「撤回」兩字都不肯講不敢講,因為她只是一個傀儡;連「暴動」也不敢否定,因為槍桿子出政權。

她沒有能量去力挽狂瀾,這就是林鄭月娥告訴我們的現實。

***       ***      ***

相關文章:

Monday, June 17, 2019

二百萬分之一




我的一位美帝朋友,與香港很有緣,他去年來港,抵埗第二天碰上山竹,親身體驗史上最強颶風滋味;今年來港,一覺醒來,灣仔酒店門前有人潮海嘯,川流不息。

我們一起走了一大段路,美帝朋友說,這是他所見過最令人驚愕的事,在美國沒有見過這樣大規模的示威,也許全世界都沒有。

「美國沒有見過嗎?」我問;他肯定地說沒有。


也許你們不需要吧,我說。你們可以用選票表達不滿、懲罰官員,就算選了一個特朗普,還有國會制衡,再者,自己總統自己選,選出一個白痴,你可以四年後再來。我們香港人嘛?從董建華到梁振英至林鄭月娥,個個觸目驚心;稍為懂得卸膊不接旨的曾蔭權,下場是坐監。沒有選票,香港人窮得只剩下一雙腳、一身臭汗、吃胡椒、吃催淚彈、要捱打,才換得一個林鄭心深不忿地讓一步。

是誰組織的?美帝朋友問,因為看不出旗幟鮮明的組織在領導,也沒有統一的遊行用具與橫額。我說,絕大部分都是個體自發,運動沒有領袖,但人同此心,主要是通過網絡動員,一呼百應。

[圖片,撮自謝先生拍攝之影片]
為什麼不見警察?他又問。嗯,平日很多的,這次遊行,警察撤到很邊陲的位置,遊行大隊前後左右幾乎不見蹤影,也許是冇眼睇,也許是避免挑起爭議,也許從來就不需要;群眾自發維持秩序,安靜地走過四里長街,當救護車駛進海嘯中,有如摩西過紅海的奇景就會出現。

美帝朋友說:不可思議,若是在其他地方,老早已有流氓出動,放火燒車打碎玻璃了。




太古橋上,朋友看到警察總部招募警察的巨幅海報,有英文,他讀懂了,嘿嘿乾笑了幾聲。我們眺望人海,示威者拿起手機亮燈,一片歡慶;轉個身,太古廣場路邊,白花遍地,人群肅穆憂傷,悼念參加抗議的第二百萬零一人。

「他什麼時候由太古廣場跌下來?」我答:「昨晚九時多。」「噢,我剛坐巴士經過,見到滿街消防車……」彷彿每位過客與黃衣人,都有一點交叠。



來到夏愨道,行車線已全部被佔領,熟悉的景像。朋友又問:「為何沒有雨傘?」嗯,忘了介紹,這位朋友以前是記者,頗熟悉香港。

也許是舊夢不須記吧,五年變化很大,眼前的年輕人,已是另一代人。2014年,告別夏愨道前,這裡曾經掛滿 We will be back 的橫幅,今天 we are back;人們經歷過、激辯過,學懂了教訓,建立了默契,上過法庭坐過監,明白政府的陰險;那動人時光,不用回望,亦不需眷戀。


走到立法會煲底,我們遇上了這次運動的「飲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美帝朋友再次表示訝異,眼裏有十個問號,於是我略為解說基督徒團體如何馬拉松式重覆一首只有三十秒聖詩的壯舉,耶穌大愛與音波功如何降伏駐守的警察。這夜,百多名基督徒圍坐於立法會入口前,佔據戰略位置,以聖詩化解怒火,只做不說,更是為了用肉身阻擋群眾衝擊的去路。信仰的力量不能說笑。

就算你只懂唱歌,也能在這場運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們走上夏愨道天橋,清風送爽,璀璨夜景閃耀,幻彩詠香江如常上演。他問:然後又怎樣?

也許事情發展太快,沒有人想得太多。令人欣慰的是,抗爭力量正在建立一套新模式,在單一簡單議題上看似有效:無大台、有默契;有機自我組合,各人自動歸位,在自己崗位做應做的事。毋須長期佔領,但二百萬人,一呼百應,確實能令權貴腳軟。


百萬人的力量,今次屬防守性的抗爭,同樣的模式未必能帶來進擊形的正面改變,但看來最少可以阻擋政府犯眾憎的政策。經此一役,看來廿三條立法將會極為艱巨,特區政府再不能在立法會恃勢凌人為所欲為,又或梁振英想班師回朝再做特首,也看來不太可能了。

過去幾年民情靜默,證實了大家只是旁觀休息;每到大是大非,人心不死,百萬人的力量自行集結,反抗精神重新凝聚,香港仍然有希望。

這夜,朗月當頭,夏愨道的空氣,依然清新。


***   ***   ***

相關文章:


Sunday, June 16, 2019

一人之力,暴露特區管治道德基礎崩壞

[立場新聞製圖]

林鄭近日處理危機的表現,暴露了特區政府管治道德基礎之結構性崩壞:

一,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卻選擇與民為敵。

**103萬人不理酷暑、汗流浹背遊行,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政府不可能當耳邊風,最少立即撤回、閣員辭職。記者會中,林鄭表明暫緩修例是因為想社會回復平靜,不想再見到有警察或市民受傷。言下之意,即是和平集會不能動你分毫,她自命老母,卻不顧子女安危,非得流血才會讓步,這就是林鄭傳遞的信息。下次如何,是否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林鄭當103萬人遊行冇到,繼而引發激烈衝突,被逼跪低,記者會上依然態度囂張,令人深深慶幸當天的假普選政改被泛民議員否決,否則林鄭若在假普選中得到百多萬票上台,777豈非振振有詞,為所欲為,仲得了?

**林鄭在記者會中,三番四次迴避是否到深圳見過韓正,這種密室操作的中共潛規則,正是香港人所擔心;若然商討光明正大,有什麼事不可對人言?市民擔心的,正是這種不可告人的暗黑政治,相信特首能「把關」拒抗中央要人的聖旨,亦屬虛妄。

**林鄭政府究竟對誰負責?決定暫緩後,她第一時約見建制派議員,她關心的是保皇黨議員的感受。多月來各種反對聲音、聯署,遊行,103萬人汗水與呼喊,年輕人面對催淚彈與橡膠彈的驚惶,一切由她無風起浪,林鄭沒有半絲歉意。

以上一切,四面楚歌仍然只肯暫緩而不肯撤回,只會由一個全無認受性,敢於視民意為垃圾的政府,才可能做得出。

二,滿城盡是擦鞋仔,卻斗膽肆意談公義

**鄭記者會再次用台灣謀殺案嫌疑犯作開場白,三番四次說「初心」,解釋暫緩是因為台灣拒絕要人,修例不逼切。有線記者問:其實台灣一早已講憂慮,不合作,修例初心註定徒勞,為何現在才讓步?林鄭發老脾,又說「要有一個過程」。醉翁之意,路人皆見;林鄭算得太盡,亦算得太蠢,香港人最憎人講大話。

**好了,為要堅持講「初心」,講「公義」,殺人案嫌疑犯怎麼辦?一聲暫緩,卻不考慮後著,卻沒有想過以日落條款、港人港審等替代方案,喊了幾個月的「公義」,竟然一下子煙銷雲散。現在,最大單一直接得益者叫陳同佳。

**然後,一眾愛國賊仍繼續出來講公義,六四鎮壓坦克殺人,不聞保皇黨講公義;內地司法暗黑倒退,不聞保皇黨關心祖國。保皇黨講公義,鴕鳥會爬樹。虛偽至此,一一畫在臉上。

三,高官權貴奉迎者生存,劣幣驅逐良幣

豬隊友當道,亦突顯特區權貴的本質。眾多西環精英,一眾不知憑什麼晉升高位的高官,反映政治權力的結構性腐敗,用人唯親、逢迎者生存,令管治質素從體制中開始腐化。且讓大家重溫一下權貴的荒唐言論,為內地千瘡百孔的司法系統「反宣傳」,抗爭的種子,由他們深耕。

**內地司法系統大躍進?
內地司法難道沒有進步?(梁愛詩,2019)。法院大樓冠冕堂皇,法官大人衣冠楚楚,他們認為叫進步;以前無法無天,現在依法治人,更是進步;要槍炮有槍炮,要法律有法律,立即變出法律又得,釋法變成新法又得。

**秘密審訊叫「陽光」?
內地有「陽光司法」(譚惠珠,2019)。開庭不通知家屬,只能由官方委派律師,記者不得旁聽,長時間扣留疑犯、定罪後不得探監,這些叫陽光。未定罪就電視錄影被認罪,片段公開播放,這叫效率,有透明度。

**內地司法獨立排名高? (李家超,2019)
中國究竟有沒有司法獨立?只需問問習近平: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 (習近平,2019);還要「牢牢堅持黨對法院工作的領導」、「充分發揮司法職能,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兼院長周強,2017)。皇帝不急太監急,主子還不好意思說的東西,他夠膽說。

**信任一個前科纍纍的慣犯
若移交後,內地違反協議怎麼辦?「一個政府承諾一件事,我們相信它會落實」(鄭若驊,2019)。即是,得個信字。由一個鄭若驊做律政司司長,不徵詢獨立法律意見就放生梁振英,身為工程師說不知道自己家有僭建,不是能力有問題就是品格誠信有問題,仍然可以擔任律政司高位,市民不信任、無信心,鄙視你,天經地義。

**相信內地傳媒可以監察法院
「我留意到內地經常有新聞發布會。」(李家超,2019) 這一句是李家超被質疑內地傳媒都是黨媒,如何保障被移交港人時的回答。這位保安司司長回答時,眼神閃縮,他知道自己在迴避問題,也知道所有人都看穿他在迴避問題,卻誓要送人到專制而無人能夠監督的司法體系。為了單一案件的所謂公義,製造天文數字的不義。

簡單一句,這幫人能夠成為特區權貴,足見特區人才選擇的結構性腐朽,回歸以來,逢迎者生存的特區森林規律,惡果一次過爆發。

四:傀儡政府,卻妄想有能力把關

特區政府明知無人信任內地司法,只好強調有特首和法院來「把關」。弄得一個大頭佛,林鄭最後關頭做什麼?去見韓正請示接旨 (星島報導),充分展視了中央政府與特區的主僕關係,鮮活地說明了,逃犯條例所謂特首「把關」之說,虛晃一招:

**叫特首把佢老闆的關?
基本法48(8)條:行政長官職權……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基本法43條:行政長官……對中央人民政府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一國是兩制的前提」(中聯辦主任王志民,2018)。中央要人,林鄭就要向上級負責;林鄭說,條文要求特首也向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暗示她可以拒絕中央要求。林鄭請留意,無論你如何詮釋以上條文,都是中央詮釋最正確。完。

**中央與特區從來不是對等
近日,林鄭與某些「法律專家」苦心陳述,謂香港有國際責任引渡逃犯,又說很多國家都與中國有引渡協議,卻略去不談香港不是獨立國家,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不是對等關係;引渡後,特區政府無從監察,保障人權的行政聲明無從落實,違反協議亦無從追究;就算說台灣與大陸有逃犯協議,都是「己方人民不遣返」。與外國的引渡協議相提並論,是牽強比附,根本不能比較。特區政府說有仔細程序有保障,從往日的釋法、DQ、控告異議者可見,程序是用來玩弄的,法律是任由詮釋的,法律是作為武器來用的。

政治問題,結果卻要找警察開槍解決。早上扮慈母受訪,下午縱容猛獸出動;自己製造的問題自己不去解決,勞師動眾,烽煙四起,警察覺得冤屈,熱情的年輕人無理被標籤為暴徒。小事化大,直至自毀長城。

此時此刻,就是推搪責任時,西環精英不知如何向老細交代,萬能   key「外國勢力」又抬出來。

特區政府慣性視小民如螻蟻,今次肯讓步,其實正是因為外國勢力的結果。林鄭月娥以一人之力示範「一國兩制」之結構性錯亂,為民進黨蔡英文連任助選打了強心針,搗毀中央長年統戰成功在望的果實;堅持多月不讓,終於引起外國傳媒嚴重關切,於中美貿易戰期間,為外國添子彈,為中央添煩添亂;G20 峰會即將舉行,若亂局持續,習近平在全世界首領當前,顏臉何存?令主子尷尬,罪該萬死。

整個莽撞的修法過程,向香港人充分展示特區管治結構性地缺乏道德基礎:一,無民意授權,卻敢於驕縱傲慢;二,官場生態劣勝優汰,卻勇於撼頭埋牆;三,內地司法暗黑,謊言卻說得理直氣壯;四,體制上的傀儡,卻以為可以把老闆的關。

結構性腐化,本來不應是林鄭的責任,但她過份自信,不識謙卑,取悅老細,不知進退,結果闖下大禍。若有人疑惑,為何政府讓步後,仍然黑衣滿街,再創紀錄?因為香港人的眼睛,一直很雪亮;大家認清了,特區管治的道德基礎,已經完全崩潰。
[連儂牆上一標語]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