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 2013

為何中國沒有省旗市徽?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11/2013 刊於《信報》)

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到中文大學演講,談中國憲政之路,一開始,他拿出一個日本買回來的「家紋」飾物,「家紋」就是日本氏族、武家的徽號。日本舊日的名門望族,都有自己的「家紋」,以顯尊貴,後來,尋常百姓家也普遍採用。

賀衛方說,中國沒有這個傳統,不只沒有「家紋」,市無市徽、省也沒有省徽省旗,只有國徽國旗。

日本最為人熟知的「家紋」,首推天皇的十六辮菊花紋,但徽號不由皇室壟斷,貴族公卿也可以有自家的象徵。日本佛教重地高野山的奧之院,綠蔭深處,墓石如林,碑上都刻有家紋,或花或草或幾何圖案,一個標識,彰顯地方勢力的家業與名望。
京都御苑:天皇十六辮菊花紋
 
德川氏家紋, 圖片來源: wikicommons
高野山奧之院:墓石基座上,都刻有家紋
訪京都奈良,中國人準會慨嘆,世上保存得最完整的唐代木構建築,都在日本腹地。如奈良的唐招提寺,始建於759年,建築風格承襲盛唐技術,千二年來,日本人珍而重之,悉心保存修繕,古老木建築屹立到今天。高野山的金剛峰寺,禪堂的隔扇畫,詳細繪畫當年開山祖師弘法大師渡海到中國取經之路,帶回經書、詩畫與工匠,視唐代文化為瑰寶。

奈良唐昭提寺一角,最古老的唐代建築,不在中國,在奈良
賀衛方卻留意到,當年日本人學習中國文化與體制,其中一件事沒有學、或學不來的,是科舉制度 (還有太監,都無學)。中國歷代官場的考試制度,一直為史家所頌,以客觀標準選賢能,治權開放,社會流動性高,千年來獨步全球。

不過,賀衛方引述國學大師錢穆說,任何制度,皆有利有弊。錢穆於《中國歷代政治得失》說:

「漢制郡縣長官,例避用本郡本縣人,如是則中央政府既是絕對的代表全國性的,而地方政府,却又竭力避免其陷於地方性。這樣才可使大一統局面,永遠維持。」

錢穆說,知識分子太重視仕途,令工商資本受輕視壓抑:「…知識分子被單引導上政治舞台,競求做官,仕途充斥,造成了政治上的臃腫病。讀書人成為政治脂肪。」


「讀書人愈來愈多,做官人也愈來愈多,因為政權是開放的,社會上聰明才智之士都想法走做官這條路,工商業就被人看不起。西方社會就不同,起先是根本不讓你做官,實際只有封建貴族,也沒有所謂官。於是社會上聰明才智之人都去經營工商業,待他們自己有了力量,才結合著爭政權。」

「中國近代社會卻找不出這些力量來,人都是平鋪的、散漫的,於是我們只能利用到學生罷課,上街遊行……中國傳統政治,向來最注意節制資本,封建勢力打倒了,沒有資本集中,社會成為一種平鋪的社會。」

「平等的裡面還有一個關鍵,就是誰該來管政治呢?政府終是高高在上。

賀衛方認為,科舉制度無疑增加流動性,讀書人冀望赴京考試,一登龍門,光宗耀祖,但官位不能如封建時代般世襲,上層人士的社會地位,高度不穩定,沒有穩定階級利益,西方經驗,法治都是因階級利益下的鬥爭談判妥協而生的。結果,中國社會高度分散,法治不彰,皇權高高在上。千百年來,有識之士絡繹於途,奔赴權力核心,渴求一官半職,於今猶烈,中央集權的意識牢不可破。

這種無遠弗屆的中央權力,體現於很多小事上,例如,為何現今全中國省市,除港澳外,都沒有自己的省徽市徽、沒有自己的旗幟?
 
哈爾濱市徽,已停用,圖片wikipedia

廣州市徽,已停用。圖片wikipedia

翻查一下,原來頗為有趣,九十年代,曾有一段時期,廣州、寧波、哈爾濱等市,都曾經有官方的市徽。九七年底,黨中央及國務院發出〈關於禁止自行制作和使用地方旗、徽的通知〉,開宗明義禁用市旗市徽:「我國的國旗、國徽代表著國家主權的統一和不可分割。自行製作和使用市旗、市徽,不符合我國國情,是不妥當的。」又要求各級黨政幹部「不斷提高政治鑒別力和政治敏銳性,深刻認識自行製作和使用地方旗、徽可能產生的消極影響。」

〈通知〉又要求各級政府,要「……培養人們對國旗、國徽崇敬感的必要禮儀,增強人們的國家觀念和愛國主義情感」,目的是什麼呢?「激勵全國各族人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

自此,內地的官方市徽市旗銷聲匿跡,公眾場合只能掛國旗。但由於很多國際間市與市的交流,都需要用「市徽」,近年很多內地城市都以「城市形象標誌」為名,自設市的標記,宣傳城市品牌,一如香港的飛龍標誌,算是聊備一格,但絕不敢稱之為「市徽」。

黨國一體、中央集權的政府,被塑造成理所當然,不能挑戰;任何本土權力的象徵,一小塊地方特色的旗幟,都消滅於萌芽階段。早有論者指,三十多年改革開放,馬克思列寧主義 (Marx-Leninism) 改成了市場列寧主義 (Market-Leninism)。共產主義理想灰飛煙滅,權貴資本主義的腐朽卻與列寧主義結合,發揚光大。變本加厲的列寧式專制,就是黨管軍隊:軍隊國家化不准提;黨管傳媒:操控輿論軟硬兼施;黨管政府:中央集權消滅地方。

中央集權的文化基因好使好用,權貴強調大一統之重要,「一國」、「中央」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符咒,「公民社會」與「地方自治」皆成為政治禁忌;誇大外國勢力虎視眈眈,以仇恨團結人民,印證權傾中央之必要。在香港,談釋出解放軍用地,自有人大義澟然:你敢動解放軍主意?談香港應有單程證審批權,又有人說:那是國家主權!談尊重香港人意願,「一國大於兩制」、「不能對抗中央」!

原來,香港還有自己的區旗區徽,能操廣東話,已經皇恩浩蕩。

***   ***   ***

最新例子,是郝鐵川近期的幾篇談基本法鴻文,在此不載原文之link,免各位一時不察錯誤點擊而浪費時間。郝鐵川的文章基本上不用讀,洋洋曬曬千字萬字,歸根結柢,只需三個字就講完:中央大晒。

相關文章,有關「中央集權」,所謂「一國」:

3 comments:

  1. 參考一下:
    重慶市市徽 http://zh.wikipedia.org/zh-hk/%E9%87%8D%E5%BA%86%E5%B8%82%E5%B8%82%E5%BE%BD
    開封市市旗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6%8B%E5%B0%81%E5%B8%82%E5%B8%82%E6%97%97

    ReplyDelete
  2. 我不認為唐代科舉制造成唐人爭名奪利的風氣,反倒是宋朝的重文輕武,令社會單一流動應該是罪魁禍首。即使現在中共推行唐代的三省六部制,也不是問題。最大問題不在用甚麼制度,而是官員和皇帝的權力有沒有受到監察,並時刻防止任何人凌駕於律法之上,包括天子。
    古人重農輕商,今人重商輕農,今朝與舊朝比之若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