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擲地無聲 蹉跎歲月



(本文30/10/2013刊於《明報》)

往日在電視台拍攝新聞紀錄片,有一個給自己的宗旨、一個衡量節目水準的底線:不要浪費觀眾的時間。

試想想,在大台工作,節目動輒有過百萬人收看,以膠劇獻世,擲地無聲,內容如水過鴨背,時光瞬間丟失,令觀眾哭笑不得。阿媽教落,一寸光陰一寸金,電視製作人可以一下子浪費一百萬人一小時的時間,暴殄天物,等同倒錢落海,又如雞汁煮雞,都是不可饒恕的罪過。

世上沒有多少人,擁有這種浪費別人時間的大能,電視台做得到。有人說,「唔鍾意,可以唔睇」,這種說法,等同那些涼薄老闆輕蔑下屬:「唔鍾意,你可以唔做。」誠然,這話不全錯,如果你有真正選擇的話。

長年以來,亞視半死不活,無綫一台獨大,平民百姓無選擇,無奈開著電視,日用而不知,長年以來的平庸,為社會傾注了多少麻木不仁?各式各樣的雞汁,塑造了多少惡俗品味?浪費大眾時間,耗損人們心智,是一種罪孽。

免費電視發牌風波,事到如今,政府還等什麼?梁振英最少有八重問題未解答:

為何要嚴控發牌審批?香港一直崇尚自由經濟、鼓勵競爭,是否講真?科技發展,新經營者有自己的傳輸網絡,已經不需使用社會公器大氣電波,為何政府仍嚴格把持審批大權?今時今日,發牌只應規管節目內容及防止財團壟斷,不應涉及其他考慮。

為何阻人投資?有人肯大灑金錢,投資三十億,轟轟烈烈大幹一場,投資不論輸贏,都能促進經濟發展,政府憑什麼阻止?有人放風謂,「三十億財力不夠雄厚」,若然屬實,香港豈非只有地產商、地產商個仔及地產商的代理人能有力營辦電視?

競爭何懼之有?政府謂恐防過度競爭,市場失序,香港幾時憂慮電影公司太多、免費報紙太多、廣東道名店太多、藥房電器鋪太多,令市場失序?

倒閉何須擔心?自由經濟,汰弱留強,不是我們掛在口邊的基本倫理嗎?就算劇烈競爭下有經營者倒閉,一如當年佳視,沒有引起震盪,反而是激發創意火花的電視業大時代。再者,政府沒有責任保護不思進取的弱者,也不應為壟斷市場的強者維權。

為何扼殺創業產業?王維基的新公司是唯一表明積極拍攝電視劇的新經營者,政府的決定,窒息一代人的希望。獲新牌的有線與電盈,本業是收費電視,中短期內不可能大展拳腳搶自己生意。

官僚程序公義何存?開放市場鼓勵競爭的策略,經年累月,官僚體系內外商議諮詢而得,為何梁振英(會同行政會議?)少數幾人能推翻定議?

為何改變遊戲規則?臨門一腳,發牌數目由無上限變成「三揀二」,理據何在?各電視台建議書定稿不准改,而政府改遊戲規則,這是哪門子程序公義?

為何不公布理據?梁振英與行政會議成員,你們的權位不是市民授權的,你們的俸祿卻是市民的血汗錢,你們憑什麼作決定而不公布理據?你們說已公開「準則與考慮因素」,「準則」不等同「理據」,路人皆見,如此狡辯,大家看在眼裡,只覺悲涼。

有論者謂,政府已發兩個新牌,我們不應只看半杯空的水,我們應該為半杯滿的水而高興。問題是,我們本來就擁有一杯滿滿的水,而且一早就應該有。再說,我們有多少杯水,應由市場決定,這個無認受性、無權威、蹉跎歲月的弱勢政府,根本無權越疽代庖,主宰我們有多少杯水。
30/10 全民熄電視    31/10 萬聖節政總大派對:黑箱作孽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