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4, 2013

狂舞‧去盡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4/10/2013 刊於《信報》)

他在看風景,我在看他。

他是劉以鬯,香港文壇鼻祖,九十五歲。前陣子本人在香港電台訪問他,九龍塘的商場午飯後,他走出食肆,步履稍慢,但精神抖擻,不用手仗。劉以鬯不同一般九旬長者,他走路,不望地面。

走在商場,他一路抬頭,目光銳利,留意五光十色的名店櫥窗;坐在車上,他轉頭注視後退的街景,道來數十年之轉變;香港電台大堂前,擺放舊日相片與廣播古董,過客們多數不屑一顧,劉以鬯二話不說,走到展覽櫃前,駐足觀賞。

耄耋之年,仍然不失對周遭事物的好奇,把握每一分秒細看,令人欽佩,我覺得劉以鬯去得好盡。

訪問裡,劉以鬯說,他逛街的習慣,至今不改。往日寫完稿,總會盡量抽時間偕妻子到尖沙咀飲茶,觀察世情,耳聽八方,就是靈感泉源,到今天仍然堅持每天逛商場,觀察再觀察。想起前輩的《對倒》與《打錯了》等小說與短篇,舊日的香港,濃郁的生活味道,細膩的街頭素描,所謂「本土」,就是從留意周遭事,關心身邊人開始。

近期大熱的電影《狂舞派》,一切從導演在理工大學校園,碰到一群流離失所但熱血激情的街舞者而起。令人振奮的本土電影,但導演黃修平與監製陳心遙,從來沒有刻意計算「本土」的商業元素,身邊發生的事,熟悉的地方取景,融入真實的生活、誠摯的情感,自然而然就是「本土」。

導演黃修平認為,他嚮往的創作境界,是創作建基於真實的感情,與日常生活能渾然天成,創作就是生活,一揮而就。

《狂舞派》談夢,潛入你心,探問你,為了想做的事,可以去到幾盡?現實中,電影正能量大爆發,近日的好消息不斷,也是一齣勵志好戲:理工大學校園撤消了「禁舞令」;跳舞出身的郭富城深受感動,樂意客串支持拍續集;電影獲日本福岡電影節最高榮譽觀眾大奬,獲金馬獎提名最佳女主角與動作設計。本土電影,有望跳出香港。

陳心遙說,從小到大都是「小眾」;黃修平問:為何外國可以有Step Up,香港不能有自己的跳舞片?一股牛氣,默默耕耘十多載,想人所不敢想,精心部署,成就了一個不小的奇迹。


《狂舞派》小本製作,製作費530萬,現在票房約1300萬,你以為大賺?事實上,票房收入,一半分了給院線,製作費又未計宣傳開支,最後賺了的,要還錢給電影發展基金,現在只算封了蝕本門。

拍電影是一場大冒險,不想老闆蝕錢,《狂舞派》班底發明了無間式戲院謝票,謝票時間表密密麻麻,除了把握機會與觀眾溝通,也叮囑支持者叫親戚朋友入場,票票皆辛苦,有如揼石仔。監製陳心遙形容,如選舉落區拉票,得一票是一票,知道正確的就做,把握時機,不擺架子,不辭勞苦,為了繼續創作,希望能繼續開戲,能力所及,去到盡。

想起導演張婉婷的「去到盡」,拍《宋家皇朝》時,內地電影審查把電影刪改得支離破碎,她以個人身分上京,在審批單位門外等了一個月,才感動到話事人,重新把電影剪輯送檢。張婉婷說,要去到最盡,盡到最盡那一步,人家才會幫你。

張婉婷說,創作,要先人一步走,沒有計算,亦無得計算,不能按舊日的方程式去想,不做市場調查,拍些觀眾沒想過的,做一些無人做過的事,才能突破。時刻保有不停嬉戲、對世界好奇的童心,她拍《歲月神偷》時,發現童星都在問:「今日玩乜?」沒有孩子會問:「今日做乜?」。

睜開眼睛看世界,讓心裡一團火繼續燒;運氣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成功是留給那些肯堅持的人。老套,但好真。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