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9, 2020

2020.六四那一夜


還記得,回歸前夕的維園燭光晚會,和以後很多年,台上總有人說:不知道明年是否還可以舉辦燭光晚會,但無論支聯會在不在,無論維園球場上有沒有大台,六四之夜,大家會點一支蠟燭,默默回到維園,風中之燭,不離不棄……

終於,香港來到這一天。

這一年,六四那一夜,如果你點着燭光,步入維園,可能發生這些事。

一,縱使你與周圍的人保持社交距離,你可能被控違反限聚令,法律武器難得,警察當然用盡。

二,你可能被控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殖民地惡法,手到拿來,殖民統治者最愛,他們不會感到羞恥。

三,你拿着蠟燭和打火機,有可能被控藏有攻擊性武器、縱火之類,創意法律運用,一直是特區律政精英的專長。

四,也許警察大發善心,慈母一樣,為了眾人健康著想,維園大放催淚彈驅散;大家應該額首稱慶,感動流涕,祖國終於強大,不如當年六四,因為沒有催淚彈與橡膠子彈,惟有出動坦克殺人的無奈;如今鎮壓不見血,文明得體。

這個國度,記憶有罪,逛街很危險。下星期,六四那一夜,你還會否去維園?

如果你猶豫,那麼想像一下明年六四。到時,「港版國安法」已通過,如果你斗膽到維園,光是參加燭光晚會這「活動」,在最新人大法例大綱中也可能算是危害國家安全,如果還喊出「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這「行為」,對不起,黨國一體下,你不會收一張二千元限聚令告票了事。

到時,你的罪名叫「顛覆國家政權」。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Thursday, May 28, 2020

整肅香港電台第一步

商經局成立專責小組「檢討香港電台管理」,用共產黨的語言,就是派出調研工作組,進駐香港電台,查找不足,整風肅反。

干預之心,路人皆見;商經局砌辭謂,要跟進審計署建議。有關衡工量值,審計署每個部門輪流做,又不見政府各局僭越審計署,派工作組親自插手?論資源運用,商經局早應認真管管海洋公園,死到臨頭還要要脅納稅人倒水續命,商經局又為何不一早派工作組調查海洋公園管理?

論節目標準,有通訊局監管,不用商經局多事。若計算違規多寡,香港電台多年來規行矩步,投訴成立者稀,只是最近一次遭「嚴重警告」與一次「警告」;反觀TVB過去十年因違規賣廣告,二十次「嚴重警告」及「警告」,而且屢勸不改,商經局又為何不派出工作組到TVB查過究竟?

最近,英國通訊管理局裁定旗下 CGTN 英文大外宣頻道,報道香港反修例運動時,偏頗片面,嚴重違規,面臨罰款。提提通訊局,香港電台有一條33台,轉播中央電視台節目,包括新聞聯播等,按道理極有可能違規。最近TVBNowTV都有重新包裝中央電視台的一面倒節目《另一個香港》,在自家頻道播放,商機局是否又要關注調查一下?

商經局究竟要調查香港電台什麼?新聞稿說,不會參與任何節目製作及編輯決定。

明白的,現時要審查傳媒內容,不需要出手指點,不需要直接告訴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就正如今天要鎮壓反對聲音,不需要出動坦克機關槍,太血腥太難看,現在出動法律武器,透過行政組織各種規章,就可以整治你。

那麼商經局要檢視香港電台什麼呢?是「行政管理,包括財務管制、人力資源管制及採購事宜」。

這些字眼,看來平常、略帶沉悶枯燥,正是癥結,操控的關節點所在。拙作《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正是談論這些手段。

簡單而言,特區政府一路增加港台節目時段,卻不提供相應人力資源,一步步「陰乾」;要整港台,操弄「人力資源管制」,正是要利用政府的繁瑣行政程序與不合時宜的規定,減低聘請人手的彈性;也會從賞罰升遷著手,舞弄人事安排,安插聽命之輩,掌握制高點;所謂財務管制,則由框限經費分配著手,操控節目所得資源;當然亦會藉機會增添制衡與審稿的繁文縟節,增添節目製作關卡。透過行政操控手段,就可控制節目形態、種類、主題。

類似的調研工作組,不會只得港台受寵幸,順我者生、逆我者國安法。風再起時,每個人,請在自己的崗位上,站穩腳步。不負我城,不負此生。

***   ***   ***

相關文章:

批鬥香港電台三套雙重標準

蠍子與烏龜新說

「有自由無自主」,初探香港新聞界之謎

 

 

 


蠍子與烏龜新說

早早晚晚在電台電視聽到政府的洗腦宣傳:「暴力,真係可以解決問題?暴力,真係可以將我哋變得更好?停止暴力,回歸理性……」

緊接看到的,是警察暴力,粗暴對待沒有反抗動作記者與示威者;上演的還有議會暴力,零票當選享受政治殘廢餐的議員高坐台上負責選內會主席,受保安重兵保護,抬走民選代表;教育局則演活了愛國暴力,一聲民族感情,歷史問題不容討論更要找人祭旗;最新的法律暴力,開啟基本法後門,僭建法律核彈,走上攬炒之路

緊接法律暴力,新一輪上演表態暴力,戰狼出動,黨媒黨棍四出逼人公開表態支持國安惡法,誓要咬得所有人戰狼上身,局長、紀律部隊首長、宗教界領袖、大地產商、大地產商,全部被逼惺惺作態。

港版國安法,僭建規模之大,完勝一眾警隊高層,等同把一幢三層村屋,改建成海洋公園的跳樓機,不只高度猛增,更反轉用途。明明叫「港版國安法」,即非「全國性法律」,基本法十八條不適用。對不起,黨國法治觀念,法律是美妙武器,最緊要啱使,一切原則免談,一切承諾都是權宜之計,一切法律詮釋都由我主宰。

報人林行止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開始,常提到一個蠍子與烏龜的故事。話說蠍子想過河,求烏龜揹它一程,烏龜也不是蠢貨,問蠍子為何要相信你?蠍子說,刺死你,大家一齊浸死,對誰都沒有好處啊!烏龜覺得合理,答應揹蠍子過河;就在洶湧河水中,蠍子施展毒針螫了一下烏龜烏龜臨死之前問:你為何要這樣做?

故事原先的結局,是蠍子抱歉地說:「這是我的本性。」

蠍子與烏龜的故事,現在有新的結局:在澎湃激流中,滿有信心的蠍子說:「這是我的本性,而且,我學懂游了。」

好些人「驚訝」事情的最新發展,國安惡法太粗暴云云。如果你對蠍子本性有些微認識,這是一早寫好的結局,一個崇尚自由的城市,必然與一個以謊言治國兼用民族主義培育戰狼的專制國家不相容。當一百萬人斗膽上街、二百萬人永不言棄;當人民被激怒、西環的國徵被塗污、立法會被佔據、國旗被拋落海、選舉大敗,愛面子的蠍子,不會吞得下這口氣,發作只是時間的問題。

蠍子的確以為自己學懂了游水,它是瘟疫發源地,縱使遲報謊報禍延全球,它卻浸醉於壓住疫情的優越感,它恥笑英美歐洲的佛系防疫,它發動戰狼乘勝追擊,它為保面子更是恃勢凌人。如今,傲慢猙獰的面目,為世所警惕,戰狼外交官的嘴臉,譜寫全球文明史的新篇章。

蠍子也許真的懂游水,自信爆膨,但它忘記了激流的洶湧,它忘記了美國人以眼還眼的本性。

是日,美國的疫症死亡人數,突破十萬人。媒體如何形容這個龐大數字?這數字,已超過韓戰、越戰、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加起來的美軍陣亡人數。

 

***   ***   ***

相關文章:

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

積惡成習:極權病毒源頭考

戰狼病毒外交術六種陰招

 

Sunday, May 24, 2020

批鬥香港電台三套雙重標準

[太后:「飛哥,唔好望番轉頭,你已認不出這個地方。撮圖來源:香港電台《頭條新聞》]
整風運動號角聲吹起,通訊局指《頭條新聞》污衊與侮辱警隊,指王喜在垃圾桶中彈出彈入,屬惡意描繪,暗示警察如廢物。通訊局發出「警告」,31 年歷史的長壽諷刺節目徘徊生死,腰斬未斬,苟延殘喘。

翻查通訊局過往十年處理過的投訴,原來充滿爭議的《頭條新聞》,近十年內沒有其他投訴成立,記憶沒錯的話,對上一次投訴成立,應該是老董時代,「超人」諷刺特區政府是「塔利班」。製作團隊走鋼線技巧高超,而通訊局一向的準則,亦容許諷刺的空間。

事件所見,有三套雙重標準:

一,前後不一搬龍門

例如   2010 至   2011 年間多宗裁決,當時的廣播事務管理局理解節目嬉笑怒罵,觀眾不會認真看待,甚至接納「據聞」的講法,不須在笑話中處處提供佐證。例如   2011 年   月一集,主持人諷刺一位西環法律精英,談到「由老鼠籠變成美麗而芬芳的立法會議員」、「據聞有人質疑她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資格」、「她完全吃透中國法治的精髓:領導話合法就合法,領導話犯法就犯法」。此等對白遭投訴,廣管局認為,「觀眾不大可能會認真看待該類諷刺劇」、「主持人根據一些傳聞發表言論是很普遍的做法」,裁定投訴不成立。

往日,「傳聞」也可以講;今天,則苛索「事實基礎」。《頭條》風格沒變,製作團隊沒變,時勢變了,對錯準則也變。

二,後果視乎你邊位

不過,一次「警告」、另一節目《左右紅藍綠》被「嚴重警告」,又如何呢?港台已經承諾檢討,為何要喊打喊殺,迫你跪到出血,甚至人頭落地?

廣播機構遭通訊局警告比比皆是,例如無綫及其網絡電視的《東張西望》2014 年報道「電視牌照風雲」不持平,被罰款及警告;無綫新聞曾於   2016 及   2018 先後因報道立法會會議及   UGL 事件資料失實,亦被警告,沒有官員氣急敗壞跑出來批評。同樣是   TVB2012 至   2016 年,十多次因植入式廣告、間接宣傳、台慶節目藝員盛裝食炸雞等,投訴成立,通訊局發出「警告」或「嚴重警告」,並因屢犯不改,被多次罰款。(詳情見文末附錄)

然而,這些違規成立事例,2017 年後就消失了,是   TVB 知錯能改嗎?

嘿,通訊局放寬了電視台間接宣傳及植入廣告的規定,大開綠燈,問題解決了,明正言順了。

2016 年及以後,TVB 的廣告違規案例,不再關於客戶商品,而是多次利用節目,宣傳   TVB 子公司的新媒體產品,通訊局先後發出兩次「嚴重警告」,共罰款五十萬。屢勸不改,情節嚴重,又有誰跑出來厲聲譴責?

準則前後不一,違規後果差天共地,這就叫雙重標準。

三,處理效率有快慢

另一種雙重標準,就是通訊局在程序、效率上,離奇地配合。

往日通訊局處理投訴,以慢見稱,例如   2017 年   月,證監會揭發   TVB 同股不同權的股權架構,懷疑容許不合資格非香港人(即共產黨員黎瑞剛)透過表決安排擁有控制權,違反發牌條件。通訊局的調查曠日持久,要兩年多後才有結論(結論當然係無問題);至於有關資訊節目的違規投訴,去年六至八月,多宗有關   TVB 新聞的投訴,一般要五個多月才有結論。

港台《頭條新聞》「驚方訊息」這一宗?速度驕人,二月中播出的節目,三個月就完成調查,趕得及新一季節目還未播完,腰斬「驚方訊息」環節,政府各部門與專政陣營協調咒罵一同出擊。政府機構幾時會有這種效率,就是總動員批鬥追殺時。

通訊局指節目污衊侮辱警隊,所引條文,原意是保護某些群體免受歧視,如因種族、年齡、殘障遭仇恨言論侮辱。早有加拿大案例指 (Corbiere v Canada),這些法律上受保護的群體,身分特徵大概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即是說,這些個人特徵是「不能改變」(immutable) 或只能承受巨大代價才能改變 (changeable only at unacceptable cost to personal identity),即是只保護因性別、種族、殘障等個人特徵而受的歧視。故這種影響言論自由的法規,不適用保護一種職業,更非保護警察免受「污衊侮辱」。

種種雙重標準,只能有一種解讀:警察是強權手臂的延伸,神聖不可侵犯,不能嬉笑、不能怒罵;但警察也很脆弱,雖然持槍露械,有巨額加班費,也要等同殘障人士與年幼弱小,受同等呵護,不能傷害他們的感情。

***   ***   ***

近年通訊局對   TVB 或無綫網絡電視重大違規裁決一覽,

20121月,間接宣傳,投訴成立,嚴重警告
20122月,廣告扮節目,投訴成立,警告。
20124月、5月,間接宣傳,投訴成立,嚴重警告及警告。
20135月,重覆違反間接宣傳的規定,投訴成立,被嚴重警告。
20138月,《東張西望》間接宣傳,投訴成立,警告。
20139月,劇集《戀愛季節》間接宣傳,投訴成立,嚴重警告。
201312月,劇集《衝上雲宵》植入式廣告,投訴成立,警告兼罰款十萬。
20141月,《愛回家》間接宣傳,投訴成立,嚴重警告。
201412月,月餅特約節目違規宣傳,投訴成立,罰款十萬。
20144月,電視劇《法外風雲》間接宣傳,投訴成立,嚴重警告。
20145月,《東張西望》講「電視牌照風雲」不持平,投訴成立,警告。
20161月,新聞報道立法會會議資料失實,投訴成立,警告。
20165月,台慶系列節目中,藝員盛裝食炸雞,間接宣傳,投訴成立,罰款十五萬。
20167月,《東張西望》間接宣傳,投訴成立,警告。
201611月,節目間接宣傳子公司服務,投訴成立,罰款二十萬。
20173月,台慶節目間接宣傳   OTT,投訴成立,兩次嚴重警告。
20186月,節目中宣傳大台網,投訴成立,嚴重警告,罰款三十萬。
20188月,無綫新聞報道   UGL 事件失實,投訴成立,警告。
20191月,無綫多個節目宣傳大台網,投訴成立,警告。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香港電台事件,相關文章:
[保衛香港電台] 一個推翻通訊局裁決的成功故事
記者不能被關進「認證」的雞籠

Friday, May 22, 2020

秘密警察登臨香港 23 年悠長假期告終



似乎,很多人還未明白香港將會發生什麼事。

是日,一個立法會主席跑出來,表態贊成立法會的權力被閹割。

剛剛,一個特區的行政長官跑出來,與一群底褲人,排排企「全力支持」中央的全面管治權,全面革掉特區的管治權。

[底褲人記者會。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要注意,人大決議案有兩件事要健全,一,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法律制度」,還有其「執行機制」。

先談「執行機制」,即是連香港警察也信不過,國安機關會「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執行機構,直接坐鎮指揮。

即是說,一個新的秘密警察總部、諜報中心、黨衛軍。

即是說,「強力部門」、「國安」、「國保」,不再是內地遙遠的傳說,而將會活生生總有一個喺左近。以後「銅鑼灣書店」事件再現時,「強力部門」不用再鬼鬼祟祟到香港誘拐綁架,可以明正言順拉人。

接下來,警隊一哥亦要撲出來,宣布擁護中央閹割警察的權力,贊成強力部門教警察做嘢。林鄭月娥說:「主要執法是香港機關」,明白,強力部門只會在背後指點,髒活當然由香港警察做,警察是   condom,我們一早知。

而香港司法機構,當然也信不過。到時有關「國家安全」「勾結外國勢力」案件由誰去審判?在香港審理,或是押送內地審?記住,是日記者會上,林鄭答問時說:細節還未知道。

國安機構在香港直接執法,代表香港與大陸區隔的專制防火牆崩潰,一國兩制謊言爆破;當年中英談判時,香港人最恐懼的專制已經臨門,23年悠長假期告終。

再談「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按全國人大決定,主要包括四方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及防範境外勢力干預。

你以為自己沒有鼓吹港獨、沒有表態支持自決、沒有用過火魔,沒有和外國勢力老友鬼鬼就可置身度外嗎?一大批選民選擇的立法會議員會被度身訂造   DQ,傳媒與各網上論壇亦可以被指「煽動」遭封網取締。

今天說只立法規管四項國安相關行為,但基本法後門一開,以後隨時排山倒海。看看黨國的國家安全法,包羅萬象,是一幕又一幕以「國家安全」之名濫權的奇觀。例如,第十五條「堅持共產黨領導」也是維護國家安全任務之一,根據條文,喊「結束一黨專政」必然違法(支聯會可以取締);第二十三條,弘揚中華文化、掌握意識形態主導權是國家安全(可以此指點老師);第二十五條,監控網絡信息是國家安全(可以此封網設防火牆取締傳媒);第二十七條,防範境外勢力干預宗教活動也是國家安全(天主教膽敢勾結梵蒂崗?)。以「國家安全」之名,可以黨管一切。

至於新法例對付「恐怖主義活動」,香港已有相應法例《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亦合乎國際標準,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黨國「反恐」概念,看看新疆模式:黨國說你恐怖,你就恐怖;黨國要你入集中營再教育,你要感恩。香港現有法例,遠不足夠。

林鄭說,新法例不會影響香港人「依法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一本基本法,被僭建的頁數已較正文為。黨國規則,以我為法,僭建的法律都是法律,我說法律就變成法律;一切都依法,一切就在依法中消失殆盡。

有人或質疑,「港版國安法」講明是「港版」,就不是「全國性法律」,根本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儍的嗎,現在誰跟你講法律?

此時此刻,沒有法律原則,只有濫權鎮壓。值得注意,將會納入附件三的「港版國安法」,相信為了方便即時在香港實行,會以普通法法律規範新編重寫,亦代表著大量律政群英與西環法律精英正在參與。

本人兩三年來,常介紹大家讀《論暴政》一書,這本書介紹了面對暴政的二十課;有網友慨嘆,這本書短時間內由預言變成現實。

有一課,我很少提,因為不想提,因為不需要太悲觀,不需要隨便強調endgame

每個人,是時候做好生理、心理、財政準備、及變亂中的生涯規劃。

《論暴政》一書第二十課,也是最後一課,這一課,只有兩句:

「如果我們之中沒有人準備為自由而死,那麼我們所有人會在暴政中滅亡。」


***   ***   ***

相關文章:

Thursday, May 21, 2020

記者不能被關進「認證」的雞籠

[立場新聞製圖]

先搞清楚,任何人都有權在大街與公眾場所上觀察、拍照,任何人都可以自組公民媒體,報道時政、關心社區。警察仇視記者,濫權枉法,不受制衡,乃專制手段;政府想以任何方法「認證」記者身分,限制採訪自由,是「真理部」的開端。

記者是要管的嗎?

香港沒有所謂「合法記者」或「非法記者」,因為沒有發牌制度、沒有「真理部」去管制言論或管束誰能當記者,若記者要被「認證」,等同篩選。公民採訪、記者工作,不容任何人主宰,更不容政府以「認證」與「維持秩序」為名去添置法律武器。小小一個限聚令都用來打壓異己限制集會,這個自稱已掌握「香港的真相」的政權,有權豈會不用盡。

不過,記者沒有合法非法之別,卻有「專業記者」與「不專業記者」之分。記者行業縱使沒有正規專業資格,卻有一套共同信念,履行職務時,要遵從公認的操守。

最近衝突現場多了學生記者、公民記者,穿得起寫著「記者」的反光背心,就要對得住記者的專業。

基本原則,大家都懂得講:採訪時要抽離,混亂中保持心境澄明,不加入個人情緒,不影響事態發展,事實與評論要分得清楚;同時亦應積極主動,探究事實,盡量呈現真象。近年守則新面向,要講「透明度」(transparency),盡量向讀者交代資料來源、採訪方式與過程、有錯要認、有新改動要列明;盡量交代未知元素、直播時講述鏡頭前看不到的事、提供背景資料。

最近有新興網絡媒體直播時,品評女警身裁,低品味、無關公眾利益,自毀公信力;不過公眾也要留神那些宣稱自己「百分百中立」但實質是權貴附庸的染紅媒體。一個記者是否專業,不在乎其所屬媒體、不在乎有沒有國家認證,不在乎有沒有讀過新聞學院,只在乎其行為與報道。

記者是要管嗎?要,但不須他律,靠自律,也由廣大市民去監管。做得好的媒體,請讚揚、請捐錢、多多支持;做得過分的、不專業的,請批評、喚醒全民警惕,不要讀、不點擊,就讓它自說自話、自生自滅。

還要念新聞傳播嗎?

記者不是一種傳統意義上的「專業」,不像醫生、律師、社工、工程師,當記者不用考牌,入行途徑多樣,也沒有正規的自我監管機制。既然在這個「人人都可以當記者」的年代,新聞記者沒有專業認證,甚至沒有專門的核心知識,為何還要讀新聞?

利申,本人讀新聞系、做記者、也教新聞;本人認為,尤其在這時代,讀新聞,就我所知,利遠遠大於弊。

時代本身,資訊科技瞬息萬變,許多專業正被自動化取代,學了的、要放下、要再學,不在乎專業資格,只在乎終身學習;這時代,要學習如何去學習 (learn to learn),也要學習如何「去學習」(learn to unlearn)

香港一地,政治形勢則日益險惡,許多專業正被叛徒吞噬,理想遭蠶蝕,無處是樂土。念新聞嘛,本來無一物,不執於「專業」,新聞教育,本來就是教人如何學習不熟悉的東西、學習面對轉變、學習頭腦清醒、學習分析批判,這正是時代需要的技能。

歷史學家哈拉瑞總結過,當今學府,不需太著重教授專業技法,因為變化太快,反而要著重訓練處身大變局中的生存技巧,學習自學。具體而言,就是四個C,批判思考 (critical thinking)、溝通技巧 (communication)、協作能力 (collaboration) 與創意思維 (creativity)

傳播教育,學習舉一反七、重分析、質疑、批判,正是   critical thinking;新聞系招牌上一般還有另一個字    communication,正是傳理,如何在不同環境下有效溝通、互通訊息、說好故事,都是重要技巧;今日世界,不能靠一人之力成事,兄弟爬山,也要互相協作,分工溝通;記者雖然不專於一業,但知識廣博,易碰撞連繫,才激發創意。念新聞,四種重要生存技能,齊全了。

做記者的,相信大部分人不會希罕所謂「專業」光環或「認證」資格,因為採訪自由更要緊。天大地大,記者不能被關進「認證」的雞籠。

***   ***   ***

相關文章:


Wednesday, May 20, 2020

[保衛香港電台] 一個推翻通訊局裁決的成功故事

[立場新聞製圖]

通訊局宣判,「警告」《頭條新聞》辱警三宗罪,可有辦法推翻?

以下是一個司法覆核的成功故事,推翻通訊局前身廣管局的裁決,並由夏正民法官澄清及奠定了所謂「持平」或「平衡」的意義,令一眾廣播媒體工作者去除疑慮,放心工作。

事緣於2006年,爭議節目是香港電台《鏗鏘集》一集〈同志戀人〉。紀錄片講述兩對同志戀人的故事,事後被投訴,指人物訪問「一面倒」、只有贊成同性婚姻的意見,缺乏「不同意見」,表達偏頗。當年的廣播事務管理局裁定投訴成立,向香港電台發出「強烈勸喻」。

裁決一出,公眾嘩然,人物專訪類的紀錄片也要平衡報道?訪問完「同志戀人」,就要訪問「異性戀人」來平衡一番?有人贊成同性婚姻,就要找人來反對同性婚姻,才代表不偏頗、客觀持平?那麼,訪問完好人,是否要找一個壞人來訪問?訪問完李嘉誠,是否要找一個麥難民?講完「希望」,是否要談一談「絕望」?

要推翻判決,大概只有一途,就是司法覆核,但司法覆核只能由相關人士提出。要香港電台以政府部門之身,司法覆核其監管機構,似乎不甚可行;但勇士出現了,〈同志戀人〉其中一位被訪者曹文傑小曹挺身,提出司法覆核。

「曹文傑訴廣播事務管理局」遂成為傳媒運作監管的重要案例。

法官夏正民謂,並非報道所有公共事務,都要講述兩方面意見 (both sides of the story),他在判辭中詰問:「難道報道對抗禽流感和兒童奴工問題,都要正反意見?」他認為,所謂「不偏不倚」(impartial),雖然包涵「平衡」的概念,更重要是公平處理 (fair),這更是製作紀錄片的要旨。

夏正民法官認為,節目雖然只有同性戀者的聲音,但沒有鼓吹同性婚姻,只是「展現人的處境」(a study of human condition),忠實地記錄人的恐懼、苦難與盼望。夏正民判決,節目沒有違反守則,頒布「移審令」,推翻廣管局裁決。

判例確立了「適切地持平」(due impartiality) 的意涵,不硬性規定正反意見同等篇幅,不要求取態絕對中立。

當年的司法覆核成功案例,今天能夠複製嗎?

恐怕不容易,現時守則中的節目分類,有新聞、時事節目、個人意見節目,卻沒有「戲仿諷刺」類節目,以新聞標準要求諷刺類節目合規,自然動輒得咎;也得看法官是否開明、是否能接納此等諷刺批評的言談屬言論自由的保障範疇。

也恐怕,這時代,沒多少人敢當馬前卒提出司法覆核;恐怕今天法庭裏沒多少個開明的夏正民;恐怕打得贏一宗,無窮無盡的打壓陸續有來。

請看看這幾天來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商經局局長邱騰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惡形惡相,目中無人;得主子令箭,有野心者鬥左、鬥忠誠,惟恐落後形勢。香港的黃昏,群魔亂舞。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