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20

香港口罩之亂:澳門如何做得到

[立場新聞製圖]



香港人寒風中通宵排隊,幾百人等待一盒買不到的口罩;建制派能人異士,教人清蒸口罩再次享用;記者問高官有幾多口罩存貨,無人答得到。不禁要問,香港人係咪癲咗,政府是否在發瘟?

旅居香港的外國朋友告訴我,走遍港島找不到口罩,她人生路不熟,只用剩兩個;我匆匆點算家中存貨,珍而重之數了二十個,親自送貨。想不到香港會發生這種事,每個人在張羅口罩,一個一個數算珍藏,過年至愛親朋問候語:你夠不夠口罩?

而政府繼續在發夢。

這一回,香港人對澳門政府刮目相看,澳門政府一早備有大量存貨,迅速在全澳門五十多家藥房及各健康中心限量出售,每人限買十個,售價八元十個,雖然有時要排隊輪候,但人人安心,毋須鼓噪火滾。香港人奇怪,澳門政府如何做得到?如何確保無人重複購買?為何如此有效率?

在澳門數天,耳聞目睹,大致有如下原因:

1.      澳門藥房有電腦聯網
大家會奇怪,政府售口罩,如何保證一個人買完不會跑到第二家藥房又買?原因是要用身分證登記,各藥房電腦系統有聯網,可以即時得知誰人買了,不能再買口罩。有這套系統,派口罩的行政程序就簡單得多,而且能保證公平。

這套系統並非新建立,因為一直以來,澳門的政府醫療系統有類似「醫藥分家」做法,醫院及政府醫生的處方藥物,部分要市民自行到藥房購買,故大部分有規模的藥房皆與政府有聯網系統,只需加裝簡單軟件,誰人買了口罩,一目了然,管理容易。這點香港做不到。

2.      澳門政府一早有準備,並公開資訊

早於一月初,澳門已出現市民搶購口罩的消息,政府掌握口罩缺貨的情況,並開始搜購口罩,早著先機,當疫情急轉直下,新年假期前已備足夠存貨,可以開倉賣罩,並由於有電腦聯網,可以在各區五十多個藥房售賣,方便市民。政府每隔一兩天就公布存貨數量、售賣及採購情況,政府還利用既有的藥房電腦聯網,網上公布各藥房售賣點的即時口罩數量,市民隨時可以查,見到處處都有口罩,市民安心,不會擔憂缺貨,不須囤積,自然亦不需天寒地凍急著排隊。政府不免費派,十個口罩賣八元,售價合理,亦能避免市民濫用。

3.      賀一誠新特首上任三把火

新任特首賀一誠是愛國紅底商人,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江湖地位政治能量高,故能與珠海政府直接協商邊境管理「聯防」措施,能叫得動鍾南山每天談疫情。賀一誠本人強調數字管理,與官員開會,會不停問數字,澳門各級官員對口罩存量、湖北遊客人數、病毒試劑存量多少,全部掌握在手,記者問題都能答得到,相信同新特首的鞭策有關。

相對特區高官,無人答到香港政府有多少口罩,無人知道在港湖北人具體數字,亦答不到病毒試劑剩下多少,採購口罩又錯失先機,第一把手林鄭在關鍵時刻誓要留在瑞士搞公關騷抹黑示威。香港群官在民情洶湧疫症蔓延時的應對,失場、失信、失先機,確實比了下去。

***   ***   ***

相關文章:
林鄭完美示範:如何用口罩擦鞋

找錯處:政府喉舌一圖三誤導


一睇政府這張圖,我就覺得肉痛,我交的稅,我交的稅,究竟政府請來什麼人?你們收幾多人工?

找錯處:一個 pie chart,最少有三個錯誤或誤導的地方。

找到的話,恭喜你,你就明白自己的稅如何枉花了。

往好處想,我要慶幸,以後講   fact check,又多一個好教材。


大家找錯處之時,先講些背景資料。

這個政府新的喉舌平台,專搞快速應對,澄清謠言,很好,地球需要你。不過,當你出文批評別人邏輯混亂、魚目混珠,自己就千萬不要邏輯混亂、魚目混珠,否則就變成一個大笑話,影響你自己「查核事實」的聲譽,倒自己米,損自己公信力(如果有的話)。

不過,我們早已見怪不怪,這個政府,就是找些不懂   fact check 的人去   fact check,不懂閱讀數據的人去解釋數據,不懂管治的人去喬裝管治,你能期望什麼?

又有好多人錯以為,政府講的就是事實 (government-fact as fact),以為 fact check 只需要 check 政府講法就是 fact,大錯特錯。這個圖就說明了,政府的所謂 'fact check',可以好離譜。

好了,開估。

事緣網民質疑林鄭宣布「局部封關」作用不大,梁啟智撰文,以農曆年各出入境管制站旅客數據看,「局部封關」的關口,只佔總內地旅客數目11%政府添馬台出圖反駁梁啟智反駁沈旭暉平台亦詳列四點反駁政府講法

我為人懶惰,不如梁啟智出心出力挖掘數據製圖說明,我不談具體數字是否準確,不須考據,只說那些一眼就知你錯的原則與定義問題:

錯處一:識唔識乜嘢係 pie chart?最最基本的概念,你把「數據」炒埋一碟(其實都不算「數據」,只是林鄭隨口講的粗略數字),最少那些元素都是同一類別的東西。我就當你在圖中的解說「停止個人遊」與「停止赴港旅行團」屬「內地旅客簽注方式」,但「減少跨境交通」之數據涉「內地旅客入境口岸」;「簽注方式」和「入境口岸」根本是兩回事,怎可以放在同一個   pie chart 中比對?

舉例,你是一家生果店的老闆,你說,今天店裡的水果,50% 是橙全賣出、20% 是蘋果,也賣出了、剩下   20% 雪梨無人買,餘下10% 的生果是從菓欄入貨的……無厘頭一堆數字,你其實知唔知自己講緊乜?

相對而言,另一件是小事,pie chart 的百分比,加起來必定是   100%,未見過一個   pie chart 有「負數」,現在加起來是「-60%」,這是什麼意思,雖然同情地理解,也可以大致明白;但也同時明白了,製圖者邏輯混亂,pie chart 最基本原理都搞錯,中學生數學堂都有教。

錯處(或誤導)二:政府謂內地會停止個人遊簽注,但簽注是一簽多行的,沒有新簽注,仍然可以有很多自由行旅客,所以將會減少的自由行旅客,沒有圖中所言的   50%,這叫魚目混珠。

錯處(或誤導)三:政府謂停止赴港旅行團令旅客減少   20%,首先,所有出入境旅行團早前已由大陸方主動停辦,與林鄭吹噓的德政無關;此外,旅遊業界不是說,因為反送中運動,內地旅行團數目在嗎,由零減到零,又是政府功德?你吹噓什麼?這又是魚目混珠。

政府聘請了一群連數據基本概念都未搞得清的人,去做   fact check,真係祝你好運。

或者,我寧願相信,這群負責的   information officer 都好無辜,政府的政策本來就沒有理念,上級說要「用事實說理」,但下屬苦於根本無理可據,只能苟合數字,虛應故事。另一難處,則是政府朝令夕改,例如內地肺炎病者不需收費一事,,政府竟然一天後推翻自己,真係情何以堪。

或者,我更願意相信,搞這個平台的人,都是無間道,收了酬金,親自以打假之名,自己發放誤導訊息,摧毀政府公信力,以林鄭團隊驚人之凝聚力,相信有很多義士潛伏於團隊之內,多謝晒。

***   ***   ***

相關文章:



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瘟疫蔓延時 20 種回憶




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當年的新聞,就變成今天的回憶。

重看TVB製作的《2003年香港大事回顧》,一半篇幅記沙士疫情。不幸地,歷史又再重複,人禍越演越烈,悲劇以十倍起跳。

這一集的編輯是岑應,本人是監製,監製職責主要是校對錯字。

這年的大事回顧,與別不同。

從一開始,我們重視庶民的經歷與感受;「大事」,不是高官說了什麼   soundbite 就叫大事,普通市民十年後、二十年後仍然不能忘懷的,才是大事。高官們什麼慷慨激昂的陳情,什麼重要的政策宣示,很多只是過眼雲煙,都只是歷史註腳。

是年《大事回顧》,有故事性,有起承轉合,但不跟時序;鋪陳歷史事實之餘,亦重情,重小人物的生活。畢竟,生離死別、喜怒哀樂,都是人的故事,都是香港人的故事。

製作「大事回顧」,我們不曾掩飾自己的取態,我只會介意,這種取態是否接近真實,是否接近香港人的回憶,是否能夠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想不到,2003年的一切,我們有生之年,要再次面對。



以下文字,是《2003年大事回顧》節目內,本應封塵的回憶,舊事新說。
[括號內數字為片段之時間]

1.      當命運選擇你,在生死別離時
[01:44 無名電台聽眾:「佢話,老公,我透唔到氣,我好辛苦,可唔可以搵人來救我?」]

就當你看得開,病,無所謂,死,亦毋懼,但瘟疫蔓延時,病者要隔離,最無助之時,至愛親朋不能在身邊,你就在醫院孤獨掙扎……所以,當身邊朋友冷天不肯穿衣,上街不肯戴口罩,請告訴他們,若你現時入了醫院,無人探病、無人送湯水,而且,醫院是現時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一時著涼,觸發其他毛病入醫院,無病染病,有病攞命。

這位聽眾,太太在醫院隔離,生死關頭,但親人不能探病,打電話到電台哀鳴,聞者心酸。香港人今天為何如此緊張,因為我們經歷過。

2.      曾經那年,護士抱著木蘭從軍的心情去上班
[2:18 醫護:「我唔知要忍到幾時,有幾多同事死先至夠……]

我們經歷過,你今天上班,不知能否下班,當值後要隔離,親友不得見;甚至,出門上班時,不知是否最後一餐年夜飯,不知是否最後一次見家人。「專業」二字很奇怪,它令人緊守崗位奮不顧身;也因為專業二字,很多人被道德勒索。醫護每天上戰場,記者勇闖武漢豁出去,請起立致敬。

3.      從此以後,人們每年把車公靈簽,驗屍咁驗。
[2:40前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這支簽是下簽,即是說,我們已到谷底,不可以再衰。」]

佩服何志平,抽到下簽仍然滿有信心,然後一語成讖。那些年,亞洲金融風暴復又科網泡沫爆破觸發樓價大跌滿街負家產。你以為跌到谷底,誰知低處未算低,地獄有多種層次,更不知17年後歷史在重演,林鄭之亂半年,你以為世界崩裂,原來只是前奏。那年的何志平,一個眼科名醫,出入中南海,退下來後繼續為黨國服務,一帶一路國際線,銀彈私通非洲政要,遭美帝盯上。今天瘟疫重臨,他被隔絕於病毒隔絕了塵世的浮華。在美國身陷囹圄,他的偉大祖國不發一言;何志平教懂了香港人,什麼叫   condom

4.      空穴來風,災難將臨
[2:48 旁白:有傳言說,廣東爆發怪病,沖板藍根及煲醋可以預防]

瘟疫中,每個人要保命,超市貨架上最不需要的東西是   condom2003年的搶購潮,記憶中沒有口罩;我沒有想過,幾個月前的網絡直播,上千香港人在各區商場叫口號唱《榮光》,今天,網絡直播上千香港人在各區商場排隊買口罩。那年煲的醋,預示災難將臨,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最大的恐懼,是因為凝視暗黑洞穴,卻不知其底蘊。



5.      最大的恐懼,是你不知自己恐懼什麼
[3:26 高官們:「不知是什麼菌。」「不知道潛伏期。」「我不是神仙」]

都是一個謎。最初,不知致病原是細菌還是病毒,不知道什麼途徑傳播,不知道潛伏期多長,不知道有沒有第二波第三波爆發。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敵人潛藏在不知名的暗角。我們曾經以為,整個城市會一同滅亡,我們都知道,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全球死了幾千萬人。人們說,現在科學昌明啊,但不要忘記,現在昌明得高鐵打通全國,每一個機場都號稱國際交通樞紐,厲害了我的國,國民足迹遍布全球角落。

6.      我們得益於全球化,也將死於全球化
[4:12 旁白:病毒四方八面擴散,一批旅客在九龍一間酒店感染後,將病毒帶返自己國家。]

高鐵直插香港市中心很方便,病毒直插香港市中心也很方便;2003年病毒由香港散播全世界,證明了香港果然是國際航空樞紐,今次地位不保,病毒從武漢、廣州、上海、北京,直送外國,內地急起直追,交通基建令人瞠目結舌,雄霸地球,震撼第三世界人民的心,也確證香港的交通樞紐的地位已經漸漸失去優勢。病毒搭上全球化交通網絡,和人一起頻繁交往,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但總找到方法恥笑人類的狂妄。

7.      自豪啊,連世界衛生組織都收買了
[4:30 旁白:世衛發出旅遊警告,遊客止步,三分一航班取消]

噢,原來是這樣。當年香港疫情嚴峻,世界衛生組織發出旅遊警告,果斷直接。你看今天世衛,中國確診數字直線上升超越沙士、醫療體系快崩潰之時,那位埃塞俄比亞籍總幹事和習近平笑騎騎握手。世衛在中國代表、香港抗疫「專家」陳馮富珍主政的十年,食錯了幾多藥,收伏了多少第三世界國家,才會誤信大國的防疫措拖,才會對隱瞞疫情視而不見。


8.      如果這是人性的醜惡,不如說這是人的本性
[5:35 屋邨居民很緊張:「這樣搞下去,是否想全香港暴動?」]

人性,沒可能隱瞞,我們看見了,我們聽見了。各地封城自保,上海人歧視武漢人、河北小村居民堵路擋住求生的湖北人、武漢人繼續旅遊玩樂播毒、陌生人吵架會互往對方臉上吐口水、「我活不下去你也休想活」。當人們富足時,我們展露優雅發揚人性光輝;生死攸關時,求生本能大爆發,不要說此等自保行為冇人性,這些才是人性,自私自利才是永恆,每個人都先顧自己先顧家人,國家民族大團結愛國愛黨,親,這都是說說笑;瘟疫蔓延時,愛自己愛家人才是美德。

9.      董太只是走前了17
[5:46 董太:千祈、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

那時候,人們罵董太,她一身防護裝備太驚人;那時候,人們罵董建華,後來換了曾蔭權又換來梁振英,有人懷念董建華;人們以為689最乞人憎,中央送你一個777黑天娥。睇片,我驚覺,原來「重要事要講三次」的原則,董太是先鋒;原來,當年政府及紅十字會有教人防疫,政府宣傳開稀漂白水1:99洗擦家居,口號深入民心。今年,政府上下,連叫人戴口罩也不敢,防疫還緊張「政治正確」四個字、777開記者會不忘表忠,「得中央批准」掛在口邊。十七年來目睹良治衰落,人們連買個口罩都要排隊,有點悲情,其實這叫淪落,2020這群高官,你能期望什麼。


10.  他們目睹,鄰居一個一個倒下
[7:06 淘大居民:死城一樣,從心裡震出來;旁白:淘大花園,三百多人感染,四十二人死亡。]

悲情社區,莫過於淘大花園,試想想,有一天,你目睹鄰居一個一個倒下,病毒潛藏你家,如何傳播仍然是一個謎,是大便、空氣系統、氣井,污水井,污水系統、電梯按鈕?我們用口罩隔絕四方,以眼神交換猜疑,朋友之間不敢信任不敢接觸;我們對前路失去信心,淘大花園跌價至低於一百萬,無人敢接貨,證明香港人失常,因為我們以為城市快將毀滅,幾萬人、也許幾十萬人將要倒下,空氣中散播著悲情,我們無人倖免。被隔離的人呼喊:「不要給我白方包。」生死關頭中,我們對生活還有要求,也要求得一點尊嚴;圍城之中我們明白自由的可貴、生命的重量。

11.  那一年,就算謠言也是溫柔的
[9:22旁白:四月一日愚人節,有人在網上散播謠言,說政府會宣布香港成為疫埠。]

當年的香港人還很純真,一個接近事實的謠言,會引起搶購恐慌。沒有「疫埠」之名,其實有「疫埠」之實,況且假消息竟選擇愚人節去開玩笑,簡直是有理有節的謠言。這些年來,謠言的演化速度比病毒要強,愚蠢的人沒有少過,假消息工廠開動覓食,人們的輕信化成點擊,化成金錢,社會上下失信;科技進步,人從來沒有進步過。我懷念,那種連謠言都溫柔的日子。

12.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會想起我
[10:25 張國榮之死。旁白:「危難中的香港,更添一分傷感」]

失去時,我們才懂得珍惜,當你見到星河燦爛,求你心中記住我。那是四月一日愚人節,淘大災難已經是魔幻現實,電視新聞走馬燈說張國榮墮樓死亡;那一刻,人們說寫錯吧是愚人節謊言吧,不會,各個電視台都報道,不會假了。危城一日,香港人倒下,淘大失陷巨星隕落,一切都很陌生,然後還會發生什麼事?

13.  醫管局高層倒下,恐慌的泉源
[12:21 旁白:醫管局行政總監何兆煒、新界東聯網總監馮康,相繼染病。]

淘大陷落,醫院失守,連番小型爆發,連不在前線,理應保護最周全的醫管局高層都染病,訊息很清晰:失控了。醫院是病毒溫床,三百多醫護染病,佔兩成。然後董建華繼續婆婆媽媽說:「一個人都唔可以畀佢死~~~~

14.  我們要記住他們,一個、一個,好好記住
[13:52 喪禮上的公眾:「天無眼,她只是三十多歲,讀咁多書…」]

七名醫護殉職。對逝者,我們能做什麼,就只有懷念、感激。2003年的回顧,能為逝者做什麼,我們只能把他們的名字,好好列出,永誌不忘,我們要讓後世都知道,人民不會忘記:劉永佳、謝婉雯、鄧香美、王庚娣、劉錦蓉、張錫憲、鄭夏恩,他們是醫生、護士、病房服務員,他們堅守抗疫前線,直到付出自己的生命。天地不仁,天無眼,從來如是;我記得,在剪片室第一次見到導演剪輯的這一段,整整一分鐘,我透不過氣,他們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別人的生命,生者,請好好活下去。


15.   被歧視遭詛咒,香港人都嘗過了
[15:27 旁白:多個國家及內地省市,要隔離入境的香港人。]

然而,瘟疫在蔓延,當每個人都想活下去,結論就只能是無所不用其極去自保。那些時,全世界視香港如畏途,視香港人有如麻風病人,生人勿近,是outcast。一個香港的台灣旅行團,在台灣強制隔離被困,香港人承受屈辱,你能埋怨誰,每個外人都覺得你香港人是會移動的病毒城堡,每個香港人都覺得自己無辜,不明白香港為何走到這悲哀一步,亦不知止境。今天,輪到武漢人遭拒諸門外,你說同是中國人都是同胞乜乜乜,大難臨頭各自飛才是硬道理。不要天真,我們都見過了。

16.  瘟疫到,宜登高,我們還有郊野
[17:44 改變不了現實,只好改變自己的心情]

你知道嗎?生命的適應能力很驚人,就正如當催淚彈與警察暴力有如八達通嘟一聲般平常,你躲不過就與它共存,不是什麼詫異的一回事。口罩戴得太多,停課太久,屈在家中會發狂,香港人開始懂得苦中作樂,我夠膽說香港人是在2003年開始重新發現郊野公園。趁你還可以,除罩,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那邊,沒有武漢肺炎也沒有官狀病毒。


17.  當你聽到 We Shall Overcome也會感動
[18:00 歌高一曲We shall overcome]

病情可控了,穩住陣腳了。為什麼唱一首《We Shall Overcome》也會催淚?因為得來不易,因為否極泰來,終於等到這一天。香港人唱的是《We Shall Overcome》,我們從來不會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18.  那個默默站在一旁的婆婆,一句KO董建華
[1913 淘大花園長者:「佢做事唔得呀,要炒魷!死幾多人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淒涼……」]

這位長者,她說自己不懂說話,但真情流露:「死幾多人你知唔知,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我哋幾淒涼呀……」疫區除名了,特首董建華才第一次到重災區淘大花園巡視,他笑笑口,準備做一場公關騷,TVB 記者訪問了一位街坊,她幾句話,道出了香港人的心聲,傳頌一時。董建華以為疫情過去,一切回復正常,但公關騷被篤爆,董建華以為有安樂日子過,另一場風暴又來。七月一日五十萬人上街,混雜了市民對沙士疫情的怒氣,又豈只是基本法23條的問題。

19.  當一個時代要放棄你,你只能革掉時代的命
[21:25: 董建華:「若你們不擁抱這個時代,時代會放棄你們。」]

說這句話的時候,老董不知道自己不足兩年後就首先因眾所周知的腳痛問題被時代放棄。重聽老董這句話,我忽然想起,若時代真的要離棄你,要放棄一代兩代幾代人,人總不能坐以待斃。當時代要放棄一群人,這群人只有一個選擇,就是首先要革掉時代的命;掌權的一群人,自以為掌握著時代,輕言放棄你一群沒有stake的廢人,這就是時代革命的起源。


20.  最後,請看一眼我們的香港
[40:50風波平息後,平凡的維港燈飾]

盛世的紛亂中,請抓緊生命的喜悅。幸福從來不是必然,黑天鵝隨時降臨,轉眼一場空。《2003年大事回顧》最後幾鏡夜色,難得平淡,看我們的香港,一絲聳動湧上心頭。

***   ***   ***

相關文章:

Monday, January 27, 2020

照肺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製圖]
道理其實很簡單,假設你懷疑自己感染了武漢肺炎,去醫院照肺,你一邊的肺花白了,醫生告訴你壞消息,你會否咒罵醫生:為什麼專挑壞消息來講?為什麼你不讚賞一下我完好的一邊肺,為什麼不只講好消息鼓舞人心?

抱著這種心態,如果你是一個普通人,你會肺炎死;如果你是一個領導人,你禍國殃民。

這個比喻,載於龍應台的成名作《野火集》,當時人們質問龍應台,寫文章為什麼都是罵政府?

「……立即招來質問:為什麼只寫壞的?光明面為什麼不寫?人民很勤奮呀,政府很努力呀,社會很安定呀!為什麼一面倒?是"別有用心"嗎?  不錯,我是"別有用心",像一個病理學家一樣的別有用心。病理學家把帶菌的切片在顯微鏡下分析、研究,然後告訴你個肺如何如何的腐爛;你不會說:"奇怪,怎麼只談我壞的半邊肺?怎麼不誇--誇那好的一半?」  那麼,為什麼要求社會病理學家談"光明面"?」

新聞行業,就是一種「社會警報系統」,等同火警警鐘,你把系統關了,請準備星火燎原;你把傳媒之口封死了,就請等待一場世紀瘟疫。

內地報人程益中曾說過:

「這聽起來很荒唐、很不可思議,都二十一世紀了,嘴巴只有吃飯的自由,沒有說話的自由,但這卻是我國大陸的現實,將來總有一天我們會對此感到不堪回首。」

今天,由湖北省到中央到總攬全國大小事務的習近平,「不堪回首」了沒有,恐怕還未。

不堪回首,一月十二日至十七日湖北省開人大會議,官狀病毒識時務,因應重大會議,暫停傳播,新聞公告沒有新增個案,「大會在雄壯的國歌聲中閉幕」,病毒才敢發惡。

如果,那幾天,黨國精英們願意面對現實,難得一年一度聚首一堂,飲茶灌水時,可以認真商討抗疫大計?也許,武漢人再不用如此驚惶失措,慌忙逃難?

如果,省政府早兩三星期,鄭重提出警告,全國人民由於永遠「相信國家相信黨」,最少早些儲備口罩,出街注意衛生,也許,不會落得如此田地?

如果,新聞媒體有一丁點自由,放手給記者跟進報道,也許,傳媒監督力就會令官員不敢怠慢,一早就能隔絕病毒源頭,把傷害減至最低?

沒有如果,抗疫的黃金時間,就在訊息封鎖下,白白消失;一場人禍,大爆發。

慘痛教訓早於六十年前,上一個庚子年已經試過,連續三年大饑荒,不正常死亡人數3600萬人,是人類歷史非戰爭時期的最嚴重人道災難。新華社前高級記者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用了一千頁史料去說明,當年大饑荒,不是天災,完全是人禍,其中一個原因,是毛澤東推行冒進的人民公社及大躍進後,整個社會缺乏糾錯機制:

「在極權制度下,最高統治者壟斷了一切信息,控制了一切輿論。他主觀上想控制百姓的耳目,客觀上也就封鎖了自己的耳目。」

楊繼繩翻查各省氣候資料,雨量正常,沒有旱災;他說,中國雨季受季候風影響,冷暖氣交鋒地方南北遊走,就算一地乾旱,另一省分必有雨水,就算有天災,若然各省市有溝通,下情能上達,中央有協調,必能調配糧食物資救災。

上一個庚子年,即1960年,是大饑荒死人最多的一年,楊繼繩寫道:「國家還有數百億斤糧食庫存,沒有大規模開倉救人。拿出一半存糧救人,也不會餓死人。」

沒有開倉派米,因為地方政府為了迎合上意,瞞報謊報;安坐北京禁宮的謀臣,就算隱隱覺得事情不妥,亦不敢驚動皇上,災難遂不可收拾。

楊繼繩在書中引述前中共中央宣傳部長朱厚澤曾的話:

「你站在北京天壇圜丘的園心大喊一聲,一會兒回音從四面傳來。你聽到的聲音還是你自己的聲音。天壇這地方就象徵我們的政治體制,在這種體制下,最高統治者聽到的聲音都是自己的回聲。他發出什麼信息,下面就會送來同類的聲音,他不可能聽到與他意志不一致的聲音。」

你以為,紙包不住火,危難關頭,內地記者們終於找到一線窗,追查真相,監督政府嗎?還沒有,很多敢言的報道,還是遭壓下去;很多平台,仍在清剿抗疫訊息。醫護深陷其中,有冤無路訴,十四億人,還是只有一個鍾南山。

這個世界,不會有聖人,也沒有明君;若獨掌權力,不受監督,獨裁者會腐化,是千古不變的道理。一人獨裁的體制下,抗疫手段舉棋不定再三猶豫,共產黨引以為傲的龐大組織力似乎動員不了;災禍過巨,往日「把白事當紅事辦」的手法亦已無效;掩飾隱瞞之後,迎來信譽破產,謊言治國亦被尋常百姓看穿。

那些高呼「新聞自由是西方荼毒」「中國不來這一套」的人,看不見自己的愚昩、聽不到湖北人的哀號。裝睡的人從來叫不醒,2003年的一次教訓,你不願去學懂,歷史在重演,唔見棺材唔流眼淚,現在一切已回不去。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