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9, 2019

有一個反送中全民共識,也許可歸功香港記者

[圖片:民間人權陣線]
苦等四年,李文足與丈夫王全璋終於能在監獄會面,過程令人心酸,強國盛世的人間悲劇。

維權人士被抓,律師全線陷獄,家人不得相見,法庭秘密審訊,西環法律精英們裝作看不見,盛讚內地司法進步,誓要與其接軌。

香港的反送中風暴,民間怒吼大爆發,很多人或許會感到全屬意料之外,紛紛探究因由。最近同一位律師談到這問題,反送中風暴的直接導火線有很多,但歸根究柢,政治立場處於不同光譜的香港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全民共識:對中國司法體系完全不信任。

這位律師朋友認為,平民百姓不會很了解中國司法,他們的認識來自香港傳媒,來自香港記者們長年以來鍥而不捨地報道中國司法的黑暗。

本人出身記者,不敢大吹大擂香港傳媒有多重要,但平心而論,這位律師的說法有其道理。香港大部分傳媒,二十多年來均不畏打壓,追訪日新月異的司法不公,內地司法系統各種知法犯法的行徑,沒有法律就創造法律,違法幽禁,強逼電視認罪,只需鋪陳事實,任何人都會深深明白其荒謬。

回看幾代香港記者的努力,從毒奶粉案、疫苗事件、劉曉波劉霞案、艾未未案、譚作人案、黑監獄案、宗教壓逼、弱勢上訪者有冤無路訴、勇士律師以雞蛋撼高牆;慢慢地,律師被抓、報道律師被抓的內地記者也被抓,遊走被逼害人士身邊繼續採訪的,只剩下香港記者,和少數外國記者的身影。

監察政府,是記者天職。既然內地同業已遭滅聲,剩下香港孤軍,香港記者不做,誰做?

[李文足探監後受訪,只見香港傳媒的咪牌。有線新聞撮圖。]
同理,香港警察612以不成比例的武力追擊示威者,警察開槍射頭,亂放催淚彈,示威者倒地不反抗仍然繼續打,都在記者鏡頭下一一呈現。如果警隊光明磊落,為何害怕獨立調查?

強權把「尊嚴」的假面具當作惡行的遮醜布,他們最害怕真相,痛恨敢於說真話的人。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早前發表長文研判事件,形容政府自製完美風暴,管治危機出現的背景,乃因為香港是一個「半民主」的「軟威權」制度,但同時擁有公民自由與民間社會蓬勃發展。

陳弘毅沒有分析如何解開這死結。對專制政權而言,給你全面民主等如被奪權,絕不會放手;政權認受性問題解決不了,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解決公民自由與民間社會。

G20 峰會將過,再加七一過後,強權將會把遮醜布除下,大報復又來。除了「暴徒」大搜捕,首當其衝要加緊操控的,必然有各大小傳媒的一份。

火熱的香港六月過去,寒冬不會遠,示威在大街,抗命在日常;命運戰車剛開動,請繼續為你所欣賞的傳媒添柴添火,讓記者們發光發熱。自由的微光,每個人都請珍惜;真相,就是平民百姓保護自己的利器。

***   ***   ***

相關文章:

Monday, June 24, 2019

你身邊有沒有一個林鄭?

[立場新聞製圖]

林鄭月娥是特區時代的人版,請留意你身邊,總有一個喺左近。

林鄭月娥這種人,不是一個壞咗的人,他非常勤力、盡責,也有能力;同時絕對服從上級之命。

他勤於工作,直至廢寢忘餐,徹夜不睡;他盡責,盡的是上級所訂之責,忠誠如狗,為主人所愛;他有能力,但能力只限於年年考第一,代表著他擅長在既有體制中安頓,迎合遊戲規則。

由於太勤奮,旁人於他眼中皆屬懶蟲,生產力低落,必須嚴管,以至同輩與下屬,皆被他罵得狗血淋頭;由於太盡責,他視上司之命為聖訓,叫一做十,自動請纓,變本加厲,上司一句讚譽,他心花怒放,喜上眉梢,如烚熟狗頭。長年累月如是,練成一種見高就拜見低就踩的性格。

因為自信,所以橫蠻,看不起上級以外的所有人;也因為擅於迎合規則,所以不懂創新,只會因循。這種人,缺乏創意,亦沒有領導才能,得罪人多稱呼人少,沒有感召力沒有親和力,不能connect身邊同袍,能人異士或冷眼旁觀,或避之則吉,不會真心為這種人做事;也由於朋友少,應變能力低,很多時一生只能打一份工,升職不算很快。正常社會中,他頂多是一個中高層管理員。

像林鄭這種人,能在特區時代升上高位,是香港特區的風土病。特區時代的森林規律,物競天擇,服從者生存;想活得好,最緊要聽命,最避忌行差踏錯踩過界。這種人,為聰明人所不齒,他們沒有真心同行的朋友,所謂自己友都是滿肚密圈反轉就係屎,於是只能靠自己勤力補救,事無大小親力親為。旁人看在眼內,自然由得你死。

這種人,永不言退,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傀儡,去留不可自決,命運不能自主。

這種人,也不能退,因為從來沒有工作以外的生活,人生乏味,缺乏興趣,工作是他的所有;也因為只懂工作,他犧牲了家人,並且引以為榮;也因為狗眼看人低,他得罪身邊所有人,他已沒有一個朋友。

他的生活只剩下工作,他的滿足感只來自權力的讚許;他不能退,因為一退,他將會連僅有的東西都失去。

他退無死所。

***   ***   ***

相關文章:

Sunday, June 23, 2019

威權臨門,如何面對這個時代?



威權臨門,人在關鍵時刻,如何面對這個時代?選擇良知、忠於自己,還是選擇奉迎權勢、出賣人格?

近日,我們觀賞到一眾香港奇葩的變臉神技,神車手頭搖又尾擺飄移境界,政壇健將轉體翻騰三周半直插糞坑然後站起來強裝鎮定。眼前有兩條隊,時代要你選擇,很多人徬徨不知所措,擔心站錯隊,開始精神錯亂。

想起電影《無主之作》,觀影後感,我記得兩個有關「歸邊」的人物故事。

人已到了抉擇現場,一念就是一生。而當時他們並不知道。

《無主之作》導演野心很大,以一個神級藝術家的真實故事作原型,訴說德國大歷史,從納粹到戰敗重建到東德共產主義世界,側寫德國於時代轉折的「精神傳記」。

主人翁的父親是一位老師,看似屬於政治冷感一類,不太理政治,以為政治也不會理他;家人叫他加入納粹黨,生活方便一點,他無可無不可就入黨,安居樂業蛇齋餅糉;這家人也夠儍的,主角的年輕阿姨獨立特行,家人不認識政治到一個地步,帶阿姨去診治,卻沒有意識到納粹德國奉行優生學,阿姨被診斷為精神病,最後被送去納粹的毒氣室。納粹戰敗後,換了新天,父親納粹黨員身分成為抹不掉的負累;他想當教師,但學校因為他加入過納粹黨,不予聘用。父親在面試時問:但那時大部分人都是納粹黨員啊!學校負責人反問:為什麼我們願意把孩子交給納粹黨員教育?父親鬱鬱不得志,結局淒涼。

電影的大反派是主角的岳父,婦產科醫生,也是納粹高官,負責執行優生計劃;他也許曾經掙扎,但最後數以十萬計的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者被強行絕育,後來更集體送到毒氣室屠殺。改朝換代後,他因為醫術高明,有恩於共黨高層,遂順利過渡,成功掩藏戰犯身分,變色龍遊走於兩個朝代,生活優悠;但當年參與殺人,陰影終身不滅……

世上很多人生抉擇,都是一念之間,世事不似預期,得失總是難算,在扭曲的世代,甚至表個態都是風險;眼前兩條隊,你站隊站到那一條,才對得住天地良心?

原則本來應該很清楚。醫生護士職責救人,不是協助強權拘捕眼中釘;老師教導真善美,不會告訴學生凡是有權勢者皆是對的;律師信奉法治,不會說司法機關為黨服務叫進步;記者追尋真相,不能為虎作悵亂作新聞;警察應明白,他們服務人民,不是服務權貴,有天向人群開槍時,槍口可抬高兩吋;耶穌悲憫弱勢,不會叫人站到高牆。是正是邪,做人或做狗,每個人都可以作出問心無愧的選擇,毋須終身自責。

《無主之作》中,有兩個忠於自己的人。主角阿姨有藝術天分愛自由,她成長於納粹時代的德國,大志未竟,在集中營化作煙塵;主角自己同樣有藝術天分,他成長於冷戰時代的東德,決意捨棄一切,追尋自由,最後綻放光芒,成為一代宗師。

《無主之作》劇照


***   ***   ***

《無主之作》之一:納粹最恨自由閪
之二:《無主之作》,念念不忘

其他相關文章:


《無主之作》,念念不忘

[《無主之作》劇照]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從戲名開始談起。《無主之作》故事主人公的原型,乃德國視覺藝術家 Gerhard Richter,他開創了「照相寫實主義」畫作,即是用畫筆把相片非常像真地畫出來,六十年代一鳴驚人。

人們問他,這樣繪畫有什麼意思?相片中人是誰?如何選擇?Richter一概不解釋,謂只是從家庭舊照與報刊照片隨意揀選。後來藝評人把他的畫作稱為「沒有作者的作品」,因為臨摹照片,而且極度像真,作者看似冷眼旁觀,無感情無態度。導演以此為電影德語名字,香港直譯為《無主之作》。



真的是「無主」嗎?其實導演取其反義。電影中,每張相片對作者而言都刻骨銘心,由童年回憶、戰爭影像,甚至潛意識裏朦朦朧朧,似知不知的事,都用畫筆再現;縱使畫作與照片完全一樣,選擇的過程已反映作者的心,所謂「無主之作」,處處都是作者的心靈印記。

電影的英文名字   Never Look Away 與德文戲名,意思幾近相反,叫人「不要移開視線」,導演想藉此呈現「無主」的矛盾底蘊;表面上「無主」,讓旁觀者以為你不帶感情,實際上念念不忘,隱藏着澎湃情感。

智利科學哲學家   Humberto Maturana 說過一句名言:Anything said is said by an observer …… every observer has his own standpoint。意指任何說話都是由一個觀察者所言說,任何觀察者都有其自身站立的位置,即是有其「觀點」,內裡都受到個人觀感與判斷所影響。

常聞政府、傳媒、學校,愛把「客觀中立」掛在口邊,亦作如是觀。表面上持平,站得遠遠,實際上你選擇什麼去關注或不關注,作為或不作為,已經是態度,無謂扮中立博光環,世上沒有無主之作。

***   ***    ***

《無主之作》相關文章:


Friday, June 21, 2019

外國勢力沒有干預香港,是香港人感召了外國勢力

[圖片:謝先生航拍撮圖]
每逢權貴失誤,惹起民憤,不知如何向老細解釋,親共喉舌不知如何評論局勢,手到拿來的說詞就是「外國勢力」干預,,以廉價的藉口挑動民族情緒。

香港問題變了中美貿易戰的一張牌,完全由林鄭月娥政府一手策動,她connect民情,激發創意,自製完美風暴,與人無尤。

反送中風暴,西方外國勢力沒有干預香港,是香港人感召了外國勢力。本文集合一些外國傳媒報道,眾多讚譽,不是為了自high,而是歸納一下,香港的抗爭如何影響了外國勢力。

影響的範疇,大致可分三類:

一,策略啟蒙,抗爭新招

洛杉磯時報:〈〉:旁觀者會以為,這場運動的核心有些管理奇才……他們進化了……年輕人把抗爭去中心化,他們有細密組織,但無人領導。

華盛頓郵報:〈〉,示威者用假名用新電話號碼登入telegram群組、示威現場不拍照、坐地鐵用單程票,隱藏自己的電子足印……於電子監控時代,香港展示了公民抗命的新景象。

Slate: 〉:香港示威者發明了有技巧而又簡單迷人的撲滅催淚彈方法,令人欽羨又好奇……香港人撲滅催淚彈的方或已於全球廣傳,很可能會成為全世界對付警暴的主流方式。

英國獨立報:〈〉,昨天的抗議很美妙,抗爭者很有禮貌。


英國衛報:〈蘇丹與香港:抗爭正改變,希望正浮現〉,政府打壓下,示威者主動開創了新的抗爭空間;獨裁者愚弄人民手法一路進化,人民也在學習進化。

二,道德感召,回到初心

英國衛報:〈香港的抗爭也是我們的抗爭,一言驚醒維護基本人權之重要〉,中國正冒起,成為全球巨獸與監控國家,香港的抗爭正是觀察習帝的寒暑表,這是大衛對歌利亞的故事,喚醒我們一種深藏的本能,嚮往着勇氣,厄困時持守堅毅;年輕人向巨人說不,爭戰中施展令人訝異的策略,香港的事件把我們在昏睡中喚醒。

Unilad: 西〉、Business Insider: 〉:網民謂,這是人性最美好一面。

華盛頓郵報:〈諾貝爾獎應頒予百萬香港示威者〉:沒有領導,但每個人都意識自己應做什麼……二十年來,香港都在優雅地抗爭……

三,對抗強權,全球最前綫


時代雜誌:〈自由戰線的全球先鋒〉,中國的體制,高度監控,近乎全景式的控制;當中國的高壓伸延至香港,中國最自由的城市不會棄械投降。

霍士新聞:〈香港向中國有力表態(和為何特朗普是對的)〉,香港向北京發出響亮而清晰的訊息,這城市不會降服,全世界也應如此。香港的一課?就是中國不遵守遊戲規則時,我們立場要堅定,特朗普一早已看穿。

金融時報:〈香港如何反抗習近平〉,習近平政治生涯的最大讓步,令中國政府尷尬

紐約時報:〈港府讓步削弱習近平鐵腕形象〉,這是習近平主政七年向公眾壓力所作出的最大讓步,削弱了他大權在握,無所不能的形象。

林鄭月娥政府能人所不能,給予沉靜多時的公民社會注入活力,激發外國重新關注香港的獨特地位,一路跟進今天香港人站在專制邊緣頑抗的可歌可泣故事;由林鄭月娥鼓動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感動了台灣人,干預了台灣政局,令蔡英文扭轉劣勢,各親中候選人不得不表態提防一國兩制。

當天權貴恨之入骨的   Hong Kong is not China 幾個字,抗爭者如今不需掛在口邊,不需寫在橫幅上,以行動向全世界生動地說明,香港人不會屈服,Hong Kong is not China, not yet, and it will never be

***   ***   ***

相關文章:
歡慶亞美尼亞:記一場「和理非非」革命

Wednesday, June 19, 2019

《論暴政》:抗強權活學活用七心法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這本書,介紹過多次。這本書以歷史教訓為本,講述每個平凡人可以如何面對暴政,本書內容,有如   Hallelujah to the Lord,適宜反覆誦念,務求入心入肺入腦入骨,應用於抗爭的生活小節。

運動有高有低,浩然之氣要化成涓涓細流,滲入日常,滋養壯大。請記住,2003年反廿三條立法撤回後,隨後幾年中聯辦大舉反撲,推行更有組織的統戰、攏絡與遏制。自由的代價,是無時無刻的警醒。

以下略舉《論暴政》部分抗爭要旨,及如何於今時今日活學活用


一,奉行實體政治 (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不能光做鍵盤戰士,同路人要多聯絡,例如林鄭以老母姿態教仔之後,一群「香港媽媽」不單寫文反駁,更匆匆於不足兩天聯繫各界,組織集會,關心下一代。逃犯條例爭議中,各中學聯署反對,難得在網絡重新建立連繫的校友,不應就此散去,各群組發起人應趁機會建立實在的接觸, we connect

也請留意曾經表態參與罷工的各種商業機構,姓甚名誰。經此一役,我知道自己買衫應去甚麼地方、跟團旅行應選擇甚麼旅行社、找地方飲杯咖啡吃個飯也有了首選。



二,捍衛你珍重的制度與組織 (defend institutions)

所謂institutions,包括憲法、法治、民主制度,也包括各種組織,例如你的學校、工會、專業學會、你信任的新聞機構、NGO等。這些我們珍重的東西,例如我們的司法制度、免於恐懼的自由,都不會自己保護自己,要我們親自捍衛,才能於強權之下不至於粉碎。

從今以後,請盡量多參與和自己有關連的組織,例如專業團體、工會、立案法團、親身支持你信任的議員等。縱使每個人都為生活奔波忙亂,但總可以抽點時間,多聯繫,例如你是記者,香港記你老母協會開周年大會,可以親身參加,同行見面、打個招呼,這是公民社會的原點,公民力量的凝聚力的開始。


三,捐獻公民社會 (contribute to good cause)

任何好事,都幾乎要錢才能穩定延續,做出成績。若有任何你欣賞的民間組織或傳媒,你又認同其理念的,不妨多捐錢。

例如吳靄儀等人剛組成的「反送中受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正籌款,協助抗爭者的醫藥費及日後打官司費用。一些你欣賞的傳媒,或報章網絡版收費,請義不容辭登記付錢;例如立場新聞、眾新聞、端傳媒、香港獨立媒體,長期人手資源緊絀,一直緊貼追蹤整場運動,若大家不想這類型傳媒日後消失,請捐錢,或加碼捐錢 (此乃立場新聞捐錢連結)用   likecoin ,再 like 他們的臉書網頁,設定搶先讀。不只自己手機設定搶先看,要拿起父母及祖父母的手機,幫他們   like,幫他們搶先讀。

同理,若某些傳媒的新聞編採方針你反感,請轉台。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你的眼球,代表他們的廣告收益,邊罵邊看,只會令他們活得更好。不只自己家中要轉台,回到娘家也要拿起遙控,協助長者轉台。世上沒有慣性收視,壞習慣就要改。


四,提防一黨獨大,登記做選民  (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現行香港的選舉制度,保皇黨永遠佔優勢,加上   DQ 武器,少數變成多數,在議會內可以為所欲為。《論暴政》一書作者 Timothy Synder 最後一次做愛」比喻民主選舉,謂你最後一次做愛的時候,不會知道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1932年部分德國人投票選納粹黨登場,他們當時並不知道,他們的一票終結了民主,給暴政登上舞台,盡攬權力。

所以,珍惜每次投票機會,阻止暴政透過看似合法的選舉登場奪權。百萬人的力量,不可能天天上街,但若每個人都登記做選民,百萬人的力量將會延續,在體制裏推動進步,體制外則繼續呼應。百萬人抗爭,暫時只屬防守性,要推動改變,體制內部亦要有足夠實力。所以,未登記做選民的人,請立刻登記

請記住,200萬人遊行,打個八折,仍然有160萬,2015年區議會選舉總投票人數才147萬。區議會選舉今年11月舉行,立法會2020年換屆。



五,從生活小節中抵抗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大公報》曾經是報業垂範,大半世紀前報人張季鸞經營《大公報》,提倡「不黨不賣不私不盲」,深受尊重。近日遊行,隊伍經過中聯辦控制黨媒《大公報》門前,人群情緒最亢奮,口號最齊心,有人大呼「垃圾」,全街和應,當知人心所向。「不黨不賣不私不盲」,變了天大笑話。



呼喊之後又如何?這是一個最簡單的可行做法:若大家認為黨報是垃圾,請盡力做好回收的責任。以後在任何地方見到財雄勢大的垃圾入侵你眼前,包括學校門口、住宅大堂等地,可考慮家人及鄰居每人取一份,即時回收,貢獻清潔工人。一個人力量有限,若每個人都做,能令耳目清淨,世界更美好。

動動腦筋,每個人都可以從生活小節中,出一分力,阻擋強權的思想散播。


六,揸搶的人請時刻反思 (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滿口崇高理想的人,小心成為權貴幫兇。例如,醫生護士職責在救急扶危,不需通風報信,幫助警隊捉人查案。警察出糧,公帑來自市民,不是「政府錢」,這世界沒有「政府錢」,所有「政府錢」都來自市民(報稅表你填咗未?);警察服務人民,不是服務權貴,不是為林鄭月娥的失誤擦屁股,更不應不惜一切守護一個扭曲民意的立法會;當逼不得已,槍口向着人民時,槍口請抬高兩吋。


七,站出來 (stand out)

每個人的專長都有用,多一人站出來,就能牽引更多人關注。

一家商業機構站出來,不怕秋後算帳,自然愈來愈多人發聲;醫護人員,自行組織急救站;律師大狀,有義務法律團隊;愛攝影的,留下震撼影像,激動人心;懂寫字的,就疾筆狂書,留下歷史初稿。擅長唱詩歌的,馬拉松式誦念見奇效;心繫環保的,負責執垃圾,引發外媒關注;不能上前衝的,可以出錢買物資;中學生安全至上,可以向同學宣揚信息,引起朋輩關注;就算上班不能站出來的,燒味店員工可以講幾句支持的說話,地鐵車長可以在廣播中說聲加油。

每個人都站出來,當即暴露保皇黨的虛怯,一幫道德侏儒,請大家看清楚真面目;所謂幾十萬人支持如霧如幻,人民的力量令他們自愧形穢。無奈,專制之下,就是這種人才會得勢。

William Dobson在《獨裁者的進化》中說,獨裁者現在聰明了,不需要時刻用強硬手段對付你,暴君的工具就是法律、規定、程序,這些所謂程序,看起來正當又客觀,其實就是專制政府的遮羞布。例如監警會就是警察暴力的遮羞布,豎立監警會稻草人,林鄭叫你去投訴,就是用程序去遮羞;又例如香港的立法會偽民主,活用DQ法律武器,再由一眾保皇黨挾持會議規則,透過法規程序掩飾專制本質。一切冠冕堂皇,他們能夠安然自若,只因為市民麻木。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以上只是最基本。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