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4, 2019

納粹最恨自由閪

[製圖、字體:Kit Da Sketch - Kit Man]

這是一篇電影觀後感。

多得這位速龍小隊成員,立場新聞記錄了他向示威者講「屌你老母」,這句聽得多;接下來再罵一句「自由閪」,發人心省。

由全副武裝專門對付示威者的特種制服部隊「速龍」口中,吐出一句「自由閪」,畫龍點睛,精辟地總結了這場對碰的深層次矛盾;正是,個人的自由魂,與國家主義、集體主義、法西斯主義的對抗。

穿起制服,崇尚紀律,個人就消失;制服指揮思維,個性被消滅,塑造成維穩機器,久而久之,會生出恨意,對「自由」有一種非常純粹、不問情由的痛恨,「自由閪」三字表露無遺。

德國電影《無主之作》,從一個畫家的遭遇,講述由納粹德國到東德共產主義的故事;導演Donnersmarck 形容這是一套德國的「精神傳記」,氣魄宏大,當中有位「自由Hi」。

畫家童年時,有一位愛錫他的阿姨   Elisabeth,一位獨立特行的美少女。當年納粹德國的美學,重視政治宣傳,炫耀基礎建設,強調藝術之「用」,對抽象派的藝術嗤之以鼻,獨是Elisabeth 卻非常喜歡;她會全身赤裸在家中彈琴,為一個音符聲音而狂喜,不甘世俗束縛。家人擔心,送她去醫治,醫生診斷她為精神病,Elisabeth 遭強行送走關押;納粹統治時實行優生計劃,精神病患者會被強行絕育,她在納粹德國,被歸類為無用的人,最後死於毒氣室。

當周圍的人說她有病時,Elisabeth 回答:我沒有病,我只是和其他人有一點不同。

電影的畫家主角   Kurt 童年時目睹阿姨被強行押走從此消失,但他念念不忘。長大後,他似乎遺傳了阿姨的藝術天賦,家人擔心他走阿姨的老路;來到了東德共產主義時代,只容許社會主義寫實主義  (socialist realism) 的畫風,Kurt 的一切畫作皆為革命服務,題材必須關於工人階級、偉大領袖與社會主義建設;他不甘於此,於柏林圍牆豎起前,投奔西德。Kurt 在自由的氛圍中,獨立特行,創造新畫風,成為譽滿全球的藝術家。故事乃真人真事改篇。

紀律部隊的訓練,把人設置成管治機器裏的小螺絲釘,他們痛恨的是「自由」本身,容不下一點稜角。專制政府亦同理,要整齊要紀律要穩定,少許出軌行為,就是十惡不赦;說一聲自由,都變成原罪。這位速龍小隊成員講「自由閪」,非常流暢自然,恐怕不是警隊中一兩個人的心底話。

細心觀看警民衝突片段,警察運用不成比例武力的證據,數不勝數,包括 (0135)。他們的恨意,發自內心;受訓多時後,武器終於派上用場,實戰射擊後,他們喜形於色,更要合照留念,他們接受的是什麼教化?槍手要驅趕人群卻要射頭是什麼心態?我們與暴政的距離還有多遠?

最後提一句,香港本地髒話,罵人多用男性性器官,少用女性性器官,「自由閪」三字令人奇怪,究竟這位速龍成員是什麼籍貫。

***   ***   ***

(後記:有些朋友睇完片,認為速龍講的是「豬閪」,不是「自由閪」,因為速龍的大腦發育應不能想得出「自由閪」這種深奧的新詞。本人細心聽過幾次,又幾似「豬閪」,確實講咗乜,可能要問番速龍本人。不過無論如何,佢講乜已經不重要。The author is dead.)

(再再補充:碰到了當天衝突中拍攝片段的記者,他現場所聽,謂肯定講的是「豬閪」。但新詞既出,作者已死。講的是「自由」或「豬」,已不重要。)


相關文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