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7, 2018

專你的政

[立場新聞圖片]

 「專政」這回事,憲法是怎麼寫的?

憲法〈序言〉:「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是多黨合作,不是「一黨專政」。

憲法正文第一條是「人民民主專政」,也不是「一黨專政」。

就算剛修改的條文,也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最本質的特徵」也不是「專政」。

正常人的閱讀理解,憲法寫的是「人民民主」、共產黨領導下的「政治協商」、「多黨合作」,無所謂「一黨專政」。人大新貴卻謂,主張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符憲法,社會應討論是否讓他們參選或擔任公職。

本來無一物,係要左到盡,才算愛國愛黨又紅又專。還記得九七回歸前,很多香港人擔心回歸後自由褪色,問過這樣的問題:回歸後還能喊「結束一黨專政」嗎?回歸後還有公平公開的選舉嗎?

當年幾十萬香港精英移民,不是因為經濟理由,而是害怕自由民主受剝削,大陸的一套搬來香港。

這些年來,我們可以肯定,以後的日子你或許還可以投票,點票過程或許無人作弊,但香港的選舉已離「公平公正」愈來愈遠。功能界別制度設計本來已經是笑話,到禁談「港獨」、「自決」也成敏感詞,燒紙皮道具就誣你燒基本法,喊聲「結束一黨專政」就指控你違憲,講吓講吓就變真。紅線飄移,愈勒愈緊,事前要簽確認書,當選後永續追溯,啟動法律程序玩弄你。不經不覺間,公平的制度已遠我們而去。

發展下去,人臉辨識系統認住每個不滿「一黨」的人,大數據記住你一言一行,寒蟬效應深入骨髓。憲法無寫,但你已被一黨牢牢專政。

忽然想起,記者報道政壇人物,正常情況應要求被訪者申報利益,例如堅決要保留粉嶺高爾夫球場的人,訪問時應講清講楚自己是否擁有高爾夫球場會籍;那些身先士卒發言,阻止人說「結束一黨專政」的新貴與所謂學者,記者亦應循例一問:「你是否共產黨員?」。擁抱自己的黨,應該開誠布公,光明磊落。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March 26, 2018

為主席憂心

 

當三位一體的習主席舉起右拳,宣誓忠於憲法時,我不禁為主席憂心。

本來,法律作為武器,大家都不須認真;現在又說憲法是阿媽,是國家根本法,就職要宣誓,假戲真做,問題就來了。發誓不是食生菜,發假誓很大罪,不真誠會遭DQ

根本大法的最根本第一條第一款,道明國家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國家是一黨專政還是人民民主專政,這叫社會主義國家還是國家資本主義,暫且不談。

三位一體習近平,既非工人亦非農民出身,他大概是紅二代,是官僚階級,管治班子也非工農聯盟為基礎:主席宣誓忠於憲法的當下,同時就顛覆了自己。

一個非工人階級的領導人一宣誓就任,就違反了憲法第一條,也代表發了假誓,恐怕罪加一等。此外,憲法第五條第四款表明:「一切違反憲法與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到此為止仍無人追究,不按誓詞去「維護憲法權威,履行法定職責」,該當何罪?

又有人大新貴說:凡提出有違憲法的主張的人,例如「結束一黨專政」,皆不能選議員或擔任公職。那麼三位一體習主席提出修憲時,代表著他不同意憲法原來的條文,其主張也有違原來憲法的本意,怎麼辦?要不要DQ

現實中,大家都習慣了荒謬,法律從來只是武器。違憲又如何?據說黨要服從憲法,其實也可以不服從憲法,也可以對憲法某些條文置之不理;黨可以隨時修改憲法,但不用問你意見,而且只須二三星期就快刀斬亂麻;憲法規範每個人,但不會用來框限權力。

不須冠冕堂皇大談法治與憲法,說一句「我惡晒」就足夠了。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Thursday, March 22, 2018

「補漏拾遺」這四字

[立場新聞製圖]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補漏拾遺」這四個字,出自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口中,既是一場公關災難,也是一場行政災難,更是他個人的災難。

曾經有史上最大筆盈餘在你眼前,你沒有好好珍惜,有錢不懂用,派錢又惹人憤怒,等到預算案公布才後悔莫及,來個補漏拾遺,塵世間一位財爺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此之謂個人災難。

補漏拾遺,代表承認了有漏有遺,肯認錯需要讚賞,但十幾萬公務員背後支援,幾百個諮詢委員會出謀獻策,千多億盈餘任你撥弄,竟然搞出個大頭佛,是為行政災難

明明漏招,卻說有「伏筆」;明明說是共享成果,卻不是人人有份,又說由關愛基金補漏,許多市民眼中,共享變作關懷施捨,難怪罵聲四起。不派不派還需派,補漏補飛無力挽,公關災難新案例。

盈餘應否「共享」,派錢不派錢,我一向沒多大意見。像鄰埠澳門,庫房水浸到眼眉,政府羸弱低效,但有自知之明,反正政府用錢都係倒落海,盈餘大筆太煩惱,索性連續派錢十一年,今年大手筆人人九千,皆大歡喜。

反觀香港,天跌落嚟千幾億,政府高官信心滿滿,寧願長願規劃,說不派錢,好的,就不要派。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林鄭新政,高舉五字「理財新哲學」,如何體現在預算案?遍尋文本,不見得「新」,更找不得到稱得上「哲學」的東西,其實只係放手花錢搞基建,正是   Good advertisement kills bad product,強作新詞卻交唔到貨,巨大盈餘等你用,抬高了希望,令人重重跌一跤。擁巨額盈餘,卻欠前瞻空談新哲學,派不派錢又進退失據,香港人眼睛是雪亮的。
圖片:陳茂波facebook

那一天,宣讀預算案前,陳茂波在臉書上載自己準備的相片,留下一句「希望一切順利」。奇怪的留言,現在明白了,那叫心虛。

***       ***       ***

Tuesday, March 20, 2018

神的律法


[立場新聞圖片]
國家監察委成立了,一些香港傳媒類比這反貪機構為「內地版廉政公署」,強調監察委「獨立於政府」,字裏行間,充滿景仰欣羨,訪問的人,都是眼裏含春,大唱頌歌,對這個「超級權力機關」沒幾絲質疑。

獨立?主事者表明,新機構是要加強黨對反貪工作集中統一領導,權傾一黨叫獨立?

監督?新機構不須受檢察院監督,不屬於司法系統一部分;主事者說,由於不是司法系統,故嫌疑犯受查時,不容許律師介入。

即是任意扣押,無規無矩,不准律師介入,即是遭指控者孤立無援。大家只能寄望,掌握尚方寶劍的黨國神人、「三位一體」新信仰中的使徒們,人人都是小天便,善良正直、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個個閃爍着人性光輝、懂得自我約束、自我監督、無私心、不濫權。

試想想,這個監察委,將設於各級政府,總有一個在身邊;他們權力超然,不受約制。曾有人讚揚中國發展,貪污是潤滑劑,沒貪污就沒有發展,地方官只貪一兩成錢就已經是好官,代表着人人有原罪,三位一體的神人與使徒們,隨時同你算帳,手握權柄的神,隨時發惡,天堂地獄一念間。

有人或會說,新法例以「留置」取代「雙規」,最長六個月,不是有規矩嗎?

想起一位朋友的遭遇。

他二十年前已「北上就業」做生意,在「大灣區」發展,有聲有息。幾年前與某市政府合資成立公司,卻遇上行業大退潮,蝕錢以億計;公安隨即拘捕公司高層,指他們欺詐。

我相信這位朋友正直,他們認為是因為市政府參與投資蝕了大錢,要找代罪羊,商業糾紛姑且不談,只談嫌疑人的遭遇。

他們都不認罪,羈押經年,因為未開審,家人不得相見。後來,拘留調查期限過了,偵查未完又不起訴,按法例要放人。一出看守所門口,旋即以另一罪名再拘留。開庭審案時家人不獲旁聽,若你上訴,親屬繼續不能探望,只能靠律師傳遞訊息。人在惡棍手中,家人不敢公開事件,律師由官方委派,花費不菲卻無甚作為,拘留以年計,無法無天,人大政協全部都幫不上忙。

當各位為「大灣區」、「一帶一路」、「大力反貪」拍手稱快時,請不要忘記從來未變的中國法治邏輯。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March 19, 2018

史詩級白眼.大師級行騙



一記「史詩級白眼」,炸爆了人大會議的沉悶與虛偽。

一直以來,內地官方喉舌常引述「外國媒體」的中國報道及評論,意態盡皆讚賞中國發展,美言與慰藉來自西方,出口轉內銷愚民,借「外媒」之名欺騙自己人,含金量特別高;懂翻牆、看得穿的人畢竟只是少數,純真的人民,訊息封閉,或無暇細想,就信以為真。

機關算盡,卻天網恢恢,這一次,一位好像「來自美國」的「電視台台長」發問擦鞋之際,旁邊另一記者不耐煩「白眼」,兩人紅透網絡,其一「假外媒」真身被起底,成為全國網民話題。

行內人一眼看穿,許多這些所謂「外媒」,背後都是中國商人甚至官方資金,一些只是掛名,基本上不運作;有些則認真地聘請金髮碧眼記者,增加演出的說服力。這些「假外媒」,平日不見經傳,關鍵時刻就會大唱頌歌,讓喉舌引述以壯氣勢;過時過節大型會議,「駐京記者」出現,一方面搶佔真正外國記者的發問時間,又藉機在全國電視直播中以「外媒」身份吹捧領導人英明。以一國之力,苦心製造騙子,營造萬邦來朝的假象,有錢就是任性。

資訊科技翻天覆地,騙徒行騙手法層出不窮,如今網絡禁言、誘導輿論,手法五花八門,首先建設防火牆,掩人民耳目;社交網絡過濾敏感詞,人肉審查,隔絕批評聲音;批評者遭禁言刪戶,全面網絡實名制,老大哥看着你,令人們遠離時政,只談風月。

書店裏,中文時政書盡皆大國崛起,英文翻譯作品都講英美衰敗,其餘就是食食食玩玩玩錢錢錢,唱好聲一面倒,人民大會堂一言堂,移風易俗,洗腦無聲,大師級數的行騙高招。

最新消息,內地大數據應用超英超美,「社會信用」系統快將運作,違規犯事者不能坐火車坐飛機。

全民有信用有道德,很好,不過誰來訂立道德的標準?行騙成性的人,痛恨別人說真話;再下一步,提出批評者,敢說真話者,你的「社會信用」也隨時被降低,日常衣食住行受限制,變成新時代中國夢的賤民。厲害了,這是誰的國?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Monday, March 12, 2018

人大代表是要管的

[新華網圖片]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讀北京記者們的採訪手記,知悉人大代表的悲慘遭遇,某代表一臉無奈的樣子,我見猶憐。

尊貴的人大在北京,被要求「遵規守矩」,酒店內一日三餐要點名,離開酒店外出要登記甚至書面請假,不鼓勵私人活動,代表們最好留在酒店好好準備。聽說,中國人是要管的,人大代表是中國人,當然也要管;聽說,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原來天外有天;據報一些代表私下議論紛紛,敢怒而不敢言,原來最高權力之上,有超然權力。

超然權力?人大法工委一語道破修憲刪除國家主席連任限制,是黨政軍三個最高職位「三位一體」。厲害了,我的主。

試問,世上有哪國家的國會,日間開完會,還要管束和記錄代表們其他時間的行為?新時代新風尚,理應監督政府的人大代表反過來被管束,真的「書寫了人類政治文明的中國貢獻」。

人大代表們要管,也可能有其前因。還記得往日採訪北京兩會,目睹代表們夜夜笙歌;橡皮圖章們深明自己角色,開會只是舉舉手投投票走過場,重頭戲反而是會議之外,代表們難得聚首一堂,正是拉關係傾生意大好時機。曾有學者形容,人大政協開會是「一年一度全世界最大派對」,非常貼切。

現在是撥亂反正,過猶不及。把人大代表管起來,有代表覺得是「考勤」的一部分,恐怕不照做會被DQ

謹小慎微,自覺害怕被DQ,都是當人大的好材料修憲大事,只有幾日通知,滿堂尊貴人大,近三千代表,乖乖投票,只有二人反對,三人棄權;橡皮圖章有絕對保證,剛投完票只須兩小時,新版本憲法己印行開賣,三位一體至高無上,一切在掌握之內;修憲迹近制憲,兩三星期內完事,確實是令人欽敬的中國式高效專制。

人民大會堂,尊貴代表都是台下觀眾,按劇本投票。他們仰望高高台上的黨國神人,一如梁振英興奮大發現:沒有人做秀,沒有人聲嘶力竭,沒有人突出自我。這裏沒有辯論、沒有異見、更沒有自我。紅星壓頂,鴉雀無聲。

***   ***   ***

相關文章:

Saturday, March 10, 2018

獲得感與一行禪師

[網上圖片:一行禪師墨迹]
習權新時代新詞彙,有一個叫「令人民有獲得感」。

所謂「獲得感」,大概就是以搵錢與物質為先,以榮耀與自豪感作餌,縱容吃喝玩樂時要提醒人們往日的苦與民族復興的甜,享用新科技的便利時不忘提醒人民別國之落後。多方落藥,一些人坐坐高鐵就興奮、想起港珠澳大橋會滴淚,中國夢正甜,「獲得感」爆燈。

想起一行禪師在其六十年代手記《芬芳棕櫚葉》(Fragrant Palm Leaves, Journal: 1962-1966) 說過的一個故事:

從前有位女子,出身寒微,渴望大富大貴,後來她和一位富豪鰥夫結婚。她明白丈夫並不愛她,只不過她長得和他前妻一模一樣,丈夫要求她穿的吃的,一舉一動都要模仿其前妻。她甘願做愛的替身,換取豐衣足食,滿足到夢寐以求的獲得感;但她慢慢發現,自己成為傀儡,沒有尊嚴。奈何她捨不得奢華生活,她困於自己的欲望囚籠中,失去自己。

一行禪師訓勉,不要叩頭、不要屈從,不要被聲色犬馬迷惑,不要被俗世的規條主宰你生活,要尋回真正的自我。奈何很多人習慣了各種便利與舒適,容許自己的寸心尊嚴被侵佔,而無知無感。

生活便利、物質豐盈、自豪感、滿足感、獲得感,誰不想要?

有享樂的自由,沒有發聲的自由;有正評的自由,沒有負評的自由;有跪拜歌頌政府的自由,沒有提出異議的自由;政府全面監控人民,人民不能監督政府;黨國視憲法如無物、把憲法搓圓按扁,卻要你尊重憲法;法律一言九鼎壓你身上,你卻無權影響法律之制訂;只准加強共產黨統一領導組織,嚴禁公民社會組織起來;政府高官不是你公僕,是你主人;不是「中國新型政黨制度」,是中國新型黨國帝制。

黨國威嚴,閹割人的尊嚴,這就是「獲得感」的代價。

為了這些「獲得感」,一個人可以去到幾盡,人的尊嚴值幾錢一斤,this is the question

一行禪師的故事還有下文。

妻子後來後現,丈夫的前妻原來曾經出軌,對他不忠,於是她把實情告訴丈夫,希望丈夫不再思念前妻,讓她做回自己。

丈夫道出真相:前妻的事,他一早知道,前妻正是他殺死的。

丈夫說,殺她一次,不足夠消除他內心的仇恨;於是再娶一個相似的,為洩心頭之恨,要再殺一次。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Friday, March 9, 2018

吳靄儀:什麼是法


圖片: 蕭雲
「什麼是法」,題目抽象。這時勢,天天講「憲制」,人人談「依法」。談法,我們從根本談起,因為法治從根本被扭曲。

「什麼是法」,題目抽象。當北京有三千人,只得到數天通知,就要在十多天會期內審議重大修憲條文,民間反對意見遭全方位滅聲,「什麼是法」這題目,變得很實在。

什麼是法?我們應該遵行哪一套?這些時,我們常聽聞,你有你一套民主,我在大會堂一年開十幾日會也叫民主;你有你一套自由,我也有吃喝玩樂用支付寶的自由;你有你的人權,我有我全方位審查網絡禁言滅聲也叫人權;你有你一套普通法,我有我一套中國特色憲政框架。

總之,你有你西方價值,我有我中國模式,包裝得溫文一點,叫各走各路,沒有誰比誰高尚;直接一點,就是不承認有普世價值,人權自由民主由我定義,以我為主,我說了算,你死開。

這種「你有你的價值,我有我的價值」這種說法,大律師吳靄儀一語道破:

「你的價值說『不可以殺人』,我的價值說『可以殺人』。於是,基於我的價值,我可以殺你;基於你的價值,你不可以殺我。但我們大家都正確,我殺你是對的,你不殺我也是對的。你是否接受這種荒謬的講法?」

講座裏,吳靄儀談了法治必須具備的條件,有明確性 (certainty)、可見性 (accessibility),也要司法獨立、公開審訊、程序公義等。這些是基礎、是最低限度的條件。但還有一個條件,最最根本:

「每一個受法律限制的人,都應該有權去影響法律的訂立及執行,這是最基礎,因為人生而自由,我們不是奴隸;人是有尊嚴的,有自主自決的權利。所以當法律有強制性,人為了自己的尊嚴,一定要有機會亦有權去影響法律。」

「當權者可以任意踐踏人民的權利,而人民沒有辦法保護自己,這樣的憲法是否有認受性?」吳靄儀問。

「憲制給我們的權利,必須能夠執行、實施,否則你講到我們擁有全世界都有的權利,但是當政府踐踏我們權利的時候,我們無法伸張,這些憲法條文根本無甚意義。」

有人會認為,法律有強制性,可以剝奪你自由,可以罰你錢,法律就是得到接受的武力 (legitimated force)。吳靄儀指,關鍵是,這些法律是否有認受性。

我們常聽說,權力機關的決定等同法律,無人能挑戰人大常委會權威,「一言九鼎」,吳靄儀說,這些都是以「權」為「法」。

有一條這樣的「方程式」:權力 認受性 = 武力。

沒有認受性的權力,等同赤裸裸的武力 (Power without legitimacy is just force.)

吳靄儀說:「否則什麼叫法律,只不過你不能抗拒,他惡一點,他的警察有槍你無槍 (你就要服從),這樣你不用拉法律來講,不如你講『我有權』就可以。」

認受性,最終建基於公義,也來自一種科學態度。

吳靄儀說,所有制度都有缺陷,有不公義的法律,有些法律過時,或考慮不周,或法官出錯。故法律要不斷透過實踐,吸收經驗,再去改正,才達致完善。吳靄儀講座前曾發給參加者一篇她去年寫的文章,談到用理性批判主義 (critical rationalism)去理解法律。

文章中,她說她理解的法律不是公義本身,只是接近公義 (approximation of justice),正如科學的所謂「真相」,也只是接近真相,隨時有被推翻的可能。

科學態度之所以寶貴,正是我們有完善體系不斷修正,以更接近真實;法律亦作如是觀,法律的認受性,亦來自於其糾錯機制。我們擁護法治,但不會說某些法律絕對公正,某些機構無上權威、一言九鼎;法律有不公義的時候,有覆核、有修改、受影響的人能參與製訂,正是法律的認受性來源。

若然法律既欠缺認受性,權力機關行使權力時又不自我約束,有權用盡,法律自然成為工具,成為利器。

講座尾聲,參加者的問題少不了有幾分無奈與無力感。有法律系學生,看來有點沮喪,困惑,不知道這時勢下可以做什麼,能改變什麼。

吳靄儀說,正是時勢艱難,你們有更多事可以做!

她請大家要繼續發聲,盡能力去改變。她說,回顧一生,她做的事多數失敗:

「不在於成功不成功,在於是否對得住自己作為有尊嚴的人?」

我們會否盡力為自己的生活帶來一點改變,還是安於逸樂,受其他人加諸身上的枷鎖?也許是我們這時代最深刻的掙扎。

吳靄儀說:「當大家一齊爭取的時候,已經能體現人性的尊嚴。」

是的,最少我們對得住自己。

***   ***   ***


相關文章:

尚有其他活動:
博群影院 - 下星期一播《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 (注意:《月黑高飛》放映為中大專場,只限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教職員及校友登記參與。)

影後座談:周保松、區家麟

監獄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有一句經典對白,已坐牢三十年的囚犯瑞德與主角安迪閑聊,談到監獄的牆:
「這些牆很可笑,開始時你恨它,慢慢你習慣它,時間長了,你開始倚賴它。」
瑞德形容,這過程叫建制化 (institutionalized)。當人被高牆所困,如鳥囚籠中,久而久之,磨滅意志,失去希望,成為高牆的一部分。
這齣電影,港譯《月黑高飛》,內地直譯《肖申克的救贖》,九四年推出時慘淡收場,但細水長流,慢慢發酵,後來獲選美國電影學會歷年百齣最佳美國電影之一。
舊日博文,注意劇透:
日期:2018 3 12 日(星期一)
時間:晚上 7 時正
地點:邵逸夫堂
片長:142 分鐘
語言:英語,中文字幕
*

「思托邦第十二講——什麼是道德」

歡迎各界人士報名

日期: 2018410日(星期二)
時間: 晚上7時至9
地點: 香港中文大學康本國際學術園三號演講廳
講者: 盧傑雄博士
主持: 周保松教授(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語言: 粵語

查詢: 3943 8621

報名:https://cloud.itsc.cuhk.edu.hk/webform/view.php?id=4831074

盧傑雄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高級講師,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曾任教於香港嶺南大學,也是美國哲學輔導師學會認證哲學輔導師。專長於思方學、倫理學、社會政治哲學、中國哲學。主要教授邏輯、批判思考、易經、中國文化要義、哲學思考與寫作,及歷史哲學課程。多年來致力於普及哲學,現任香港實踐哲學學會會長,經常擔任電台節目客席主持和公開講者。學術著作包括<經濟人、市場與道德>,收入《價值與社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