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5, 2013

賀衛方的風景



 

印象中,這個秋日的黃昏,應該是我們這代人所見,中文大學校園裡最多人參與的公開講座。

過千人,擠滿了圓形廣場,坐滿了階梯,爬上了斜坡。由日落,至入夜,水塔燈光亮起,「新亞書院」牌前,賀衛方說「恍如隔世」:

站在圓形廣場面對聽眾,仿佛穿越到古羅馬,略有西塞羅演講之感。我的講座多少想回應新亞書院教父錢穆先生,針對他《中國歷代政治得失》所提出的若干問題,分析古典中國何以無法產生出合理憲政制度。」(摘自演講後之微博留言)

賀衛方是北大法學院教授、中共黨員,多年來奔走疾呼「司法改革」,呼籲要建立專業而獨立的法律與司法團隊。賀衛方最近迷上了日本歷史,他從日本氏族貴族的「家紋」(家族徽號)、日本傳統工匠之精細,談到中日歷史上社會結構之分別。盛唐時,日本人迷戀中國文化,渡海取經,但中國人有些事,日本人沒有學:科舉制度與中央集權。(另文再述。)

賀衛方從口袋裡拿出日本買的「家紋」紀念品
所謂憲政,簡單而言,就是地方分權自治、落實司法獨立、新聞監督。賀衛方認為,中國憲政之路難行,正是因為二千多年來的中央集權傳統。

中央集權最顯而易見的後果,在北京的瘋狂堵車,賀衛方講嚴肅話題,隨時能講笑話:「北京以前每天堵車兩次,早上上班一次,傍晚下班一次,現在好了,每天只堵一次,從早到晚都在堵。」權力集中於北京,人人都要來北京跑官、拉關係、設辦事處,北京不堵死才怪。

他說,最近在法學界,出現了一種強烈的「國家主義」思潮,新左派抬頭,他們希望「偉大領袖」再現,不喜歡聽到批評,政府要最強最大就是好,他們永遠站在中央政府的角度思考問題。他認為,這種中央集權,表面上維護國家利益,實則是損害國家。

他認為,地方能自己管的,中央不要管;能由人民自己決定的,政府不要理。

賀衛方笑問:「為何中國漢奸特別多?」可能有這個原因:自己國家,公義、人權、自由都沒有,人民不熱愛、不尊重自己的政府,就只好求助於外國人了。

賀衛方心目中有一套改革路線圖,事有緩急先後,逐步改良,首先是司法獨立,然後是新聞自由,逐步實現土地私有,改革議會制度。他認為現在的全國人大會議,英文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是改錯了名,因為這個「議會」,與全世界一般意義上的「議會」完全不同,乾脆用中國特色的 National Ren-da就算了。

至於「軍隊國家化」,他放到改革日程的最後,他承認事情敏感,曾有解放軍中人說:「軍隊永遠是黨的軍隊」;賀衛方回應說:「那麼就用黨費養軍隊吧!」不要用公家的錢。

改革一座座大山在前,但賀衛方卻是樂觀,他說,就算是軍中將領,都是他們這代人,思想不會太守舊脫節,民眾的觀念也正在改變,他舉例說,碰到很多廣東的朋友,經常不滿政府在香港電視台頻道的新聞中,插播公益廣告,審查資訊;賀衛方認為,這說明他們知道正常的電視節目是怎麼樣的,他們不滿意現有的新聞管制。

不過,說實在,我倒遇過一些廣州朋友問我:為何你們香港電視台常插播政府廣告,不讓我們看新聞?我要花費很多唇舌告訴他們,審查新聞的不是香港這邊啊!

賀衛方說,「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憲政民主的中國。」他說,不需再等二千年。

嗯,這一點,我聽不明白,不明白他的樂觀從哪裡來。

這夜,廣場裡有三個敏感詞,一個叫「賀衛方」的講者、一個叫「陳健民」的主持、一個叫「憲政」的議題;細數下去,飄過的敏感詞還有很多:「軍隊國家化」、「佔領中環」、「佔領三環」(賀衛方廿多年前佔領過的北京三環路、四環路街頭),最後,是大會送給賀衛方的禁書,剛在香港重編修訂出版的《歷史的先聲》。

這個國家,敏感詞何其多,慶幸,我們仍能在大國一隅,這片小小的土地上,暢所欲言。

這個黃昏,看來,大部分聽眾是內地學生,有些更是從深圳、廣州趕來的。

賀衛方、圓形廣場、清朗黃昏、千人聽講。

「校園風景,人人記取不同,你在看風景,也構成了風景,莫失莫忘。」
                                                                                         ----小思老師,〈校園風景

相關文章:
送給賀衛方的書《歷史的先聲》,就是「那些曾經的承諾」

13 comments:

  1. 樂觀一點是好的。只是,我也不明白。 但願(憲政)夢想成真。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呵呵,贺老狗妄图在中国彻底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独裁统治,但它的梦也只能永远是个梦。经历了文革民主教育的人民群众不会再被它们欺骗,现在中修已经面对民变四起的形势,待自由花开日,就是贺卫方等独裁者走狗全家火葬场之时!

      Delete
  2. 一黨專政講司去獨立、新聞自由,不如食花生~~~~

    ReplyDelete
  3. 日本+德國 走過的錯路,大陸 (一定) 會走一次,中國才見破曉。大家鬥長命吧 !

    ReplyDelete
  4. 這位賀教授,大概不會因為在中大校園 Talk 一 Talk ,回到內地就因此而丟了性命 ,或者 "被失踪" 的吧 ?
    況且 ,區公子自己 ,也屬 "冥頑不靈" 又不願移民外國之人 ,直至今日仍然死剩把口 ,擁抱中國文人道德包袱, 一次又一次墮進陷阱裡 ,但還是樂此不疲、死心不息地 "愛" 中國、 "夢" 中國 、 "冧" 中國 ..........

    ReplyDelete
  5. 1940 前後的事, 說不上歷史, 父母還在說如何受日本仔欺壓, 日本不似有悔意, 所以無法對日本有好感。

    在片面的認識下, 推崇/評論/批評 『日本氏族貴族的「家紋」(家族徽號)、日本傳統工匠之精細』、以至『 日本人沒有學:科舉制度與中央集權 』, 總好像欠缺甚麼。我不知 "日本通" 如何了得, 我個人來說, 說英國貴族, 美國大家族, 總算看過不少電影, 小說, 還算懂得英文, 評論日本和評論 泰國差不多, 都是語文不通。

    至於 『 賀衛方笑問:「為何中國漢奸特別多?」』, 是不是話說過頭? 有調查數據? 當然,英國只能找到英奸, 美國只能找到美奸, 那不在話下。


    ReplyDelete
    Replies
    1. 都唔知你想講乜 。

      Delete
    2. 不必介懷,理解及聯想的能力,人人不同,無法勉強。

      Delete
  6. 對於維權人士,處於被失蹤的生活狀態中,我是同情的。

    我也支持司法獨立,新聞自由,但對於『 所謂憲政,簡單而言,就是地方分權自治。。。逐步實現土地私有,改革議會制度』,魔鬼在細節中,說到細節,就無法不引起爭議。相對地,「成熟」的政客 -- 泛民及建制 -- 永遠高大空,民主(政治)/自由(經濟), 空就是沒有細節,只有宏圖願境。對 泛民 比較多一點點支持,不是因為理據理念,只是因泛民受較多來自建制的打壓。

    另 : 我要花費很多唇舌告訴他們(廣州朋友),審查新聞的不是香港這邊啊! -- 相信他們是新到廣州,二十五年前,廣東有 cable TV, 別說到過香港的人,廣東人已懂得架起魚骨接收香港電波,另起爐灶。

    ReplyDelete
  7. AI

    Those are just a simple joke only...don't be so serious

    Regarding setting up another antenna to receive HK television broadcast, do you know that China has setup huge antennas in Shen Zhen in late 70's and early 80's to jam HK television signals when "unwanted materials" are being broadcast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我也不是太認真,只是有空又嗒到咀噏兩句,就噏吓。

      所說之事亦有聽聞。90 年中,據說因城市外觀為名,各大廈禁架魚骨,cable TV 亦較清晰開始普及,魚骨不復見。

      想起區生另一文 -- 自由行在中大 -- 『 有一種空氣,我們早已習以為常,其實,可以與人們分享。』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11.html
      側面反映較內陸地區,資訊仍相對封閉,亦反映資訊禁之不住。

      Delete
  8. 呵呵,贺老狗妄图在中国彻底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独裁统治,但它的梦也只能永远是个梦。经历了文革民主教育的人民群众不会再被它们欺骗,现在中修已经面对民变四起的形势,待自由花开日,就是贺卫方等独裁者走狗全家火葬场之时!

    ReplyDelete
  9. 可能聽晚會有更多人去圓形廣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