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 2013

聽賀衛方演講




大學之道,在聽演講,你話我硬銷都係咁話,賀衛方老師的演講係要聽的。

第一次聽賀衛方演講,在約十年前,香港新聞界的北京國情研習班,那些年,這種「統戰活動」,仍有開放的一面,我就被賀衛方老師舒暢地洗了一次腦。

還記得,他在官方安排的演講裡,說共產黨沒有根據有關規章正式注冊,似是非法組織。他又說,全國人大會議是「全世界最大的派對」,三千人每年聚一次飲飲食食,開會又無乜嘢傾。

他見解精闢,言談幽默,令我們一眾記者行家刮目相看,覺得中國真的有救,只是,這種開放與接納異見的氣氛,俱往矣。

賀老師後來從北大「自願」到新疆石河子「支教」 (賀老師說不要用「流放」二字,因為傷害新疆人民感情。);後來,又聽過他在香港演講,有同事找過他拍特輯(這片子談中國法治,被訪者後來一個「支教」、一個坐監、一個除牌) ,年前在會展也聽過他演講,還記得演講尾聲一個問題,發問者操流利普通話,大意是質疑賀老師,為何在香港說話那麼保守,是否被「河蟹」了,是否有另外一些考慮了?

這個問題很奇怪,彷彿敢言的人,言必要盡,罵必要狠,一刀要出血,最好做烈士,死而後已。

這樣溫和的一個人,最近也被國內「毛左」、「反憲政」派激烈批評,賀衛方說,原以為重慶是重慶,中國是中國,「現在看出來了,中國就是放大了的重慶」。(1/10/2013《香港經濟日報》)

批判有很多方式,持不同意見者,痛罵多數不能解決問題,甚至訊息也傳不開去多少。賀衛方最近評薄熙來案,溫和講道理,這就是他很典型的說理方式:

「高官稱不知妻兒收受巨額賄賂,但行賄人與其妻均稱他知道,各執一詞,雲山霧罩。姑不論此案本身,假如我們有官員財產公示制,每年一度,官員都要和妻兒一道,將家庭所有財產細算一過,獨立審計機關再一一核查無誤,公之於眾,何至於有所謂不知情的辯辭?財產公示保護的是官員本身啊!」(賀衛方博客)


又例如他年前談陳良宇貪污案,論制衡監督的重要:

「中紀委……的有關公告中說,陳良宇的腐敗從他做區裡面的官員就開始了,他的腐敗史有二十年左右。我就不明白了,這二十年的歷史裡,我們的媒體在幹嗎?我們的人大在幹嗎?我們的紀檢部門在幹嗎?……人如果不是神的話,他真受不了這種不受監督的狀態……我們這樣的一種制度表面上看來在保護我們的官員,在維護國家形象,但其實是把我們的官員都給害掉……」(見《新聞自由,讓上海更美好)

中大博群大講堂,本星期五(4/10/2013)下午四時半,圓形廣場,中大山頭的清風夕陽,聽賀衛方談「中國憲政之路」。

***   ***   ***

絕版多時的奇書禁書《歷史的先聲》,剛剛在香港重編修訂發行,白紙黑字記錄了共產黨打下江山前的「先進」,共產黨黨報與毛澤東、周恩來力陳憲政、民主、自由之重要。這本書值得收藏,閒來一讀,真係唔知講乜嘢好。



2 comments:

  1. 咩都唔洗講,在中國公理人人心中有數,只是,在槍桿子底,在利慾薰心底下,就道理說得再好,都係無鬼用。

    ReplyDelete
  2. 呵呵,贺老狗妄图在中国彻底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独裁统治,但它的梦也只能永远是个梦。经历了文革民主教育的人民群众不会再被它们欺骗,现在中修已经面对民变四起的形势,待自由花开日,就是贺卫方等独裁者走狗全家火葬场之时!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