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 2013

免費報趕絕收費報?



論壇講者:
施永青,《am730》創辦人
麥華章,《香港經濟日報》及《晴報》社長,集團董事總經理
蕭世和,星島新聞集團行政總裁

***   ***   ***

免費報紙三大巨頭,都坐在台上了。想不到,大家笑騎騎,卻有點火藥味。

《爽報》爽死了,《都市日報》等賣盤,剩下就是他們的世界:《頭條日報》、《am730》、《晴報》。

三位免費報章話事人,中大新聞獎講壇,論題是「免費報紙趕絕收費報紙?」,論傳媒惡鬥,免費報紙市場定位與生存之道。

大家很容易發現,新一代年輕人,幾乎無人會畀錢買報紙。在三位免費報紙巨頭口中,綜合性的免費報紙死硬。

施永青說:「收費報紙的讀者,死一個,少一個。」好多年來,若有人投資傳媒,「已無人再做一張新的免費報紙。」

麥華章說「十年磨一劍」:以創刊日計,五十年代冒起是《明報》、六十年代是《東方日報》、七十年代是《信報》、八十年代是《經濟日報》、九十年代是《蘋果日報》。

之後?無了。

論題裡「趕絕」二字,麥華章說,不只是趕絕,而是「趕盡殺絕」,免費報章與新媒體將趕盡殺絕收費報紙,「80後認為所有資訊都係免費…綜合性報章會死光,較專業的報紙,如財經報《香港經濟日報》,有排至死,但將來都要死。」

火花,與免費報章business model無關,與報章內容有關。

麥華章說,專業財經報章的生存空間,在他們提供知識與智慧之附加值,才能賣到錢。他說,市民投資買樓買股票,一生重大投資,若專業財經報章能提供資訊,投資賺到錢,不介意付出七蚊;管理階層,business lunch有話題,談談商管知識,也需要財經報章。

施永青謂:他覺得,教人買股票,不值得去做,不要靠畀number(上市公司編號),做指路明燈,害人不淺,小股民,常常做了大鱷午餐。

麥華章:我們主要不是「畀number」,係建議投資「板塊」。

免費報大戰,一輪廝殺後,在台上的三位,都站穩了自己的定位。

《星島日報》走中產路線,同系的免費報《頭條日報》走大眾路線,客路互不重疊,蕭世和以飲食集團為例,既經營高檔飲食,又經營快餐店,無衝突。他認為,爽報之死,是感覺似「小蘋果」,與《蘋果日報》太似,自己搶自己生意。

麥華章謂,《香港經濟日報》走財經專業,同系的免費報《晴報》則走中產中下層,即是中產的mass

施永青的《am730》,沒有同系報章,不存在打殘自己的問題,施永青強調質素,他不認為免費報章質素次等;他說,免費報紙畀人無內容的印象,會慢慢改變,發展下去,不會比收費報章差,競爭會令內容更好。

若以印刷量論英雄,《頭條日報》九十萬,是全港印數最多報紙,大賺。《am730》,日印四十萬,也有錢賺,員工大分花紅成為傳媒界美談。《晴報》,五十萬,印數雖多,廣告多,但未賺錢。

施永青談《am730》生存之道:我們是「有機增長」,「唔係財大氣粗大灑金錢,找到生長模式,才長大。」「不會自作聰明,以為可以計劃印幾多,睇住市場來印,市場能吸納的,就加紙。」

暗裡交鋒,但有一點,三位算是有共識,就是對新媒體的懷疑,席間多番提到《蘋果動新聞》,點擊率雖然驚人,但不能轉化成盈利,反而越做得好,會搶了《蘋果日報》的銷路,條數唔知條計。

當然,壹傳媒的如意算盤,是大舉投資,搶佔市場,買一個未來。

麥華章質疑,報紙投資新媒體係咪一個「大騙局」?他說,有些香港新媒體,做了十五年,還在蝕錢,卻不能退出,因為大勢所趨,一定要繼續玩落去。他認為,現時互聯網裡的勝利者都是中美的巨頭,他們經濟規模大,有先天優勢,相反香港市場太細。

施永青謂,暫時唔玩新媒體,因為看不到business model,要睇定一點,等到你打生打死,剩下一個,他才會加入市場,起碼行出來都叫做第二。他談免費報紙經驗,謂「試新野好難」,多得《都市日報》先行,開了個頭,市場習慣了免費報紙這媒體,《am730》走出來,好快有廣告,不足兩年就有錢賺。這是他營商之道。

星島的蕭世和:「收費報紙是傳統,免費報紙是新興,而新媒體是未來。現在收費報紙市場開始萎縮,新媒體未有足夠的能力搶走報紙廣告客源,免費報紙的土壤應該說是最肥沃的。

土壤有幾肥沃,他們說,廣告商投放報章的廣告費,免費報與收費報已是五五之比。

我們日日在地鐵站見到婆仔黨排隊黨,收集免費報當廢紙賣,廢紙率又是多少?麥華章說,他們的統計,此等廢紙率是5%

至於本人,為免增加地球上的廢紙,也為免增加背包的負重,我出街幾乎從來不會順手拿一份免費報紙。家裡訂的《明報》已讀不完,付錢訂的網上版《信報》也讀得不多,我所有讀到的免費報文章都是fb裡朋友分享流傳的。當然,還要睇《主場新聞》,又要望望《蘋果動》每天hit rate,了解人心走勢,你話幾唔得閒。

受眾將會越來越細碎化,每個媒體都在大潮裡尋找自己的生存方式。

樓上三位,睇準市場,逐步進逼,相對穩陣;上一講的三位,〈王維基 X 盧永雄 X 蔡東豪〉,無乜business model可言,但「腦下垂體有些分泌過盛」(盧永雄語),敢於冒險,是〈三個勇敢的中坑〉。

免費報紙,鬥餐死,得益是讀者,是市民。有人賺錢,有人大蝕離場,市場競爭之必然,政府從來不管。政府又憑什麼要嚴管免費電視市場?為什麼要擔心有電視台玩完?只敢遮遮掩掩,暗地放風解釋,仍然理據薄弱,〈擲地無聲 蹉跎歲月〉。


3 comments:

  1. 區生閣下"幾乎從來不會順手拿一份免費報紙", 對於免費報市場難免缺乏認識, 任由三個免費報章話事人胡說《爽報》的死因. 《爽報》的死因是廣告極少, 無法抵銷開支, 在可見的未來亦看不到有大增的可能 , 雖然, 讀者數量不比其餘三間報章少. 為甚麼廣告極少? 免費報是中下層市民看的報章, 廣告客戶以日常消費品商戶為主, 超市及連鎖店的每星期數十頁廣告對《頭條日報》及《am730》收入的貢獻佔很大比例.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這當然是一個原因,以閣下研判,這原因的背後原因,是政治原因嗎?有沒有與蘋果日報搶生意的問題?

      Delete
    2. 地產大財閥及中資機構不在壹傳媒集團刊物落廣告是眾所周知的政治原因, 不贅. 《爽報》搶《蘋果日報》生意的問題不大, 因看《爽報》而不買《蘋果日報》的讀者亦不多. 以在下觀察, 壹傳媒集團的廣告商大多是以中產為對象的商業機構, 以中下層為對象的免費報, 在缺少地產大財閥、中資機構、超市、連鎖店等廣告客戶的情況下, 《爽報》即使讀者再多亦不可能有盈利.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