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4, 2014

院友嘉年華,香港一青山

青山醫院內,院友成群,在圍觀一個馬桶,光滑亮麗,閃閃生輝。

張姓院友A︰「嘩,偉大發明,好一塊美玉,為人類貢獻。」

張姓院友B︰「靚女、精品、鎖在深閨人未識,見好就收啊。」

李姓院友︰「馬桶是飯桶,人嚟,裝飯,食住先,以後馬桶會加餸。」

董姓院友,看著馬桶裡的水,嘖嘖稱奇︰「嘩,浩浩蕩蕩、光輝燦爛、波瀾壯闊。」

一位院友,姓強,愛讀報紙寫文章,拿著一份精神分裂的報紙,最近這份報紙改版,報頭日日不同顏色,有一天報頭變了黑色,我以為新聞自由同香港民主又死了一次。

強姓院友很喜歡寫文章,他在論壇版的文章,每篇都有五千字,其實,五千字,來來去去,每一段,都是三個字︰

「我有權」
「我有權」
「我有權」

周姓院友,是一位歷史學家,他也在論壇版寫文章,從1832年英國選舉改革講起,說明選舉制度慢慢改變,循序漸進,經歷一世紀才是今天模樣。

我姓區,也是院友,也在論壇版寫文章,院內負責洗廁所,兼提醒大家食藥。

區姓院友好多嘢講,長氣,好煩︰「喂,周院友,你點解用ipad寫稿?你咁鍾意循序漸進,做乜唔先用竹簡刻字、再循序漸進用毛筆、循序漸進用鉛筆、循序漸進用墨水筆、循序漸進用原子筆、用cpu 386的電腦、循序漸進三千年才用ipad寫稿?咁鍾意循序漸進,你阿爺點解成日又講超越式發展、一步到位,你阿爺點解咁鍾意一起就起高鐵?點解唔循序漸進先用柴油火車、電氣火車、再起高鐵?」

「周院友,你知唔知歐洲以前點樣對待瘋人?瘋人被當作妖怪上身,要用火刑燒烤,後來循序漸進,歐洲中世紀有瘋人船,神經病人全部丟在船上自生自滅永遠飄泊,近代仔藥,把大家的神經狀態改造,點解你唔循序漸進,先試下火刑驅魔醫好你個病?」

區姓院友發作期間,王姓院友笑騎騎走進來,在廁所內徘徊踱步,不停說「我相當興奮」、「我相當興奮」。原來他剛見過院長,院長說他的擦亮馬桶方案不錯,王院友對此表示「相當興奮」。

此時,平時較少說話的全國青山研究會陳姓會長開腔,指摘在座的人都是「恐怖份子」,「我絕不容許恐怖份子在馬桶上拉屎」。

董姓院友一副苦口婆心老好人的樣子︰「不,他們當中也有愛國愛港的……香港好中國好大家好,香港好中國好大家好……」

然後,一位彭姓外籍院友衝入廁所︰「我要搵人!」他紅鬚綠眼,明顯是冥頑不靈的外國勢力。

彭姓院友謂︰「十七年前,我在這裡碰過一位院友,他質疑我,為甚麼全世界最民主進步的國家,會把這個城市歸還給這個制度完全不同的國度,而沒有任何民主保障?奇怪啊,為何我會在精神病院裡聽到全城最清醒的話?那位院友還在嗎?」

院友面面相覷,齊聲道︰「十幾年前還清醒的人,現在全部都瘋了,你找誰?」

圖為區姓院友最近放假,於塔門許下宏願,誓要成為香港最後一個入青山病院的人。
***   ***   ***

相關文章︰

如果你想同聲一哭︰

如果你還想講道理︰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