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9, 2014

梁振英、曾偉雄,是佔中幕後推手




有果必有因。八個前因,看梁振英與曾偉雄如何令佔中「遍地開花」︰

近因︰

1.      警方無理長時間拘留黃之鋒,並不尋常地入屋搜證,激起民憤。陪伴黃之鋒保釋的律師韋智達表示︰法官批出人身保護令之時,「望著法庭四周表示,如果警方早就釋放黃之鋒,這一切都不會發生。」(見明報報道

2.      學生重奪公民廣場一晚,場外示威者和平靜坐,警方根本不需要使用胡椒噴霧等粗暴手段,個別警員行為野蠻、目露兇光,於互聯網廣傳,激起民憤。

3.      佔中集會剛開始,警方阻止音響器材入場,並隨便以「阻差辦公」扣留泛民議員。佔中行動沒有專業揚聲器,失去直接指揮群眾的能力,運動主導權,落在普通市民手上。

4.      本來,若警方按以往做法,容許市民到添馬總部外集會,當時事情發展,對政府的最壞情況,可能如國教重演,但警方竟選擇封閉海富中心天橋,令市民聚集於金鐘對面馬路。

5.      市民由多個方向企圖進入會場,攤薄了警力,本來一場集會,旋即變成了陣地攻防戰,令更多市民聞風支援。

警方應對︰

6.      亂用催淚彈︰筆者現場所見,發放催淚彈前,示威群眾並無異動。警方不可能不事先推演事態發展,不可能不知道,光天化日射催淚彈,觸怒示威人士,瞬間情緒高漲,令抗爭之心更為堅定。不少示威人士即場數得出,近二十年,政府只用過催淚彈對付世貿示威的韓農,與越南船民營騷亂,當時,韓農有燃燒彈、船民有大量削尖的自製武器。而今次警方發放催淚彈,對付的是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發催淚彈後,更多聲援市民陸續趕到,壯大示威聲勢。

7.      現場所見,示威者其實也害怕催淚彈,走得很快,第一次接觸,很多人甚為驚惶。但是,示威者退後時,防暴警察卻沒有部署好,重奪路面空間。氣體散去,人群又重佔路面。警方配合失當,令到「第一彈」,沒有震懾之效、沒有驅趕之效,只有刺激人群,挑動情緒的作用。

8.      警方堅持不退,不開放添馬,加上催淚氣體四處飄揚,令部分人散開,漫步至中環、及灣仔,令佔領行動「遍地開花」,催淚彈功不可歿。

每一發催淚彈,就多一格抗爭之心
遠因︰

梁振英從來不介意實現其「競選承諾」(遲早要出放暴隊與催淚彈),激化對立,鼓動鬥爭,有權盡用,進而濫用;人大落閘,歪理連篇,視民意如無物;政改諮詢,浪費了社會寶貴時間,又低估市民怨氣,這些說過太多,就不再說了。

佔領與催淚彈的影像,瞬即傳遍全球,各地媒體大篇幅報道,這是對政府另一種無形壓力。

為何有大量外國傳媒聚集香港?原來是中央政府自食其果。據vox.com報道,中央政府近兩、三年來,阻礙外國記者駐內地採訪,令到大量外國記者「滯留」香港,而這些記者非等閑之輩,都是資深及影響力大的記者。報道說,再一次證明,「審查新聞,要付出代價」。

要一向平和的香港市民,佔領中環、佔領金鐘、佔領灣仔、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堅持一夜,並不容易,學民思潮做不到、學聯做不到、佔中三子做不到,梁振英與曾偉雄超額完成任務。

而今問題在,他們是否刻意的,是否樂見其「亂」,然後以非常手段,實踐暴政,達致「大亂而大治」的理想?
相關文章︰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