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罷課】大學之道




我常無緣無故,找一個藉口,回大學走一走。

大學校園裡呆坐冥想,你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

大學集會,你不需要那見鬼的不反對通知書。

大學是闖蕩的地方,知識上的闖蕩、地域上的闖蕩、情感上的闖蕩。大學是自由的土地,知識增長,不在於課本、不在於上堂,而在於無拘無束的歷練,在放任的環境下追尋自己的興趣,發掘一切能觸動自己的人與事,把握一切交流、實習、旅行、聆聽、論辯的機會,闖蕩天與地、探索自己的心。

大學,就是一個象牙塔,窗外濁流滔天;莘莘學子,青山綠水之間,尚能保住清純的勇氣,在墮落之前,深呼吸一口;眼看前路崎嶇,明晦不定,也要同時思考,自己如何不從俗、不同流合污。

很多人說過了,不論你是否關心政治,政治都會來關心你。不論你想關心,還是不想關心,請先投入、思考、理解,再作決定;如果最後你選擇冷漠,那總算是深思熟慮的冷漠,總比人云亦云的無知與犬儒要好。

也很多人說過︰當我們孤獨地做夢,那只是一個夢;當我們一起做夢,那就是把夢境化為現實的起步點。

更多人說過了︰我們不是有希望才去爭取,我們要爭取才看到希望。

很多成年人,如溫水之蛙、如圈養之豬、如涼薄鷹犬;好些人,習慣了,把存在的就當作合理,把有權有錢的,當作神明。他們無夢,他們滿足現狀,學懂欣賞命運為自己安排好的一切;更進取的一群,學會關愛強權,批判弱勢。

剛開學,同學們還未懂得走堂。校園裡,校巴常滿,新鮮人不懂落車;遇上的,都是渴求新體驗的眼神。有多少同學,一開課就想罷課?

抗爭,是因為我們不認命、不願意被包養;看不見出路,不等於我們坐著等待閹割;魔爪伸延時,我們不能寂然無聲。


大學最精彩的地方就是理想性和純粹性。這是在你離開以後很難做到的。你說大學生不成熟、天真;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他的好處就是理想和純粹,恰恰足以彰顯世界上很多不理想也不純粹的東西,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周保松

 Control your own destiny, or someone else will.
                                   —Jack Welch
***   ***   ***
(本文部分段落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相關文章︰
英超開波時,看看香港的荒謬球賽
包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