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8, 2014

寸草猶生,就看我們能走多遠



(本文 8/9/2014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Photo: Daniel Y.M. Chan
沸沸揚揚的《主場新聞》,現在剩下甚麼?

往日的辦公室裡,除下來的小招牌,無人帶走,似等待輪迴。桌上還剩一叠《主場新聞》兩周年紀念紙本特刊,贈慶變悼念,聊作憑弔。

還剩甚麼?一群心仍未冷的博客,與九月九日正式啟用的《主場博客》網站

憂傷的香港,你鍾愛的事物,不是慢慢消逝,就是猝然而逝。希望幻滅,善人蒙難,歪理如野火,雞犬則升天。《主場》燈滅,博客們有過短暫的愕然,但這不就是香港的宿命嗎?劣勝優汰,尋夢像撲火,做得好,自然有人關顧你問候你,他不怕你激進,最恨你平實講道理;他不怕你橫衝直撞,最恨你建立影響力。

行走江湖,作為《主場》活躍博客,我發現《主場新聞》猝死前夕,身邊的傳媒界朋友、政界大哥、志願組織、學生代表、連澳門社運圈中人都在讀;於《主場》發文,言論影響力,超越報章的欄欄框框以倍計。新聞學理論,早已確認新聞內容對讀者立場的影響力不算大,但其威力在於 agenda setting,即議題設定的能力,《主場新聞》的影響力,在它能第一時間影響議題設定者和輿論領袖的思考,它是議題設定者的議題設定者。

出頭鳥,處境何其不妙。

煙花般的絢麗,最燦爛的一刻歸於黑暗。我城的森林定律,大家慢慢習慣了,也似乎看得開了,練習了一股沉著,處境不驚。記得有一位《主場》新員工在《主場》倒閉後慨嘆︰「我以為我可以在這裡做十年。」博客們何嘗不是這樣想?

我們一群主場博客,往日乘著順風車,享受清風,忽爾車毀,人卻未亡,總要想辦法走下去。世上沒有免費午餐,沒有永遠的順風車,如今,要落車自己走,又一個戰場,大家要赤膊上陣了。

大樹倒下,我們召集師兄們歸位,大家都問,有甚麼可以做,如何保住《主場》的血脈?《主場博客》,就是我們的回應。

這群博客,志不同,但道合;全義工、無組織、沒有利益瓜葛,擁抱共同價值;網站工作,邊個得閒邊個做,自己文章自己post。每個人,在能力範圍內,繼續書寫自己相信的真、推動自己相信的事。

我們曾經在荒漠裡找到《主場》的綠洲,博客群中,有藝術家、有性小眾、有遠足達人、有跑步癡、有科學版、體育版、綠色生活,各種版塊,少見於其他網站。能力範圍內,我們嘗試延續《主場》的一點神緖,組織協作評論 (networked commentary),邀請博客們,就共同話題,發表觀點。九月九日開張日,將會有一系列協作評論,主題正是︰「抗爭的時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每一個人,應如何面對?」

這群人,也有點奇,有明顯潔癖,堅持不講錢,網站不籌款,不集資,希望以幾乎零成本自動運作;博客之間,也無大無細,無主事者,也沒有任何組織架構可言,化整為零、有機聚合。如果你要滅燈,我們就化成熒火蟲;如果高牆無情壓下,我們每一枝鋼筆就化成刀鋒。這個時代的公民組織,大概難免如是,不能有單一的財源、也不能倚靠單一主事人,要令打壓者無處著力;每一個人,不能袖手旁觀,這種有機的自組織,要求每個人各展所長,互相走位;累了,你或許可休息一會,但隨時隨地,要準備發光發熱。

沒有新聞的《主場博客》,當然不是《主場新聞》,也談不上重生。《主場》倒下之後,那些聲言要仿製主場的人,一個月後,或無聲無息,或不見蹤影。無他,你能複製一個網頁的樣式,不能複製一群人;你要承襲一套理念,要用心、要用時間,建立信譽、建立感召力。

新的《主場博客》網站,沒有人專責製圖,文字的力量難抓著眼球;沒有編輯,則沒有重點,也無人擔起「新聞策展」的重任。以往《主場新聞》,新聞是主菜,博客文章是甜品;新聞能吸睛,博客能留客。現在,只剩博客群獨腳戲,只望默默耕耘,保住道氣。

《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曾提過,籌辦《主場新聞》時,心裡無底時,他想起陳年舊戲Field of Dreams中譯《幻夢成真》)裡一句經典對白, 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

這齣戲,看過的人可能不多,但於我而言,是少時尋夢的啟蒙,電影院裡第一滴淚。戲中主角奇雲高士拿,是一位農夫,有一天,耳邊響起召喚的聲音,在說: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 你建的話,他就會來。

建什麼,誰會來?棒球是他夢想,於是他憑直覺,耗盡家財,在荒涼的農地上,建成了棒球場,但陷入財政危機,苦苦支撐。

有一天,終於,他來了。

是他亡父、是往日的夢幻球隊;最後,全城的人魚貫入場,大家都在快樂地打棒球。

寸草猶生,堅韌不拔,就看看我們能走多遠。


《主場博客》網址︰http://thehousenewsbloggers.net/

***   ***   ***

相關文章︰
男廁裡的主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