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1, 2021

說抄襲


在學術界,抄襲是死罪。曾有學生問,抄幾多才叫做抄襲?抄別人的框架、概念都是抄,抄一段固然算是抄,半段呢?兩句呢?一句呢?相信大部分學界中人會說,抄一句也是抄,但天下文章一大抄,我們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世界,抄錄別人文字沒有問題,廣傳金句精句,造福世人,功德無量,但要標明出處,不能盜用,否則就是剽竊。

嚴謹的學術文章,有時附註甚長,一本書有幾十頁附註等閒事,增加重量,又浪費紙張;但代表着論述嚴謹有據,承先啟後,變成學術文章必不可少的儀式。

報章的論壇與專欄方塊文章又如何?一般較嚴肅的論說文,若引別人觀點金句、或別人心力勞動成果所得,理應要表明出處。有一次媒體上寫了篇長文,要解釋觀點出處,但這觀點不算驚天動地,而且文中只是略為一提,於是用附註方式說明,免影響文氣;怎料編輯可能因篇幅問題把附註全刪,筆者甚覺不好意思,因為不尊重原作者,也恐怕別人誤會是抄襲。換個角度說,有時引錄出處不過是抄襲之後一個坦白招認的自保免麻煩的方式。

寫專欄文章,往往更講求行文流暢、易讀、精要,但引錄出處同樣需要。例如談及某些驚人數據、或離奇事實,非人所皆知又有根據的事,宜標明出處,目標在增加文章說服力,也讓有興趣的讀者有據可追;若某些別人的觀點你不同意、你要批判,當然會清楚說明出處,甚至說明語境,以示沒有屈人;同理,若某些文章很有意思,你要長篇引用,甚至作為文章主線,也應明示出處,這是對原創者的基本尊重,我以為是常識。

當然,有時專欄文章閑話家常,或某些說法已經難以確定起源,也可以「網友說」、「朋友說」、「聽說」等簡單字眼,表明非自己原創。當然,為了行文流暢,很多理應眾所周知的名句,就不需指明出處,例如本文首段提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類似說法,不一定要引述牛頓,談到「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毋須次次召喚毛澤東,寫到「真理部」、「無知就是力量」等詞句,也未必需要每次煞有介事抬出歐威爾,不只破壞文氣,有時更予人拋書包感覺。

在資訊海嘯的年代,縱使引述別人觀點,重要概念要捉得緊,讓讀者觸類旁通,也要一番努力;若能過濾要點,再連結作者本人的識見、經驗與研究,與現實連繫,點連結成線,新觀點自能激蕩爆發,新知識由此產生。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略有修改。

Saturday, February 20, 2021

香港電台檢討報告沒有告訴你的十件事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政府清算香港電台的檢討報告,開宗明義抽擊「管理缺失」,有十件事沒有告訴你:

1.      在這種「缺失」下,香港電台在傳媒公信力民意調查中排第二,全港傳媒中僅次 Now TV。(調

2.      在這種「缺失」下,香港電台節目獲國際獎項無數,冠絕其他電子傳媒。即是說,香港電台的成績,市民認可、國際上、專業上亦得到認可,獨是政府看不順眼。

3.      報告要求日後港台節目要「清楚界定」兼「妥為記錄」編輯流程,報告沒有告訴你,新聞工作爭分奪秒,變化萬千,不可能每個決定每個字眼都能白紙黑字解釋兼記錄,若要如此運作,等同叫港台不要做新聞,而這種做法亦不見於其他傳媒。其他染紅傳媒反而因為處理新聞時有太多不能公然談論的政治操作,任何編輯方針倒是不敢留下具體記錄與決策過程。

4.      報告批評總編輯(即廣播處長)在編輯決定中「一直處於被動位置」,報告沒有告訴你,公共廣播的宗旨有四個很重要的字叫「編輯自主」,編輯自主不是「總編輯自主」,不是由一個總編輯話事,更不是有總編輯之上的太上皇宰制。至於商經局局長邱騰華所講,香港電台有編輯自主,但並非不受制約,實屬阿媽係女人。香港電台本來已經受《香港電台約章》、《節目製作人員守則》、廣播業務守則及通訊事務管理局調查的眾多制約。條文行之已久,規範一向存在,不需要更多來自行政部門的制約。

5.      報名批評香港電台從沒有「主動」向顧問委員會徵求意見,似乎這變成一個罪名,但報告沒有告訴你,其實《香港電台約章》從來只是說廣播處長「可」向顧委會徵求意見,沒有規定要「主動」求意見。

6.      報告三番四次要求港台向英國、澳洲、加拿大等公共廣播機構借鏡,學習其處理投訴機制及運作流程。報告沒有告訴你,那些國家的公共廣播機構的董事會人選,都由一個民主開放、受市民選票監督的政府所主導;報告也沒有告訴你,英國 BBC 的運作資金直接由電視用戶收取,製作節目不需要看政府面色。

7.      報告指香港電台聘請大量兼職、合約、特約員工,情況「泛濫」。報告沒有告訴你,做成此現象,乃因為香港電台由於要營運新電視頻道,節目量大增,但政府長年採取「陰乾」政策,人手增長緩慢,只能聘請外援。報告倒果為因。

8.      報告有一處大家甚少談論,指香港電台資訊科技管理差、安排零散、還在用很多紙張檔案。報告沒有告訴你,本來多年前規劃的香港電台新大樓,就連同更新電腦系統、統合及電子化影視檔案資料庫的大計,但隨着建制派阻止撥款,那就一拍兩散。昨日的因,今日的果,這也是政府刻意陰乾的後果,商經局為什麼又不談一談?

9.      高官們又暗指香港電台有節目臨時聘用演員王宗堯,未有考慮他有案在身,是忽略「風險管理」。報告沒有告訴你,香港實行「無罪推定」;未審又何來有罪,尊貴的鄭若驊司長剛剛才強調了一遍,「無罪推定」原則從來沒有變。

10.  清算報告發表同日,原廣播處長梁家榮提早解約,換上一位全無傳媒經驗的政務官接手。報告當然沒有告訴你,這個人事安排,正是以業餘凌駕專業、以政治主宰新聞、以行政手段扼殺香港電台的先聲。報告更沒有告訴你,這個人事任免充分反映時代精神:只要求你緊跟權貴所訂的規矩辦事、最怕你有堅持有抱負;不怕你績效差,只怕你有理想有底線;不怕你不專業,只怕你太專業。

***       ***        ***

相關文章:

TVB直插谷底,大公文匯敬陪末席:傳媒公信力啟示

煙花散落 恭喜發財


Friday, February 19, 2021

微物迸發,山河變色

[從「鱷魚朝天」遠望,遠山為大帽山]

行山路線不怕重複,因為同行山友不同、海邊潮汐漲退浪濤高低也不同、四時之景亦不同。是日走麥理浩徑大欖林道一段,難度屬家樂徑級數,即是平淡易行,適合心情鬱悶但想曬太陽又不想太過挑戰自己時走一走。

林道兩旁,盡是蔥蘢大樹,部分樹冠變色了,翠綠中帶點淡黃。上網一查,這叫浙江潤楠,常見香港原生樹木,平凡得大概所有遊人都不屑一顧。潤楠正值二月花期,這種花也毫不顯眼,如小竹荀般的啡色花苞,花梗如傘,一叢叢小花,微小得你幾乎看不到花蕾花瓣,但一束束嫩綠微黃,點綴山蔭密林,煞是好看。



大路都走過了,現在遠足,若然有時間有力氣,地圖上的無名字山頭也要踏一遍,這些山頂通常平平無奇。大欖林路上,見遠處有一山頭,官方地圖上無名,行山程式上標示「鱷魚朝天」。

類似山頂,通常無甚可觀,這個「鱷魚朝天」,不明白名字從何而來,難道山頂光秃秃的小圓崗似一個鱷魚頭?此處有山火瞭望台,代表視野開闊。我們來對了時間,放眼遠望,這處山坡有密集潤楠群落,墨綠、翠綠、嫩綠、淡黃,微白,二月和煦斜陽中忽明忽暗。沒有驚艷花朵、沒有紅葉滿枝,當小花微物迸發,山河為之變色。

***    ***   ***

這條路線,看完「鱷魚朝天」,可以回到大欖林道,找路去河背水塘,路線容易,適合親子遊,人不算太擠擁。二月時節,正是潤楠花開時。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山野無人之境(一):芝麻灣變與不變

山野無人之境(二):蓮麻坑礦洞詭秘異域

山野無人之境(三):元朗三座大山

山野無人之境(四):瞻仰明日大嶼

山野無人之境(五):嶼南尋龍記

山野無人之境(六):石澗初哥之選

山野無人之境(七):綑盡東北五咀

山野無人之境(八):地圖上的空白青山

 

 

 

Thursday, February 18, 2021

煙花散落 恭喜發財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一聲令下禁播   BBC,香港電台應聲倒地,立即停止轉播了四十三年的    BBC 新聞節目,反應奇速,在政治正確方面之表現,大有進境,突破盲點。

,謂這是他所下的決定,並無政府高層壓力,原因是國家廣電總局的決定,適用於全國,而香港屬中國境內,香港電台是政府部門。

原來廣電總局一個決定,效力超凡,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要跟隨。請注意,同一個廣電總局,新春前也發出過很多指令,細緻到媒體能播什麼外國電視劇、新春期間民工「就地過年」不回鄉,電視台節目方針要如何配合、能播放的劇目巨細無遺逐一列出,香港電台是否要跟隨?同屬筆桿子系統的中宣部,三令五申各種敏感詞、外國水深火熱我國欣欣向榮等輿論導向方針,香港是否要跟隨?

廣電總局因不滿   BBC 報道新疆再教育營之性侵傳聞,指損害國家利益,不符合在中國境內落地條件。香港電台解釋要遵從不能「境內」傳播的規定,但奇怪的是,香港一向被算作「境外」,例如香港往內地的投資算作「海外投資」,香港記者往內地採訪常被指為「境外記者」,要政治正確時,我們就變成「境內」。

套此邏輯,內地的愛國洗腦教育,香港要跟隨;內地的動不動拉人濫告尋釁滋事分裂國家,香港公檢法系統要跟隨;內地的戰狼語言,香港高官要跟隨。

內地禁播   BBC 事小,反正所謂「落地」從來只在高級酒店能合法接收,捧場客要看   BBC 自會翻牆上網,此事彰顯強國崛起已不放任何人在眼內。對香港人而言,新春年初一就目睹香港電台身體力行宣示一國一制新時代,提醒大家「一國兩制」如煙花散落,也有若「恭喜發財」一樣,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口頭禪。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更新版)

相關文章:

TVB直插谷底,大公文匯敬陪末席:傳媒公信力啟示



Monday, February 15, 2021

殺劫

[高原清朗天空,格格不入,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有些書,你知道一定要讀,只差讀書的時機;《殺劫》這本書,印行十多年,現在要讀。

正如書的封面一句,這本書是「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西藏是民族衝突的斷層,文革是專制醜惡本質的痛點。藏人作家唯色從他父親的遺物中找到底片,數百張西藏文革實錄,重現世間,她拿着舊相片,再踏父親的足跡,訪相片中那些在歷史洪流中不由自主,臉容或激昂亢奮、或茫然不知所措的藏民,重塑雪域佛國被摧毀的故事。

我嚮往西藏的高原雪山,也敬慕藏人的純樸誠摰,曾經幻想要在這無垠天地中遊歷潛修,最近已明白,大概此生無緣再到西藏,況且雪國亦已變樣,再無可戀。惟《殺劫》一書,帶領人去一次時空旅行,回到半世紀前藏文化被宰割蹂躪的當下。

天空本來明淨、信仰本來祥和,而破壞的形式總是相似。文革烈火燒到西藏,由黨報鳴鑼開道,相片可見,人們當街宣讀「決心書」,集體宣誓表忠;大昭寺外,鎏金寶瓶遭移除燒毀,換上毛澤東頭像與五星紅旗;口號總是動聽的,橫幅寫上「信教自由的方針」,但口號也總是矛盾的,同時又要「貫徹執行政治統一」,宣示全面管治權。

[文革式西藏宣誓。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大昭寺掛上了毛頭像。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破四舊」摧毀目標,正是藏人的核心精神泉源,佛寺的法器、經書、法輪,佛塔遭殃,識時務者則抓緊亂局,偷走佛龕內的金銀珠寶。相片中見一棵大名鼎鼎的樹「唐蕃古柳」,相傳是文成公主帶來西藏,見證自古以來,唐朝和吐蕃平起平坐時兩邦之交往。搗毀大昭寺當日,群眾隨手折下唐柳枝葉生火,焚燒經書法器,隨後不同派系互撤農藥毆鬥,農藥撤到古柳樹上,一千三百年的老樹就死了。

親手破壞佛寺的,不只漢人,也包括藏人、所有人。國家機器開動,由黨報到學校到街道委員會每一環節,鼓動造反、革自己的命。相片中,喇嘛脫下了絳紅大氅,換上軍便服、手執毛語錄;走在經輪的迴廊上,是一臉稚嫩的紅小兵。人們舉起紅櫻槍,闖進寺廟,把沾滿百載香蠋酥油味、僧侶一字一筆的手抄的經書,扔到街上;經書燒不盡。

《殺劫》記一位老人,路過寺廟旁,見佛像被砸成碎片,大風刮起,滿街破碎的經書漫天亂飛;寺廟就是藏人信仰的堡壘,老人慨嘆:人活這麼大年紀幹什麼?活的年紀太大了,連菩薩的死都看見了,還有比這更不幸的事情嗎?

[火燒法器經書。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文化大革命的戲碼,少不了識時務的「積極分子」,批鬥「牛鬼蛇神」,封建地主貴族奴隸主這些階層在傳統西藏本來就不缺。「牛鬼蛇神」當中,有些貴族,本來是對中共滿有信心,早已投誠;有些真心相信中共的承諾,明明早已逃難印度,五九年響應號召回國,當時中國向全世界宣布了「四不」的西藏政策,回來的藏人「不殺不關不判不鬥」。結果,不消幾年,一切皆是空話。

[「活佛」及貴族們一一被批鬥。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佛器搗毀、佛寺夷平後,新神誕生。一張相片可見,毛澤東畫像豎立到莊稼中,變成驅趕雀鳥的稻草人。信仰摧毀了,換上另一種信仰,然後又瞬即破滅,換上虛無。

幾十年過後,唯色重訪參與破壞佛寺的人,有人變得更虔誠,擔心自己死後遺體「去天葬臺連鷹鷲都不會吃」;有僧人懊悔終生,幾十年來不敢再穿袈裟,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資格;民間則流傳眾多文革時積極分子的「現世報」故事。

這本書為什麼叫《殺劫》?原來,「革命」一詞翻譯成藏語,發音似普通話念出來的「殺劫」,藏語「文化」的發音則同普通話「人類」近似。「文化大革命」翻譯成藏語,就是「人類殺劫」。

慘痛的歷史要不斷訴說,否則它會重複自己。

[攝影:澤仁多吉,《殺劫》]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文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蒙古再想像 沒有什麼自古以來

色達是空:一個天葬主題樂園的誕生

六角柱石誤會

 

[萬宜水庫東壩工地,可見右方現時的「主要景點」,乃因為採石建壩而炸出來的。撮圖自地質公園解說牌。]



香港有國際級的地質公園,地貌主角是六角柱石。我們常在六角柱石海岸攀爬「綑邊」;逃離人群,那是無人之境的淨土。

朋友把攀爬照貼上臉書,常見朋友留言怪責:爬上去破壞石柱乜乜乜,類似評語常在網絡見到,讀得我莫名其妙。

可能有很多朋友未必了解香港六角柱石群宏偉之處,它並非只是幾塊石牆,也不單是某處一個「地標」,佔地也不是一個普通「公園」大小。整個西貢東岸,及對出大海的島嶼及海床,全都是六角柱石,那處一億年前是巨型火山口,岩漿冷卻後形成六角柱狀。即是說,整個地域、地貌都是六角柱石縱使有人很厲害地把一塊柱石踏碎踏斷了,碎裂後,山體下一層,仍然是六角柱石。


[海岸的隱秘地點,到處六角柱石]


況且,自古之來,海邊的柱石群抵受海浪轟擊,易碎易裂的,早被波濤捲走,小小一隻靈長類動物,不容易手腳攀爬就能破壞。

再者,現時人潮最多的六角柱石景點所在,即萬宜水庫東壩,本來就是人為「破壞」才出現的。在地質公園東壩靠南一端有一個解說牌,官方說明謂,眼前這些六角柱石,其實是萬宜水庫興建時,為了採石築大壩山體被炸破留下的礦場石坡,「因而敞露出宏偉的六角形岩柱,其規模之龐大,令人驚嘆不已……」,寫解說詞沒有說明清楚,其實類似的六角柱群,天然存在於西貢沿岸,只是一般人較難接近而已。

所以,這個地質公園熱點、假期小巴目的地,其實是人工「破壞」開鑿出來的,移開了植被,炸開了山頭,才會出現一排如此整齊的六角柱石。

[萬宜水庫興建前原海峽,可見現時東壩位置兩方沒有高聳的六角柱石群。撮圖自地質公園解說牌。]

[萬宜水庫東壩工地,可見右方現時的「主要景點」,乃因為採石建壩而炸出來的。撮圖自地質公園解說牌。]


[現時萬宜水庫東壩的「景點」,部分是人工開鑿後才得見。]

當然循例要提一提,初學者不要隨便攀爬任何地方的六角柱石群,因石壁陗陡,提防跌死,高崖上總有碎石,也要提防落石砸死,崖邊大浪洶湧,提防墮海淹死。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到處都是六角柱石:

花山圖集給他們一個名字

黑洞巨浪石柱群:橫洲十二景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21

教育局黨官究竟知不知什麼是「九段線」


什麼是「九段線」?這個問題,恐怕連設計國安教育的黨官也不懂答。

國安教育降臨學校,滲透各科,其中地理課程要「展示中國領土及領海圖(包括南海九段線),讓學生認識中國國土的範圍。」

要搞清楚,「九段線」真的代表中國南海的領海範圍嗎?

打開官方的政治正確版中國地圖,南海有條「斷續線」,這條線劃得遠離中國大陸,逼近鄰國菲律賓、印尼與越南海岸,接近鄰國的家門口,中國說那是自古以來中國漁民的捕魚場兼棲息地,鄰國說你霸道。

「九段線」如果是邊界,為何不是實線,斷斷續續,又沒有經緯坐標?

香港   01 ,發言人的答案,解釋「南海九段線以內所包括的南海諸島、海域和空域,皆為中國的領土、領海和領空」。

那麼,請教育局解釋一下,如果九段線內全屬中國領海,為何國際商船與美帝航空母艦能在南海自由穿梭遊弋?

對此問題,有些內地學者會直接認為九段線劃定海域疆界,九段線內都是領海,不過實際運作上,一般只視九段線範圍內所有島礁為領土,也視之為海域權益的邊界,即是界內的石油與魚穫都是我的,但並非全海域都屬「領海」,否則怎能解釋中國容許美帝艦艇在南海遊來遊去?

中國官方則長年態度模糊,但 2020 9 ,明確表示「有人聲稱中方把斷續綫內海域都據為內水和領海,這毫無依據,是在蓄意混淆概念,是對中方立場的歪曲。」

教育局回覆可見,黨官們錯誤理解九段線,據王毅的意思,這種理解毫無依據,更是「蓄意混淆」,歪曲中方立場,該當何罪?教育局要莘莘學子學習祖國海域疆界,它們搞清楚哪個才是正確答案沒有?

圍繞九段線,還有很多問題,學生們還可以舉手問:「九段線」的前身民國時代已有,當時有十一段,中共建政後,把越南北部對開的兩段線拿掉了,那算不算喪權辱國、分裂祖國?

還有,2016年海牙仲裁法庭裁定中國對南海主權的聲稱,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教育局的教材準備好討論沒有?老師能否提及這些,教了是否死罪?

最後一件事,很重要,請各位老師立即檢視學校懸掛的中國地圖,有沒有標示九段線與南海諸島?政治不正確,死罪。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乃加長版)

相關文章:

通識科棄屍 國民教育還魂

戰狼培訓十二年

Tuesday, February 2, 2021

戰狼自摑:「泛化國家安全」

 


 最近常聽到一個詞「泛化」,外交部戰狼愛用,例句:「美方泛化國家安全。」

「泛化」二字,偶然會在一些較學術或愛故弄玄虛的文章中讀到,大概是英文 generalization 的翻譯,但近來外交部把這字詞發揚光大、登堂入室。出自戰狼口中的字詞總會多了點貶意,「泛化」在此語境,就是「濫用」、「亂講」、「砌詞」之類意思,指美國濫用「國家安全」概念,砌詞遏阻中國企業海外發展。

其實,普天之下,企業有黨委,黨國又同體,舉國體制下的大企業投資外國,無不是專制政府手臂的延伸,這是百分百正解,外國勢力擔心國家安全有理,現在如夢初醒實在後知後覺。

再觀香港,選舉想贏就被指控顛覆國家,喊句口號就危害國家安全,這才是「泛化國家安全」的活生生例證。

還記得,2003年董建華政府想為二十三條立法,說要維護國家安全,當年中央與香港人關係尚算融洽,不過主事的官員一直未能說服香港人一件事:一個體制上沒有制衡,掌控絕對權力的政府,怎能給它多一把尚方寶劍;你如何保證國家巨獸克制自己,不濫用權力?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不會反對維護國家安全,但香港人一直以來看得通透,完全明白這個嗜權的體制,一朝利劍在手,必然會把國家安全「泛化」。

短短半年,事實證明,國安法是一條沒有邊界的法律,奪權者不會吝嗇,沒有準備約束自己,全方位「泛化」。

一聲國家安全,公務員每人一個緊箍咒,或簽字或宣誓,不簽賣身契者會被調查被解職,行為霸凌,公務員沒有選擇,抗辯亦徒具形式。

一聲國家安全,辦初選是罪,選舉想贏是奪權,想逼特首聽民意是顛覆。

一聲國家安全,警察上門,可以破你門、隨便拿走你的電腦、破解你電話、移去整個民意調查所的伺服器、逼令傳媒交資料。

一聲國家安全,可以逼令銀行凍結戶口,株連家人,搶錢無限期,申辯等待無限長。

一聲國家安全,可以要求網絡供應商封鎖載有起底資料的網站,起底跟國家安全有什麼關係?不知道,但「國安」律令一出,供應商誰敢逆意。

又是一聲國家安全,打破一切規矩,政法部門隨便拉人要你即時坐監不准保釋;政府可繞過既定程序,不需法庭核准,監聽任何目標,甚至是律師與客戶之間的溝通。

國安法下,老師人人自危,教材動輒得咎;出版社自我審查,傳媒緊跟主旋律,中產人士雞飛狗走,還算敢言的變成麻瘋病人,識事務者避之則吉。

正如戰狼隔兩天就說的話,以上一切,都是「泛化國家安全」、「濫用國家力量」、「實屬霸凌行徑」、「吃相十分難看」、「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顛倒黑白的強盜邏輯」、「唯我獨尊的霸權思維」。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乃合併加長版)

相關文章:

一朝回到殖民地

新時代不平等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