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6, 2020

山野無人之境(一):芝麻灣變與不變



瘟疫蔓延,全民行山,郊野吵鬧,名山之巔有堵路,樹叢生出口罩。

此時此刻,只能選擇避開人潮,走荒僻之路、尋找無人之境。果然,全程只碰到零星山客,寧靜得,白鷺拍翼與水牛嚼草的聲音也清晰可聞。

遊人棄之不顧,事出有因,很簡單:悶。

這一帶山野,沒有高山險峰、沒有壯麗雲海、也沒有奇石飛瀑,而且交通不便,路途又不短,誰要來啊?

我對大嶼山芝麻灣半島的偏見,始自中學時代,曾經踏足過,只記得沿海而行,山徑平緩,景色單調,小屋落泊殘破,無甚看頭。

重臨舊地,是記憶在欺騙,還是時勢不一樣?沒有露營客的貝澳沙灘,回復原有的靜謐,涌口潮汐與河水交戰,翻起波光粼粼;望東灣村破屋人去樓空,瓦頂塌下,藤蔓入侵,牆上衣掛勾,等待不會再來的衣帽。

貝澳河口

望東灣村破屋

空置破舊的芝麻灣懲教所
走到荒廢的芝麻灣懲教所,鐵網破損,雜草向破落營房宣戰;大家異口同聲:用來做隔離營啊!但可能太陰森詭異嚇怕人。南岸的澄碧邨更是香港異域,三十多年前的海景豪宅群逐漸荒廢,但原來還有住客在此避世;他們獨處荒涼一角,唯一對外交通是來往長洲的街渡。你可以試想像,留守於此的住客每天聆聽浪聲風聲,是怎樣的生活?以買樓為樂的香港人登臨此地,或可想像一下,九十五萬港元就買到豪宅,是否超值。
 
與世隔絕的傳奇豪宅澄碧村
十塱灌溉水塘,有靈氣

十塱荒田的水牛,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牛
山蔭之中的十塱灌溉水塘,青翠茂密,水鳥在綠蔭波光上飛翔;十塱村的水牛,可能是世界上最快樂的牛,沒有人要吃牠,沒有要牠們做苦工,每天就躺在荒廢農田享受泥漿浴,張口就是鮮潤青草。

日落時分,雲絮片片,漫天橙黃粉紅,原來芝麻灣半島很美。這些年來,景色從沒有變,是人變了。


***   ***   ***

路線補充,以上行程大概如此圖所示,平常步速要六個多小時,上落不大。新渡輪有航班於長洲開往芝麻灣懲教所的碼頭,可縮短路程。更多路線資料見oasistrek

其他無人之境路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