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20

「各有各的良知」,我真係好憎呢句話


在良知泯滅、真相淪亡的世界中,常聞兩句狡辯:「各人有自己的良知」、「真相各人有自己的解讀」。

無知就是力量,而且變為時尚。平凡百姓說這些話的,不一定是壞,多數是懶,習慣疏於思考,說一句「每個人有自己的良知」,就可以立即關閉腦袋,也自以為聰敏黠慧。

對不起,我真係好憎呢句話,每次聽到都起火。

《鏗鏘集》播出〈袁氏這一家〉,記「愛國愛港建制派」容海恩與「中間派」袁彌昌結婚生子,與「激進民主派」袁彌明及「黃到金」的爸爸袁弓夷一家人相處的故事。姑仔袁彌明談到決裂點在7.21事件,仍站在政權一方就是是非不分,沒有良知;阿嫂容海恩認為說法「嘥氣」、「我夠覺得你良知係錯,各人有自己的良知」。

紀錄片中見到袁家兩位寶貝孫女,倒想起,容海恩如何教女兒分辨對錯?什麼應做,什麼不應做?

「良知」可理解為辨別對錯的基本價值觀,很多人會說,良知沒有標準,其實我們可以做一個思想實驗,找尋共通點:有什麼道德規範,是世上每一個族群都會用來教導孩子,幾近沒有例外?

這些良知,沒有「各有各」之別,例如「唔好打人」。相信世上每個民族都會教導孩子「不要郁手打交」,除非你從五歲開始教小孩打聖戰,一般父母應該不會諄諄善誘叫細路「殺無赦」,很難想像容海恩會教女兒「睇唔順眼的人,嗱起碌棍摳佢啦!呢樣就係我哋的良知!」,「良知」的意義也許紛亂,但總有一些共識。

又例如,我們會教導孩子,不要欺凌別人,要保護身邊弱小,保護弟妹,若遇到襲擊、遭人侵犯,要高聲叫「唔好」,懂得保護自己;很難相信容海恩會教導孩子「如果在元朗站畀人摳前面,就要乖乖站好,畀人摳埋後面,打不還手,就係我哋一家的良知!」。

我們也會教孩子「唔好講大話」、「做錯事要認」,我們不會教孩子「其實呢,呢個世界對錯難分,是非題的答案,全部呃你架!」我們從小誘導孩子追尋「真善美」,不會叫孩子仰慕「假惡醜」。

我們不會輕言自己掌握真相真理,但要努力蒐集資料,嘗試接近真相;相反,有錢有權有勢的人理虧辭窮時,最愛說「各有各的真相」,繼而扭曲事實,試圖重寫歷史,主宰「真相」;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最後就是有權勢的人聲音最大,天花亂墜,謊言說一萬次,就變成他們掌握的「真相」。

 「極權統治的最佳臣民,不是忠誠的納粹主義者或共產主義者,而是那些事實與虛構不分、真偽不辨的人」漢娜‧鄂蘭說的。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文略有增節。)

**〈袁氏這一家〉還有一處小彩蛋。家公袁弓夷談到容海恩父母是否共產黨員時,容海恩甚為憤怒。奇怪,內地有識之士履歷上總會光明磊落填上自己的「政治面貌」,獨在香港,共產黨員總在地下偷偷摸摸。形象低劣,有時不怪得人。

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港大變黨大,黨委副校要進來了

 

傳媒現形記:Now 新聞主管自打嘴巴實錄


這篇文章,嘗試簡單解答三個問題:

為什麼一個新聞部主管,會頻頻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個新聞部主管,如何可以半天內自打嘴巴?

一個新聞機構,失去觀眾支持,如何繼續生存?

葉建源評港大疑似黨員副校人選一事,動   Now TV ,施展午夜凶鈴,深宵時分打電話回公司,下令刪內容,這動作,一般而言是極度緊急、超常規的行為。為了一位葉建源如此緊張,一句質疑黨員身分的說話,播了整晚,主管冇反應,卻突然發覺有問題,Now 西,這是合理懷疑。

香港新貴的特技,就是常想要用體面的方式向公眾解釋西環的旨意,執行了任務,如何說得通?Now TV 新聞一眾新高層似乎學藝未精,看來想了大半天,才能找到一個唐突刪稿的理由「因播出當晚,知道部份內容仍需進一步核實,當中有未能確定的背景,港大校方也在回應聲明中指出媒體報道中有錯誤。我們當日已播出主要訊息,不合適在未確定的消息上再加揣測性的評論。」

簡單而言,就是「不合適在未確定的消息上(即黨員身分疑問)再加揣測性的評論」。

這說法有兩大問題:

首先,何謂「未確定」?其實連港大兩位新副校的人選都是沒有官方確認過,如果「未確定」就不評論,林鄭早前宣布推遲宣讀施政報告,原因是會在十月底上京接旨,等中央賞賜「惠港政策」才公布,這一切都屬「未確定」,為何又煞有介事找人去評論呢?現在十月底了,中央施恩接見之日無期,看來是林鄭一廂情願,為何當時這個「未確定」的消息又容許眾多評論?

很多東西都不能百分百確定,但記者尋根究柢,最少能確定清華大學多公開文件,申作軍都有黨委名銜,現在有「消息人士」代其否認,甚至說這是「虛銜」、清華大學有人「搞錯」(其實這兩個說法是互相矛盾的)。難道黨員或黨委的神聖身分是如此兒戲,可以搞錯幾年無人理會?難道德高望重就可以不是黨員而晉身黨委?就算官方強調「申作軍不是黨員」,又如何肯定他不是已變身地下黨員?官方講的就是「已確定」?

所以,我們不能確認是否黨員,但能確定事有蹺蹊,而葉建源的幾句話,溫和至極,只是叫港大澄清,及擔心黨員身分聽黨指揮影響學術自由而已。

第二,如果這是   Now 新聞的編採準則,陳鐵彪第二天就自打嘴巴,若然消息「未確定」,就不應加「揣測性評論」,隔天(星期日)日間,有關申作軍黨員身分問題未有任何新進展,Now 新聞卻又播出了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的訪問,同一則新聞重新訪問了葉建源,兩人談的問題亦包括申作軍黨員身分問題。為什麼只過了一天,有譚耀宗的時候,葉建源的聲音就可以出街?不是說不宜「揣測性評論」嗎?為何有譚耀宗出現又可以「揣測性評論」?根據   Now 新聞部高層自訂的「理由」,為什麼不立即又抽起譚耀宗與葉建源的評論?

再說下去,一定又是「平衡報道」的魔咒:評論要平衡嘛!

相信Now高層明知這辯解千瘡百孔,暫時不宜以此辯解,如果一則新聞要有「兩方意見」才能出街,以後的習近平重要講話、林鄭每逢星期二的廢話,就不要直播了,一定要找齊反對意見,才算平衡,才可以出街;今天記協發表聲明,也不能報道了,一定要找另一個紅底傳媒工會反應才一併報道,以示「平衡」;以後報道立法會會議,就一定要等到每個黨派都發表了意見,才綜合報道,不能只播出一個或兩個黨派意見,否則就是不平衡了。

維護權貴維護黨的傳媒會這樣做嗎?當然不會,「假平衡,偽中立」的手法他們玩得純熟,民主派有話要說,就必定要找一個建制派來平衡「溝淡」;建制派有話想說呢?這些天才新聞人可以想得出安排民建聯主席來主持節目,air-time 任玩;官員講話呢,任他們隨便講長篇講,不一定會找反對聲音來平衡。(

講到「平衡報道」,大家又會有疑問,若然那麼喜歡講「平衡」,大台   TVB 新聞台的節目,充斥主旋律節目,隨便數一數,近月就有《國家相冊》、《深圳特區四十年》、《神州四十年》、《基本法多面睇》、《各有國安法》,一大堆大灣區、一帶一路新新舊舊有長有短重新包裝節目,吹奏唱好。為何這些節目又不需要平衡?找來的嘉賓都是一面倒建制派?

對不起,這些節目,雖然在新聞台播出、由新聞部的記者製作,但被歸類為「資訊節目」,不算「新聞」,就不需要「平衡」了。

這些節目都是生金蛋的鵝,由國企、紅色智庫、紅色商人泵水製作,每一集,就算簡單幾分鐘製作,行情估計有六位數字收入,既出力吹奏,又有錢收,袋袋平安。TVB 連年大虧蝕,但新聞部倒還能賺錢,帶領新聞行業殺出一條血路,全靠國家與紅色資本供養。錢財指揮腦袋,講完。

也許有人會問,Now 新聞主管與一眾親信掌權以來,負面新聞不絕,你們的收視與網頁點擊率下降了多少?如何向電盈高層交代?為何這些新聞部新貴只上任一兩個月,如此喜歡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大家不需要天真,香港的悲劇,正在於諸位雞犬升天飛黃騰達的人物,他們的任務,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砸掉機構公信力與生機。

好些傳媒機構,他們不稀罕公信力,;他們不需要取悅觀眾,他們只需要取悅西環;他們不怕觀眾離棄收視大跌,因為有國家資本照顧;他們不怕劣績斑斑,因為這時代劣勝優汰,劣績就是佳績,破壞就是建設,公信力歸零才是榮耀。

***   ***   ***

相關文章:

來自 TVB 的傳媒勝利組

【惡法日誌】如何摧毀一個新聞部

港大變黨大,黨委副校要進來了

Sunday, October 25, 2020

山野無人之境(之八):地圖上的空白青山

 

[青山腹地,月牙谷一帶]

逆行,就是逆人潮而行。疫潮之下,香港人困獸鬥,假期郊野,總有人滿之患,想避開人群,兩大熱點要迴避一下:西貢與大嶼山。

兩處郊野面積雖大,但出入交通集中一兩條路,假日期間排隊等車費時,西貢更是必然塞車,甚礙雅興。對人潮容忍度低的朋友,還有幾種地方應避開:任何鄰近水塘的平坦郊遊徑、香港島的山徑、網絡熱話或消閑雜誌剛介紹過的秘境、平日不運動的朋友都喊得出來的地名,暫時避開就是了。

綑邊、溯澗,較為高危,並非人人適合,但天大地大,只有你腳瓜稍為強壯,總有無人之境,其中一處是青山。

政府出版的行山地圖,有些山野幾近一片空白,識途老馬都會以為是什麼結界而忽略,其中一處是青山地區,這一帶一直是軍方練靶場,非屬郊野公園範圍,政府地圖上連山嶺溪流名字都沒有,山徑亦沒有路牌、沿路沒有設施,但練靶的日子其實很少,絕大部分山野都開放給行山友;而屯門以東的九逕山一帶,屬大欖涌郊野公園範圍,但不知為何,地圖上資訊甚少,山峰名字亦無標記。

[青山一帶,山徑失修,雨水沖擦嚴重,部分路段小徑如深坑,有一人高]

[青山月牙谷附近的侵蝕地貌]


這一帶山野,屬於難行一類,爛地荒地甚多,林蔭較少,又因水土流失,路旁偶有深坑,無人維修,沿路沙石甚滑,山勢亦多起伏,故不適宜一家大細郊遊樂。但土質鬆軟,又造成少見風景,風雨沖擦,陡坡崩陷,雕鑿成峽谷地貌,故有波蘿山大峽谷、月牙谷、青松紅壑等景點。

這一帶山頭大石亦甚為奇偉,部分山澗的巨石積叠,景觀罕見;山頭孤石甚多,路途崎嶇處碰上甚多奇石,似乎每一塊都有待命名。

[九逕山旁大石頂有一塊甚好玩的怪石,好事之徒立石點晴,有人名曰「魚怪石」]



[落山時遇上鯊魚]

[青山腹地,冷水溪畔,有「方包石」]

[九逕山附近的亂石河谷]



[青大石澗連續四潭,此澗一線直落,形態甚少見]


[青大石澗主瀑]



青山腹地則有青大石澗,休息戲水好地方。石澗的四叠潭有小徑直達,是香港少有省力、相對安全而景觀優美的瀑布群。

是年,我們在香港旅行,踏遍香港每片土地。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   ***   ***

相關文章:

山野無人之境(一):芝麻灣變與不變

山野無人之境(二):蓮麻坑礦洞詭秘異域

山野無人之境(三):元朗三座大山

山野無人之境(四):瞻仰明日大嶼

山野無人之境(五):嶼南尋龍記

山野無人之境(六):石澗初哥之選

山野無人之境(七):綑盡東北五咀

大退潮

湍蛙 BB

暗湧潛行 巨浪滔天



Friday, October 23, 2020

港大變黨大,黨委副校要進來了

 


香港大學即將升格為香黨大學,,兩位新任副校長人選,來自清華大學,其網頁顯示,工程工業系申作軍乃系方的黨委委員。新聞曝光後,》報道,工業工程系黨委班子名單上,「申作軍」的「黨委委員」職銜隨即消失。

堂堂清華,極速刪除黨籍資料,一定不是黨員身分見不得光,一定不是作賊心虛,一定是技術問題,一定是小編搞錯,也許,是申同志退黨了呢。

讀歷史,見到一百年前的共產黨員都是偉大的理想主義者,誓要推倒吃人的資本家剝削,為大同世界烏托邦努力奮鬥,個個都是有為青年、先進分子。英明的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特區四十年重要講話中,我就領略到,沒有黨中央,就沒有新深圳的真諦,講到抗美援朝的鬥爭成就,黨總是排在國家與人民之前。傳媒姓黨、軍隊姓黨、黨對法院全面領導,才有中國的今天。內地黨員與共青團成員,都會光明磊落在個人資料上公開自己的「政治面貌」,那是光榮的傳統、榮耀的標誌。

不過,大家有無發覺,「共產黨」三字來到香港,卻變成一種根深柢固的負面印象?

看《鏗鏘集》的〈袁氏這一家〉一集,除了容海恩講「各人有自己的良知」這熱話之外,還有一個小枝節,在談到容海恩父母是否共產黨員,容海恩似乎心有不甘,一副含冤受屈的樣子。奇怪,若然屬實,你不是應該感到無比光榮嗎?這種即時反應,可見「共產黨」三字,就算建制派「自己人」亦恥與為伍,原因很簡單,偉大的共產黨員來到香港,總是要偷偷摸摸,總是要地下活動,百般掩飾身分,諸位黨員,不認不認還是不認,一副副虛偽臉龐,簡直敗壞中國共產黨的名聲。

不如這樣,反正一國已經取代了兩制,一黨已取代了一國,香港是中國共產黨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如就開誠布公,在香港搞一個百萬黨員大遊行,宣示主權,黨員公開身分,由黨國還其清譽,褒揚他們潛伏多年對黨國的貢獻。

港大易名黨大,又一個劃時代征程,又一碌深度交融的豐碑。

***   ***   ***

相關文章: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 

Thursday, October 22, 2020

博客被封又解封,然後我又繼續用臉書……

 



有關本人博客《潮池》被 Facebook 封鎖的經驗,比起很多同路人,實屬微不足道,不過再次警醒自己,不能太倚賴 Facebook 去發放文章,但大勢已成,要改變又談何容易。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早上,忙亂之際,Facebook 突然通知,我那篇有關一拳書館的被封鎖了,原因是 ‘abusive’,違反了社群規定,這篇文章的圖片是一棵菜與幾本書,內文談書店,何只溫和,簡直離地到不得了。FB 頁面上看來沒有方便投訴的按鍵,我匆忙跟着指示表達反對其封鎖的決定,然後 FB 隨即自動通知我還有另一博文被封,這篇關於王婆婆,然後還有另一篇……

日間沒空理會,到晚上靜下來再望一望,試一試,才發現原來 FB 是把《潮池》博客的鏈結封鎖了,任何文章不能上傳、不能分享,其他運作則正常。我把事件簡略貼在個人頁面上,感謝很多朋友關注,似乎是因為這樣,才引起 FB 中人知道,到第二天早上醒來時,發現一切回復正常。

FB 的發展軌迹,很大程度上已成為一個眾人閱讀新聞與評論的平台,美國的民意調查,有 52% 人習慣在 FB 上讀新聞,比例遠超其他平台。翻查本人博客的流量紀錄,大約有七成多的點擊來自 FB 的鏈結,即是說沒有 FB 「派牌」,博客的閱讀人數會大幅減少。同樣情況也發生在其他新聞網站,例如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文章附有 FB like 數,很容易可以觀察到,若小編們沒有在 FB 分享報道或文章,文章的 FB like 數,往往只是個位數,簡直是對牛彈琴了。

一如既往,FB 封人帳戶,阻你貼文,不會有具體解釋,解封亦不會直接通知你,看來一切靠「演算法」,但演算法是一個動聽的黑箱,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有事發生,亦大條道理難以三言兩語解釋。

身為一個作者,無疑多得 FB 帶來讀者群,社交媒體帶來網絡民主,眾聲喧嘩,我們有話要說,不需如三十年前開記者會還要等待 TVB 新聞攝影隊大駕光臨。但有了 FB 當然非一勞永逸,一,它能隨時改變演算法,減少「派牌」,要你付費 sponsor;二,「演算法」任其決定,難保有天老闆換人,方針有變,甚至聲稱為了增加利潤,改變整個營運模式,賺錢大晒,你咬佢都冇用;三,估計有大部分人,其實只是在 FB 讀了標題或引言,就當讀了新聞,FB 變相也吃了媒體的流量,從中生利,而生產內容的媒體不能從中分利,影響收入,新的生態直接威脅媒體生存,這正是為何澳洲正商議要立法規定社交媒體要付費給供應內容的新聞機構

怎麼辦?如何迎接有一日 FB 封你帳戶而最終不再給你重開的一天?

Patreon, Medium,能解決部分錢銀財源問題,但大部分人仍然要倚賴 FB 去發放內容,爭取更多讀者。

也可以如薯伯伯所講,作者可嘗試利用不同的社交平台,如 twitter, Instagram, telegram, YouTube, Podcast 發放文章,分散投資,「去中心化」。當然,每個平台有其特色與獨特玩法,作者貼文要熟習流程、摸清規律、建立讀者群,都要時間經營,一般作者如我,為自己添加寫作養分已感到時間不夠用,要兼顧各平台都發放訊息,用心經營,不容易。

最後,是讀者可以做的,就是盡量跳過 FB,直接到內容供應者原來的平台讀文,例如反正在 Patreon, Medium 有戶口,或個別博客網站,就請把網站直接加到書簽,直接到網站讀;若然習慣到立場新聞、眾新聞、端傳媒、獨媒、蘋果、明報、香港電台等網站,就直接去閱讀新聞,長遠而言,也是保障自己閱讀平安,閱讀主題自己選擇,而非靠社交網絡難以名狀的演算法。

嗯嗯,文章寫完了,我又把此文貼到 FB,期望 FB 好好派牌,給大家傳閱。

 

 

 

Tuesday, October 20, 2020

王婆婆提醒我們的七堂國民教育課


王婆婆,示威常客,反修例運動初期,常見她扞着一枝英國旗蹣跚地行,去年八月一次示威後,再也不見蹤影,原來她家住深圳,過關回家時被公安拘留,自此幾近音訊全無。

失蹤一年,她終於獲准回港,一年光景,發生在她身上的事,荒謬,但很多人習以為常,甚至會恥笑你追不上時代,不用大驚小怪。

教育局強力推行愛國教育,王婆婆的遭遇,正是讓莘莘學子認識祖國的大好良機。深圳大慶特區成立四十年,展示偉力」,要香港同深圳「深度交融」,王婆婆被困深圳一年的第一手經歷,適宜製作教材,教導學生們經濟崛起締造奇蹟、專制打壓傲視同儕的「時代強音」。

開拓進取的法治跨越:王婆婆在香港示威,卻被內地公安插手審問,明明不是你的司法管轄範圍,不管有罪無罪,先扣押個半月,再要王婆婆取保候審,困她在深圳不准出境近一年。罪行無國界無邊界,跨越深圳河,跨越法律條文。

改革創新的法律演繹關押個半月,懷疑什麼罪名?不知道,唔講你知,有人對她說揮舞英國旗就是危害國家安全,到取保候審才被口頭告知罪行,各位同學,正是祖國偉大發明,莫須有口袋罪「尋釁滋事」。

披荊斬棘開拓社會主義政治文明:斷絕與外界聯絡,沒有自己律師,王婆婆處身國家機器的砥礪當中,要簽字確認自己沒受虐待、不會上訴。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靈活教育:當然扣押期間有小學雞例行公事:寫悔過書、錄影認罪、對國旗罰企。執法人員埋頭苦幹,以靈活多變的方式,誓要扭正你思想,一同享受斯德歌爾摩症候群的樂趣。

以「被旅遊」開拓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新征程:時代進步了,拘押期間王婆婆被參加了「愛國之旅」,強力部門安排新鮮節目,帶你認識祖國欣欣向榮、崇拜基建、叫你觀國旗唱國歌,適當時間要流淚,學習愛國的樂趣,就如同習主席倡議的香港青年交流團一樣,在軟銷硬銷之中,習得敬拜國家愛慕黨的方式。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王婆婆十多年敢為人先,移居深圳,「勇當新時代的開荒牛」,本來希望投身祖國做義工,應該算是一小時生活圈、北上安老、相信國家相信黨的大灣區先鋒。強力部門埋頭苦幹,向王婆婆示範了「百花齊放春滿園」,給你豐碩回報。

譜寫壯麗篇章,實現歷史性跨越:從王婆婆的遭遇,我們了解到跨越深圳河,擁抱大灣區深藍經濟圈,需要無比的堅毅、勇氣和意志,對每一個人而言,都是劃時代的歷史性跨越。

王婆婆身家財產還在深圳河以北,現在,她暫時不敢返內地,怕無命回來。

【惡法日誌‧七十四】

***   ***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改寫版)

相關文章: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送中一月】陽光司法之下,人間蒸發


Sunday, October 18, 2020

一拳驚醒讀書人

 


假期,足不出戶;老實說,家中不缺書,夠讀十年八載;卻是缺菜,已經彈盡糧絕。為了買菜,我去了深水埗買書。

大南街新開張的二樓書店「一拳書館」,買書不打折,但贈送新界本地靚菜。書館口號「一拳驚醒讀書人」,當然是照顧你的精神食糧,書種在二樓書店中算是少見,分類亦不依傳統,以「無用之用」、「酒杯底話題」、「煲底見」、「拉美故事」或「絕」(絕版書)之名擺放上架,甚至以出版社分類,帶領讀者認識個別出版社、欣賞他們選書編書的風格。

看似雜亂無章的陳列,正是當今知識與學習的真諦,你要目標明確地找書,網上書店一點擊就是;我們今天逛書店,就是製造機會,碰上一些你沒想過要讀的書,或你曾經想讀卻忘了名字的書,連繫你沒想像過的可能,迸發靈感創意,「一拳驚醒」。書館預留空間,做教室、搞活動、供讀者閑坐,十一月初有活動,是陳健民為視障人士讀《獄中書簡》

創辦人之一龐一鳴非等閒之輩,年前發起「一年唔幫襯地產商」運動,又帶領年輕人遊歷世界賣藝,現在逆市開書店,繼續勇於嘗試、敢想敢做。

大南街一帶,本是布行與衣飾配料集散地,行業凋零多時,長街近來回復生氣,除了書館,還有咖啡館、微型展覽館;喧鬧的深水埗市井街頭、繁囂的鴨寮街不遠處,時尚小店賣手作皮具、木具、陶瓷、環保產品;潮人與MK一族轉移陣地,有心人深耕細作,香港人擅於逆境中尋找出路,如水變奏,凝聚社區角落。我在大南街看到希望。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有關書,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獨家專訪毛澤東斯諾的採訪故事

蒙古再想像 沒有什麼自古以來

 

 

Saturday, October 17, 2020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


告訴你一件政治不正確的事地政總署出版的很多香港地圖例如網上地理資訊地圖深圳河以北總是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彷彿深圳奇蹟從不存在這種無視」,可能源於版權或兩地資訊交流等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慶典中形容,深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一張白紙上的精彩演繹」,但特區政府竟然在地圖上留白,深圳隱形;玻璃小粉紅恐怕會認為這是顛覆、辱華。

每次到新界北遠足地圖上的空白對比現實中深圳巨廈交織瘋狂天際線你看見歷史在眼前奔流四十年前特區之初深圳確實從一片空白開始新建設一路擠在深圳河邊界線紅色中國窺探香港緊貼邪惡的資本主義盡情汲取資金人才技術為改革注入原動力

相反深圳河以南,香港一方緩衝區卻仍是禁區荒山棄村廢礦四十年不變這邊的香港樂於把握改革開放商機但不靠攏不獻媚依然故我看着深圳河以北急促冒起的浮華也不欽羨不自憐因為有自信有底氣

習近平的「重要講話」中指,「深圳廣大幹部群眾披荊斬棘、埋頭苦幹……這是中國人民創造的世界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蹟」、「奏響了實幹興邦的時代強音」;描繪深圳崛起的過程中,習近平一字也沒有提到香港的角色,談及港地的一個段落,都是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綜合一個整體而談。

也許,香港人也不必往自己臉上貼金,不要自作多情以為香港對深圳有多大貢獻。畢竟香港經濟奇蹟也只是歷史巧合,反過來應多謝共產黨:要是沒有紅色中國,上海的人才與資本,怎會倉皇逃難到香港?港英治下的自由與法治,若無南下的財富,又怎會迸發獅子山下的經濟奇蹟?

習近平要深圳「全面深化改革」,授權深圳「在重要領域及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表明在貿易、融資、財政稅務、金融創新、出入境等方面,「探索更加靈活的政策體系」,為全國日後的改革作參考,意味著新一輪大計中,深圳將是大灣區的引擎,香港將會淡出,成為邊陲的邊陲

習近平談「港澳」,主要就是吸引港澳青少年到內地學習就業,用字不單是「交融」,而是「深度交融」、「增強對祖國的向心力」。慶典中,最深刻的一幅相片,不是習近平的威武雄姿,而是一眾香港特區最高級官員,排排座恭恭敬敬地聽取重要講話,還煞有介事,人人拿起筆認真抄錄,這就是「深度交融」的感人場面,交心效忠的具體表現,「向心力」的完美示範。一眾高官,請撫心自問,如此媚態,你醜不醜?

林鄭月娥自製死局後開出的藥方就是全面擁抱大灣區,努力抄寫習近平主席的謀略政治上以國安法震懾異己把自由與法治放進鳥籠;經濟上以深圳收納香港,以「深度交融」侵蝕香港固有價值,清洗紫砂茶壼裏的茶垢。

往日,香港是專制社會與自由世界的橋樑窗口緩衝、「萬能插」,如今林鄭政府樂於與國際脫軌,深度交融大灣區,兩制瀕臨湮滅,香港特質消逝,剩下的,已不多

記得有次在電視台片庫中找到七十年代英軍拍攝的深圳舊片那些年深圳河以北是一望無際的農田阡陌墟市破落月匆匆滄海桑田於本人而言有關深圳河邊界有些情景,永誌不忘,那是自由的記憶

很多次我藏着非法採訪得來的新聞片段在東莞深圳或剛被公安皇恩浩蕩釋放或飛車逃避強力部門追趕倉皇在聯檢大樓飛奔深圳河上那條其貌不揚的行人橋上有一條邊界線每次踏過一刻安心舒泰

踏過深圳河香港這方郊野鄉土沒有浮誇裝飾沒有磅礴氣勢沒有紅太陽的耀眼光明我深呼吸一口空氣不一樣,那是自由的氣息;那是香港最後僅存的價值,那是奇蹟的胚芽,那是重生的微光。

***   ***   ***

 (本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略有增潤,原題為〈深度交融大灣區,全面擁抱習近平〉)

相關文章:

立場新聞:

立場影像:

記住曾經的自由

Tuesday, October 13, 2020

警察你呃人

[「香港民主女神團隊」在獅子山上射出 12 道鐳射光,呼籲關注 12 名被送中港人。立場新聞圖片。]

特朗普中招的消息剛傳出時,美國部分媒體的報道都很小心,標題用上類似「特朗普在 twitter 他感染新冠肺炎」的字眼,而不直接說「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為何用字如此累贅,因為有懷疑、不能盡信。

一般而言,重要政治人物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布有關自己的事,媒體都會相信,不可能連這種事情都說謊吧!但特朗普愛信口開河,於是部分美國媒體用上 ‘objectification’ ,即「客觀化」的筆法,本應簡短的標題仍要「引述」特朗普,其實是戴頭盔,強調這是特朗普自己說的,未經核實。

這是嚴謹的傳媒常用的手法,因為以當時資料而言,「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只有一個訊息源,未能證,但「特朗普在   twitter 他感染新冠肺炎」他倒真的說過,這反映了傳媒暫時不敢相信特朗普的講法,也反映了一種深刻的不信任。

特區政府的狂言妄言最近也很多,最令人疑惑一個,乃多番否認「十二港人偷渡案」中,警方「設局送中」,甚至直接否認事前知情或參與或有角色。不過,傳媒相繼揭發,公開的飛航紀錄顯示,飛行服務隊定翼機一直在偷渡船上空盤旋,時間地點吻合,對比其他飛行路線,任務特殊,時間亦特別,明顯並非例行任務,合理推斷是政府一早知情並部署,但按兵不動,一路監視,待內地水警拉人。

政府解說語焉不詳,航機飛行紀錄是全世界的公開資料,人在做天在看,政府疑似謊言,犯了低級錯誤,如今無法圓謊。至今迴避問題未曾回答:定翼機上有沒有警察?當時執行什麼任務?為何飛行路線如此奇特?飛行時間更是獨樹一幟?為何與偷渡船航行軌迹重叠?為何不一早行動阻止偷渡?為何只反覆說,拘捕行動由內地公安進行,那麼拘捕之前呢?

最大疑問是,警方當初確認這是和內地執法人員的「聯合行動」就可以了;為何光明正大、「聯合行動打擊黑暴潛逃」也不敢講?反而要編造這個大話?

最合理的解釋,乃警方自己也覺得心虛,按兵不動,明知有人偷渡而不執法,積極設局送中,自己也說不通。或許,這根本是國安部策劃的行動,什麼都是國家秘密,香港警察也要噤聲,根本只是傀儡。

政府不同官員多番強調,事件焦點在有人涉犯法後棄保潛逃,不過事件焦點更在,特區政府與警方公然講大話,事實擺在眼前死口不認。不可能連這種事情都說謊吧?他們就是睜大眼講大話。

這個大話你講了,令人不禁聯想,你的大小謊言還有幾多?拘捕的所謂理由有幾多生安白造?法庭上警察的證供有幾多假話?面對鏡頭你還有什麼說話值得相信?你鏡頭前的眼淚有幾多成係真?以後警察講的每一句話,是否應先 fact-check 才報道?

【惡法日誌‧七十三】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真相、真理、真誠

【送中一月】陽光司法之下,人間蒸發

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


十月,警察圍城,打壓任何反抗的標記;老師以港獨做例子教言論自由被釘牌,紅線劃到每個人腦袋;學生搞抗爭圖片展覽,警方謂鼓吹暴力;警察在法庭舉證時語焉不詳,輸了的案件律政司誓要上訴,「12港人送中」陽謀,飛行服務隊的飛航紀錄遭揭發原來一早有特別任務,刻意按兵不動,配合內地海警,設局送中,而警察一直含糊其辭。

西環之首駱惠寧說:愛國不是一種選擇,而是義務、是正道。解讀:當今強國論述,愛國豈能不愛黨,愛黨豈能不愛習,三位一體,你不愛,就是沒有承擔義務,是邪道,要讉責,要打壓。

要人愛國,首先要人們認為自己屬於同一國家,國之所以成國,有很多條件,其中一項,乃人們對歷史有共同記憶。十九世紀的法國作家勒南 (Ernest Renan) 寫過:「國之本質,在所有個體都有共同的東西,但他們同時一起忘記了很多事情。」(The essence of a nation is that all individuals have many things in common, but also that they have forgotten many things.) 所謂國族認同,說到底,可以理解為一個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

這一點,黨國當然理解透徹,他們更明白,掌握了權力,就掌握了過去;壟斷輿論與教育,可以重寫歷史,塑造共同記憶,才能維繫民族認同,操控國族感情,成為團結的武器。

黨國長年宣傳,建構一個飽受屈辱國家民族復興的中國夢故事選擇性的記憶、一面倒重構歷史、熱烈遺忘生靈塗炭一頁、抹掉倒行逆施的作為、隱沒那些擁戴自由民主的承諾這些堆砌的記憶與香港人的認知,差天共地。香港人的國家認同,從來都是文化傳統、鄉土感情的認同,如今已失序失蹤;換來的洗脫百年屈辱、基建崇拜、健康碼榮耀,香港人甚覺陌生,仿如另一國度

過去一年多的衝突,製造了更深刻的撕裂。警察的暴虐、官員的冷血、平凡百姓在強權下的創傷,凝聚成一個苦難的共同體。掌權者的千古罪孽,在蔑視人民的呼號,對訴求坐視不理,拖延時間,令共同體的記憶以幾何級數增長;反而同時開動真理部機器,向全國人民宣傳黑暴、港獨、外國勢力搞局……

認知的撕裂、轉化成記憶的撕裂、最後造成族群的撕裂。人們念念不忘的事情不同歷史記憶割裂,陷落成不能再逾越的斷層,從此,亦無所謂愛國不愛國。駱惠寧說得無錯:愛國不是一種選擇。

【惡法日誌‧七十三】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守護者與劊子手

鬱結自卑的弱國愛國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