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9

2019 翻天覆地,2020 抹掉幻想


[民陣圖片]
從自由之夏到暖冬烈火,2019 很多事情想不到,2020  要抹掉幻想唔好諗。

2019 現實比小說更離奇,示威者游繩逃走、穿渠求生、抗爭如流水、自我組織,沒想到收藏多年的口罩眼罩出土升級,師奶都識製造汽油彈,示威者成功清晨起床,準時塞鐵;2020 不要癡想能止暴制亂,因為警暴製亂有奇效,自揭幕後專制黑手,抗爭意志深種。

2019 沒想過道德潔癖的香港人極速演化,由抗拒暴力到體諒火攻,忍受堵路被罷工,史無前例全城大混亂之際,泛民主派區議會大勝;2020 不要奢想立法會選舉會歷史重演,當權貴發現自己在潰敗邊緣時,會指控你奪權,改變選舉遊戲規則,甚至乾脆取消選舉。

2019 沒想過出街穿什麼顏色衣服要細心思量,臉書上講句話要小心翼翼,被捕人數已高於全港監獄在囚人數,蒙面武裝分子的暴力受到美化歌頌,然後十億加班費任你享受;2020 不要天真,局勢稍息時,白色恐怖繼續滲透,大清算紀元開始。

2019 想不到旅客人數插水,大街光復,終於有路可行,藥房金飾店證明了他們存在的虛無,酒店賓館沒有旅客證明了住屋資源的錯配;2020 不要指望旅客會回來,不要幻想空無一人的金鋪藥房捱得過;政府要承認,紓困措施長貧難顧,不要妄想渡過難關,要置死地而後生,大規模再培訓旅遊業員工,安排轉業,徹底解困。

2019 偉大祖國放棄了年輕人,在邊境關卡示範極權查禁,以棍棒胡椒催淚彈呵護學生;2020 不要幻想愛國教育有成效,當信譽掃地的黨媒歌頌香港警察忠誠勇猛,任何國民教育只會令年輕人恥與為伍。

2019 香港人無心享樂,2020 不要妄想零售消費回春,人們為移民籌謀,要省錢;死守香港的人,明知隨時冇咗份工,要迎接清算審查、要支持永續抗爭,定會減少不必要開支。

2019 本能無一物,林鄭搞送中,喪失管治威信後,慣用暴力的政權,暴力只能繼續升級,大家都明白了,中國只需要香港,不需要香港人;2020 要抹掉明天會更好的幻想,林鄭班子縱使分崩離析失信於民,死命偽裝管治,創作力量同幻想,會繼續嚇你一跳。

2019 國慶變國殤,平安夜不平安;2020 不要妄想我們的世界會回復正常,以後的聖誕都是白色催淚聖誕,國慶亦無事可慶。以後每一年,除了6.4悼念,還有   6.127.218.31,警察暴行,人民不會忘記。

2019 料不到香港確立成為後冷戰時代的新西柏林,強國腳下最後的自由堡壘,極權地圖黑暗中的螢火蟲;2020 不要誤判有轉機,前方滿布地雷陣,一月有監警會報告、年中有選舉DQ風雲、隨時有緊急法釋法危機、國家安全法立法是擺在眼前的核彈。

2019 永誌不忘,2020 勇敢面對。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Friday, December 27, 2019

政府輿論戰兩款陰招



特區政府回應《華盛頓郵報》的調查報道,堪稱一個笑話;加上其他輿論操作,最近有兩款陰招。

第一種陰招,可叫作「不對稱反駁」。

《華盛頓郵報》的調查報道,屬於多媒體大製作,題為〈香港警察鎮壓示威 反覆違反指引而不需承擔後果〉,綜合了65段疑似警暴影片,給世界各地警政專家評價,結論認為七成片段警察行為有問題,違反指引與國際標準。文章內容影畫文字並茂,並取得香港警方內部指引印證對比,逐字逐句列出片段行為如何違反守則,指控具體而實在。

政府如何回應呢?嘿,根本沒有進入話題,沒有具體回應。

聲明說:「我們對這些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深表遺憾。」但聲明根本沒有用事實反駁,寫這一句就叫反駁?

聲明的其他文字:「…只用了最低所需武力」「警方使用的武力符合國際標準…」《華盛頓郵報》正是具體指出,警察用的武力並不必要,不是最低所需,而且違反你們自己訂的指引,但政府回應就此簡單幾句,沒有具體反駁任何案例,只是重申那些已經被《華盛頓郵報》以影像文字推翻了的說辭。

聲明用了很大篇幅,講述示威者如何暴力,所以警察止暴有理;如今問題在,縱使有衝突,警察的處理是否專業,是否符合國際指引與自己製訂的守則?這才是討論焦點,就算示威者使用暴力,警察也不應濫暴,使用不對等暴力;不能說示威者用武,警察就可以為所欲為,置守則於不顧。

人家具體指控,你空泛回應,沒有進入話題;人家案例逐個數,你同人講衝突前因,根本虛應故事。這就叫「不對稱反駁」。

政府這個聲明,沒有實質內容,代表了無言以對,無力反駁,不敢具體討論;出一個聲明,只為了轉移視線,誤導公眾,令人以為有一個回應就等同已經回應。這種「不對稱回應」的陰招,貌似回應,普通讀者沒有時間深究,更沒有時間閱讀《華盛頓郵報》原文原來如此具體,會以為政府已經反駁;政府的文宣就算虛弱無力,自命中立一族聽聞以後,或會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政府虛晃一招就擺出了「澄清」的騙局。

第二種陰招,製造「官話必真」的假象。

警察公共關係科拍片,指控主流傳媒傳播未經證實消息,例如大埔有人持搶一事,傳媒訪問了一位匿名目擊者講述他目睹警察持槍後抹指模,警方謂目擊者所講,傳媒未經查證,應查詢警方。

一個目擊者之言,是否可信,傳媒應否立刻廣傳,值得討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見、誤解、眼花看錯也有可能,傳媒要尋真,不能憑片言隻語就信以為真,但有時真相未必即時到手,無奈之中只能暫時綜合各方講法,希望了解各種可能。

然而,對待政府說話,也應用同一標準,不要搬龍門,因為政府與警方雖然掌握很多權威資料,但有十萬種自身既得利益理由,說話不盡不實;傳媒與公眾,不要墮入「官話必真」(official-fact as fact) 的圈套。

傳媒查證的慣常規律,往往去到政府官員一方就停止,好多人理想當然地認為「官話必真」,查證政府,攞 ‘reaction’,就是「查證」過程的最後一步。政府回應了,就有「答案」了,查核完畢,寫稿,收工。

往日,政府與警方未必講假話,但講廢話,避重就輕;今天,狼來了的故事,每天在警謊記者會上演,警方高層為了護短,又或不敢得罪前線,又或恐怕承認錯誤令獨立調查的呼聲更響亮,於是左閃右避,狡言詭辯;縱使濫權枉法明目張膽,警察自己未查證,都會說警暴性侵無發生,暴行於影片清晰可見卻視若無睹,這些警謊,很多染紅傳媒都會照單全收,不再追問,成為每天的新聞。

大眾還要警惕那位警察發言人,官仔骨骨,貌似權威,高層精心挑選了一位TVB前記者擔當重任;加上制服誘惑,好像很有公信力,也是每個人要小心的圈套。

***   ***   ***

相關文章:

Thursday, December 26, 2019

通識導賞:「黑記!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

[立場新聞製圖,原圖撮自香港電台片段]

未看過這段片的朋友,值得花一分鐘,

(1)   蒙面武裝分子帶走一個年輕人,記者在旁企定定拍攝,無緣無故被兇。
(2)   商場光猛,蒙面武裝分子開閃光電筒阻記者拍攝,他們總是害怕自己的行為見不得光。當然,這些慣見了,但千祈唔好慣。
(3)   臨走散水前,蒙面武裝分子依依不捨,回頭不停辱罵記者「黑記!」「黑記!」「有記者證又點?」「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語氣挑釁、忿恨。

請注意,這場景特別之處,在四周非常平靜,沒有混亂,無人叫囂,不是「電光火石」,蒙面武裝人員仍然不能控制自己把口,內心忿恨快要爆;可以想像,若氣氛緊張時,這幫人變成失控怪獸,很正常。

為什麼蒙面武裝分子面對記者如此憤怒?正正就是「第四權」。

所謂傳媒是「第四權」之說,源自百多年前歐美政壇,現代國家幅員廣闊,那時國會議事,沒有新聞台直播,因為沒有電視,連電台都沒有;庶民為口奔波,沒時間沒能力留意自己選出來的政客一舉一動,也沒資源查究他們恂私枉法的行徑,監察政府的角色自然落在記者身上,他們在政圈前後左右老是常出現,成為立法、司法、行政三權之外公認的「第四權」。

監察政府,緊盯高官公僕的一舉一動,正是傳媒作為「第四權」的天職,也是現代民主社會制衡公權力的其中一員。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傳媒,正正因為傳媒不斷指出這幫人蒙面、沒有記認,公眾無從監督、投訴無門、無法制衡。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鏡頭,正正因為在公眾的眼睛下,他們的作為無所遁形,自毀光環,家人朋友恥與為伍。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記者,正正因為記者們記錄了這幫人無法解釋的暴行,揭穿了他們不願面對獨立調查的根本原因。

「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一句話,代表了權力的傲慢、對庶民的輕蔑;嘴巴大罵黑記、曱甴、垃圾,口沒遮攔,不可一世;蒙著面,胡椒噴霧隨意射,白色聖誕催淚彈放題送給你。

或許不久的將來,第四權會被打壓,消滅殆盡,但我哋係唔會驚,因為每一位公民,用自己的手機、文字、影像、勇氣、智慧,都在監察失控巨獸。「第四權」猶在奮戰,「第五權」早已冒起,你以為你真係冇王管?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December 24, 2019

《獨裁者指南》:三十年前今日,個人崇拜與極權之死

[三十年前今日,壽西斯古之死]
習爺爺寵幸澳門,抱抱初中生,男孩謂習爺爺的溫暖「一下子傳遞全身」,感到特別幸福;女同學遙望習總揮手,激動得「覺得此生無憾」。有了習爺爺,世界再不需要金正恩;根正苗紅的澳門,由愛國教育昇華至個人崇拜,彰顯濠江體制優越性。此時此刻,讀歷史學者馮客(Frank Dikotte) 新作《獨裁者指南》(How to be a Dictator),非常應節。

《獨裁者指南》不是教你如何做一個獨裁者,而是幫人認清獨裁者的魔法,並以「二十世紀的個人崇拜」(The Cult of Personalit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為副題。綜觀上世紀歷史留名的獨裁者,包括墨索里尼、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壽西斯古等,馮客說:「獨裁者是弱者,因為若然他們足夠強大,就願意由選舉誕生」「獨裁者害怕人民,更恐懼身邊人。」獨裁者樹敵無數,「他們上場,都要跨過政敵的屍骸,獨裁者能奪權,代表其他人也可以,他們隨時在背上被插一刀。」故此,獨裁者出巡,必定保安森嚴,港澳化外之地,乃脫北(京)者洗黑錢之都,滿布敵人,保安衛隊如歇斯底里進入戰爭狀態,大家慣見。



「獨裁者必須倚賴軍事力量、秘密警察、禁衛軍、間諜、告密者、盤問者、施虐者。」但暴力會激發抵抗,最好能令人們自覺服從權威,馮客說,獨裁者必須「製造群眾支持的假象」,獨裁者消滅政敵有很多方式,但在血腥清洗、幕後暗算、分而治之等各種謀略中,「最有效是搞個人崇拜」。

個人崇拜之謀略,用以對付敵友,同樣有效,因為謳歌四起,代表每個人都在說謊;當每個人都口不對心,就不知究竟誰在說謊,沒有人真正知道大家在相信什麼,你亦難以分辨身旁是敵人還是盟友,就難以聯合起來謀反。馮客說,列寧與毛澤東深深明白,農民知識水平低,習慣拜天拜地拜鬼神,救星一樣的領袖崇拜,比研究馬克思主義唯物辨證法容易團結人心。

「個人崇拜沒準備要說服你什麼,而是擾亂思想,摧毀常識,脅逼你服從,孤立個體,輾碎尊嚴。」為了自保,人們開始自我審查,進而審查別人的思想,確保政治正確,忠誠勇毅。人們彎腰鞠躬,甚至俯伏地上,就以為眼前站着巨人。

傲慢與偏執促使獨裁者繼續追逐權力,事無大小皆歸自己掌控,最後國家失控,而獨裁者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

三十年前今天,正有一個經典的獨裁者故事,羅馬尼亞的壽西斯古。

壽西斯古與其老婆,組成獨裁二人組,專橫二十多年,他塑造自己成為羅馬尼亞民族復興的救星,弘揚二千年來羅馬尼亞夢。八十年代中,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經濟滑落中,他為了彰顯壽西斯古時代的偉大,於市中心清理了十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等於六分一個澳門大小),興建北韓式的國家中心地標,花掉了政府開支的三分一。一直以來,身邊的擦鞋仔為壽西斯古組織群眾夾道歡呼,他卻不知道人民口不對心,都是做一場樣板戲。不過,人民沒有足夠力量反抗,其中一個原因是,羅馬尼亞2400萬人口中,有四百萬黨員,他們是堅定的既得利益者,與壽西斯古站在同一陣線。

三十年前這些時,波蘭、東德、匈牙利、捷克的共產主義政權相繼倒台,活在氣泡中的壽西斯古仍然以為自己形勢大好。十二月中,各大城市出現示威,二十一號晚,壽西斯古自信得在首都黨總部外,從露台向群眾演說,並直播全國,想穩定人心,怎料群眾在電視直播中開始喝倒采、叫口號,總統伉儷不知所措,直播中斷;人民的恐懼瞬間消失,演變成抗議騷亂,全國人民目睹,革命時刻來到,國民上街起義,就此摧毀了獨裁政權。

壽西斯古試圖坐直升機逃亡,但被自己的黨羽和叛變的軍隊抓住,聖誕節當天,總統伉儷在一個廁所旁邊被槍決。馮客在書中特別記下兩人臨死的遺言:壽西斯古在唱國際歌,他老婆尖叫著 ‘fuck you’

歷史不容易重演,現代的獨裁者,會學習、會進化,確保人民無知,手法多元化,首先從教育入手,重技藝訓練,滅絕批判思考,習慣背誦「全身溫暖」「此生無憾」等邪教八股;另一戰線,練習膜拜高鐵,歌頌武裝力量,培養人民撐警情結,仰慕閱兵軍容,自覺樂也無窮,兩秒內痛哭流涕為之愛國表現。獨裁者掌握經濟實力,更能透過高科技監控,操控資訊愚弄人民,催谷文化產品,娛樂至死;進而鼓吹拜金拜物,我消費故我在,麻痺國人。

「控制了蟻民的靈魂,改造了思想,像中了魔咒蠱毒,但是從來沒有魔咒,獨裁者倚仗的只是恐懼;當有一天恐懼消失,巨廈亦隨之蒸發。」這是獨裁者的終局,也是書的結語。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黨國資本主義排外民族主義高科技全方位監控超級強國

自以為公關天才



無數次,看見蒙面武裝分子,地鐵站內站崗,甚至連喬裝探員也蒙面;明明事態平靜,也凶悍地推撞途人阻擋記者拍攝,聲稱自己是警察卻不拿出證明,一副爛仔格,令人無名火起。

蒙什麼面?做什麼見不得光?或明知自己隨時失控會做不能見光的事?你說怕起底,警察光明磊落忠誠勇毅,怕什麼起底?退一萬步,為何制服加上行動呼號也扭扭擰擰?說穿了,目的只為卸責,讓警察在香港街頭橫行無忌。

警謊天天的說辭,多月來逐步演化,講歪理神態自若,正面去睇,曱甴係咪好有生命力呢」,「雙方都互不讓路引起碰撞,講聲唔該借歪,就可以解決。自以為關公天才,花言巧語,說話很smart,皮肉下含笑,語調得意洋洋,自詡三兩警句化解危機;騙得了自己騙得了警粉,騙不了全世界,更日復一日惹怒市民,示範警隊的傲慢專橫、諉過於人。

面對警暴指控,警隊高層最近有三套說辭,常常聽到。

「不能單憑一個鏡頭判斷」
眾多警暴指控,畫面證據確鑿,警謊及保安局愛說「不能單憑一個鏡頭」下結論,「要看前文後理」云云。判斷對錯,當然要知悉前因後果,要知道context,從來如是,但正如街邊糞渠一聞已知其臭,有些警暴,一個鏡頭十秒八秒,不管前因,無論如何不應發生,不容抵賴。

例如:示威者已被制服,警察遠遠奔走過去一腳踩頸,又或十個防暴警圍毆狂踢一個攤上地上全無反抗的人,這叫專業?如何勇毅?開電單車撞人、開槍射頭射眼射記者,胡椒噴霧亂射途人,是什麼人群控制策略?向人群直射催淚彈已違反寫在彈殼上的指引,警察識唔識字?這些都不是個別例子,已是蒙面武裝分子的日常,單憑一個鏡頭已知對錯。朱經緯五年前棍打途人,也是「單憑一個鏡頭判斷」罪成坐監;按此標準,警隊起碼幾百人倉底見。

「比黑社會更卑劣」
警謊又愛用「比黑社會更卑劣」來形容示威者的報復行為,首先,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警察不作為,詐作看不見,警察電光火石間走佬避禍,然後與施襲者搭膊頭稱兄道弟,稱看不見任何攻擊性武器,是誰「比黑社會更卑劣」?是誰令市民不信任警察而一步一步支持反抗報復?是誰製造矛盾弄得警察無人街上巡邏罪案增加?

講了無數次,示威者違法要坐監,要付出沉重代價,警察濫暴,至今每一個人都逍遙法外,有槍有彈的執法者不受約束不受制衡,這才叫摧毀法治。政府報復,對付公務員、清算教師,未審先判,極速停職處分;警察犯錯,繼續印印腳收OT錢,雙重標準,路人皆見。

「向暴力說不」
警方又愛轉移視線至示威者暴力升級,這就是看「前文後理」的時刻。抗爭激進化,有一個過程;和平遊行你不理會,獨立調查你不做,文明投票民意響亮你不聽,然後就渲染示威者暴力,警察搜獲疑似槍械如獲至寶上演大龍鳳,政府廣告天天「向暴力說不」企圖洗腦,卻從來不去檢視自身正是暴力的根源:議會暴力、制度暴力、DQ暴力、警察暴力、法律利器、清算手段,全方位襲擊各階層市民,請向暴力說不。

最近路透社一篇長篇報道,綜觀香港反抗的源頭,禍起一連串錯誤計算,當中引述了一位被訪者叫湯家驊,他說非常震驚原來這麼多香港人對一國兩制感到不舒泰 (not really feel at all comfortable),又問,香港人對北京如此缺乏信心,甚至憎恨,可以如何應對。

香港的悲劇正在於,太多俯伏在權力前的傀儡,活在泡沫的假象中,遠離民心,把一切制度荒謬的憤怨推給敢於發聲的市民。半年來,他們只懂得「自覺維護中央權威」,而警隊就是中央權威手臂的延伸,故此警察要呵護,要崇敬,違法警不能法辦,更不能責備,更要傾特區之財力、慷納稅人之慨,給蒙面武裝分子奉上金錢與裝備。半年來,傲慢的權貴缺乏管治正當性,只能倚仗槍炮警察,露出暗黑真面目,回到槍桿子出政權的老路。

***   ***   ***

相關文章: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9

願習爺爺的溫暖,傳遞到香港每個孩子的身軀

[立場新聞圖片]
聽說有位愛國太子女,謂要放棄兩代香港人,感動了中國;她最近又慨嘆特區教育局忽視國民教育,香港家長也不認識祖國,不懂教仔。政府檢視特區病情,自己永遠不會錯,祖國更永遠是偉大光明正確,只有教育界是永恆的錯。

看看澳門的愛國教育,就是一國兩制成功的典範,習爺爺握握手,中學生感動渾身溫暖,習爺爺抱抱,更是神功護體,幸福感滿溢。國民教育真好,香港要緊貼新時代大趨勢,以澳門成就作榜樣;教育局可以考慮實施以下新猶,以示忠誠愛黨,並以培育戰狼為最終目標:

**全體家長學生強制自願參加教育排毒營
認識祖國震驚世界新發明,不如就在香港引入新疆嶺教育營體驗周,規定全部家長學生老師一律強制自願入營再教育,仿效新疆模式,學費全免,吃住亦免費,伙食標準比較高,可以餐餐海底撈。營內學習,每天培育愛國心,清除極端思想病毒,保障家庭和睦;體驗周完結時,每人電視錄影兼測謊,證實真心愛黨就畢業禮成,非常人道又文明。

**推廣國旗黨旗習主席崇拜活動
回到學校,扯國旗唱國歌增加到每日三次,當然遠遠不足夠,要學習國慶閱兵就算違反了國旗法,也要黨旗先行,加插每天扯黨旗的神聖儀式。早禱與小息前後誦經環節,不要再誦念玫瑰經心經,全港學校一律背誦基本法及更神聖的憲法。學校小聖堂亦要物盡其用,認識國情,學習縣鄉地方官新舉措,移去十字架或耶穌肖象,改掛偉大主席習近平畫象,讓學生從小便膜拜;緊記反覆念誦十戒第一戒:從了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並順道祝賀主席永續連任,爹親娘親不及習主席親,仙福永享,壽與天齊,萬歲萬歲萬萬歲,並於體育跑練習高舉雙臂,跪求習爺爺抱抱。

**深刻認識「學校姓黨」新風尚
愛黨教育要從學校章程根本改變,效法內地大學先進舉措,刪除西方思想毒瘤,校歌校訓中,一切「思想自由」、「堅守價值」、「民主管理」、「獨立辦學」等思想病毒一律移除,換上「堅持黨領導」、「用習近平思想武裝頭腦」等時尚綱領。同學也要深刻認識,愛國必然愛黨,現在解放軍「聽黨指揮」「公安姓黨」「央視姓黨」「大學姓黨」,黨國不分先進體系,領先全世界。

**學習「誰大誰惡誰正確」之絕對真理
課堂教育,要重新認識基本法,西環及北京法律精英巧妙運用澎湃創意,創作「全面管治權」新詞;行政長官選舉「三部曲」無中生有變「五部曲」,三等如五,締造數學新境界;人大常委集大權於一身,由制訂基本法、到修法、釋法、到擔當法官,甚至終審法院角色,充分體現「沒有真相,只有詮釋」之「誰大誰惡誰正確」的後現代權力觀。學生亦必須認識全國人大三千人開會,幾近無人投反對票,中國人永不割席的團結心值得欽敬。

**好好裝備同學,迎接祖國交流的時代挑戰
認識祖國,當然要參加交流團。由於年輕有罪,老師為免同學過關遭檢查抓去看守所體驗,離港前要做安全演習,徹底刪除手機內一切可疑相片、刪去一切社交媒體上反動言論,並註冊清白的新帳戶,以求順利過關,接受祖國祝福。所有參加遊學團的同學,家長必須簽署生死狀,表示明白學校不能保障學生們在看守所的住宿及飲食標準,一切交給國家。

**體驗貼身關懷,享受言論自由
祖國偉大又體貼,處處天眼,由酒店大堂到上廁所,關注你一舉一動,保障你人身安全。同學亦可以親身體驗社交媒體群組中,一人講話,全體誅連的新時代共同體力量。手機上的網站,由國家為你挑選,保障你的心靈健康。同學亦可深深感受到自由的寶貴,例如你能享有擁護國家的言論自由,若你想批評國家,也是可以的,你批評國家的自由受到保障,只不過沒有人能保障你批評之後的自由;你也的確有批評國家的自由,這是一次性的自由,請好好珍惜。

**學習感恩,為高鐵流淚
見識祖國繁榮昌盛,同學要學習「沒有祖國,香港早就玩完了!」的理論核彈,並深刻揣摩「香港人都是中國人」「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但中資銀行卻要炒掉香港人員工的辯證矛盾。交流團指定皇牌節目,當然是坐高鐵坐得高潮迭起的快感,建議用「高鐵行車好穩定水杯裏的水竟然沒有濺出來!」為題,舉行作文大賽。最高分的同學恭喜你,你有紅底傳媒老總們的水平,合資格參加初級戰狼訓練班。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2019 荒唐大事回顧



荒謬的事,要放長雙眼睇。

還記得,往日製作電視台的《大事回顧》節目時,面對大事紛紜,製作團隊的選材宗旨,乃任何值得放在《大事回顧》中的事件,必須在N年後回看,仍然感到值得回顧,不失歷史意義,才算「大事」。N是多少,視乎每年大事多寡有不同,平淡之年,最少N=5

2019荒唐事,鑊鑊新鮮鑊鑊金,N=50,十年後、二十年後、甚至五十年後回看,保證依然荒唐,而且是後世荒謬源起,末世時代標記,香港不會忘記。

2019年,特區政府全方位服務警察,務求令槍桿子安心舒泰,全力對付人民:1. 容許蒙面、無證、不戴行動呼號,放心作惡; 2. 警隊催淚彈放題兼真人練靶無後顧之憂;3. 警隊執勤流連忘返超時補水錢財無盡以十億計;4. 禁制令禁止人接近警察宿舍,但警察隨時衝入民居;5. 禁制令禁市民起警察底,但不禁止市民被起底;6. 引緊急法禁蒙面,但警察隨便蒙面;7. 研究辱警罪,只許警察侮辱市民,不容市民死剩把口;8.   公務員示威被捕要停職,警察打人踢人繼續開工;9.   最新:百姓籌錢助抗爭者被指洗黑錢,警察散仔會收社團捐款政府懶理。

2019警暴製亂:衝突半年,警察拘捕6105人;全香港監獄在囚人士有幾多?第三季數字,只有5739人。香港警隊濫捕有豐碩成果、載入史冊,拘捕人數已超越全港監獄定罪在囚人數,還只是一個開始。

2019催淚之城:理大圍城兩天,催淚彈終極放題,全港共發射3823枚;中大對峙當天,警察全港共發射了2330枚催淚彈,理工大學完勝中文大學。以為放催淚彈能驅散人群,其實卻在凝聚人心,激起義憤。

2019開心交稅:市民的血汗錢,準時交稅買催淚彈給自己食,買彈藥給警察真人練靶,交給警察讓他們好好加班賺補水。

2019電光火石:7.21元朗襲擊事件,到場警察電光火石間逃走;街頭蒙面無證武裝分子,電光火石間用警棍打頭、用槍射頭、用腳踩頭踢頭、用電單車撞人、近距離開槍射胸,表現專業,黨媒拜服,稱之為真心英雄,感動中國。

2019大醜聞:國際專家調查組不願做遮醜布,表演跳船,揭穿監警會皇帝的新衣,皇帝們猥褻不堪,裝作若無其事。

2019更大醜聞:特區政府無恥繼承帝國主義殖民地統治鎮壓人民遺產,發掘殖民地法律化石禁止蒙面,法庭打臉判違憲。

2019人血饅頭:聽說,整件事由陳同佳一案而起,林鄭與民建聯扯起公義大旗疾呼,結果,支持《逃犯條例》是民建聯,支持暫緩是民建聯,支持撤回又是民建聯,食人血饅頭是民建聯,最後把陳同佳忘得一乾二淨的,仍然是林鄭與民建聯。

2019國民教育:叫人多了解祖國,過關時查手機搶通訊資料扣留問話,為了香港未來放棄兩代年輕人。

2019這一年,特區政府告訴人民:和平示威沒有用,文明投票沒有用,放火堵路也沒有用。

2019這一年,臉書變臉,人人改名換姓,刪除舊照,移除記認,害怕秋後算帳。

2019這一年,紓困措施數目破紀錄,每個月一輪,預計將要無限期紓困,每個月總有一次。

2019最大冷笑話:為了要懲罰香港,澳門受中央厚待,規劃發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賭場與股場,從來都是同一件事,聽講係。

聽說,欠債要欠得夠多,銀行才不敢動你一條毛;從政,壞事要做到最盡,習主席也無可奈何,呆若木雞同你握手。2019最荒誕奇聞:林鄭月娥仍然是行政長官,繼續喬裝管治。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December 17, 2019

驚人數字:被捕人數已高於全港監獄在囚人數

[立場新聞圖片]

某場合聽到律師分享這組數字,甚為驚人。

衝突至今逾半年,警方拘捕6105截至1216日戰績,那麼本來就在全港監獄服刑中的定罪在囚人士有幾多?答案是5739截至20199月底懲教署數字,亦未計還押未定罪人士1602人,當中只有少數因反送中運動被扣押

即是說,香港進入一個罪惡新時代,忠誠的警隊奮勇抗敵,肅清曱甴,市民講粗口的、問你有冇良心的、不願就範的、玩鐳射筆的、蒙面的、跑得慢的,連同堵路放火的,一概照拉。結果,警隊威武,半年止暴制亂製造了無盡案件,拘捕的總人數,已經超越運動前,全港被定罪正在坐牢的總人數!

那麼,本來六千個囚犯,再加香港的六千被捕抗爭者,會否有一天坐爆香港監獄?

放心,原因有多個:

**拘捕六千多人,暫時檢控率才大約17%,從數字就見到濫捕的規模,六千多人中,大部分人根本沒有足夠證據起訴,遑論坐監。

**就算要起訴,整個過程連上訴,漫漫長路,法官也要慢慢審,需要三五七年,不會一時間一同入冊坐爆監獄。

**現時各懲教院所,名額大約有11200,使用率甚低,不足七成,尚有足夠空間。

**更重要原因,由於警方不惜工本投放大量警力對付不聽話的人,其他罪案少理,據往年經驗,罪案率會降低,罪犯亦會減少,此消彼長,監獄內的牢房,會留給反對政府的人。正所謂,罪案是警察製造的,此話不是亂說;還記得雨傘運動之後,警察宣布2014年罪案率創新低,吓,為什麼?原來當時一哥謂:大量警力調派去處理佔中,原本的警務工作,包括「打黑」都無法進行。不掃蕩,就沒有罪案記錄,罪案率就下降,監獄自然冇客。

不過,中期而言,情況未能樂觀,反送中運動種下的反抗基因,隨時大爆發。來年有四個計時炸彈:(1) 即將引爆是特區政府只肯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不查警察,想蒙混過關;(2) 全國人大為緊急法釋法,進一步閹割法治;(3) 硬推廿三條,閹割言論與結社自由;(4) 立法會與特首選舉,共產黨不能百分百保證結果,選舉方式終會硬推改變,閹割香港人的選舉權。

核武級戰役,一山還比一山高,香港人大無畏,終有一天,會坐爆全港監獄。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