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6, 2019

冇人圍林鄭之謎

[圖片:eyepress]

還記得嗎,上星期林鄭及政界人物們還在擔心立法會外有人包圍大混亂,尊貴的特首無法進入立法會大樓演出其   show time 施政報告,林鄭月娥太睇高自己了。

是日,示威者無號召堵塞立法會,也無人有興趣包圍林鄭,有兩大啟示,其實任何人這幾個月在示威現場,目睹警察與示威者的對罵與對打,都應該明白。

一,運動發展至今,持續落去的最大能量,是市民不滿警察暴力,不滿警察毫無制衡,繼而延伸至整個體制的不滿;當然一直以來很多人不滿體制,但能令忿怨持續多月,市民甚至開始能接受暴力手法,乃因為警暴的反作用力不斷激化,維持龐大能量。

警察濫權濫捕、罵市民曱甴、講大話狡辯,日復一日,激起市民義憤;警察射記者、抓社工、打醫護、恫嚇大專生中學生初中生,各界別無人倖免,則激起不同組群的憤怨。警察在不同層面全方位撥火,特區政府無視,數月來各種動作,包括修改武力指引、立法禁市民蒙面、又容許警察蒙面容許警員不出示委任證、禁制市民滋擾紀律部隊宿舍、港鐵晚晚提早收車變相宵禁,一切都是增添警隊硬實力的法律武器,讓警察為所欲為而無後顧之憂。

事情已經很清楚,政府究竟明白了沒有?要解決警暴問題,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開端;傀儡政府明知專制國度槍桿子不好惹,醜事太多又怕獨立調查,磋砣至今。

二,無人圍林鄭,係因為大家已當你冇到,不在乎你一個政治殭屍,也不在乎林鄭你是否能安然步進議事廳,因為幾十個泛民議員足夠驅逐你。這個議會,零票當選的人做主席,還有一大堆所謂議員起立歡迎林鄭入場,惡心至極,你憑乜嘢?根本沒有香港市民有興趣你宣讀什麼,沒有人期望林鄭對自己極速毀滅香港表達半分歉意,也沒有納稅人想見到你用我們的稅,派錢撈民望扮施政。

林鄭,請不要再扮工,你已是一個無關痛癢的 object,也不要再留在香港獻世,請放過香港。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October 15, 2019

是你教懂香港人時代革命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政府   DQ 主任又做嘢,正蘊釀區議會   DQ 潮,新一輪要求參選人解釋的敏感詞,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要解釋,應該不困難,每個香港人近月來都有切身體驗,是林鄭月娥教懂香港人,什麼叫「時代革命」。

這樣說也許很殘酷,不如坦白承認吧。大街的金鋪與藥房門堪羅雀,遊客不來,沒有多少香港人可憐你,一條街幾十間店賣金銀首飾賣奶粉,根本畸型,這種零售生態扭曲市場與人力資源,從來不應存在。

坦白承認吧,大家都在等待樓價租金大跌,正好來一次財富大洗牌,炒股炒樓錢搵錢本來就是夢幻泡影,以蟻民住劏房作代價,以百業捱貴租若撐,這種繁華不要也罷。

很多人會失業啊,放心,有這樣一個政府旨在製亂,商場店鋪要增聘保安與維修人員;放心,安老院不是一直投訴看護人手不足服務不能改善嗎,以後就沒有藉口,勞動力轉去安老,香港人老去時可以多一點尊嚴。

坦白承認吧,我們根本不需要那麼多商場。大型商場避禍關門,我們光顧小店,逛街市買菜,生活本來如是,重新發現奢侈品從來不是生活必須,「我消費故我在」的心態荒謬絕倫,爆買無謂物事經濟數字就增長,從概念上本來就超錯。

坦白承認吧,港鐵近日每晚提早十點收車,已經毫無道理可言,目的在服務特區政府,它不服務港人,提早收車借勢宵禁,甚或假期停駛,目的在製造民憤,轉移視線,懷有險惡政治目的,但換個角度看,也不是壞事。商鋪傍晚開始全部關門,提早收工,在外國很正常,做生意從來不應是生活的全部;大家工時縮減,省卻無謂應酬,一家人多了時間相處,難得天倫之樂。香港人競爭力長年建基於工時長,手停口停因為薪金低,沒有尊嚴沒有真正生活卻以「獅子山精神艱苦奮鬥」自我剝削更樂在其中。

大夢初醒,往日的規律崩塌,才能重建有尊嚴的生活,這就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DQ 主任明察。


***   ***   ***

相關文章:
封殺 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反蒙面法:動用殖民地惡法的新殖民政府

Monday, October 14, 2019

Now 車長被警察襲擊十二問



有記者朋友巡邏各區警署幾個月,總括經驗說,每個警署都有其性格,有些警察溫文一點,有些很癲狂;其中位於太子站旁的旺角警署,可能冤情太重,或者加班太多,警察已陷於瘋狂,每晚臨近半夜會變臉,我半信半疑,直到今天   NOW 新聞的車長後腦疑被布袋彈打中,反正我信了。

疑點很明顯,警謊記者會繼續詭辯,仍未能答覆:

1.      Now車長路過,有什麼可疑?
2.      若非車長正在危害某人生命,有什麼理由要開槍?
3.      就算真的要開槍,為何要射頭?
4.      後腦中槍?為何從後   head shot?
5.      從後向頭開槍,違反幾多條警例與人權守則?
6.      射頭了,倒地了,為何要綁手?
7.      射頭了,倒地了,為何不叫白車去醫院?
8.      Now 同事過來解釋身分了,為何要趕攝影記者走?
9.      Now 同事過來解釋身分了,為何還要拉入警署?
10.  為何扣留兩小時才送醫院?
11.  為何扣留兩小時,車長滿身傷痕?
12.  一開始情況緊急要   head shot 開槍打頭,為何轉頭又釋放了?

以上的問題都不重要,因為大家都知道答案。不過由於警察永遠是對的,所以大家永遠都不知道答案。

Now車長是傳媒一分子,總算比平常人多一點話語權,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得到如此待遇。

可以想想,我們這些平凡百姓、我們這些蟻民、被稱作曱甴的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多少人,被拉進警署而不為人知;多少人,受私刑受性侵犯性暴力而不敢公諸於世;多少人,被困警署不是兩小時而是四十八小時;多少人,不獲律師見面,延遲送院診治;多少人,在警署被「私了」而不敢發聲;多少人,有理無理,警察為求湊數,任意拘捕告暴動,有嘢叫你同法官講;多少人有冤無路訴,因為警察會蒙面,身上無編號。

射記者、抓社工、打醫護,各專業同氣連枝,特別感同身受;濫捕大學生、專捉小朋友,年輕就是罪,中學老師說,很多學生就是因為同伴畀警察搞畀警察打而心生義憤,每個專業每個社群的義憤得不到緩解,政府繼續火上加油。幾個月來,仇恨升級,政府再給予額外鼓勵,務求警隊濫權無後顧之憂。

政治問題,你找警察解決,現在警察變成問題了,你不敢解決。而林鄭一幫人誓要拔除眼中釘,新一波   DQ 即將開始,下一輪取消區議會,投擲政治暴力汽油彈,仇恨螺旋無了期。

***   ***   ***

相關文章:

Wednesday, October 9, 2019

封殺 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某夜,旺角大戰正酣,我走到亞皆老街尾塘尾道交界,駭然發現一個平行時空。

一個毫不顯眼的街角,一家瑟縮角落的小餐廳,聚集了一群外國人;酒客全部聚在門外空地,每張桌上的啤酒樽,以一盆一盆計,他們高談闊論,言笑甚歡。長假期前一夜,三個街口外,正在火燒地鐵站,他們似乎不知今夕何夕,亦似乎不甚關心。這家小餐廳,是我多天來在旺角油麻地一帶所見,最旺的戰場上的快樂酒吧。

很符合我對外國人的偏見,他們在香港,大多是過客,要他們真切關心,其實是強人所難。無錯,每個人都會說他們重視自由民主,但大部分人只重視自己國家的自由民主,至於別國的民主,遙遠不可及;就算身在香港的外國人,我前陣子就碰到一些新相識,在荷里活道一帶經營酒吧食肆,他們只關心顧客大減後的生計,對於眼底下的街頭戰爭,他們無甚感覺,這是人之常情,我們不應有期望,亦不應怪責;望望自己,我們尚且甚少關心越南的民主、菲律賓的民主,又怎能奢望外國友人,甚至是時差十二小時地球背面的美國人,望一望香港發生什麼事?

故此,NBA 火箭隊總經理   Morey 在推特中撐香港點燃的杯葛風暴,是外國人認識中國式民族主義狂暴的轉捩點,中國官民的激烈反應一路擴大,令美國人沉默大多數,大開眼界;為香港的掙扎,開拓了新的空間。

最新發展,NBA 總裁   Silver 發聲明,拒絕道歉,表明   Morey 享有言論自由,中央台及騰訊隨即宣布暫停播放   NBA 賽事,多家中國贊助商退出贊助   NBA,而希拉里亦在推特發文:「每個美國人都有權支持香港爭取民主與自由。完。」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亦說:NBA 應學習香港人的勇氣,香港人冒更大風險,去保衛言論自由、人權與自主。

NBA 封殺事件很重要。很多美國人,從來不知道什麼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這點當然不需大驚小怪,港豬不是香港獨有,很多美國人甚至本地政治都不關心,投票率比香港要低。一些美國人也有大國心態,認為自己什麼都有,不用抬頭看看世界發生什麼事,都能活得很好。香港這地方,有些人會以為在韓國,或者是日本一個城市,當然也不會知道什麼是一國兩制。

然而,一講到   NBA 封殺事件,就很容易理解,美國人不愛足球愛籃球,NBA 是美國城鄉跨階層的共同焦點。現在無論城市人鄉下人東岸人西岸人黑人白人拉丁裔人都明白,twitter 說句話都會惹怒中國,一句支持自由會被中國徹底封殺,而且黨媒民企網民同體,親身體驗強國氣陷之盛,以「五千年屈辱」(湯家驊語)點燃的民族主義烈火之可怖,能讓他們一下子深刻理解香港人的水深火熱。

要半個地球外的朋友關注香港、同情香港,很艱難;但此時此刻叫人認識中國邪惡一面,時間正好;中國官民瘋狂助攻,香港抗爭者可以暫且休息一會,讓子彈飛。

同一時間,美國動畫《衰仔樂園》一集,諷刺美國商界為到中國掘金,自願接受審查,自閹言論自由;也諷刺極權中國、嘲笑小熊維尼,結果當然被中國全綫封殺。

此集動畫,乃必看之選。《衰仔樂園》極盡諷刺誇張之能事,但取材現實,直刺核心,才驚覺,如此直接的批評,在我們的世界裏已甚少見;創作人、廣告人、記者、作家,執筆如驚弓之鳥,自我閹割成為習慣,每一個創作,每一單新聞,我們習慣了思前想後,惟恐得罪這個得罪那個,惟恐太直接太赤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而《衰仔樂園》繼續串嘴,向中國道歉:「如   NBA 一樣,我們歡迎中國的審查員來到我們的家園與我們的心坎,我們同樣愛金錢多於自由與民主,習近平根本不似小熊維尼……

NBA 封殺事件,全世界目睹了強國的蠻橫,講句自由民主,就是支持港獨,我說你挑戰國家主權,你就是挑戰國家主權,總之我不愛聽的你竟然斗膽說,你就沒有言論自由。

眼前就是一個黨國資本主義民族主義高科技監控超級強國,強權之下,豈有完卵,當美國人都要噤聲,香港還有很多人,只懂為港鐵的入閘機哀悼。

***    ***    ***

相關文章:
一群政治僵屍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Tuesday, October 8, 2019

一群政治僵屍

[立場新聞撮圖]

香港特區體制,盛產異稟能人,上一個梁振英,雖然面目可憎,但總算提供了,可供觀賞研究,有娛樂、學術及醫學價值。

至於林鄭月娥,一山還有一山高,很多朋友說,從來未試過如此憎惡一個人,找不到合適形容詞。

當問責官員一字排開,林鄭月娥宣布動用《緊急法》,我想到了兩個字:狠毒,這已是極度溫文的形容。

是日,面對前港督彭定康說用緊急法立法禁蒙面是「瘋狂」的批評,林鄭月娥謂「我要反問任何外國政府、外國國會的議員,倘若在他們自己國家裏出現了這情況,你會採取甚麼行動……」她答這條問題,用普通話,仲要陰陰嘴笑。這時勢,不論真笑假笑陰陰笑,我想不到任何人還可以笑得出。

嘿,若外國政府闖了如此大禍,二百萬人上街反對你,民眾持續多月怒火不息,一定早已有人問責下台,甚至內閣總辭,洗心革面,怎會如這群薪酬全世界數一數二高的政府高官,不知羞恥,徒呼愛國,竟然動用封塵半世紀帝國主義殖民統治留下來的惡法,在殖民地遺物中挖掘「法律資源」作武器。

狠毒在,以法律之名震懾和理非參加示威,配合國家級起底機器的白色恐怖,令很多國泰、中資國企、染紅財團的員工,以後不敢上街表態。

狠毒在,提供新的利器給警察,有理無理,一見你蒙面,即時拘捕扣留,孕婦小童一概玩弄一番,有不滿留待法庭講。更狠毒在,開《緊急法》先例,以行政決定摧毀法治,違憲架空立法會,日後為所欲為。這個政權,善用律政暴力,以法律武器震懾、恐嚇、懲罰,殺人不見血。可能又有人說:你為何不講講示威者的暴力?是的,弱者的暴力往往很難看,沒有高官一字排開的冠冕堂皇。

是日,明明很多地鐵站只是入閘機損毀,若地鐵宣布連續一星期全民免費乘搭,補償市民過去多天因無故兼不定時封站之麻煩,全港市民就不用排長龍入閘怨聲載道,更會皆大歡喜。但政府就是不做,很明顯,想把握機會激起民憤。

還有即將來臨的毒招,大家放長雙眼睇。區議會選舉,本來是一個平息事件的契機,運動的能量轉化成一個公平選舉,透過投票分高下;不過保皇黨怕輸,政府頂不住壓力,將會大規模DQ,並繼續想製造民憤扭轉民意,到時若發現勝算不高,為保所謂政權的體面,絕不介意射核彈,寧願繼續點火頭,以亂局為理由,叫停選舉。

調,林鄭月娥反對率突破新高達到80%,帶領整個所謂團隊陷落民意深淵,等同一群政治僵屍。珍惜香港這個家,若不敢辭職,就請自行了斷。

***   ***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