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21

香港電台兩場審判

 


沒想到,法庭內完整地播了一次《鏗鏘集》〈7.21 誰主真相〉,荒誕感充斥每一絲空氣。

聲音畫面前文後理清清楚楚,過百白衣人持械集結,有組織有預謀,便衣警察一路監視,卻沒有動作,縱容暴力,警察更在襲擊現場玩失蹤。《鏗鏘集》抽絲剝繭,指出一個又一個疑問,證據俱在,有權勢者不追究失職警隊,卻指控編導蔡玉玲調查時車牌查冊偽造文書。警隊崩壞政府不處理,卻處理提出問題的記者。

蔡玉玲在法庭上鏗鏘回應「不認罪」時,同一天,廣播道香港電台上演另一場大審訊,多個節目包括《鏗鏘集》內容遭審查被閹割。大判官是政府委派的新任「總編輯」。

真正法庭上的法律遊戲,政府佔主場之利,又可自訂球例,不認輸時可以重賽又重賽。縱使不公道,最少庭審公開,控辯雙方各自陳辭,裁決有書面通知,標準引經據典,理據透明。

香港電台的大審判,那位總編輯,落刀刪節絕少解釋,他要求下屬書面交代製作計劃,卻不會白紙黑字說明自己的「總編」方針;他說過會用 impartiality test,但這什麼意思,他如何理解「持平」,為何如此這般才叫「持平」,具體抽節目什麼理由,黑箱作業,不解釋。

香港電台極速變身,成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興起之時,竟然可以臨時調前調後節目,臨時抽起節目、改時間表,而不事先通知,此舉不尊重觀眾,也影響收視,影響被訪者,浪費公帑,更加涉嫌違反《電視通用業務守則》規定。

管理出亂子,,因為節目不能出街而花掉公帑,要下屬自掏腰包,這什麼公務員規定?林鄭的表現,香港市民也很不滿意,她是不是要把家裡的現金全部拿出來派街坊?

詞窮之時,更以《官方機密條例》威脅下屬不得公開高層決定。大判官,你知不知道這條法例只管國防外交防衛等機密事宜,你懂不懂法律?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有一口飯,叫反港獨飯

蔡玉玲:我不認罪

Thursday, March 25, 2021

你一想講道理,這世界就發笑


聽說愛國者們收集了   238 萬簽名,支持人大決定改變選舉制度。大事不妙,根據中國邏輯,只得238 萬人支持,香港人豈非有五百多萬人反對?

但凡事往好的方向想,2016 年立法會選舉,才得   220 萬人投票,但建制派竟然十日八天內,就得到   238 萬人簽名,代表形勢大好,支持者眾,立刻就可以全面直選,愛國者必然大獲全勝。

一覺醒來,大好清晨聽到法律精英梁愛詩在香港電台朗讀《香港家書》,不可謂不是一個詛咒。梁愛詩說:「上一屆區議會選舉,獲得   57% 選票的黨派,居然取得   85% 的議席,單憑一人一票的選舉,是否必然達致公平結果?」

梁愛詩似乎貴人善忘,上一屆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在直選只取得四成多一點的選票,卻憑着維護既得利益者的功能組別,拿下了   57% 議席,控制議會,你說「公平」?

又看區議會選舉,2015 年,建制派取得約   54% 選票,「居然」取得 69% 議席,也不合比例,為何尊貴的梁愛詩不投訴?

選舉遊戲是你完全主宰的,你贏了,就是好制度;你輸了,就翻盤不認帳。政務司長張建宗說,修改選舉制度只是一個「小切口」。是的,這個小切口,割上了大動脈。

梁愛詩還說:「一旦疫情受控制,限聚令撤消,他們還會藉遊行示威製造動亂…」各位觀眾,請有心理準備,提防疫情就算過去,限聚令是永恆。

人大的決定,從來沒有道理可言,本來一句「我惡晒」、「我有權」,講完。

你一想講道理,這世界就發笑。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忠誠廢物是怎樣煉成的

法匠與酷吏

 

Wednesday, March 24, 2021

蔡玉玲:我不認罪

 


今天,西九龍法院法庭上,蔡玉玲鏗鏘地說了兩遍:「我不認罪。」

蔡玉玲說「我不認罪」,非「我唔認罪」。

蔡玉玲是廣播人,她知道「不」與「唔」的分別。

「唔」字,難發聲,聽不清楚、不夠肯定。

「不認罪」比「唔認罪」響亮、鏗鏘、有力、堅定、明亮。

隔着延伸法庭的屏幕,我看不清楚蔡玉玲的眼神與面容。

但是,兩句「我不認罪」,明明白白,響徹法庭門外玻璃幕牆裏陽光燦爛的公眾席。

我聽到了「我不認罪」背後,蔡玉玲的決心、鬥志;她不屈、無畏、無怨、無悔。

法庭上,播出了《鏗鏘集》〈7.21誰主真相〉全套。也許,這是法庭審案時,第一次播出全集新聞紀錄片。

法庭內外,一起經典重溫。我們看到了,白衣人一早聚眾;看到了,一早有便衣警察目睹一切。這一集,有力地列舉了警鄉勾結的疑點、放生鄉黑的疑問,記錄了記者鍥而不捨的追尋。這些關鍵,當權者不理會,卻去告一個記者車牌查冊。

這件案,控辯雙方,不用傳召證人,因為案情簡單。

這件案,蔡玉玲不自辯,因為光明磊落,無事可辯,只需昂首說聲:「我不認罪。」

***    ***    ***

相關文章:

公報私仇、選擇性執法的所謂警察

撐港台、撐香港、撐自己

Sunday, March 21, 2021

忠誠廢物是怎樣煉成的


京官來港「諮詢意見」,完結選舉大工程,框架已蓋棺定論,卻說要「廣泛聽民意」,更謂「聞異則喜」。主子說,一個爛橙以前分七十瓣,現在分成九十瓣,選擇多了,更民主、更均衡參與。馬戲團的籠子內,珍禽異獸認真討論分贜,投入大鳴大放的遊戲,如何把爛橙切成九十份?用甚麼方法來切割?誰來決定甚麼人夠愛國、有資格吃橙?

口水花四濺之時,那個爛橙,早已被捏得汁肉橫飛、臭氣瀰漫地球。香港人,只能當馬戲團的觀眾,這場荒唐爛戲不好笑,但我們可以目睹,忠誠廢物是怎樣煉成的。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澄清「忠誠的廢物」一說,謂他不是講建制派個別人士,而是一種建制派現象。學者概括能力高,一語中的,說得好。「廢物」既不是個別能人異士的問題,而是普遍現象,則忠誠廢物家族繁衍,再不能抵賴外國勢力。我們必須深究,現象背後的結構性原因,掀出廢的根源。

香港人三番四次目擊,每逢中央有違諾違法大動作,必見忠誠廢物亂舞,一般有三種態度可供選擇,一是擁護、二是熱烈擁護、第三種較複雜,叫花式轉身,講些擦邊球的話故作開明,然後轉體翻騰三周半瞓身擁護。

動作可能悅目,說話也總是動聽。例如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強調大改選舉制度的「三對關係」:既要尊重民主權利,又要切實維護主權發展利益;既要尊重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又要尊重維護特區高度自治權;既要保證選舉公正公平公開,又要阻止反中亂港分子進入政權機關。條件開出,說辭冠冕堂皇,但紅線早已劃好,一切名詞的定義、一切程序的執行,都是我說了算,不能越雷池半步。那「三對關係」狹縫中的平衡點,都是鳥籠中的討論,愛國者輪番表態,運動式的口號與簽名,最後都是一定音

同樣的馬戲,是體制的日常,尊貴如人大常委,每次上京開會,上機前十問九不知,議程不知、討論話題不知,開會幾天,就做重大決定;如此文化,無從培養議政經驗,民情掌握離地萬丈,演活一個橡皮圖章的角色

建制之中,本來總算有些有識之士,但忠誠廢物中的頂層獵食者,多年來倒行逆施,創意演基本法,歪理狡辯滿天飛;反修例一役,終極引爆社會矛盾,猶自感覺良好。建制派在地區硬食民憤選舉大敗,忠誠愛國者充滿冤屈,但為求生存,從來不敢吭一聲

日積月累的「天擇」、歷廿多年的汰強留弱,奴才驅逐人才,令忠誠廢物當道,結構性因素一路強化,源頭減廢無望。新選委會即將誕生民主派退場,黨的代表透過小圈子新組別如地區組織即街坊會同鄉會社團聯會之類及全國組織香港代表如婦聯青聯等加入覓食,搶佔灘頭,代表政治大變生物演化論告訴我們,生命演化速率最急之時,正是生境大變的時代

以後的選舉,入閘門檻升高,參選人要向不同界別的選委乞求提名票,躬屈膝捐狗窿;民主派人士固然不屑,部分忠誠愛國者也不會享受乞求的樂趣,退場求去。新設資格審查委員會,更要檢視每個人的愛國心,不只有些事情不能做,更設有「正面清單」,要求主動擦鞋表忠示愛,新時代又同時要求你技巧高超妥貼、下跪時不著痕迹,對演員的修養要求更高。馬戲團困,將會出現更慘烈的廝殺,「忠誠廢物論」只是前奏。

忠誠廢物是體制的產物,廢的根源,就是因為要你忠誠,而忠誠又不斷煉成廢物,永劫循環、反饋放大、無止無終。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

相關文章:

有一口飯,叫反港獨飯

 

Thursday, March 18, 2021

打唔打?幾時打?打邊隻?


打唔打疫苗?這個問題對大部分人而言,沒什麼考慮餘地。

歐盟已經在講「疫苗護照」,大概就是往日的「針紙」,一直以來,你若到訪某些發展中國家,很多都會要求你有黃熱病疫苗注射記錄,你不打針,就算有護照都不能入境,完。

同樣事情在新冠肺炎時代,將會全球通行,不少國家已準備要求入境旅客要有疫苗注射記錄;香港人不打疫苗,將不能出國,也不能回國,不能移民、不能去讀書,不能去日本,也不能去台灣,比死更難受。所以,如果你不準備呆在香港多一兩年,疫苗不能不打,只在乎幾時打。

幾時打?我的判斷很簡單,如果你想打德國技術BioNTech疫苗(即復必泰),就要快,因為歐洲藥廠承諾的供應未必能如期出口。留意一下歐洲疫情,世界衛生組織網站即時數據可見,意大利與德國疫情又稍為回升,限制疫苗出口呼聲常聞,一到生死關頭,必定自己國家的人命經濟行先,自己有餘裕時,才會輸出疫苗收買人心,這點沒有懸念。至於科興,由於屬國家任務,隨時加碼,要打幾時都會有,你不需擔心。

 


打邊隻疫苗?首先論副作用,兩隻疫苗在全球已打數以千萬至億計,未有大規模死亡個案,科興用傳統滅活疫苗技術,整體安全較有前科可參考,反而   BioNTech mRNA 技術屬全新,其長遠安全性,例如十年八載後是否安全,只有時間能證明。

所以,若你的身體能承受疫苗的輕微副作用,你接下來要考慮,當然是有冇用,有幾強保護力?你承受了副作用的風險,能否得到相應的保護效果?

聽畢是日晚上衛生防護中心的科學委員會報告,大家反而要認真想一想,究竟打科興有冇用?

這些數字大家都知道,論「有效率」,BioNTech 是  95%,科興僅高於50%,國產科興的臨床研究至今沒有權威國際學術期刊確認其成效,研究數據不足以確立對六十歲以上的人有幾大作用。不過,縱使科興有效率低,都能減少重症,減輕醫護壓力,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但接下來新階段要特別留意的數據,是疫苗能否應付來自英國、巴西、南非的三隻變種病毒;因為當原生病毒逐漸被各種疫苗控制後,代表病毒能侵佔的生境多了「空間」,變種病毒有可能很快替代原生病毒的位置,繼續肆虐。

這一點,專家研究過全球醫學界最新數據後,晚上公布的看法甚為值得關注:

德國BioNTech及據說第二季末會到香港的英國阿斯利康疫苗,可以應付英國及巴西的變種病毒;南非變種病毒株較棘手,BioNTech仍算有效,阿斯利康無效。

但很多香港人酷愛的國產科興呢?能否應付三種變種病毒?*至*今*沒*有*任*何*數*據*證*實*對*變*異*株*效*用。而一個專家們沒有提到的初步研究顯示,西

專家們談到阿斯利康疫苗對南非變種病毒株無效,謂有可能要調整訂購疫苗策略,但科興疫苗至今沒有數據呢?若遲些證實無效,那是否繼續建議市民打科興?有何策略調整?專家迴避了問題,只謂要等待更多外地的研究報告。

專家們在記者會中多次提及要「嚴防變異株」,當中包括入境檢疫要保持嚴格,及積極接種疫苗建立群體免疫,但專家們絕口不提其中一個可能出現的大漏洞,若科興不能防禦變種病毒,代表越多人打科興卻不選擇打更有效的BioNTech,會令香港的群體免疫出現一個大缺口,人口中若太多人打科興,可能減慢達致群體免疫的時間。

即是說,既然現有資料,BioNTech雖然副作用較多,但效力強大,能應付原生病毒及三種變種病毒,相對科興只能以 50% 僅僅及格的有效率擠身市場,對變種病毒仍未有數據之時,政府應否叫市民多打BioNTech呢?

有關科興疫苗效用,尚要留意另一些數據。

幾個和科興有研究合作、亦大規模使用科興疫苗的國家,包括土耳其、智利,感染數字近來反而上升。

智利有約三分一人口接種了疫苗92% 是科興疫苗,但二月初開始接種以來,確診感染數字到近兩三星期反而上升,由前一個星期約每天平均四千宗,增加至上星期每日五千宗,但死亡率有下降,入院老年病人亦有減少。

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土耳其,該國主力打科興疫苗,一月下旬開始接種,,到近日每天一萬五千宗以上。

當然,打疫苗後確診數字未有回落,原因有很多。一個明顯因素,是打疫苗的人口比例仍然少,土耳其只有14.4%,製造抗體也需要時間,而土耳其三月初放寬了限聚令,科興疫苗亦未必能抵擋在巴西出現的變種病毒。

從智利、土耳其例子可見,縱使接種疫苗計劃開展,亦需要一段長時間讓人口產生抵抗力。

所以,請大家密切留意科興疫苗能否應付變種病毒的新數據,及科興疫苗在智利及土耳其等國家的效用。結果可能令特區政府的防疫策略非常尷尬,進退兩難。

以上是一個常會留意醫療新聞的人的少少觀察。

*

 (此文少部分文字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此為更新加長修改版)

 

 

 

Wednesday, March 17, 2021

悲壯的特區幻術師

 


想一想也覺得悲壯。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向外國勢力的遊說努力,被《華爾街日報》編輯部文章一語道破。文章謂:我們幾乎想可憐陳茂波,他在執行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想否認擺在眼前的事實。

香港被全方位改造,香港已不是往日的香港。而陳茂波仍然喃喃念誦告訴外國勢力香港仍是國際都會、法治健全。《華爾街日報》文章標題,形容陳茂波為「香港幻術師」(illusionist)

的確,外交部戰狼早已宣稱《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你猶說五十年不變;《基本法》屢次未經啟動修改程序就被修改得面目全非,你猶說一國兩制健在;香港的融資市場已成為國企黨企吸水的遊樂場,你猶說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司法體系已經全方位遭箝制,律政精英們還妄想這裏能夠充當國際仲裁中心;明明是閹割選舉、衰過殖民地,高官們不承認是民主大倒退;你們一手把香港毀滅,猶在花費大筆納稅人金錢,睜大眼向外國人講大話謂「明天會更好」。

沒有了自由法治,香港什麼都不是,幻術師的拙劣魔法,完全被識穿,「國際遊說」變國際笑話。陳茂波的幻術看來還包括自我催眠,聽說波波是下任特首跑馬仔人選之一,小心你施展的幻術會騙倒自己,任何一個想做特首的人都應該明白,不要幻想自己是特區行政長官,你充其量只是一個傀儡小市長;不要幻想香港繼續是什麼國際都會,香港將成為大灣區的尾巴;你的手下,也不是什麼優秀公務員隊伍,而是一群忠誠的廢物。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這房間,封塵七十年

Monday, March 15, 2021

法匠與酷吏


警察最愛一句話:「有乜嘢就同官講!」上到法庭,法官根據法律審案,然後你會發現,所謂法律從撰寫一刻開始,根本就是精心布局的陷阱。

第一宗限聚令法庭判例,工黨與社民連勞動節請願,八人分兩組,四人一組分開拉橫額,在政總叫口號也收到告票。控方指法例不管群組之間的距離,法官謂限聚法例「群組聚集」定義,乃視乎有否「共同目的」及事先組織,判罪成,監禁   14 日緩刑   18 月。

限聚令的法律文本,坊間質疑了一年:防疫的關鍵,當然是人群聚集的距離,相隔一條街一個區的人不可能屬「聚集」,也無損公眾健康,但法例偏偏寫成有共同目的就算群聚,不管距離;同一條   599G,港鐵上巴士上人群更擠逼都容許、商場人潮排隊萬人空巷無問題。限聚法例,從一開始就是一石二鳥出陰招禁絕遊行示威。

你要佩服那些飽讀詩書的法匠,學懂了法律知識,卻不管人權自由開放社會的法治原則,用心雕刻法律,以條文為鎖鏈,服務權力,緊纏庶民,猶自鳴得意。法匠團隊又有扼殺制度新任務,需要短時間修改廿條選舉法例,,要「親自督導」,「所以我不會『下放』給其他人,全部自己做」,妹仔接旨,有新任務,興奮度猶如打了十劑科興疫苗。

新時代洗禮,法匠以外,衙門極速冒起一群酷吏,他們蠻不講理、不顧程序公義、蔑視管治倫理,行徑不堪入目,衰過殖民地。警隊的驕矜自滿不用多說,律政司有權用盡,無權則自製權力,亦是新常態。酷吏紛紛爭取表現,例如香港電台最高層,查禁節目罪名莫須有,一聲令下說禁就禁,謂根據《香港電台約章》與《節目製作人員守則》審查,卻拒絕解釋什麼部分違反了什麼條文,要下屬自己猜度;酷吏之臉皮已進化到面對立法會議員質詢,都堅決不講具體審查理由,因為不懂、也講不出、也知道自己無理由。管控市民資料的部門,一聲私隱,拒絕記者查冊,甚至指控違法,卻不顧私隱法例精神本來就尊重新聞採訪,有豁免條款。所謂香港公務員高質素,從來都是神話。

為何肆無忌憚?因為他們深深明白,往日的制衡已經一一消失,主子會為他開路。酷吏們不需要在立法會面對有力質詢,因為大家都是沆瀣一氣的棋子;他們也不需理會傳媒的質疑,因為大部分已染紅成為喉舌,甚至走在批鬥風氣之先,批評官僚們不夠心狠手辣;酷吏行政霸道,也不怕市民申訴或司法覆核,因為一切政治正確為先,到處都是保護傘,確保官僚為所欲為;民間的反對聲音?更不足懼,因為全在牢獄中。

權力失去制衡就是如此醜陋,行政、立法、司法、傳媒,現在獨剩行政獨大。法匠與酷吏們,夜闌人靜時,請尋覓你的失物,有樣東西好像叫「初心」。

***   ***   ***

【噢,此文在《蘋果日報》專欄刊出後(此為加長版),竟然原來有人睇,不少朋友質疑,最後一段最後兩個字,係咪應該寫「良心」,因為這幫法匠與酷吏,從來沒有「初心」,嗯,其實,寫「初心」有些原因,有機會私下談。】

相關文章:

選舉制度完蛋.忠誠廢物亂舞

「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法律」,除了我

Monday, March 8, 2021

香港人在斷崖


曾幾何時,特區政府與商界都沉醉於美國傳統基金會「最自由經濟體」的虛銜上,我們連續廿五年第一,就像走在顛峰的高原上,搖旗吶喊,無限風光;去年香港首次掉落第二位,險峰上絆倒,響起警號。

這一年香港,轉眼風雨如晦,排名會如何慘跌?本來以為,大跌十級、二十級是基本盤了。

答案揭盅,香港墜進無底深淵,粉身碎骨,連屍骸都找不到。可恨的美帝基金會,直接把香港DQ了,中國全面控制,令香港的獨特地位消失,香港不再被視為一個獨立經濟體,從此被剔出名單之外。

這個所謂名譽,香港人從來不應太自豪,無疑低稅率與相對高效廉潔的政府造就了表面風光,但極端的自由經濟卻造成貧富懸殊與勞工剝削,這裏從來不是天堂。

可憐的是一直愛死這虛銜的特區政府,多少年諸位高官宣傳香港,「最自由經濟體」都是必不可少的台詞,林鄭兩年前又「感謝」又「欣悉」這個尊崇的排名,2019 年底為了反駁外國勢力批評警暴與港府侵犯人權,不忘抬出這名銜來闡述香港優勢;如今窘態,只能不斷說「遺憾」、「不公允」、「政治偏見」。

香港人在斷崖上,有人千鈞一髮之際急忙跳車,沙塵滾滾難免狼狽;有人在陷落之時,抓緊崖邊草木,飛沙走石中奮力撐住,再尋生機;一眾達官貴人,自由落體之中,咧嘴微笑,舉杯歡慶。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這房間,封塵七十年

Saturday, March 6, 2021

這房間,封塵七十年

1947年,在這個會議室內…

這個會議室,封塵七十多年,至今仍是緬甸人禁地。據說,緬甸軍方害怕人民聚集悼念昂山將軍,會議室所在的整個殖民地舊政府總部,廢棄大半世紀。

這裡是緬甸國父昂山將軍一九四七年與另外六名部長被刺殺之地,當年他三十二歲。昂山是仰光大學爭取獨立的學運領袖,二戰時曾投靠日本打擊英軍,後倒戈並與英國達成獨立協議;昂山於選舉中大比數勝出,尚未就任,遭政敵開槍殺死,新政府主要官員被一舉殲滅,緬甸從此埋下軍人獨裁伏線,政治經濟冰封七十多年。民主會倒退,自由非必然,有些時日、有些國度,有些人,一輩子都見不到。

昂山將軍遭暗殺之會議室

一次偶然機會,參觀了緬甸仰光這幢英殖時代建築,昂山被刺殺的房間仍保留原狀,從玻璃窗外窺探,桌椅雜物已移走,地氈上的暗紅色,彷彿依然吸吮着當天的血。當年昂山與幕僚在此商討治國大計時,遭武裝分子闖入亂槍掃射,改變了緬甸國運。

仰光舊國會大樓,荒廢七十多年的國會會議廳

軍人統治有幾荒唐,舊文談過些小笑話,例如市場的古董攤還找得到強人奈溫時代發行的4590元面額鈔票,標奇立異,考你心算,以「九」作倍數的鈔票,簡直是數學奇才?無他,獨裁者迷信,認為「九」是自己的幸運數字,連軍政府當年定義少數民族,數目也訂為135 (劃分少數民族從來沒有客觀標準),相傳也是因為這三個數字加起來是「九」。一堆惡勢力的獨裁,整個國家一同陪葬。


如果,當年暗殺沒有發生,這位曾經接受民主洗禮、又得人民愛戴的年輕軍事強人,能否化解派系矛盾與消弭民族衝突?或最少能為國家打下穩固基礎,不需再踏上與民為敵,不需以國家安全之名禁網禁言、開槍鎮壓的獨裁老路?

悲劇又再重演,歷史從來沒有如果;每個人,都被縛在命運戰車上前行。

分別是,有些獨裁政權,七十年過去,仍然只懂開槍殺人。

另有些獨裁政權,七十年過去,他們進步了,學懂了用法律殺人。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人肉幸福摩天輪

站在錯誤的一方

緬甸:語文殺戮戰場

 

 

 

Thursday, March 4, 2021

【47 人案】保釋聆訊報道的無奈空白

 


矚目而史無前例的「47 人串謀顛覆案」,馬拉松聆訊至第四日,現時只是申請保釋階段,被告一一陳詞,大家應該已發現奇怪的事情,為何絕大部分傳媒都未有談及保釋申請細節?例如據報不少被告陳詞前後聲淚俱下,又傳出有人退黨、結束某些網絡平台的消息,但申請保釋的理由、承諾、陳詞的細節,統統欠奉,記者基本上不能報道。

這是由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9P(1) 的規定,「除非法庭覺得為了社會公正而有所需要,否則任何人不得就任何保釋法律程序,在香港以書面發布或廣播……」

法律精神,原意是保障司法公正,保障被告權利,由於申請保釋時牽涉的細節,往往包括被告犯罪記錄、家庭背景、學歷、品格等,而案件未正式開審,這些資料很可能不屬於呈堂證供,或與案件無關,若於此階段就公開,恐防會影響日後陪審團的觀感,左右其判斷,故一直以來有關申請保釋的爭論,只能根據   9P(2) 列出的限制來報道,即是報道只能載有關被告、法官、律師名字、相關罪行與保釋條件等最基本資料;至於被告的保釋申請陳詞、法官的態度、其保釋決定的理由,都不在能報道之列。

這些規定,固然有其法律傳統與理據,但卻造成了今次馬拉松式聆訊的怪現象,聆訊四天,大部分時間都是被告與代表律師要求保釋的陳詞,所有細節卻不見於傳媒報道,但國安法保釋的嚴苛,正是社會關注所在。大家都想知道被告們在法庭講什麼,除了某些個人背景,主體的陳詞他們也應該不介意別人知道。律政司多年前曾解釋,「9P」之設,是為了保障被告,「若被告最終在有陪審員的情況下被審訊,可能對被告造成不利」,但根據律政司司長早前曾表達的態度,國安案件似乎都不會設陪審團的情況下,「9P 保障被告」的前提已不復存在,現在是否需要嚴格執行「9P」?

硬性執行「9P」的客觀效果,正是削弱了法庭審訊要公開,才能彰顯公義的大原則。法律界名言:公義不只要彰顯,而且必須在眾人面前彰顯 (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 undoubtedly be seen to be done)。現在既已沒有「影響陪審團」之憂,為何要堅持?

故聆訊第三日,出現了記者及辯護律師向法官提出要求,法庭可根據「9P」為了「社會公正」而容許報道部分保釋申請的內容。但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第四日開庭時指現在不是討論「9P」的時候,並引述「9P」提醒在場記者不能報道陳詞細節。

有關「9P」的爭議,2016 年出現過,當時未有引起社會迴響,當時律政司發傳票控告《蘋果日報》及《明報》報道法庭案件時披露了一宗風化案被告有刑事記錄,違反   9P,但當時《星島日報》同樣有類似內容,卻未被檢控,律政司被質疑選擇性檢控。後律政司撤控,當時被控的傳媒曾申訴,過往甚少以   9P 檢控,很多新聞機構有觀感認為司法機構會容忍,但律政司解釋撤控原因,謂這觀感毫無根據,撤回傳票原因為兩報章沒有故意違反法例的意圖、重犯機會微,而報道亦沒有影響日後審訊。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9P(4) 則規定,若有人違例,有關罪行提起法律程序需要律政司司長同意。據以上案件及近期案例,律政司隨時可以選擇性起訴,不需任何解釋,法律武器當然用來對準敵人,若媒體冒險報道,隨時動輒得咎,一把刀就在頭上,違此例最高刑罰監禁六月、罰款五萬。

這次馬拉松式聆訊,亦暴露了香港法庭的管理落後,更有眾多過時規定,例如「由於人太多」,要用延伸法庭,記者與家屬坐在另一房間內,但直播影像質素差,看不清被告容貌,家屬亦沒有機會見被告一面,沒有眼神交流。正式開庭前「延伸法庭」不能聽到庭內聲音與對話,變相剝奪了記者原有的採訪權利,減少了記者觀察庭內人物互動的機會。現代科技可以很先進,重大案件,大眾關注,為何不能改善流程,甚至全港直播?

一些法庭規矩,於今而言,亦有點莫明其妙,例如任何人等在法庭內,只能用法庭提供的wifi上網,不能用自己手機的   3G 或   4G 網絡,又是為了什麼?記者可以文字直播,但不能影象聲音直播,錄音記錄亦不可,結果要考記者速記,只能用紙筆記錄,不可錄音,代表沒有機會聽清楚,容易出錯。任何人亦不容許在法庭內繪畫速描,其實以上一切都不會影響法院運作,也不影響法庭尊嚴。

建制派不斷高呼「司法改革」,很多現時法庭的規矩傳統確實要與時並進,若真的要「改革」,應步向更開放、更方便公眾;若真的要「改」,第一件事司法機構應解釋清楚,選擇法官審案有何準則,特首林鄭月娥曾講過,已委派六位裁判官為國安法指定法官,為何至今每宗在裁判法院的國安法案件,都只是由蘇惠德一人審理?為何要   47 人同一庭同一法官審理,結果造成種種法庭亂象,令聆訊連續數日,被告「身分尷尬」等候發落期間已要置身拘押所?至於其他指定法官,身份為何要保密?任期又為何要保密?選擇又有何準則?

法律的公義,必須彰顯於人前,要讓公眾看得見;政府若是光明正大,一切無須掩飾、不須限制報道,才能讓公眾看清楚今時今日的司法獨立如何運作。


 

Monday, March 1, 2021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當天,那些為了夢想曾經去得好盡的人,今日在霸權所搭的台上,跳着自己不相信的舞步、高喊毫無意義的口號、擠起蠟像一樣的笑容、念誦自己心裏唾棄的台詞。

聽說,電影院光影流聲,帶領觀眾暫且擺脫日常枷鎖,探索陌生地域、鑽進歷史暗角、馳騁仙境幻象。從這點而言,《狂舞派3》很冷酷,再沒有超現實熱血夢想,沒有每個舞步都充滿笑容的青春;你走進電影院,卻看見了自己,看見了真實的香港。

《狂舞派3帶領人跳進當下香港的痛苦與鬱結,寫實得太殘忍

當夢想凋零變質、再加生活逼人、旁人不理解,你努力找尋出路,結果變成幫兇我們可以給自己一萬個投靠權力的理由,你以為成就自己、貢獻社群,其實助紂為虐就如一頭老虎,你為了證明自己是老虎,卻走進了動物園……

這齣電影,適合每個香港人。那些掙扎中的人,會明白同路人就在街頭、在後巷、在抹不掉的塗鴉背後,縱使困苦,但從未死心;那些半醒的人,初衷未忘,靈魂被無止境被拷問;那些站穩權力一方的人,可看清楚自己那副嘴臉,就是給時代的留影。

導演黃修平拒絕重複八年前《狂舞派》的成功元素,用極為反傳統的說故事方式,直面真實,但昨日之日不可追,當我們要告別過去,何妨顛覆傳統、反轉自己,不懈嘗試。

近日心情欠佳,看完《狂舞派3》,也許心情更壞;但霸權肆虐,死結無法解脫,佯作樂觀亦無意義。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面目全非新香港。「如果你想知道幾時望到明月,我只係知道腳下是我起點。」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此為加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