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20

押後選舉,林鄭你真識玩

七月三十一日 不幸到看到林鄭開記者會,記者會好危險,上百人推在一起很擠逼,有健康風險,你又開?

一個政府,一群保皇黨,如果你對自己過去一年所作所為有信心,就應該擁護選舉、信奉選舉,讓民意有機會伸張,用選票把「黑暴」打得落花流水,讓何君堯有機會成為票王。

推遲選舉,是想逃避民意,不敢面對現實,不敢承受民意的宣判。

林鄭宣布押後選舉一整年,四大範疇不能自圓其說:


有什麼法律根據去押後選舉?押後選舉是為了公眾衛生?

 《緊急情況規列條例》什麼情況下才用?根據林鄭月娥多番重複,是用以「應付對香港和市民構成嚴重和持續威脅的所有各種緊急情況和公共危險」。

若是「為了香港人健康」,就應該用法律 599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現在把選舉說成是「緊急情況」?會造成「有公共危險」?如果說疫情之中人群聚集造成「公共危險」,那麼打工仔日日繼續逼地鐵逼巴士豈非更危險?為何不停工?

林鄭在記者會仲話大家見到市面「出出入入冇乜人流」,林鄭月娥真的無見過地鐵有幾逼。既然返工無問題,投票日分隔排隊,認真做好各種防疫措施,有個多月時間準備,難道不能做得好?

 

若要押後,為何是一年?

林鄭多番提到,準備選舉有一個「周期」,因為一年後才選,所以要有機會讓選民登記、查核,步驟需時,所以要一年時間……吓,你不延後一年才選,就不需要「周期」,你延後一年才選,所以要一年時間準備,這是什麼邏輯,答案是「套套邏輯」;況且所謂「周期」都是慣例,現在非常時期,林鄭早已顛覆一切慣常做法,仲講「選舉周期」?

林鄭又說,因為亞博館用作檢疫中心及輕症醫院,短時間找不到合適地方。吓,全香港的展覽中心、體育館,全部都空空如也,找不到地方?

 

外國都押後選舉?

林鄭多番援引外國取消選舉例子,例如英國於三月底議決延後地方選舉,本人文章早前已反駁過

三月底英國每日有約一千宗確診,疫症蔓延時,當時正是準備以「群體免疫」,準備「一鑊熟」齊感染。至五月初原訂選舉日子,每天四、五千宗確診、每天五、六百人死亡。特區政府是否預期情況要壞到這地步

南韓國會選舉四月十五日舉行,選前個半月,正值疫症高峰期,每天五、六百宗確診,最後選舉如期舉行,文在寅領導的執政聯盟取得過半議席。南韓是首批中國以外爆疫的國家,個半月時間,足夠文在寅政府把疫情壓低到選前一周每天約三十宗確診。一個有自信的政府不怕民意考驗

七月五日舉行的東京都知事選舉,選前一周,平均每日七十七宗確診,選前一天,增加到一百三十一宗,選舉繼續,小池百合子一樣連任

再看看權貴最喜歡比較的新加坡,國會大選七月十日舉行,選前個半月,疫症剛於高峰回落,但每天仍六、七百宗確診,到選前一周,平均每天仍有約一百六十宗確診,選舉繼續,執政人民行動黨大勝

香港疫情雖然嚴峻,但未至於每日死幾十幾百人,選舉做與不做,事在人為而已。

 

如期選舉不公平?

林鄭在記者會說選舉要公平公正,例如限聚令下,候選人無法進行街頭選舉活動,不公平。

大家一齊二人或四人或八人聚集拉票,待遇一樣,有幾不公平?

新加坡最近的選舉,執政黨玩突襲,只有九天的選舉宣傳期,你又唔講?

林鄭又謂,「佢好熟新加坡」,舉例謂當地選舉電視電台可以賣政治廣告,香港廣播條例規定不可以,故候選人連宣傳渠道都沒有。吓,香港有很多電台電視台網台,個個都會辦選舉論壇,媒體宣傳渠道怎會不夠?

當然,保皇黨最擔心,正是投奔大灣區的香港人在疫情下很難回來投票,影響他們一車車從內地運來的鐵票,不過你可以少擔心,其實保皇黨又怎知道內地工作的香港人一定投你?

好了,純粹講公平,有一部分香港人未能回來投票確實不公平,不過一切只是取一個平衡,你為了對這少數一群人公道,卻對整個香港不公道,無端延期,無法可依,又要創意釋法,立法會有真空期,若只緊急開會令立法停頓,上屆議員再坐一會則名不正言不順,甚至有憲制危機,權衡輕重,並不值得。

 

邀中央干預,林鄭識玩

推遲選舉,有更大陽謀。有沒有留意,林鄭記者會上,有關延遲一年選舉的立法會真空期如何處理?林鄭沒有透露一點風聲。

全個記者會,林鄭滔滔不絕,口水濕透口罩,獨是不講政府這方面的立場。

原因很簡單,乖乖的林鄭,又大開中門,呈請中央創意釋法。中央可以廢除立法一年,要議員隨傳隨到亦得,DQ 幾個眼中釘亦得,行政獨大亦得,照樣開會把萬千惡法一籃子通過亦得。中央未表態,林鄭當然緊閉其口。

把握每個兩制變一制的機會,抓緊每個表忠的好時機,林鄭,真識玩。

【惡法日誌‧之四十二】

***   ***   ***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2 + 2 = 5 所以 4 年任期可變 5

如此政府,你有理由憤怒

最後一次做愛


Thursday, July 30, 2020

國安法第一擊:以言入罪,忿恨深種


從「國安法第一擊」鍾翰林等人被指觸犯國安法第21條「煽惑他人分裂國家」被捕事件,可第一次從實例認識《港版國安法》之毒辣。

警方國安處稱,鍾翰林等人涉及網上一些言論,「按普通法原則」,只要「宣告」已構成煽動罪行,即是百分百以言入罪。

首先,揭穿了「人哋國家都有國安法」的虛偽說辭。人家確實有國安法,但不會因為提倡什麼、講幾句話,就要打要殺。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直有組織倡議獨立或「分裂加州」、加拿大有魁北克省一直很多人想獨立,西班牙有加泰羅尼亞、英國有蘇格蘭,不只可以「宣告」,更可以有行動、公投。香港黨媒紅媒不停謂「人哋國家都有國安法」,說法破產。

警方國安處宣稱普通法中,「宣告」也可告你煽動,沒錯遺留在香港的殖民地惡法中,第二百章《刑事罪行條例》有「煽惑」及「煽惑離叛」之罪,不過已幾十年無用,因為在普通法框架下,以言入罪會遭人權法挑戰,法官判案時亦會考慮言論會否引致清晰及即時的危險或暴力。現時警隊國安處砌辭狡辯,謂普通法「宣告」就可以入煽動罪,公然誤導公眾。

綜合黨報文滙大公引述警方消息所謂,鍾翰林等人的學生動源雖然解散,並稱由其他人成立美國支部繼續運作,只屬「掩人耳目」,謂鍾翰林新近成立了「創制獨立黨」,並在FB開設專頁,繼續發表有關警方在記者會提過之「無底線鬥爭」「推動香港獨立」之綱領。

此說法未知是否屬實,但翻查這個專頁,有關「創黨宣言」於警方行動當晚,只有約三十個分享,專頁只有約五百個讚好,影響力甚低,亦不見有任何實質行動。恐懼幾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寫了一篇文章會分裂國家,強國本色。

以下以鍾翰林等人被捕之首例,綜合香港法治各環節,如何被國安法蹂躪得千瘡百孔:

法律層面:模糊語言殺機處處:

《港版國安法》中有關分裂國家罪,「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都包括,寫得婉轉,即是說包羅萬有,以言入罪,國安警察與強力部門已自行解釋,連藏有標語、叫句口號,拿着白紙,都可以拉,什麼保障言論自由皆屬廢話。

另一陰險位,則在分裂國家及顚覆國家政權罪的判斷標準,在兩個看似無關痛癢的字:「旨在……」,即是要講動機,但你如何判斷一個人在想什麼?叫一句「光復香港」口號,可以是純粹發洩、可以是激將法、可以是懷念往昔;一個正常法官,疑點歸於被告,雞毛蒜皮的表達,難以判斷「動機」。又例如鍾翰林等人被指「分裂國家」的建黨宣言,動機是什麼?沒有行為佐證,動機可以很多,例如「旨在」發洩、「旨在」行使言論自由。正因為動機難確認,國安法官要由權貴指派,由他們去誅心,希望萬無一失。

執法層面:鎮壓機器濫用權力乏制衡

本來,警員蒙面無編號,濫捕也濫暴,就算沒證據檢控,可以先玩殘你四十八小時,恫嚇你、羞辱你。執法無制衡,警權無限擴張,監警會旁觀,說明了鎮壓機器坐擁先天優勢,可以隨便濫用拘捕權。好些案件,彷真槍當作恐怖武器、哮喘藥說成違禁藥、籌款說成洗黑錢,真的洗黑錢卻說成是社運的錢,尚未查明,先開記者會邀功;又好些案件,警方一句要時間搜證,疑犯被還柙,未審先坐;一些案件,則先拘捕再藉機會搜證,猶如釣魚。

從鍾翰林等人一案看見,他們一旦被檢控,根據嚴苛國安法的條件,法官幾近沒有任何選擇,必定還柙候審不得保釋,即是未審先坐最少一年半載,就只因為一篇沒有多少人理會的宣言,就只因為警察認為你有罪。國安法包羅萬象的罪行中,警方又可以隨時以查案為由大搜查,正如鍾翰林等人被捕後,全屋被搜,言論思想可以逐一翻查,罪名要幾多有幾多。

檢控層面:檢控權力傀儡一條龍

一個又紅又專、被欽點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說,其檢控與否的決定「不受任何干涉」,是專制管治的黑色幽默。檢控部門輕案告重罪,對異見者死咬不放堅持覆核上訴,對白衣暴力則輕輕放下,對權貴自己友則視若無睹,已經是律政日常。

不過,這個找梁愛詩做證婚人的律政司司長,中央也信不過你。國安法之下,雖然第四十一條說明所有國安案件檢控,要由律政司長書面同意,但律政司要新增設國安檢控部門,檢控官由國安委任命(第十八條),而國安委則有太上皇與紅小兵。檢控人事與檢控大權,正是法律武器制高點;再建立傀儡一條龍,安插根正苗紅信得過之把手,供欽差大臣有力指揮。你以為就算警察亂拉人,檢控一方會有制衡?天真、說笑。

司法層面:上下其手牢牢操控

公義不只要彰顯人前,還要及時地做。司法系統的案件編排程序,本來已非常可疑。例如禁制令武器,警察申請禁制令禁洩警員私隱禁市民查選民登記冊,法庭迅速開庭批准生效。有人違令,本應由法庭執達吏執行,現在便宜行事,警察直接拉人,都是在既有司法程序中上下其手。另一邊廂,司法覆核卻拖延時間:選舉呈請的覆核案,不被視為緊急,拖到議員任期快完才判決不穩妥當選。法庭快速保障警員私隱,數十萬選民的抉擇卻嘆慢板,

當然這樣行政運作中操弄程序,不夠萬無一失,於是特訂新例,由欽差大臣透過行政長官傀儡委任法官。你以為鍾翰林等人會受到公平審訊?他們將會受到經過政治審查、權貴信得過的釘官招呼。當然,估計釘官都是有底氣的,多多少少還有一點尊嚴,這正是黨國不能盡信香港法官的原因。

於是,再訂毒辣招數:「特殊情況」送中審,加插法外之法,不排除有特別監獄、不排除送中審案、不排除內地服刑,內地刑法有死刑,也不排除。是否送中審,當然主子話事。

終極殺手鐧:

嗜權黨國,以上一切能未能滿足安心,於是再訂終極殺手鐧:所有條文由我解釋,此法凌駕一切法,甚至要凌駕基本法。終審法院之上,繼續有人大常委終極終審。公義之上有核彈,保險系數爆燈。

到過法庭的人都知道,法庭絕對不如   TVB 律政劇般莊嚴,愈低級的裁判法院感覺愈市井,有時喧鬧如街市,檢控官會蝦碌,律師不一定好型,也通常沒機會滔滔雄辯,法官有時似維園阿伯。

法律體制有幾莊嚴,從來由人與程序來定義。

香港法治遭國安法圍剿,從立法、執法、檢控、司法、釋法,法律武器十面埋伏。未有國安法前,本來已經千瘡百孔;有了國安法,等同三峽決堤。

現在,立法的是習近平、檢控的是鄭若驊、委派法官的叫林鄭月娥、有新玩具興奮舉紫旗的是香港警察,有了你們,任何法律都是笑話。

《經濟學人》形容,共產黨不再要你愛慕,只想你恐懼。在香港的屍骸上,全世界看到極權真面目;在香港,權力的打手不介意深種忿恨,如果非要在這份恨意加上一個期限,你說,應該幾多年?

【惡法日誌‧之四十一】

***
(此文部分文字原刊於《蘋果日報》及《明報》專欄) 

相關文章:

Wednesday, July 29, 2020

【惡法日誌】2 + 2 = 5 所以 4 年任期可變 5 年

[網上圖片]

七月二十九日 國安法第一宗主動拉人,學生動源鍾瀚林被指煽動分裂國家,警方國安部門人員上門拘捕 / 政府抗疫大亂,首天禁日間堂食,返工市民難覓一口安樂茶飯 / 政府頻吹風,推遲選舉勢在必行 是日,香港的黃昏,殷紅一片。


現在的法律專家很可憐,政府決定作惡,然後下令法律精英從法律武器庫中找工具;西環政府無法保證贏得選舉,出手推遲「一年半載」,要找法律根據不容易,要善後也複雜:

l法例就容許你延期十四日,憑什麼延長「一年半載」?
l為什麼一年?為什麼半載?什麼標準?到時你肯定病毒不在?
l現任議員繼續做?什麼理據?
l任期四年變五年?你話係就係?
l如果有議員話唔做?係咪要補選?
l而家的懸空席位,之前話時間無多不補選,而家是否要補選?
l若是,即是都係要選?若非,則為何可以懸空咁耐?

媒體找護法提建議、找大律師排名第十一的人去講推遲選舉有什麼法律根據,等同除褲放屁。少擔心,苟合併湊一堆廢話,人大常委開會三天就叫法律。正所謂要法律有法律: 

l撳緊急掣用緊急法緊急立法
l又可以全國性法律又可以附件三
l人大釋法,也有很多選擇,聽說基本法第六十九條寫明立法會「每屆任期四年」,如要延期,就不能釋法,只能修改法例。放心,早年有關政制改革的釋法,已示範了「三步曲」變成「五步曲」,3 = 5,現在人大常委八月開會,可以釋法 2+2=5,議員現在只做了四年,還差一年。
l又或可以釋一釋法,行政會議充當立法會功能又得。
l又或釋一釋法,搞個臨時立法會,臨時一年得,臨時十年都得,搞個萬年議會都得。
l簡單一點,人大常委我話乜就乜,然後不准司法覆核。

政府最喜歡比較的「四小龍」、疫情期間都舉行了選舉,南韓與新加坡是國會選舉,台灣是高雄市長罷免公投與即將舉行的補選。香港疫情不致最差,卻急不及待要推遲。

林鄭說   we connect,全民   disconnect;林鄭說禁止蒙面,現在跑步都規定要蒙面;林鄭說香港不能成為逃犯天堂,現在香港是世界級逃犯天堂。西環軸心要推遲選舉,無法保證自己贏硬之前,選舉不能舉行。

惡法如春藥,用得多會上癮。是日,政府抗疫藥石亂投,勞動階層沒一口安樂茶飯,不准餐廳堂食卻開放其他室內地方堂食;國安開始以言入罪上門拉人,莊嚴的選舉說取消就取消。都是第三世界熟悉的情節,一個國際都會,你的名字現在叫國際笑話。

【惡法日誌‧之四十】

*** 

相關文章:



Tuesday, July 28, 2020

利劍出鞘,推遲選舉大陽謀


35+」希望渺茫,不是因為勝出機會低,而是黨國根本不會讓選舉正常舉行。

35+」充滿希望,不是因為目標可達,重點在過程,老大哥操弄選舉,展示強盛的橫蠻,全世界文明社會都看得明白。

由西環到銅鑼灣的西廠東廠選舉操盤官,絕不能讓區議會選舉被殲滅的災難重演,「35+」他們死罪難饒,莫須有的大面積 DQ 不夠安心,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已擺上議程,兩星期不夠,要一年。

疫情失控要押後?南韓國會選舉四月十五日舉行,選前個半月,正值疫症高峰期,每天五、六百宗確診,最後選舉如期舉行,文在寅領導的執政聯盟取得過半議席。南韓是首批中國以外爆疫的國家,個半月時間,足夠文在寅政府把疫情壓低到選前一周每天約三十宗確診。一個有自信的政府不怕民意考驗。

七月五日舉行的東京都知事選舉,選前一周,平均每日七十七宗確診,選前一天,增加到一百三十一宗,選舉繼續,小池百合子一樣連任。

再看看權貴最喜歡比較的新加坡,國會大選七月十日舉行,選前個半月,疫症剛於高峰回落,但每天仍六、七百宗確診,到選前一周,平均每天仍有約一百六十宗確診,選舉繼續,執政人民行動黨大勝。

梁振英喜歡比較英國,英國在三月底通過法例押後五月初的地方選舉。三月底英國每日有約一千宗確診,疫症蔓延時,當時正是準備以「群體免疫」,準備「一鑊熟」齊感染。至五月初原訂選舉日子,每天四、五千宗確診、每天五、六百人死亡。特區政府是否預期情況要壞到這地步。

,玻利維亞本來同香港同一天九月六日辦總統大選,現在正準備延遲。當地發生什麼事?,警察在街頭與居所中,找到 420 具屍體,當中估計有八、九成因醫療系統崩潰失救,死於武漢肺炎。香港來到了這一天嗎?

還有,智利於去年的大規模示威後,民主政府承諾舉行修憲全民公投,投票也因疫情推遲了人口是香港一倍多一點,但現時每天仍有兩千人確診,疫情至今死了九千人。

保皇黨謂大批大灣區香港人因為封關難以回港投票,不公平。據此邏輯,大批港人居於英美加澳,也因為封關受影響,不如延遲選舉一兩年,全世界疫症消失才選好不好?

保皇黨又謂,疫情影響長者投票意欲,不公平。很多長者繼續每朝飲茶、在公園聚集下棋、巴士地鐵繁忙時間仍然擠逼,只要做好防疫安排、增加票站人手、或延長投票時間,自能大大減低排隊時間及投票風險,有幾複雜?

當然,眾多老人院手心雷部隊、或是無端端有人大排筵席的選舉異象,疫情期間無計可施,不公平。

聽到保皇黨大聲疾呼選舉不公平,香港人應該憤怒。立法會選舉幾時公平過?權貴自製   DQ 新規則公平嗎?功能組別扭曲選舉公平嗎?

美國國務卿蓬貝奧最新的「討華檄文」中,重提當年主催中美建交的總統尼克遜去世那年說過的話,當時正值北京六四鎮壓之後,尼克遜對他的傳記作者談起中國說:「我們可能製造了一個科學怪人 (Frankenstein)。」當年中美建交,把封閉的中國帶向全世界,結果製造了一個大家要警惕的怪物。「35+」的照妖功能,即將上演;「35+」與香港的剩餘價值,正是向世界展示科學怪人的暴虐。

為何保皇黨吹風,選舉要延後一整年?因為要 buy time,要製訂新法律武器,令內地香港人可以投票,甚至在內地設立票站大規模造票,確保「35+」不會出現。在立法會真空期間,也許會出現台灣戒嚴時期的「萬年國會」,保皇黨永霸議席,什麼緊急法案隨時通過,為所欲為。

那麼又為何不多等兩三星期,待疫情進一步爆發時才宣布推遲?吓,本來就不想選,當然早決定好過遲決定,一旦人算不如天算,疫情竟然緩和起來,西環一黨豈非找不着藉口?反正就不想選,難道要 DQ 主任個個做醜人,讓全世界看到大面積 DQ,然後發現仍然輸面大才宣布取消選舉?醜陋的事如果能做一次,又怎會做兩次。「因疫情取消選舉」比「大面積 DQ」,國際觀感好得多。而且,疫症大爆發,民怨一定反映於選票之上,保皇黨深明自己輸硬;共產黨理論核彈:不能保證自己贏的選舉,為何要舉行?

可見將來,香港不會有正常的選舉,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是很多香港人有生之年,最後一次有意義的投票。

【惡法日誌‧之三十九】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去年區議會選舉,確實是「最後一次做愛」:今個星期日,如果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
玩政治,忘記了疫情:如此政府,你有理由憤怒

Monday, July 27, 2020

如此政府,你有理由憤怒


當然這明顯是太天真,四月初第二波爆發慢慢平伏後,我以為「好打得」的林鄭政府,無論如何都會汲取教訓,好好準備下一波疫情來襲時,不會手忙腳亂。

結果,由四月到七月,足足三個月,號稱全世界就算不是最優秀也是人工最高的香港公務員,做了什麼?

    說好的竹篙灣隔離設施仍未使用
    醫管局說好的更多二線隔離病床未見蹤影
    專家們三催四請的更多檢測還只是剛剛開始
    衛生署追蹤病案人手明顯追不上

由四月到七月,不是悠長假期,本來有好好的窗口準備各種應急方案與人手編排,但政府的反應彷彿如夢初醒,看不見全世界疫情的預警:

    例如權貴們最喜歡拿來比較的新加坡,一次爆發,就試過天天千多人確診,到現時仍然每天幾百居高不下,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新加坡會發生,即是香港有機會發生。
    全世界範圍疫情從來沒有平伏過,反而是一路上升,昨天又創了新高,這是世衛實時公布的資料,每個人都能看見的事實。
    各處病例所見,病毒有可能附在貨物上、染疫的人來自南亞、東南亞,比例高,也側證了當地的確診數目低估、不可靠。香港作為國際都會,與外界交往頻繁,本來風險就大。
    以武漢瞞疫的前科,內地眾多地區的零感染也不能盡信。

缺乏可行的應變方案,卻又於六月以「人道理由」、「保證貨運供應」,大開中門,讓世界各地船隻,就算沒有貨物在香港起卸,都容許他們來香港換班。未準備好,就來一場賭博,香港成為換班天堂:

    無視船隻是浮動病毒溫床
    無視很多船員來自病毒檢測數量少的國家
    卻慷慨豁免檢疫,船員來來往往甚至在港逗留,只需醫學觀察
    而政府及衛生署明知自己根本不會有足夠人手真正監督執行,只靠自律
    就算容許船員換班亦不需無掩雞籠至此,忽視極高的風險因素
    出事了,卻死不認錯,說是誤解
    現時新政策堵塞漏洞了,說明本來就有方法既檢疫亦能保證香港物資供應

終於大爆發了,事後補救,規定戶外戴口罩,連做運動都要戴;四人限聚再減至兩人,為做而做,沒有科學根據。

為何一個所謂有效率的政府會淪落至此?理由不出這些:眾多聰明的頭腦,都花費心神浪費時間去搜尋眾死敵的黑歷史,誓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玩   DQ;好打得的林鄭只有時間協調各部門落實國安法,滿足阿爺的需索;用人則劣勝優汰,聽命者生存;眾多高官頻頻接受黨媒訪問、政治風向中逐臭、努力思考如何在亂局中贏取主子歡心。到最後,高官心目中,抗疫大成功,當然是好事、可邀功;若疫情反彈勢危,也可以往好處想,主子的雷霆救兵可以出動、也有理由推遲立法會選舉。

由四月到七月,白白三個月平靜期浪費了。是日不小心聽到張建宗記者會,還在說政府已「盡最大努力」、自詡「張弛有道」,打工仔午餐外賣日曬雨淋找不到地方吃口飯,張建宗說「郊野公園食得唔得……」

市民今天無奈,終有一日大爆發。

***   ***   ***

相關文章:



如是移民外國是二等公民,留在香港是幾多等公民?


七月二十六日 綠色信封是一種勒索,報稅的限期究竟是幾時?
 
朋友讀完《惡法日誌》這篇〈移民難民BNO〉後說,移民外國,很多人覺得自己變成「二等公民」,難道你能肯定留在香港就不是二等公民?

這幾日突然記得,那封綠色的報稅表信,我還未填,也沒有心情去填。我每次見到這封信就爆粗。

作為一個公民,我們奉公守法交稅,但這個政府我們無份選出;立法會往日叫做有票你投,但我們交的稅就給眾位高薪厚祿的 DQ 主任去剝削我們僅餘的選擇,立法會高坐廟堂之上的主席都是多屆政治殘廢餐收成期人士,你說香港人是幾多等的公民?

美國的黑人尚有資格投票選總統,香港人連一個小小的市長都無權投票,如果美國黑人叫做二等公民,你說香港人是幾多等的公民?

作為一個公民,我們交足税,這個政府攞錢去買水炮車買大陸催涙彈,槍桿子出政權,警察無監督無制衡;我們交足稅,養一堆敎育官員同香港人的子女洗腦,你說香港人是幾多等的公民?

市民辛辛苦苦自律防疫,人人撲口罩戴口罩幾個月,原來這個政府背後中門大開,讓機師船員快樂進出,特區政府不堵塞漏洞大家都不知道,原來香港防疫寬鬆,成為海員換班天堂,幾近零檢疫,原來寬鬆到連無貨在香港上落的遠洋輪船照樣在香港換班。如此無掩雞籠,「心存僥倖」,這個政府的利益究竟向誰傾斜?政府明明有幾個月時間準備應對新一波大爆發,仍然陣腳大亂,原來其實一早準備好倚賴內地物資檢測與各種援助。香港人,感恩的時間到了,你以為自己是什麼公民?

聽說香港人「回歸祖國」之後「當家作主」,大家看得清楚,「當家作主」的是西環,小林鄭只是一個不稱職的傀儡。大戰略是「留島不留人」,你以為自己是什麼公民?

很多香港人不能用手投票,惟有用腳投票。愛國者們常說,你不喜歡香港就走;現在英國政府給 BNO 資格人士移居途徑了,計劃移民的人,正為人生大遷徒而煩惱與不捨,但這幫權貴們喊打喊殺,誓要施展法律武器大報復,千方百計玩殘想走的人。

這已經不是二等三等四等公民的問題,你有沒有當過香港人是人?

【惡法日誌‧之三十九】

***   ***   ***

相關文章:

Saturday, July 25, 2020

【惡法日誌】共產黨不是吃素之 DQ 大業


七月二十五日 DQ 戰開始,雖然一早預咗,但看見 DQ 主任的長篇問題,有如今天黃昏火燒雲,怒火中燒

任誰都知道,有了狠狠一道《港版國安法》,惡法陸續有來,日誌不會寫得完。

國安法如腫瘤,一惡生一惡,可見將來,有推遲選舉大法、有BNO大報復法;是日,選舉主任們開始連環發炮,用大同小異的偏執思想,問參選人大同小異的偏執問題,香港人開始領略國安法下的DQ 新氣象。

每次聽到林鄭月娥說,立法會參選人會否被 DQ由選舉主任決定,我就發笑。

整個 DQ 過程,DQ 主任的問題其實不重要,答案也不重要,大家要先明瞭關鍵要點:究竟誰決定誰去當「DQ 主任」?當然是官僚層級的大老闆甚或是林鄭及其背後的指揮棒話事,此乃牢牢掌握管治權的妙處:操人事任免生殺大權,而完全不需要向外界解釋。

特區政府為了籌備 DQ 萬無一失,罕有地改變往日由本區民政事務專員出任選舉主任的慣例,現時五名出任地區直選的「DQ主任」,均在提名期前一個月換了人,全屬新委任,最新人選更從保安局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助理秘書長調任,提名當天才上任,保證屬嫡系人馬、深明風向、忠誠而厚顏,自然 DQ 如意。這也是抓緊管治權的妙着:除了掌控人事,更能操控行事規則,也操控何時打破慣例。

林鄭月娥說,選舉主任根據客觀事實和證據去決定是否 DQ,是林鄭競選口號 we connect 同一級數的笑話。DQ ,免浪費各位時間;簡單而言,充滿了混合問題、不當的前設、主觀的假定、羅網滿布、陷阱處處、取態主觀,證據莫須有,一切從心出發。

權貴言行早已說明了,國安法下,「光復香港」是否違法、何謂「引發對國家的憎恨」、如何才算「勾結外國勢力」,界線模糊,任由掌權者詮釋。這也是掌控行政權的先天優勢:法規故意訂得含混,就能任由官僚解說。

玩人只嫌不夠盡,DQ 主任更訂下要參選人一天內回覆,盡用程序優勢;你不服嗎,可以司法覆核,有結果之時,已是兩三年後,又是行政權所享的時間優勢。

DQ 主任棋子佈置穩當,各自就位,自然張弛有道,能放能收,DQ 還是不 DQ,到時看大棋盤大戰略,乾坤挪移。要操弄選舉結果,不需在票箱做手腳,只需操控誰來當   DQ主任。要操弄異見者聽聽話話,只需大面積 DQ,後上的 Plan B Plan C,自然乖乖收口,市面就和諧,權貴就威風。

此乃千方百計確保操控上游制高點的原因,一如控制洪水,下游平原寬敞,逐個堤圍加固,耗時費力,而且疲於奔命,難有保證,出錯機會高。故大壩水庫均建於中上游,牢牢握住制高點,從源頭處控制水量與流通渠道,既能避險,又能適時滋潤自己友。

共產黨不是吃素的,組織的操弄與滲透,黨國最擅長,同樣的操控也出現於香港各種體系,例如司法系統。

法官的審案準則,大體上就是法律本身。無論法官多「獨立」,都是依法律原則與條文去審案;當政府強推惡法,當律政司強行檢控,政治案件送到法官大人座前,法官如何公正嚴明,也只能依惡法審判,難以逾越。本來普通法設陪審團,他們的判決不需要亦不能夠向任何人解釋,有「法外施恩」的空間;但國安法下,抓權者布下天羅地網堵塞「漏洞」,是否有陪審團,由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亦是律政司的大權。一切未夠安心,再賦權由傀儡行政長官委派國安法官審案,結果就是,權貴不用操控法官如何判案,審判結果心想事成。

 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談「審查」時說過,當今的社會操控,不需要直接威逼你做什麼不做什麼,而是透過社會組織的結構性控制,影響結果。例如要影響傳媒報道,不用戴着臂章的審查員指導你如何寫新聞,只要管控「表達的渠道與表達的形式」就可以,即是透過影響傳媒老闆去指派聽命的總編輯,自然能操控誰有發聲表達的機會、分配寶貴資源用在什麼地方、也能管控行事規則的製訂與詮釋,自然能影響新聞內容。

 權貴們自詡玩弄組織程序得心應手,不過,香港司法遭全盤操控,還講什麼國際仲裁中心?言論自由受限,老大哥享無盡權力秘密監控,還剩什麼價值令國際媒體與資訊科技公司不捨香港、堅持捱貴租也要留下?商界專業界與公務員時刻要三省吾身政治正確,還說什麼一國兩制?

全面操控制高點,不用坦克亦有鎮壓實效,只是黨國食相猴擒,孤高傲慢,自信嚇人,讓全世界警覺,「命運共同體」如魔咒,民族復興夢驚心。

【惡法日誌‧之三十八】

***   ***   ***

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原題〈牢牢掌控上游最高點〉,此乃加長更新版。)

相關文章:

移民難民BNO

【惡法日誌】地獄之火與逃犯天堂

 


Thursday, July 23, 2020

移民‧難民‧BNO


七月二十三日 一場綠帽情殺,導致國安惡法,然後戰狼攬炒,BNO 奇蹟復活。一個不可思議的時代。朋友說:我哋細細個的時候,點會諗到,香港人會變難民……

關   BNO ,簡明、平實,第一段講述新政策緣起,謂國安法清晰地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最後簡單一句 “It cannot be ignored”。不知為何,這一句,打動了我一下。

也許很多人都是這樣,戰狼外交官嘴角微揚殺氣騰騰的架勢,從來不能服人,有時簡單的幾個字,反而動人心弦。

也許,“It cannot be ignored” 幾個字,代表了英國人那種,終於、最後、竟然、回頭是岸、覺悟了謊言帝國的惡行「不能忽略」;“It cannot be ignored” 幾個字,也代表了香港人一年來的義無反顧,終於聽到空谷的回聲。

我從來對英國沒有多大好感,可能以往都是因為採訪工作而訪英,來去匆匆、心事重重,加上日短夜長、長年霧鎖街頭,令人抑鬱。最深刻一次,在本人的流浪之旅中,當時仍屬英治香港人,拿着英國二等護照周遊列國,通行無阻,獨是入境英國時,關員拿着我那本護照,問長問短、驗屍咁驗。這件事直接令我於九七後,不再續領   BNO;以為那本躺在儲物櫃的   BNO,再也無用,成為簽證蓋章紀念本。怎料,話可不要說得太死。

還有一幕記得很清楚,1996 年  月,幾千人排隊趕尾班車歸化英籍,那天最後限期,未歸化者將沒有   BNO 身分。當時排隊市民擠擁,人多得要開放入境處幾條街那邊的灣仔運動場,排隊的人排得不耐煩,出現了一幕經典打鬥場面,一位阿叔力戰群雄,就為了一個   BNO 護照。還記得,當時身邊很多朋友異口同聲地說:使唔使咁都要打呀……話可不要說得太早。

[05:42 開始,1996年,歸化英籍大打出手]


九七那些年,香港人恐懼大陸的無法無天會移植到香港,不想見到公安在街上橫行,不想子女在學校受荼毒洗腦,不想講句說話動輒得咎,不想朋友同事互相篤灰批鬥。新時代頭十年尚算平穩,曾經有新聞媒體的高層暗嘲當年移民的香港人抉擇錯誤,妻離子散「做太空人」,最後又要回流香港乜乜乜。

這故事又告訴我們,話可不要說得太早。

當年移民回流的,今天瀟灑離去,只要家人在一起,那地方就是家。

香港就像一個大山坡,你一路看見沙石滑下,開始時只是幾撮泥沙,偶然落下小石塊,但天威難測,大雨如瀉,長年不止,你就知道山崩地裂只是遲早問題。

如今,我們目睹了香港第一代政治犯、第一代流亡海外抗爭者的誕生。當年九七大限香港人的憂慮,一一成真,國際友好新政策陸續出爐,提供「安全港」「逃生門」,香港人不是移民,是逃難。

他鄉生活的故事,有悲有喜,好些人融入異鄉,落地生根;也有不少人像走進時光錦囊,時間靜止,彌留在告別香港時的回憶,每天要飲茶食點心,稱雜誌做「畫報」,隔了一個太平洋仍然盯着 TVB

留低不容易,離開也艱難。香港人的流散時代開始,我想起了猶太人與亞美尼亞人的故事。

當香港被滅聲,散布地球每個角落的香港人,將是保存香港血脈最堅實的後盾。

*

1996 年的香港故事還有唏噓一幕,當年李麗珊滑浪風帆為香港奪奧運第一金,TVB 的《1996大事回顧》以頒獎禮作結。

最後一鏡,代表香港的旗幟緩緩升起,響起《天佑女皇》。

 [39:22 開始,1996年,李麗珊奪金領獎]


【惡法日誌‧之三十七】

***   ***   ***

相關文章:



戰狼體語言藝術


 有人說,特區政府的新聞稿進步了,遣詞用字開始有戰狼風味,想必是公務員赴京學習有成,甚或有高人背後親手執筆。

打開那個「嚴正聲明」「強烈反對」美國啟動制裁香港的新聞稿,卻實在不外如是,拍馬追不上祖國的戰狼體用語。那些「堅決反對」「極度反感」「強烈不滿」「極度遺憾」字眼,用字重複,意思類近,文采欠奉;論罵人之力度,此等用詞只是表達態度,只見口部動作,相對溫文。

 一些用字確實較少見,如「霸權主義製造事端」、「雙重標準表露無遺」、「弄虛作假」、「自欺欺人」之類。但此等用字暴露了特區政府的執筆人未夠班,批人「雙重標準」即是還想以理服人,指人「虛假」意味着還相信有「真實」,心態如此,覺悟不足,追不上時代。

 看近日黨媒黨官外交部的新語,罵人不止要描述自己的反感,譴詞用句要顯別人的不是,更要見到動作,才能入心入肺,具煽動力,例如罵人「無理插手」、「指手劃腳」、「顛倒是非」、「說三道四」、「橫加指責」、「蠻橫褻瀆」、「霸凌行徑」等,多用動詞,更有力更具體。

 其次,祖國的語言偽術家深明自己理虧,最好不要講道理,他們亦洞悉人性弱點—大多數人的理性都束之高閣不常用,故罵人之伎,「誅心」最有感染力、例如「心知肚明」、「惡意詆毀」、「險惡用心」、「居心叵測」、「處心積累」、「一意孤行」等,質疑動機意圖,對手有理說不清。

 攻擊人時,針對其態度,如「肆意踐踏」、「公然挑撥」、「信口雌黃」、「煞有介事」,進一步製造乞人憎「罪魁禍首」的「醜惡面目」。

 為了更形象化,要善用比喻,如「扯線木偶」、「鐵證如山」、「木馬屠城」、「蜉蝣撼樹」、「螳臂擋車」、「強盜邏輯」,令人容易明白、記得住。

 別人「勾結外國勢力」但又拿不出真憑實據,怎麼辦?就以問題佯作答案,例如問「他是受了誰的指使?又是誰給了他這樣的底氣?」

 戰狼外交官自從摒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後,正發展新一代浮露囂張的狼語,如「你不要以為中國安全部門是吃素的」、「中國不是嚇大的」,擺出一副我是老子你是兒子的架勢「嚴厲譴責」。

訴諸情緒、質疑動機、煽動誅心、善用比喻;戰狼文體展現大國崛起,充塞民族自信,教育局應把狼語納入課程,列為語文考試必答題,冀學子盡得中華帝國文化精粹。

【惡法日誌‧之三十六】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地獄之火與逃犯天堂

遺漏了九個染疫海員,再看政府聲明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