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 2019

過大海

[政府新聞處圖片]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聽說,體驗港珠澳大橋是一件亢奮事,人們愛國心提升、獲得感爆燈。

是日,終有機會親臨天下第一長的橋隧工程,只見大橋空洞,車輛零落,我相信一定是好兆頭,因為代表未來的增長率接近無限。

金巴上我們奔向大橋,乘客們沒有臉紅耳熱,傳說中的興奮一點兒看不出。金巴裏飛馳,橋就是一條橋,隧道就是一條隧道,海就是無邊無際的海,風景單一,大家很快睡得甜。

大橋系統最古怪的建築,要算是澳門口岸大樓,體積巨大,四四方方,裏裏外外零設計。莫名奇妙的,是出入境大堂竟與旅客登車點不在同一層,要滿身行李的旅客又上又落;大堂與長廊,九曲十三彎,空空洞洞,大而無當,亦無天然光。整個設計,只為方便管理人流,予人渾身不暢快的感覺。

對比而言,香港的口岸設計,值得安慰,玻璃天幕採光,出入境大堂光線柔和舒泰,過關路線全在同一層,旅客拖着行李,直線走一兩百米就完成,方便高效,真正以人為本。看來要感謝澳門關口的設計者,有對比,才能令本人深深體會,幸福並非必然,一個簡單而合理的設計原來很難得。

(讚兩句,)

大橋通車後,比較往日坐船來往澳門,時間或差不遠,但價錢便宜一半有多,而且不用預先訂船票,不用擔心錯過海上航班,隨時出發,時間較彈性。

而今問題在,來往香港澳門的水翼船,幾時肯大減價?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