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9, 2014

田少悲歌︰順我者娼的國度




田大少一句,請梁振英考慮是否要請辭,換來牛刀殺雞,一刀割掉其「政協」職位。藉此機會,重溫中國國情,或者納入通識教材,認識祖國,無得輸。

政協是做甚麼的?

政協之設立,不是要團結各界,聽意見嗎?全國政協章程第二條,講到其主要職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

據章程,甚麼叫政治協商︰「政治协商是对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在决策之前进行协商和就决策执行过程中的重要问题进行协商。」

梁振英應否下台,不值得協商嗎?就算大會不想講,一個小小政協委員,講一句話的自由也沒有嗎?這樣叫「協商」嗎?是否對得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這大名?

據章程,這叫民主監督︰「民主监督是对国家宪法、法律和法规的实施,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通过建议和批评进行监督。」

監督,只容贊成、擁護,這叫監督?不准提出異議,這叫監督?

活生生的例子,大家可以又一次看清楚,主子所講的「民主監督、協商」是甚麼一回事,對自己所訂的章程,包括人大決議、基本法、憲法,究竟有多認真。

「順我者娼,逆我者亡」

有朋友說,這叫做「順我者娼,逆我者亡」,不是「昌」,是「娼」,娼妓只賣身,這些權貴,對你肉體興趣不大,只想你賣靈魂、賣尊嚴。城中財閥,上京面聖之後,對佔中保持沉默,不加批評,都被黨的喉舌質疑,眾多有頭有面有錢又專業的人,真的情何以堪。他們如何令自己在扭曲的時代心理平衡?唯有調校扭曲自己的靈魂,叫自己從心出發,擁護主子的每一個決定、舔佢每一隻鞋,才能過好每一天。

是日,田北辰談「建制路」,直率一點說,他的意思,無異於主子永遠是對的,就算不對,你都要收聲,這是何其悲哀的「建制路」。

在中國,擁有自由意志,要付出代價。富甲一方,尚要受此屈辱。想一想,他們也很可憐。

西裝骨骨藍絲帶

我也為那些真心撐警的朋友不值,現時市面上藍絲帶,惡形惡相,不堪入目,隨意動手打人,說話不著邊際,最叻散播謠言。他們也是一些易受煽動的普通蟻民,我不想苛責;大家應當留意,那些高牆背後,西裝骨骨的藍絲帶。

其實,他們同樣不堪入目,同樣說話不著邊際,他們雖然受過高深教育,但一切邏輯思維獨立思考,在權貴面前一一讓路。

同市面上的藍絲帶不同,這幫人,有權、有錢、有槍。

田大少一句說話,足以令龍顏大怒,炒其政協一職,借此殺一儆百,嚇退其背後的富豪們。這種藍絲帶的粗暴,比街頭暴力,更加恐怖。街頭出手,尚有法律制裁;制度暴力,無人監督,連這個號稱要「監督」的政協,都被嚴密監督了。

方丈好小器

所謂泱泱大國,絕無容人之量,這種小器,令人咋舌。

一方面強大,背後卻自卑,容不下半點異議,舊恨新仇永記,又驚籠裡雞作反,心理扭曲糾結,有病態,而且,病得很重。

秋後算帳

田少得此下場,大家可以估算一下,香港千千萬萬人,曾寫過叫過梁振英下台的人,秋天過後,會收到一筆怎樣的帳單。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閣下提及章程的時候, 為什麼不順道說說下面這條呢?
    沒有看到, 還是因為這條不方便闡述你的單方向思維??

    第二十九条 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地方委员会的单位和个人,如果严重违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或全体会议和常务委员会的决议,由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或地方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分别依据情节给予警告处分,或撤销其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或地方委员会的资格。

    ReplyDelete
  2. 小頭目康仔在你舊東家受訪那段, 你又看進眼裡沒有??

    有人認為牠同樣不堪入目,說話也不著邊際,雖然受過高深教育,但一切邏輯思維獨立思考,都搞到大家不知道那些崇高理想應當何去何從。又真係未見你說過黃絲帶半句壞話。當你大聲疾呼藍絲帶這樣那樣不堪入目不著邊際的時候,原來這個世界未必非黑即白,中間落墨大概是只會單春思考的人沒有想過的東西。

    ReplyDelete
  3. legohutty:

    多謝你提起個章程. 作者正正想從田北俊呢件事上, 帶出連講幾句批評說話(亦即同一章程提到嘅民主監督, 政治協商嘅行為一種)都會被當作嚴重違返佢個所謂會議章程係幾咁不知所謂

    喺你搵資料磨拳摖掌作結論, 話人單方面思考之前, 建議你將作者嘅觀點, 件事同埋你搵到嘅資料整合一下, 睇睇箇中關係先, 唔好叻唔切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樓上的回應正正就是希望提醒所謂的有識之士, 不要只顧非黑即白式的單邊思考, 包括你。我認為章程這東西, 不是你喜歡引用哪一條, 就單純引用哪一條, 來扶植那些看來理所當然的論述, 幾乎也總結了整個事情, 甚至定性為怎麼樣的權術謀略(雖然, 我也認為田少事件多少也有以言入罪的觀感)。只不過, 作者只引述政協之職能, 完全忽略田先生本身也有部份責任去遵守政協的決策。

      再說, 我沒有怎麼認真地找過甚麼資料, 只是隨便在報紙看到有關章程。真心守護這片地方的話, 我們看甚麼、想甚麼、寫甚麼, 也很應該避免以偏概全, 你還說甚麼箇中關係, 其實沒有那般複雜。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