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7, 2014

堆填區一夜︰這樣的示威你見過未?



壹傳媒集團被圍第四個凌晨(1015日),我來到了將軍澳堆填區現場。

很多朋友目光在金鐘旺角銅鑼灣,很多傳媒好想睇吓《蘋果日報》點死,關注堆填區大報情況的人,似乎不多;新聞自由直接遭堵塞,社會上的回響,亦不合比例地少。

《蘋果日報》門前的荒謬,譚蕙芸這篇〈動新聞勸不了大媽‧廁所驚現禁制令〉寫得很詳細。

我想補充的,是這幫「堵路」的「請願」人士的面目。

他們來堵路,直接阻止《蘋果日報》運出。

從未見過這樣的「示威」。



他們坐在路上,全部載上口罩,頭耷耷,有些還掩著臉,默不作聲。四方圍著警員,驟眼看,你以為走了犯,或是警方掃黃,等警車送犯返警署。部分「示威」人士被壹傳媒員工反包圍,他們把頭埋在自己兩腿之間,何止和平非暴力,簡直是沉默不敢見人。示威如示弱,舉牌都無力,齋坐,沉默,等時間過。


來示威的,似乎有幾幫人,行人路上,另一堆人舉牌叫口號,一路走來;呆坐地上的「示威者」,見到「同路人」,理應歡呼,最少都有點反應啩?但係,坐在地上的,繼續呆若木雞,似乎不知發生乜事,到遊行隊伍幾乎行過,才有零丁幾個人拍拍手,和應一下。

這批來堵路的人,有旅遊巴接送,多是大叔大媽,操不純正廣東話,有時似在講福建或潮州話。你話佢哋唔係僱傭兵,我就死都唔信,但係,佢地的錢唔易賺,已經凌晨兩點,佢哋顯然唔慣夜蒲,馬路另一邊堵塞點,有人橫躺路邊倒頭大睡,有人呆坐路上,等待堵塞其實已經一早運走的蘋果日報。他們十問九唔應,明顯收到 order 乜都唔好講,夜闌人靜時,只聽到旁邊有個阿嬸自言自語︰「幾時走得呀?」



唯一講純正廣東話的一批人,都是彪形大漢,和他們帶來的一些後生仔,那些大漢似是領頭人,他們間中會單人匹馬直闖壹傳媒員工自設的保衛戰線撩交打。他們個別人士會走到蘋果日報員工前叫幾句︰你哋啲人,賣國,走狗!漢奸!


蘋果日報報道,這些人部分來自深圳,部分是新移民,來自一些同鄉會社團,帶頭的人,有黑幫,報道仲指名道姓,邊個堂口邊個大佬,全部開名有圖。

反正我信了。

若說《蘋果》偏頗,那麼眾多黨報也很偏頗,擺明車馬真小人,反而易於防範,遺害不算大;反而那些扮中立扮客觀的傳媒偽君子,更為陰損,荼毒蒼生。任何傳媒,你不喜歡,可以批評、可以罷買罷睇;現在這股暗黑勢力,權貴出手抽廣告、黑客出手偷資料、喉舌及偽中立傳媒接力抹黑,輿論戰殺不死,再出人海戰術,圍你報館,斷你米路。這種公然的暴力,直接損毀新聞及出版自由,壹傳媒員工要親自護送報紙離開報館,要用到自己身體去維護新聞自由,香港到此地步,大部分傳媒竟然袖手旁觀。

堆填區的黑夜,我看到了,價值觀的鴻溝,為了賺那幾百一千,不只甘於被利用,更甘於低頭受辱,呆坐等天明。

堆填區的黑夜,我感受到,是黑勢力、基層新移民勢力加上跨境勢力的合流。這股勢力,得權貴庇佑,從上整合,成為錢、權、黑與愚民的大整合。

堆填區的黑夜,也是梁振英鬥爭時代帶來的漫長黑夜,眼前的黑暗,已不只是一個社會的撕裂,而是兩種文明的衝突。

***   ***   ***

相關文章︰
傳媒陰招︰





2 comments:

  1. Enjoy your writing, keep up the work, want to read more. :)

    ReplyDelete
  2. 「任何傳媒,你不喜歡,可以批評、可以罷買罷睇」

    乜喺今時今日的電子媒體社交平台世代,罷睇罷買就可以遠離偏頗的報道?如果區先生認為看不過傳媒新聞的不專業不公義就只好眼不見為乾淨的龜縮做法,那麼我們還爭取甚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