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8, 2014

自種的孽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略長版。) 

佔領運動一個月,目光如豆的權貴力量,不會靜思己過,總是諉過於人。

搞出一個大頭佛,死不認錯,沒半絲歉意,然後諉過「外部勢力」,最新藉口,諉過「對青年的基本法教育不足」、諉過中學通識科講太多政治,年輕人不夠愛國,急忙研究削減中學通識科的政治內容。

只要走到佔領區細心看看,自然會明白這場運動有大量年輕人參與的社會背景︰財閥與建制力量僭奪政治權力,令貧富懸殊加劇,社會流動減少,他們是最大受害者;扭曲的政改論述,明示暗示要屈服、歪理連篇,香港的建制傳媒與內地的喉舌,不堪入目的片面報道與赤裸謊言,如何叫人愛國?更令人深刻認識權貴的手段,失去一代的民心。

佔領區內,抗爭藝術大爆發,你會驚嘆年輕一代創意驚人;回看日韓,創意產業不是得把口,在產業轉型期開拓新天地,給新一代重奪未來。反觀香港,則從根基處扼殺;香港電視一役,一男子以莫須有之理由,拒絕引入真正競爭,電視業乃創意練兵與實踐的搖籃,繼續縱容一台獨大,論「阻人搵食」,一男子的決定,阻礙一代年輕人搵食。

昨天種下的孽,今天苦果自吃。一代年輕人已經覺醒,試圖閹割通識科,等同捨本逐末,開啟另一個新戰場;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誤判形勢,不停點火,這個政府,樂此不疲。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歐生,今日明報引港大民調話18%受訪者曾參與佔領,如果可信的話,換算成有100萬港人曾參與。可以分析下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