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4, 2014

梁振英,你今日笑咗未?


圖︰破折號


以前,曾有不少人說過︰「梁振英當選,會移民。」今日,明晒。 

此刻,梁振英會否在笑?他會否心情興奮?覺得願望達成?

一年前,先後有兩位朋友提醒我,梁振英的性格行為,疑似是「反社會人格障礙」(詳看〈點解香港咁多人渣?〉)。

當時,已經覺得很似,出身哈佛大學的精神病學家 Martha Stout 描述「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者」︰他們一般外表很有魅力、有自信,甚至自戀,可以很聰明,又因為不講道德,沒有良心,甚至容易爬到上社會高位。這類人通常不會公然犯法,他折磨身邊的人,但由於不用暴力,法律制度也拿這些人沒法。

重讀 Martha Stout 所描述的「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特徵,你會驚訝,近來發生的事,非常吻合:


無罪感 guiltlessness:這種人,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問題,若有問題,都是其他人的問題。他們拒絕為自己所做的決策,或是決策的後果負起責任。


衝突尖銳化,事到如今,沒有半聲歉意;由長時間扣留黃之鋒、封路導致人群堵路、亂放87枚催淚彈(見〈梁振英、曾偉雄,是佔中幕後推手〉)、到升級發動群眾武鬥;回想起來,每一步都有「鐵腕決策」的黑手在操控。


「冰人」:他們情感淡薄、麻木不仁,沒有「同情」這種東西。他們跟別人都談不上有什麼深刻交情,他只跟自己有交情,他們有配偶,但沒有興趣跟配偶談情說愛。(17)


在沉重的時間,他笑;這半年來,對家人之情,公眾亦看得清楚;身邊的家人受折磨,正是「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特徵


語言偽術:愛花言巧語,也很會做表面功夫,所以反社會人格者能夠把別人迷得團團轉,有魅力。反社會人格者的魅力很像其他獵食性動物,例如,我們看著大型貓科動物的時候 (狼都係獵食性動物),很容易就會被他們的動作、獨立性和力量迷住。他們還以撒謊和騙人著稱,也擅長利用「朋友」。反社會人格者跟人打交道,通常會採取撒謊、諂媚或是嚇唬等等作法;若遭揭破,他們會建立一套「天下烏鴉一樣黑」的理論。(16,130,273)


所以,不需要奇怪他有粉絲,粉絲當中亦不乏聰明人,部分人會被這種人迷倒,很多有點地位有點資歷的記者當天成為「梁粉」,深陷其迷惑之中,回不了頭。


愛兵行險著:他們愛尋求刺激,導致他們更常冒社交、身體、財務或是法律方面的險。他們偏愛危險的情境和選項,而且他們能夠說服別人一起冒險犯難。(16,130)


一直以來,梁班子不介意製造矛盾衝突,挑動對立分化;這幾天,看其兵行險著,甚至不惜在關鍵時刻擴大衝突,在運動弱勢時再三激起民憤,鼓動全民戰爭,令我相信,這是一種病態,多於一種理性思量的策略。


愛摧毀別人:他們愛糟蹋或摧毀別人身上那些自己很嫉妒的特質。「樂趣在於奪取,而非擁有。」暗中施展權力的遊戲是他們生活中的最優先事項,他們把所有騙人的花招、忍耐的功夫都花在這上頭。(113,114)


人性美好的一面、香港的核心價值,他絕不介意狠心摧毀。我感到年輕一代很可憐,剛探頭看看世情,就看到權力的黑幕、聽到無恥的謊言、聞到催淚彈的氣味。梁振英治下,摧毀了一代人的單純,摧毀了家庭的和睦,摧毀了警隊的信譽、摧毀了香港的光明。

那麼,這種「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有甚麼下場?

這種人,由於聰明兼沒有良心,容易爬到高位,但逐漸露出真面目後,容易眾叛親離,身敗名裂;晚年坎坷,但可能仍然自我感覺良好。

Martha Stout 說,要判斷這個人是不是反社會人格,就是等到這人的人生差不多走到盡頭時,看看他有沒有把自己毀掉,他很孤獨無依?很筋疲力竭?而且很討人厭?(264)

前主場博客梁慕嫻曾說過,梁振英的性格,並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障礙」,那是共產黨員的特質。我認為,兩者並不互相排斥,而且相輔相成。

黨、權、黑、金合流,臉具已經撕破,底牌已經露出。

一個病態的特首,領導一個病態的政府,動用公權力撕裂香港。

聽說,有種東西叫「問責制」,搞到一鑊粥,無論責任多大,主事官員落台,是應有之義。梁錦松偷步買車也落台,今天一位病態特首為禍,卻越坐越穩,是香港的悲哀。

而我相信,梁振英,這一天,笑了很多遍。

***

相關文章︰
鼓動全民互鬥,梁振英做得到︰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
(以上引錄的段落出於 Martha Stout, The Sociopath Next door 中文譯本《4%的人沒有良心,我該怎麼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