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3, 2014

催淚彈一代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當你嘗第一口催淚氣,你的生命不再一樣。

87枚催淚彈,以本人現場所觀察,絕大部分無戰略目標,投擲催淚彈後,防暴警察不推進,唯一作用,是激起群眾怒火,號召更多人上街。

87枚催淚彈,嗅過了;防暴警察在你眼前三吋,眼神接觸過了,從此無畏無懼,抗爭經驗大升級,堵路、瞓街,從此是等閒事。

87枚催淚彈,催生了自我組織的一群,不需統一號召,以後的關鍵時刻,自動走位,每人做自己擅長的事,他們願意承擔法律責任,也不懼秋後算帳。

87枚催淚彈,挑起了香港人勇武的基因;刺激的氣味,警醒一整代年輕人︰這個政權,鷹派當道,諮詢時不講道理,扭曲字義、扭曲法律;民怨四起時,則挑撥矛盾,不緩和,不降溫。

催淚彈一代,不再是溫室裡的小花,他們擺脫了上一輩陰影,活出了不平凡的勇氣與自信,那些習慣安逸生活而甘願認命的香港人,他們繼續成為旁觀者,將會在時代的洪流中瑟縮一角。

那場講了一年多的垂死「佔中」運動,沒有這87枚催淚彈,不能成事。梁振英治港兩年多,這是迄今最豐厚的政績。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