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0, 2014

為甚麼對掌權者這麼寬容?



這一天的新聞,我想起了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的話︰「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所謂談判,本來無期望,但政府單方面擱置,連「訓話」學生也不做,在在顯示,過去幾天的「籌備」,全屬拖延策略。

林鄭說對話沒有「前設」,但政府自己就設了兩「原則」。(人大框架/佔路與普選分開處理。)

掌權者叫人「袋住先」,卻不肯「傾住先」。

林鄭說,對話要有成果才結束佔領,「恐怕只是將市民的福祉作為對話的籌碼」;政府一路拖延時間,連一丁點歉意、一丁點善意都不見,恐怕是政府把市民的福祉作為籌碼。

林鄭說,學聯的態度,「不符合政治的倫理」。

政府一路說「有商有量」,卻從未商量已落閘,假諮詢,扭曲法律條文,這又是甚麼政治倫理。
立法會大會,建制派聯手以「危險」為名,不肯召開會議;轉身就到齊會議廳搶奪委員會主席職位,說謊而面不改容,是甚麼政治倫理?

功能組別繼續存在,搶佔眾多委員會主席去做,又是甚麼倫理?

建制派聲言要用特權法查佔中三子,特權法用作監督政府與權貴,立法會建制派想把「尚方寶劍」對準平民,這是甚麼政治倫理?

這幫人,無力檢視自己的齷齪,把一切歸咎「外國勢力」。

還有梁振英的五千萬。

梁振英收了UGL半億,就當梁振英收的錢真的是「黃金握手」,為何不主動公布;就當你應承過話幫人做顧問最後乜都無做過,為何不一早中止合約?

從政的人,理應要求更高,理當要「白過白紙」,為何不開誠布公,省卻麻煩?

這筆秘密交易,債權銀行不知,託管人安永不知,小股東不知,自己公司其他股東及主席知不知也成疑問。如此袋袋平安,又是甚麼倫理,誠信何存?

賺了錢就要交稅,一句「問過會計師唔使交」就搪塞過去,這又是甚麼倫理?

我仲有一個問題,梁振英的私人醜聞,為何要由「特首辦」,即係用緊納稅人的錢,去為佢出稿解釋?這又算甚麼政治倫理?

掌權者視民如屁,卻有很多人自視屁民,加入權貴行列,把槍口對準弱者,對掌握者萬分包容。

這兩天的發展,清晰可見,有一股勢力,不想見到事態緩和,不想嘗試任何轉機。

正如「佔中十子」之一邵家臻透露,根據組織者多次與政府斡旋的經驗,每當現曙光時事情就會出現「V型」反彈,質疑是否背後真正「揸庄」的勢力在操控「揸庄」的,一襟掣,又要轉。

林鄭被問到會否武力清場,竟說「……並不存在由我作為一個局外人,可以對他們的執法行動作出任何指指點點。」

局外人(!)。理論上是政府第二把交椅,林鄭說自己是「局外人」。

那麼,這個梁振英集團的「局內人」,又是何許人?根據練乙錚的分析,不是中聯辦、不是傳統港共、不是公務員,而是梁振英及其智囊團,特別指政府內部的中央政策組及其背後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

練乙錚︰「……這部分梁派人馬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早在政府內外廣為人知,最近更增聘了一批大陸來的黨國主義者當研究員。……為他撰寫鎮壓 playbook 的,捨此其誰。」

走進金鐘佔領區內,你會看到,抗爭,已成為生活。

沒有太多人叫口號,也沒有人在乎「人數」,總之,大家就坐著、躺著。

沒有談判,也不需要提出甚麼訴求。

團結在一起,滿街黑衣人告訴梁振英集團,我們就是你老闆,你看著辦。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佔中頭目與學生領頭人早陣子才說過佔中經已變成市民自發上街的運動, 因此他們也無法控制街上市民的去留。言猶在耳, 昨晚佔中頭目與學生領頭人又出來反駁特首指有關運動已經失控一說。此等屁話實屬出爾反爾之冰山一角矣。

    反正雙方各有各盤算, 根本烏鴉一樣黑, 不見得泛民那幫袋完支票又入錯私人戶口的民主鬥士, 怎麼樣黑得清高, 還要一臉大義凜凜然出來賊喊捉賊。教我如何相信他們左手收錢右手為民請命?

    我也衷心希望市民上街, 可以爭取到更多民主成份, 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成為渴求一步登天的激進小眾之犧牲品。區先生完全傾斜的世界觀也應當調整一下, 持平一點, 可能會看得更寬更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