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4, 2014

梁振英的「是但噏」



這是一個哲學問題︰有人給梁振英五千萬,叫他不要做一些事,例如不挖角、不競爭;就當他的確收了錢,沒有做事,那麼這算工作,還是沒有工作?根據梁振英的意思,沒有工作,所以不算工作入息,不需交稅。

難怪,最近很多打工仔收到稅單,特別惱火。

本來,梁振英舊公司賣盤,小股東血本無歸,自己有半億落袋,細節複雜,身陷其中的特首,宜開誠布公,站出來大方說明;不過,梁振英選擇「電視講話」,應約訪問,只選「信得過」的電視台獨家錄影專訪,逃避記者。

記者行家猶記得,當日梁振英以「個人名義」反佔中,也大張旗鼓請記者拍攝;今天醜聞事關重大,竟多番逃避不肯詳細向公眾交代,對傳媒,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視作宣傳工具。

記者要問的問題可多了︰收了錢,為何不申報?既然有利益衝突,為何不中止合約?付款協議保密,託管人不知、債權銀行不知、小股東不知,是否損害其他人利益?是否違反誠信?新揭發的離岸公司利益衝突,有何解釋?

說好的開誠布公呢?

不清楚傳媒運作的朋友,可能不明白︰梁振英不是有電視講話,又發過書面解釋、接受過專訪、站出來說過話嗎?為何四個傳媒工會齊發聲明「極度遺憾」,指他逃避傳媒質詢

引述舊文recap一次這些「簡報會」美妙之處︰


這些所謂「回應」,並非記者會,而是某些場合,例如宴會後、巡視後、會議後,站出來交代幾句,新聞界術語叫standup,戲稱「是但噏」。從「心戰」的角度,渴望逃避輿論監督的高員,這種「是但噏」有五大好處:

一,會面時間長短不定,簡短者,發言後掉頭就走,記者無機會發問,只能當傳聲筒。這種「是但噏」,很多時電視直播,立即「出街」,官員達到目的,又不需認真回應記者問題。

二,「是但噏」由官員主導,新聞官常以時間緊逼為理由,點記者發問,官員啟動錄音機模式,答非所問,顧左右而言他,玩閃避球;記者如想跟進,指出盲點,新聞官眼看勢色不對,即刻欽點另一記者發問;又或「現在是英語傳媒問問題」,轉移視線,替高官消災解難。不若記者會,有較多機會困獸鬥,官員辭窮時也不能隨便拍抬離座。

三,一般「是但噏」,皆極短時間內通知採訪,把靜態新聞變作「突發」事件,令傳媒無從預先準備,特別是電子傳媒,難以在短時間內作出有系統分析,客觀效果是,報道往往突出政府觀點,甚至照單全收。

四,心戰室深明傳媒運作,「是但噏」突如其來,什麼記者能參加這種「會面」?熟悉議題的資深記者多有工作在身,不能隨傳隨到;剩下能趕到現場的,多是新晉記者,甚至實習生,他們未必有膽量提出尖銳問題,正中新聞官下懷。相反,若預先一兩天通告的記者會,傳媒可一早籌備專題,派精銳記者採訪,這正是政府所不想見。

五,官員「是但噏」,前後左右總站著一堆拼命點頭的支持者,以示團結;大家不要天真,這都是精心設計的心戰一部分,總比記者會背景只有一塊死硬的板來得有人氣,能增強說服力。

以「是但噏」代替正式記者會,正是官員不想溝通、不想解釋、不想討論的表現。為什麼還要站出來?因為高官深明大眾心理,電視的魔力,容易令人顯得又高又大;見你西裝骨骨,就以為你高人一等;見你說話,就覺得你講了有意思的話;見到你的樣子,就代表交代過。一個理虧的政策,官員當然千方百計逃避理性討論,以「是但噏」製造肯問責有承擔的錯覺。

「媒體並非反映真實的世界,乃是權貴操控他人感受的手段。」傳播學者Molotch and Lester的話,可引以為鑑。

***   ***   ***


(本文前段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是但噏」就好像一些主持人在節目中給人直接踢爆發言偏頗,完全欠決主持人應有的中立時只懂「是但」的在「噏」:「例如呢?」「例如呢?」可惜該位聽眾給問到不識回答。

    我嘗試打入時接電話的一聽到是回應這話題便直接收線了。

    其實就當日的節目在我有收聽的部份裏就至少有兩次明顯的極度偏頗回應:
    1.當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在於電話訪問中不斷直接指控警方和親中組織甚至黑社會合作時,你一次也沒有叫岑拿出證據, 只是不停的和應。這明顯比起你聽到佔中受外國勢力操控時㫮必定作出強烈反對和挑戰對方即時拿出實際證據差天共地!

    2.當多個的士司機投訴交通擠塞情況嚴重, 收入慘淡時,你首先竟然回應你自己搭的士時問的司機都話冇乜影響!之後更襯司機話紅隧少車時,更「鳩噏」: 紅隧少車咁過海就重方便!白痴都知根本過咗海都無處可去!


    是但指是但,鳩嗚控鳩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