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0, 2014

視民如屁的權力傲慢

區家麟|絢麗荒涼   (10/10/2014刊於《信報》)


前陣子,金鐘佔領區的日日夜夜,總有些權貴塘邊鶴奔走相告,或含淚勸勉,或苦口婆心,叫人撤離,他們接近權力核心,得到準確消息,即將清場,手段可能狠辣。我倒想問問,這一群社會賢達,能有機會直通權力核心,有沒有嘗試過,懇切嚴厲地,叫這幫以梁振英及其智囊為首的掌權者:收手啦!

面對數以十萬計示威者,梁振英集團不為所動,不只無悔意,更無絲毫歉意,闖下大禍,猶如錯不在己。學聯尚且為佔領道路影響返工返學致歉,梁振英做過甚麼?當作無事發生,暫時不敢開槍,遂以拖延策略,期望示威群眾內訌崩潰,又發動暴民,點起火頭,擱置對話,不採取主動去解決問題,卻反過來收割民眾的怨氣作籌碼,以拖延增加本錢。

回顧是次佔領運動,遠因不說,一步步激化民情,源於梁振英集團,背負689之原罪,僭奪公權力,卻敢以鬥爭為綱,一路走強硬路線,全方位撕裂香港,鼓動一代人的反抗意識,政績彪悍。

一個個「對著幹」的硬政策,從廣西社團聯會搶佔添馬公園開始,罷課人群擠在添美道,令學生們順水推舟,爬進公民廣場,如此小事也要鬥,結果反彈,自食其果。

接下來的發展,十多天來的對照,更覺荒唐︰

黃之鋒闖入公民廣場被不尋常地扣留46小時,撐警藍絲帶暴徒有組織地挑釁打人卻獲厚待,護送離開。

示威者有保鮮紙代表想衝擊,要放催淚彈;反佔中暴徒出手打人,警察卻放軟手腳。

警方語言偽術,淡化催淚彈,稱「投擲催淚煙」,「煙」如何投擲?催淚彈是發熱體,擲進人群,隨時有穿頭燒傷之可能。特區第一枚投向平民的催淚彈,正是投進密集人堆,當時人潮驚惶,幾乎釀成人踩人慘劇。

928一整夜,87枚催淚彈亂投,不能軀趕人群,卻只是驅使更多人站出來;警察放完催淚彈,又不上前推進重佔陣地,莫名其妙,除了發動更多人上街,別無他用。

濫用武力的巨大誤判,至今無人負責。

好了,對佔領有不同意見,大家儘管出聲,說說道理。但梁振英集團長年的輿論戰,培養出一群唯穩定與食飯是尚的暴民,以散佈謠言與謊言為己任;反佔中的有組織第一擊,出動藍絲帶軍團,拳打腳踢非禮破壞乜都齊,培養打手,就只有這種質素,何其悲哀,亦為其他平和的反佔中者不值。

手法既硬且鈍,貫徹始終。佔中啟動時,硬要封場,逼示威者衝出馬路;防線守不住,不後撤,卻要放催淚彈。數以十萬計的人走出來了,則轉而拖延時間;所謂談判,政府堅持要談「政制發展的憲制基礎,以及政制發展的法律規定。」設定此議題,不是對話,更不是談判,是教訓。

寸步不讓,是誰下的死命令?拖延是明顯的,誠意是沒有的。

有這種人掌權,每個香港人都要付出代價。很多朋友,因為馬路被佔領,上班下班,花多了時間;照顧子女上學,也傷透腦筋。為了改變這個被少數財閥與既得利益者壟斷權力的制度,香港人二十年來,都花了很多精力,浪費了不能挽回的青春;政府的所謂諮詢,鼓勵大家表達意見,最後扭曲民意,長年討論空谷沉落,意見無人理會;我們這代人,浪費了多少口水花,換來一錘定音,五步曲仿如一步曲,從來不想認真談。

倒行逆施,視民如屁,大家都看得清楚;經歷了催淚彈的一代,香港不再一樣。請看看街上的年輕人,眼罩裡是堅定沉穩的眼神,大汗淋漓中穿著雨衣,準備迎接隨時射過來的催淚彈與胡椒噴霧。激起數十萬人怒火,不認錯、不妥協,這是甚麼問責制?

要改變,不是十天,也不止十年。大家坐穩,一切只是開始


相關文章︰
警察,作為一種工具 
梁振英,你今日笑咗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