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5, 2014

我係咸魚,但我哋有得贏


4/10晚,反暴力大集會後,人群逼爆金鐘,政府高層傳出清場謠言,你話呢個梁核心,究竟諗緊乜?

我不是「策略撚」,我少講大策略,少預測前景,因為博奕隨時在變,無乜好講。但好肯定,梁振英、邵善波、曾偉雄之流,是一群「策略撚」,這個管治核心恐怖之處,係無人知佢諗緊乜,他們的病態,並不是一般的病。

昨夜,又是「謠言滿天飛」,「凌晨三點開槍」。這「謠言」,非一般謠言,包括羅致光「含淚」叫人幾小時內立即撤離,各大校長、新聞行政人員協會、都收到風,才急發聲明叫所有人撤離或小心,為什麼,因為他們收到極為「可信」消息。

據我所知,謠言正是源自這「恐怖核心」,故各位有頭有面的人,都出來緊急勸退。

結果,風平浪靜又一晚。連警察公共關係科都直接闢謠。唔該,羅致光出來解釋一下,他的淚為何白流了?

這是狼在玩「狼來了」的策略嗎?是要令大家提高警惕,消耗體力嗎?從這事例可見,這幫人算計之深,不可小覻;血腥清場,肯定是這幫人選項之一;激發更大衝突,也是他們所樂見。

而這幫人的思考方式,必定凡事以北京中央局勢為要點,他們考慮的,不只是香港民心民情,中央權鬥與黨的利益,肯定佔大比例。

這個形勢下,我想說︰

1.      抗爭有進有退,不爭一時。新一代已站起來,時間在我們的一方。
2.      這是漫長的抗爭,街頭佔領的抗爭形式,已成為先例並經過實踐,以後再擇時機,隨時一呼百應,並無難度。
3.      故此,當遇到強力鎮壓,退,不是讓,只是保存實力,擇日再來。
4.      各位警察,我體諒你們的難處,但請認真看清楚病態管治核心的真面目,在這個病態政府的管治下,大家都辛苦了。終有一天,你們要開槍;開槍時,請把槍口對準藍天。

此文,是因為一位好朋友的文章而起。他同我一樣,都係活過了大半世的咸魚,我們同樣擔心,也同樣看到希望,他的意見,值得參考,以下全文照錄。

文︰自稱是一條咸魚的大叔

心痛之餘,亦不能不冷靜看時勢,輸都唔應該輸衝動。

前兩日見到建立好的談判渠道因局勢突變轉瞬即逝,心灰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情感牽動下亦出現意氣蒙閉理智,幾乎想擸嘢出旺角。

昨晚氣氛蕭殺,倦極未眠,又不禁回想幾日所見,剛才兩則國際新聞消息,醍醐灌頂:

《紐約時報》放風美國不會香港情況而損害目前關係,由其習奧將會面。

《華盛頓郵報》專訪白宫顧問叫香港人認清現實,不要理想主義。

先不要以為我是撥冷水,且冷靜聽一下我的奇想。

我認為這兩個消息這樣的舖排發放是有特定對象。

對不起,主要不是香港民眾,而是內地政鬥中的兩邊陣營。

訊息很明確:美國與其中一方有默契,不會渾水,亦不會被拉落水。

再結合這兩日藍絲搞局,古惑仔又明又暗,忽左忽右,與及陣營內鬼的煽動,我覺得香港個局成為目前上面的內鬥的其中主戰線。

我絕不質疑遮動本身背後是否有政治陰謀或協助搞局,我亦唔理是否有外國勢力,因為作為一個國際什麼中心都好,呢啲因素不可能不存在,作為香港人,我只會問你經過思考之後,考慮過大局之後,以自己智慧,確定自己抱正直純潔的動機去支持,去參與。

但這個運動,結合大陸的形勢,發展到某個位置,要考慮的因素已不止於個人或本地。

於放過催淚彈之後,第二日的民情及推卸責任現象,令我有機會聽到一位警隊內的朋友分享,令我更理解多一點他們內部的情況,與及689 與秃鷹的互動。從而得到的假設,令我對近日的各種情況有另一角度的理解,當然亦不時有所質疑動搖,但這一刻,我理清心緒後,原先的假設仍然成立:以當前的形勢,警隊的內部方針有一定調整,警隊並不是公眾的敵人。

如何解釋這兩天警隊的表現?搞局,從中作亂,推波助瀾,已經是明目張膽,不細說。試想,藍絲中委實有不少被撥動的本地民眾,依慣例亦有收錢趁墟園遊鴨仔, 但最慘係有大陸扮旺角居民,亦有內地「身份不明人士」,佢地出現,大家心照,但一旦被拉,啟動咗正式程序,警隊處理這批VIP就會陷入兩難,成為實案,只會令局面更加複雜,到時一個實質指令下來,連目前可發揮的作用亦會受制。

連日來林鄭潛水,秃鷹唔浦頭,未嘗不是避免令局勢推至更冇彎轉的有限選擇下的辦法。

實情是,上邊有一派千方百計想見血,但有另一派仲可以頂住,香港的情況亦然。
險境中的勇氣,唔係一腔熱血,一股勇武,係智慧,理性,信念嘅結合。

藍絲嘅挑撥甚至拳腳唔係呢場仗要爭嘅嘢,我哋呢班唔死都大半世嘅人,已經同咸魚冇分別,其實香港一早己經死咗㗎嘞,但今次我哋已經贏咗比泛民入得閘更重要嘅嘢:

香港嘅新一代唔係咸魚,有佢哋,我哋一路有得贏。

如果為咗啲無謂嘢去爭,我哋就一舖清。

我哋嘅敵人,係一個完全冇人性,冇底綫嘅XX(我搵唔到字可以表述),要同佢鬥,一定要道德,信念同理智,我相信,有好多人已經背後幫緊我哋,亦有好多人放緊我哋要注意嘅訊息出嚟,我仲未完全失望。

我好想可以好似長毛當日咁跪喺你哋面前,但我相信我冇佢咁有感染力,我只係想求你哋:

唔好再守旺角嘞
唔好再跟熱血
唔好再乜嘢勇武

我係咸魚,我唔想分析最終呢個階段可以爭取到啲乜嘢,但我覺得,只要呢一代心理上,信念上唔再受到重大傷害,我哋真係絕對有得贏。

我上面嘅一啲假設,一定有人笑我幼稚,真係冇所謂,但我上FB咁耐,我都未試過寫咁長,因為呢一刻如果我唔選擇仍然相信呢啲假設,我已經唔知信乜嘢好。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好想借你同你好朋友講一句, 我今日都有同佢文中的一樣衝動 :
    我好想可以好似長毛當日咁跪喺你哋面前,但我相信我冇佢咁有感染力,我只係想求你哋:

    唔好再守旺角嘞
    唔好再跟熱血
    唔好再乜嘢勇武

    哈哈! (但其實我真係笑唔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