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5, 2014

時代的斷崖上



(15/10/2014 原刊於《明報》觀點版)


群眾運動的危險,在太大規模,一時衝動,容易失控;梁振英治港的危險,在不斷加深民怨,挑起全方位對立,令整個香港失控。

「香港營」從未出現,分崩離析,裂痕已成為斷層;「摺櫈」淪為笑話,從來無商無量,亦不見開誠布公。

真普選,只是一個工具,背後要爭取的,是一個公平公正的體制,還香港人最基本的尊嚴。香港人,不是飯來張口的豬、不是搖尾乞憐的狗。

佔領運動蔓延,僵局持續,很多人的正常生活被打斷,其實,我們一直假裝這個香港很正常。

一個正常體制下,警隊不可能向手無寸鐵的平民亂投87枚催淚彈,而政府沒半絲歉意,警隊一哥失蹤半個月。

一個尊重人民的體制下,不可能有在上位者隨口亂講示威者受外國勢力煽動。如果有煽動,那是催淚氣體與胡椒噴霧刺激人心、那是梁振英把香港帶到斷崖邊緣仍然笑騎騎的煽動。

一個正常的議會,應該代表市民,「尚方寶劍」特權法,是賦予你權力,去監督政府與權貴,不可能反過來用以逼害平民,查佔領運動。

一個正常政府,納稅人的錢,乃給公僕服務市民,不是給你買催淚彈對付自己人。

一個重視民心的政府,不會口裡說和諧,卻鼓動蟻民鬥蟻民;口裡反暴力卻縱容暴力,製造難以彌補的撕裂。

一個正常的問責體制裡,主事者的團隊犯下大錯,處事失當,問責落台是常識;只有在這種畸型體制下,梁振英危機愈深,坐得愈穩。

不少人說,人大常委的政改框架,「有其尊嚴與權威性」,不可撼動。學生們懷抱著一片赤子之心,他們只在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為何有些東西,面對強大民意反對,仍然神聖不可侵犯?

大人們世故、識時務;活了一把年紀,順從於權貴所設定的「正常秩序」。監獄電影《月黑高飛》,有一句經典對白,一位坐牢三十年的囚犯,談到監獄的牆︰「這些牆很可笑,開始時你恨它,慢慢你習慣它,時間長了,你開始倚賴它。這就叫建制化。」

今天,香港走到了時代的斷崖上,群情洶湧間,任何人行差踏錯,或路旁的人推波助瀾,或後面的人一湧而上,都容易把香港推進粉身碎骨之地。今天走到這一步,有果總有因︰廿多年來的民主承諾一再落空、與經濟發展和市民質素不成比例的畸型政制、新世代的強大感染力、「佔中」長期宣揚的和平非暴力原則、網絡時代的組織動員力,都是大背景。一代人的覺醒,凝聚的民意與民氣,要不辭勞苦,希望翻過一座大山。

梁振英政府與建制力量,則不斷為運動添柴添火,人大常委狠落閘、警察亂投催淚彈、拒絕半絲退讓、主動擱置談判、鼓動群眾以牙還牙,黑勢力口罩黨橫行,這些近因,一路令運動燃燒,致社會分裂,把香港引向懸崖。

皇帝新衣的故事,孩子們指出了不方便的真相,現在,香港走到斷崖邊緣,拼圖剩下最後一塊,只有掌握公權力的領導者與掌舵人,才有能力採取主動,化解危機;請拿出勇氣與胸襟,回頭是岸。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