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9, 2014

我不懂寫的旺角




寫了很多,原來,我一直無認真寫過旺角。

我幾乎每天到旺角,出外食飯,去旺角;回家路上,去旺角;返工路上,去旺角;約朋友傾計,去旺角。

旺角佔領區,是一個我不懂寫的地方。

走在佔領區,有關帝、有耶穌、有大鵬金翅鳥的神壇、有校服妹妹認真執垃圾,有雅典式街頭論道論政,人人都是蘇格拉底。佔領初期,在旺角道路邊一個遠離大台的論政小圈裡,一位中年男士,舉手要說話,肅穆的神情,就只說了這幾句︰

「我25年前的示威,坐在第一排;今天,如果我不走出來,我恐怕自己25年後,拿著拐仗,還要行出來。」黯然,鼻酸。

這裡,有N689地獄巴士,有小販賣果汁,街坊成群,市井粗言,激動有時,說理有時,講自己游水落嚟參與過六七暴動有時,講來講去唔知講乜有時;龍蛇混雜,但有一道氣場,這就是MK

旺角街頭的烏托邦,無政府主義,很浪漫嗎?

對不起,很不安。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聽說這叫直接民主;很好,但前提是,那些群眾,不能是烏合之眾。

我敢寫包單,佔中三子也不「相信」普通一群「群眾」,他們相信的是well-informed的群眾,否則就唔使講咗一年,商討來商討去,就是因為知道群眾就算有理想,都不是人人明是非,才要不停商討,確保每個參與的人,都不是烏合之眾,知道公民抗命是甚麼,明白何謂民主自由,明瞭行動後果及紀律,才真正行動。

旺角黑夜,凌晨的亂局,喧鬧人聲中,無疑有很多清醒的示威者,但也有很多火遮眼的憤怒市民,有激動的警察,圍觀人群中,有很多人見到警察會鼓掌叫好,藍絲綠絲黃絲古惑仔,短兵相接,混雜其中,無人能分得清,一有警察奔過,噪動不安,隨時就爆;沒有打砸搶燒主動攻擊,還算是和平;但沒有擦槍走火,只因為幸運。

佔領馬路是手段,佔領人心才是重點;搶佔十字路口,要「光復」交通要道,期待警察犯錯,這不是高明策略。針對香港人「怕亂」,是政府輿論機器貫徹始終的謀略,期望「大亂而大治」,也是他們講到出口的大棋局;金鐘佔領區的「和平」,正是他們最懼怕而不知如何應對的巨大力量,也是運動初期得民心的原因。

旺角黑夜之危險,正是由於龍蛇混雜,人馬紛亂,想製造混亂的人有機可乘。雙方都有激進派在借機搞局,挑撥情緒,再加上在明在暗,條條街都有的古惑仔。是的,古惑仔也有愛民主的,但古惑仔也愛無厘頭玩嘢,而古惑仔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大部分都痛恨警察,隨時樂意為警察製造麻煩。


而警方的部署,亦莫名其妙,星期五清晨清場,卻又剩下半條行車線及幾十人,不完全清掉。明知周末兩晚,示威者必定聚夠人反攻。兩夜凌晨的旺角混亂,任何人都可以一早預計,也是劇本之一。

事到如今,再談撤與不撤已無意義。這夜,我在旺角地鐵站頂上,只見警察鬥群眾、人民鬥人民,「紅螞蟻鬥黑螞蟻」的寓言,眼前上演。

保持冷靜,保持醒覺,保持理智,小心那些拔掉人們觸鬚的鬼。

誓要做香港最後一個發瘋的人,我唔係講笑。

***   ***   ***

相關文章︰
劉細良︰三無政客

半個月前的劇本,仍然適用︰狼謀略


6 comments:

  1. 你不懂寫,我不敢想;即使學聯跟政府傾談後有條落台階,旺角示威者是否肯用這條梯,真是很難說。好擔心本來都想香港好的警察和市民,最後兩敗俱傷,官仍然兩個口食埋星斗市民那一份。點算呀?

    ReplyDelete
  2. 區家麟總算是一個人物,但也犯下了「我們是精英,你們是烏合之眾」的毛病。擔心旺角不是每個人都有透徹政治知識的心意?其實同一番也可對金鐘、銅鑼灣示威者講。(因為阿媽永遠都係女人)

    區認為佔中三子費煞思量商討又商討是教育群眾,防止有人克制不了被警察挑釁成功。真的嗎?他們十八個月對運動的核心 --「公民提名」的定義(什麼是國際標準)也未落實。這些人真的know what they are doing? 説「金鐘大台」應該領導九龍「烏合之眾」、説他們代表區所講well-informed 的一群?真不見得。

    我只見到的是:旺角義民用鮮血防止清場,讓學聯星期二會談時還有籌碼。這時候「金鐘大會」只說:「你們基層容易受挑釁,都是讓我們管理吧!」

    ReplyDelete
  3. 版主和葉一知有同樣中產的皈依大愛, 皈依理性, 皈依秩序。 

    可放眼MK,吾看到一眾怒目金剛為群眾的未來抗左膠、抗土共、抗偽善的knowledge management, 抗村民的真心膠, 善哉,善哉, 可喜可賀。

    ReplyDelete
  4. 為什麼從來不見你寫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而衝擊時拿著雨傘不只是防衛也有用作武器還擊?這是大家在電視直播也看到的!不再要求甚麼持平,只希望你也有㸃作為傳媒人的專嚴,下次做節目時主動找岑傲輝問問他是不是真的如他昨晚在旺角所説從來沒見到示威者對警方用任何非防衛動作,從來沒有主動挑戰警方。只須想想如譚耀宗説重未見到警方用武力你會怎樣做。怎樣?能拿出勇氣展示傳媒專業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Joe Wong, it's simple. It's about relativity. Police is accused of using relatively too much violence against protesters. Trying to claim that there isn't zero violence from protesters doesn't deny such a fact.

      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