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暗角


金鐘佔領區,二十多天的佔領,冒出很多地標,有「雨傘廣場」裡的「香港營」;「遮打自修室」長期坐滿人,木匠趕工擴建,規模失控;「連儂牆」、「雨傘人」、柏油路上種花、天橋邊打傘……。

終有一天,這些地標,將會一一消失,還原成車水馬龍與喧聲震天的十線大馬路。到那時候,還剩一個地標,將會永遠留存。


清不掉,是平平無奇、本來無一物的「暗角」。

那暗角,位於添馬公園旁的草坪偏僻一角,一個似乎是電機房的平房旁邊。到過就知道,那裡晚上的確很暗。自從七個惡警在此向雙手被綑綁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後,這個「暗角」成為景點。

有人在壁上貼了「暗角」路牌,這是我見過最簡約、最啜核、最荒誕、最能畫龍點睛的裝置藝術。途人走過來參觀,指指點點,對住一幅電機房的牆拍照,紛紛「重演」當天警察動手一幕。



參觀一個暗角
絡繹不絕的參觀者,一片漆黑中,尋覓「暗角」。在旁的警察,目睹新景點的誕生,盯著人潮,有萬分無奈。

故事的教訓,對任何人都適用,無論你有幾火滾,隨時要保持冷靜,三省吾身,問自己做緊乜。一子錯,萬盤落索,此之謂。

有關惡警打人的刑事調查與民事索償,將會曠日持久,片段將會重複播放,「暗角」將會深入民心,成為香港經典故事,一代一代傳揚下去。

許多年後,今天在瞓街的學生們,已成家立室。一個清朗的藍天下,他們帶著孩子,來參觀暗角,訴說那年那天的故事︰

「那年,香港有個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變成「雨傘廣場」、「香港營」、「遮打自修室」、「連儂牆」、「雨傘人」,我們在柏油路上種花、在天橋邊打傘,就是因為這個運動,香港變得不再一樣……



***   ***   ***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警察行私刑‧港版 Rodney King
警察,作為一種工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