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山中一日,已是永恆,感謝蜘蛛仔




獅子山頂,從未如此擠逼過,好似係。

「估唔到星期五,咁多人唔使做。」口痕友說。

「我哋無立場,只係等出糧。」有人話,頭先個警察真係咁講架!

近百人,有記者、有花生友、更多人,要來見證歷史一刻,獅子山上的「我要真普選」。

行山阿嬸話︰「真係歷史時刻,我行咗幾十年山都未見過,後生仔好嘢!」

只有一個阿叔較為激動,在警察面前高呼「唔准拆!唔准拆!這是香港最後的尊嚴!」

激動阿叔高呼︰唔准拆!
 

直升機飛近盤旋,寧靜山頭,樹搖葉飛,嘈吵的引擎聲中,攀山隊空降獅子山。大家都問︰「使唔使咁大陣仗?做其他嘢又唔見咁有效率……」「一條banner都容不下!」


當警察先頭部隊封鎖山頂,消防與民安隊要動手拆時,獅子山崖邊,上百人,頗安靜,沒有人阻止。

民安隊員在崖頂輔助,消防游繩從底拆起,首先摺埋「普選」二字,割斷繩索,再吊起直幡。

圍觀人群,間中有幾個人隔空大叫,有溫馨提示,也有一兩位毒舌︰「因住跌死呀!」「好危險,安全第一啊!」「驚就唔好做啦!」「阿sir夠鐘食飯啦」「可恥!可恥!」「我要真普選!」。

簡單一幅直幡,觸動政府死穴,顛覆權貴與主流媒體的愚民宣傳。不足一天,出民安隊出消防出直升機,效率高、反應奇快。「一幅banner都驚。」「689今次一定嬲爆。」


而我心裡有點疑惑,這種拆橫額的政治工作,應該由民安隊做嗎?應該由消防員做嗎?小市民掛一幅直幡,消防、民安、漁護署、直升機,都為它所用,可見庶民與權貴實力之懸殊,確實有一種大衛對歌利亞的悲壯。

看著直幡移去,大部分人都很安靜。也許,大家都明白,物件會消失,但事件永遠存在;那震撼的標語,曾經出現過,一天,已是永恆。

拆標語,全程不過一小時。最後,幾位看來是漁護署工人急步上山接應,把頗重的直幅,放進黑色垃圾膠袋抬走,目擊者說,他們用擔挑,如仵工抬屍一樣,兩人前後扛著,抬落山。

一幅標語消失,但影像的震撼,不會消散。

J.B.Thompson說,權力有四種︰武裝權力、經濟權力、政治權力、符號權力。香港人,第一種,唔使諗;第二種,受壟斷;第三種,爭取了三十年;只剩下符號權力,溝通發聲就是力量,改變從人心開始,政府深明此道,一直製造「獅子山下精神」的符號,企圖收伏民心;而符號權力,就是香港人唯一能與政府一較高下的權力範疇。

感謝「香港蜘蛛仔」,你們提醒了全香港人,每個人總有自己的專長,在關鍵時刻發揮,未必能扭轉乾坤,卻能震撼人心,甚至成為時代的標記。


獅子山眺望九龍,一切早已改變,半世紀前的山邊木屋、那些七層徙置區、消逝無蹤;啟德機場變郵輪碼頭,處處都是屏風樓牙簽樓、當年難民避禍,為口奔馳的艱苦歲月,回首前塵總是美麗,但世界已經不同,新一代亦沒有半絲認同,權貴還妄想高唱《獅子山下》,叫子民任勞任怨、搵食至上、辛苦搵三餐最好還要笑騎騎感謝恩賜,團結在權貴身邊,實在莫名其妙,這些騙局這些政治宣傳,持續太久、荼毒太深。

符號就是力量,香港蜘蛛仔,你們用高雅又敦厚的方式,把卑微的要求,確確鑿鑿釘在「香港精神」之上,顛覆了權貴苦心經營的政治謊言,令大家重新思索獅子山,如果我們還需要甚麼精神,最少,那是堅毅不拔、敢想敢做、創新、求真、自主、不願被包養。

蜘蛛仔,謝謝你們的勇氣,符號的威力,令文字顯得蒼白,我再寫一百萬字,都只是註腳。

獅子山頂,又回復平靜,近黃昏時,一位攀石好手,游繩到崖邊清理繩索時,舉起黄傘。

消失的標語,將永遠留在人們的寸心。



***   ***   ***

相關影片︰
這天,山上,有一個平行時空,感人、奇怪、而不應奇怪的一段片︰

有關獅子山下精神︰
歌頌獅子山下的社會中上層,可能是這樣︰香港,有一群「獅子山下」精英
歌頌獅子山下的社會基層,可能是這樣︰獅子山下進化島

獅子山下的精英們,應多認識「運氣」這回事︰
運氣這回事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