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8, 2014

這些人大代表是幹什麼的?


是日,火起。

Now的報道,是收風聽回來,其實,與很多港區人大代表一向的論調相差不遠。

報道:「張德江提到的中國民主制度,說的就是人大代表選舉。他形容,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是由全國10多億人選出來的。又回顧歷史,指中國自19世紀起已爭取民主,共產黨更擔起「民主大旗」,現時被外界形容是專制,其實是顛倒了。

再次畫公仔畫出腸,這些人大代表是幹什麼的?

全世界最大的派對:一位內地法律學者曾說,這個人大,一年,只開十日會,如何議事?十日裡,聽報告,打瞌睡,聽領導人聖旨,討論一下,完。採訪過人大政協會議的記者都會發現,代表們難得機會,新知舊雨,齊集北京,是社交重要場合,食飯吹水少不免。人大或許還好一點,政協就是名副其實的權貴俱樂部,大家難得見面,或談生意、或花天酒地,人大政協加埋五千幾人,大派對,中國特式的民主,真開心。

三千人如何開會:好了,人大政協當中,當然有很多有心人。但是,這個號稱全球最大議會,三千人,根本難以認真開會,代表未必有機會發言,提案也不見得官員認真跟進。三千人,開十天會,一年365日其餘時間呢,嘿,你話呢?

人大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憲法寫得清楚,職責在選舉領導人,任免官員,修改法律,監督憲法實施。憲法第75條,保障人大代表開會期間,「發言和表決,不受法律追究」,各位尊貴代表,對內地種種違憲、剝奪公民權利、濫權、軟禁,種種行徑,說過多少話呢?

會議為何不公開:既云人民代表,一年一度議事,港區的人民代表會議,為何不公開讓記者採訪?你們說的話有何不見得光?單憑公開的少部分會議講話,已能看出,這些人的發言,頗為驚人;閉門後的發言,有什麼交易,如何獻媚?最好能讓大眾在陽光下審視,你們不是說自己是人民代表嗎?怕什麼?

譚惠珠的「匯報」:人民代表,理應代表人民,反映人民心聲;然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團團長譚惠珠,向張德江的「匯報」,卻露了底。他們不見得向國家反映市民心聲,卻積極邀功,在香港「積極發言引導社會的輿論」,甚有「成功爭取」的意味,不過,連「參加亞洲電視節目《把酒當歌》」都當作是功績,張德江應知道,這節目收視介乎零至一點,形象負面,以這節目為榮邀功,大笑話,奉迎之態,太過猴擒。

譚惠珠又把投稿《明報》「介紹國情,宣傳中央大政方針」,說成是「與《明報》加強協作」,《明報》否認,譚惠珠身為團長卻迴避再解釋澄清,有失身分。題外話,在譚惠珠口中,《明報》與《把酒當歌》齊名了,這一刀,明報好慘。

人民代表究竟如何選:那些聲稱「人大好民主」的人,也不能不承認,全國人大代表,竟然有超過三分一,是黨政領導幹部代表,人大代表產生辦法的荒謬,不證自明。從基層農村到各大省市,徒有「民主」之程序與規章,實際上普通人要參選,往往參選表格也找不到,亦常受地方官員威嚇、滋擾、監視。香港的代表,由類似現時選舉委員會加更多的政協組成,這群人上人的口味,大概就是以後特首篩選的準則。

人大與政協的分別:有很多朋友,一直搞不清「人大」和「政協」的分別,兩者都係幾千人開會,聲稱自己有代表性其實是橡皮圖章,聲稱為國家建言又不見得做過什麼。當然,兩者有大異,「政協」無疑是吹吹水,「人大」在憲法裡享有實權。不過,一位有心做事的人大委員曾「陰陰笑」如此形容兩者的分別:「人大代表,有個掣你襟咁解。」

「有個掣你襟」,不代表那是有意義的投票。說好了的「普選」,如果就是這樣的「民主」,你要嗎?

特區政府一路宣傳:2017年有普選,「人人有票選特首喎,你係咪好想要呢?」。「有個掣你襟」、有一票你投,當然重要,更要害的,是我們有什麼選擇?為何是你這幫人上人有權決定候選人,而不是普羅大眾決定誰是候選人?

聽說,香港是一個萬能插,香港是高鐵的車轆,香港是寵壞了的孩子。香港是什麼?香港是一個萬能插,人人得以插之,正被有組織地妖魔化;香港是高鐵的車轆,正高速沿著沉淪的軌迹前行;香港是一片被謊言淹沒的土地,我們沒有被寵壞,只是有點天真。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我又唔覺得《把酒當歌》好差,初時都間中有睇。

    最初節目嘉賓份量足d,建制有d 俾面搞搞佢,建制同泛民上台有 argue 有 point,即使長毛都講嘢唔掟蕉。

    不過日日 talk show, 乜都噏到悶,後期可能嘉賓份量少咗,泛民少咗,嘉賓多不見經傳。而且,亞視最大問題係做乜無人知,如果唔係咁啱開電視,咁啱有預告,咁啱預告題目同嘉賓都吸引,咁就做咗乜無人知。珠姐搵夠,佢可能以為好難搵到佢上電視,所以佢係有份量嘉賓。

    回顧又真係,我好耐無睇。

    ReplyDelete
  2. 要靠香港自身和平反抗這虛偽的民主制度是不可能的,從前就一直認為要連絡外國勢力(如同辛亥革命),然後由示威演變成衝突,再去禮賓府將狗官驅逐出去。
    但看了烏克蘭的示威事件後,歐盟美國的各懷鬼胎﹑軟弱無能完全顯示在全世界的螢光幕下,作為民主發揚地的歐洲及以世界警察自居的美國竟然袖手旁觀,實在令人髮指。
    事件一旦落幕,烏克蘭人民一定會遭受到普京的報復。
    想起那些在youtube呼籲的民眾和新聞短片上抗爭的烏克蘭平民,我羨慕你們可以有一班不認識而又可以信賴的戰友,有一些不臨陣脫逃﹑勇於走上街頭拿著木棒對抗親俄軍警的左鄰右舍。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好同意「要靠香港自身和平反抗這虛偽的民主制度是不可能的」,革命從來不是請客食飯,不論皇帝還是總統,要佢受監管即係問佢攞權力,即係與虎謀皮。

      有人或者以為 AI 好共產,唔係,係客觀論述啫。呢幾千「人大政協」係專政工具,唔係民意代表,參眾議院都係,只係專政方式不同。真正接近d "民主" 嘅,只有阿John 個大憲章,還政於民 800年,個N 代孫依然坐定定做富婆。書生謀反,三年不成,我 AI 希望嘅終極版共產主義社會係好難 (if not 唔會) 出現。

      講開烏克蘭,我 AI 又要認叻吹吹水。2008年俄羅斯入侵格魯吉亞,當年上網吹水,大家吹戰爭會打幾耐會打幾大,打唔打埋烏克蘭。咁啱上網 search 到克里米亞,8成人講俄語,我當年結論,呢隻瘦熊無乜力,要消化一下。不過三幾年後,搞搞克里米亞唔出奇,果然。

      食咗克里米亞,即係入蛇王標買條蛇食咗蛇膽,蛇肉唔值錢食唔食無所謂。不過美歐都落唔到台,唔會就咁算,之後幾年,圍堷中國壓力又細d 。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