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9, 2014

客觀中立光環下

(耳語系列之17)  (本文19/3/2014刊於《明報》,略有改動)

寫這篇文章,想回應一些指傳媒「不客觀中立」的迷思。某些評論文章、還有我聽到的耳語,常有這奇怪的詰問:

耳語17︰呢呢呢,啲報紙呀,《蘋果》呀、偏頗囉,啲傳媒都係信唔過囉!

首先,一位富商圈地,被裁定行賄罪名成立,我們不會說「逢商必奸」;一位會計師被裁定專業行為不當,也不能下結論說:會計行業都擅長造數;一哥講過「黑影卡手」的荒唐論述,也不代表警隊徹頭徹尾不可信。但是,社會上卻總有聲音說:某某報章曾經有過一些錯誤偏頗報道,故「傳媒都是信不過」,那些敢於指出「不方便的真相」之傳媒,更往往成為箭靶。

沒錯,好些傳媒,例如《蘋果日報》,常有偏頗或態度鮮明的新聞,標題明顯有立場;不過,近日「偏頗」之表表者,要算是「愛國報章」對港大民研計劃負責人鍾庭耀的批判,建制力量開動輿論機器,主流媒體聞歌起舞,鋪天蓋地,已超越學術討論範疇,屬於人身攻擊的手段。只是,打手們從來不會批評「愛國報章」長年累月一面倒的偏頗。

《蘋果日報》或愛國報章,一向擺明有態度,明刀明槍,信多少,讀者自會分辨,心裡有數,從報章公信力的民調結果可見,觀眾眼睛雪亮,我們不須太多鞭撻。穿著白袍不一定是良醫,反而披著「客觀中立」外衣的傳媒更要小心。例如美國霍士電視台,明明是保守親商的共和黨輿論陣地,卻大賣客觀,九十年代曾以「公正平衡」(fair and balanced)、「我們報道,你決定」(We report, you decide) 作口號,引起非議。

「客觀中立」「不偏不倚」,說來動聽,高尚超然,似乎人人都要同意。現實裡,不少傳媒老闆,高掛「客觀」牌匾,「不偏不倚」掛在口邊,聽過不少記者說「客觀中立難聽過粗口」。「不偏不倚」,報道新聞時當然重要,問題是很多傳媒高層,深明心戰妙法,擅長以「客觀」掩飾偏頗,以「中立」迴避話題。

首先,「客觀」本身,概念多變,容易任人詮釋。新聞界的「客觀」宗旨,其一源起,來自實證主義尋真的態度,強調傳媒的「第四權」角色,以事實為根本,監督權貴,揭破謊言。但是,這種積極的「客觀」,要付出人力物力與資源,要付出代價,會得罪人,甚至會血濺街頭。

更多傳媒,傾向一種「消極的客觀」,強調不主動出擊,美其名為中立,不顯露立場,避開非議;遇上爭議話題,則以客觀姿態鋪陳正反雙方意見,問題是,權貴的意見,圖文並茂,解說詳盡清晰;異議的聲音則聊作一格,就算有同等篇幅,也鋪陳得語焉不詳,這種隱密的偏頗,偽中立,扮客觀,心戰效果更大。

這種「消極客觀」,融入新聞界日常運作,附和權貴的行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例如習慣把政府消息視為不證自明的資訊 (把政府說法當作self-validating factTuchman),把政府說法不加判斷就當作事實 (’official fact’當作’fact’Hallin),把政府匿名放風的說話視作權威消息,大量利用內地官方消息,照單全收;調查報道不針對權貴,卻針對弱勢等等。

世上沒有絕對的客觀,新聞工作每一環節都需要主觀判斷,每天發生五十件事,為何只選擇報道十宗?如何選擇頭條二條?哪宗新聞篇幅要大?為何花大量資源報道飲食旅遊等非敏感話題?為何疆獨藏獨等民族問題從來少深入分析?「客觀中立」的大旗下,都埋藏著媒體的立場。「不偏不倚」,新聞界要堅持,但不能扮中立避麻煩而放棄對真相與事實的堅持。

所謂政治,重要一環是透過傳媒去經營一種印象。權貴操縱了傳媒老闆,擅於製造煙幕,把清水攪濁,把白說成灰,把灰說成黑。傳媒不能盡信,讀者要自行分析各種蛛絲螞迹,判斷你能相信的傳媒。思考很累人,但你若不作判斷,別人就會替你思考。
網上圖片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對於鍾庭耀的民調, 筆者本來已擱筆不再評論, 但昨日鍾庭耀又跳出來直斥 " 有人因政治目的或缺乏常識, 誤讀港大民調結果, 「有人唔識嘢, 自認以為係專家」, 認為有人士「係點錯咗市民」, 鍾又警告, 若有人因政治理由, 以不科學方法進行民調掩蓋事實, 「學術界將會沉淪」",

    筆者忍不住又說兩句, 鍾庭耀的民調自詡是以科學方法進行民調, 筆者不敢質疑他的專業, 但如果指 " 有人因政治目的或缺乏常識, 誤讀港大民調結果 ", " 有人唔識嘢, 自認以為係專家 ", " 係點錯咗市民 " 的說法, 筆者就有所保留,

    其實鍾庭耀的指責, 在邏輯上已是矛盾, 如果真的有人因 " 政治目的 " 的話, 就不是 " 誤讀 " 了, 如果是因缺乏常識而 " 誤讀 " 的話, 則倒還可以說的過去, 問題是港大民調結果是定期向社會公佈, 可見對象是社會大眾而不是一般的學術機構人士範疇,

    如果是這樣的話, 港大民調公佈調查結果在處理上就受到質疑, 定期向社會公佈的處理應是社會大眾都看得懂的語言發佈, 簡化結果數據的公佈, 就鍾庭耀指屬中性, 但社會上卻收到特首支持度長期偏低, 徘徊在50分以下, 支持度不合格的錯誤訊息,

    鍾庭耀指出, 質疑民調人士將特首評分中的50分演譯為 " 合格 ", 屬於社會科學的常識錯誤, 因為根據國際標準民調尺度,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而是一個中性數字,



    但自有港大民調以來, 似乎鍾庭耀從未指出過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衹是一個中性數字, 歷來傳媒報導引用民調公佈結果, 都指梁振英支持度在50分以下屬 " 不合格 " , 未見鍾庭耀站出來澄清更正, 指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而是一個中性數字,

    今次有人引用原始數據質疑鍾庭耀民調的可信性, 鍾庭耀卻指指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而是一個中性數字, 這又是不是如鍾庭耀自己所說的, 是 " 因政治目的 " 而故意不作澄清, 讓傳媒 " 點錯咗市民 " 呢?

    鍾庭耀的民調如果說是學術研究的話, 向供學術界研究的資料當然要經得起學術考驗, 但向社會大眾公佈的部份, 由於屬省略了的資料, 就有可能對市民造成誤導的效果, 誠如鍾庭耀自己所說,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而是一個中性數字,

    但社會大眾傳統上都有一個共識, 甚至傳媒亦一樣, 低於50分已屬不合格, 這可能是學術範疇與社會認知範疇迥異之處, 如果港大民調是以學術方式向社會發佈調查結果, 就應同時指出 " 50分從不是 " 合格 " 或 " 不合格 " 的分數, 而是一個中性數字 " , 並不代表些什麼, 而不是有意無意的忽略這原則, 讓社會大眾 " 認為 " 低於50分就是不合格, 把50分作為分水嶺,

    鍾庭耀亦有責任 " 提醒 " 傳媒, 在報導港大民調結果時, 如低於50分不應加上 " 不合格 " 的按語, 這是屬於社會科學常識的錯誤, 不是港大民調想表達的意思,

    鍾庭耀又警告若有人因政治理由以不科學方法進行民調掩蓋事實, " 學術界將會沉淪 ", 這是質疑及誣蔑學術界其他的民調研究計劃會因 " 政治理由以不科學方法進行民調掩蓋事實 ", 扣上" 學術界將會沉淪 " 的大帽子, 未審先判, 未判先誅, 認為自己才是民調研究計劃的正宗, 自大得很,

    而民主報報導, " 根據港大3月3日公佈的民調數字, 給予梁振英50分以下的市民有38.2%, 高於50分有33.1%, 反映梁振英民望平均低於50分, 絕非如左派人士所講,只由一小撮受訪市民造成 ",

    但翻查港大3月3日公佈的民調數字, 給予梁振英50分以下的市民有38.2%, 高於50分有61.8%, 而不是民主報報導所指的33.1%, 民主報向受眾提供了錯誤的數據, 以支持他們所說的 " 反映梁振英民望平均低於50分, 絕非如左派人士所講,只由一小撮受訪市民造成 ", 這等蓄意扭曲數據, 誤導受眾的行為, 令人側目.

    其實鍾庭耀的港大民調, 除了在香港受到質疑外, 在澳門也引起風波, 在本年1月公佈的 " 二零一三年澳門週年調查第二部份結果 ", 指 " 澳門居民對自由、安定、繁榮和民主等四項核心社會指標的評分全線下跌,而且對特區及中央政府的信任淨值都明顯下跌,對澳門前途、中國前途和「一國兩制」的信心的「淨值」也大幅下跌,甚至跌至一九九九年回歸以來的新低。在身分認同感方面,巿民對「澳門人」與「中國人」身分的認同感評分,也都比一年前明顯下跌 ",

    這份報告受到澳門社會大眾及傳媒輿論質疑其可信性, 港澳兩地成為難兄難弟, 被鍾庭耀的港大民調 " 調 " 得體無完膚,

    筆者找來一篇刊登在澳門新華澳報, 月旦鍾庭耀的港大民調本年1月公佈的 " 二零一三年澳門週年調查第二部份結果 " 的的評論撰文, 作者是永逸, 讓網友看看澳門社會大眾及傳媒對鍾庭耀港大民調的評價, 澳門新華澳報是傾向親中和親政府的傳媒, 或許撰文中有偏頗之處, 但作為參考之用未嘗不可, 就由網友自己去判斷好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港大問卷調查的問題是: "請你用0至100分評價你對特首梁振英既支持程度,0分代表絕對唔支持,100分代表絕對支持,50分代表一半半".

      講明 50分代表一半半, 不算支持吧.

      998 人中, 有383人比 0-49 分, 280人比 50 分, 335 人比 51-100 分. 所謂 "高於50分有61.8%" 何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