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2, 2014

冷嘲熱諷兩種人



(耳語系列之18)

最近,很多朋友問:為何文章寫得多寫得快?我答:因為身處很多奇特處境,不幸或有幸地,聽過很多歪理;壓住一肚悶氣,不寫,會爆炸。

國立台灣大學教授陳嘉銘在臉書上,談到他坐的士到立法院參加集會途中,與的士司機的對話。司機並不了解台灣「反服貿」,學生佔領立法院事件來龍去脈,但卻隨口說,抗爭「沒有用啦」、「什麼政黨上台都一樣」、「你們都是被政治人物操弄啦」。

陳教授有這樣的感慨:

「令我心驚的不是他說出了任何支持服貿的主張。而是他失敗主義、犬儒主義(懷疑任何人性真誠)、虛無主義的批評。他完全沒有立場,就是自我放棄,對所有努力冷嘲熱諷。」

香港與台灣,似乎漸漸變成了命運共同體。陳教授寫的,我在香港聽過很多類似耳語:

耳語18.1︰什麼都罵,淨係識罵!
耳語18.2︰你講公義,你講民主,我夠話我公義,我夠民主囉!
耳語18.3︰你們呀,都是受外國勢力干預!
耳語18.4︰那班人,都係想搶風頭,想自己出名!
耳語18.5︰傳媒呀,都是不客觀不中立,亂寫嘢!
耳語18.6︰那些民意調查,都是作出來啦,假的!
耳語18.N:什麼都反,嘥錢呀,搞亂香港!搵唔到食!做不到生意!影響經濟!

這些說話,反駁過很多,只想略談說這些話的人的特徵。

容我大膽猜想,這些人,大概分兩種。

第一種,不加思索的人:任何論題,任何意見,正反論辯,本來無任歡迎,我尊重任何有節有理的討論;但很多人的「意見」,聽得出來,是完全「無底」的,隨口說說,根本未曾了解,亦不加思索,人云亦云,卻要搶著出來罵人。不幸地,這種人,似乎佔了人口一個頗大份額,他們是政治心戰的最佳目標,也屬蛇齋餅糉能籠絡的對象。

第二種,不能回頭的人。

很多人,其實受過高深教育,才智不弱,他們也曾經有過理想、有過激情;對社會的光怪陸離、權貴的操弄手腕,有親身體驗,也曾經憤怒不滿。然而,滾滾洪流中,他或她,曾經因為要生活、或者因為自己軟弱、或因為貪戀虛榮、或因為自己愚鈍,屈服了。

這種屈服,那怕只是一次就夠。他或她,曾經感到羞愧。日子慢慢過去,如何面對自己、面對良知?他們開始了一種自我治療的機制,可能是人性本能一部分

為了顯示自己無錯,只能合理化自己的犬儒質疑任何人的真誠,對所有普世價值冷嘲熱諷,對所有年輕的熱情之以;他們站在權貴高牆的一面,說起話來,比任何人都真心,他們不是要騙人,他們要欺騙自己,說服自己內心,那些忘記了的初衷,那些拋棄掉的良知,其實不值一晒。

我從來不敢罵第二種人,歧路在前,如何選擇,只是一念之差。這種深淵,跌了下去,很難爬出來,我懷疑,自己也曾只有一步之遙。

那些走出來理直氣壯的所謂長輩或老屎忽,應該要明白:我們都是早死的一群,這個世界屬於年輕的一代,聽聽他們怎麼說吧。

***   ***   ***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曾經聽過有些人說以現在中國人的質素不適合民主,而這種想法的人近來亦越來越多。
    一年前,小弟讀過 《走向共和》,有一幕是鄉公所模擬投票選舉,孫中山向蕭鄉長講解。
    ---蕭鄉長看見那些鄉村老秀才在選票上胡亂填寫,就概嘆說﹕「鄉下人哪裡懂得民主權力。」
    孫中山回應﹕「有人說『老百姓素質低,不可實行民權』,這就跟『孩子不識字,所以不能去上學』的說法一樣荒唐可笑。」

    可是到了今時今日中共依然用這老舊借口蒙人,中招之人不乏知識份子。
    依小弟說,到了某天中央政府嚴格執行普及教育的時候,那才是國民覺醒的開始。

    ReplyDelete
  2. 今天去修眉. 修眉嬸嬸我跟了13年. 她年過60. 永不言退. 文中 18. 1- N 她今天全說了. 我心裏是支持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 但我不能刺激她. 因我的一對眉毛在她手裏.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樓上的...是第三類人了!

      Delete
  3. 家父正是區先生文中所述第二種人。典型殖民地知識份子,勞碌半生總算生活無憂; 完全無法理解年輕一代為何不滿社會現狀,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是“呢班人淨係識搞亂香港“

    於我與家父關係越發疏離之際,區生的文章使我從新的角度思索他的人生觀和此等思維的源頭。感謝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