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2, 2014

今日香港之你玩晒

是日,誠意推介大家讀一位澳門人的文章《深夜在水塘遇上屈原》,作者在澳門的水塘邊,遇上了自殺前的屈原:

「在這座城市自殺,是一件很傻很傻的事。因為在這裡,殉道者不會得到任何憐憫,更別說是敬意。」

最近,有一批澳門傳媒工作者,奮不顧身,批澳門媒體受操控、自我審查。須知道,澳門地方小,行頭窄,講關係,他們敢言,要比香港同行付出更大代價,受到無比壓力,筆者向他們衷心致敬。

論自殺,港澳雙城,澳門比香港走得更前,「屈原」的遭遇,我們同聲一哭。

最近,香港也有很多人找死。

伍珮瑩,揭露謊言,政府說要「認真跟進」後,即刻有人做嘢,冇咗份工,代通知金都冇埋。

王維基,觸動權貴神經,想投資蝕大錢也不獲發牌,正路不通,兵行險著繞路行,再搏一鋪,最後仍然走投無路。

趕盡殺絕,刀鋒向誰?就是那些膽敢說真話,敢挑戰權威、挑戰既得利益集團,不甘被馴服、不願認命的人們。

香港越來越陌生嗎?警察可以在區議會出手,無理拉走民選區議員,謂這是「維持社會安寧」,「依法辦事」。政府施政不順,就指摘傳媒偏頗;官員民望低迷,辯說因民意調查不科學;反對者眾,就疾呼是外國勢力煽動干預。

前陣子,看了一套紀錄片,片中九旬老人、曾做過毛澤東秘書的李銳,看透中國共產黨,有幾句特別深刻:

「過去三十年整人,最近三十年撈錢,什麼資源都掌握在共產黨手上,變成一個利益集團。」

「毛澤東破壞了什麼東西?他把破壞,人性、人生、人道、人權、人格,只有一個黨,一個黨性。」

「中共的體制,對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劣勝優汰。」

「共產黨的人事工作,培養偽君子;講假話的人、辦假事的人,共產黨就喜歡這樣的人,講真話的人統統幹掉。」(見《劣勝優汰 時代悲鳴)

一國之下,香港又怎會倖免。

當統治集團壟斷國家資源,錢權在握,控制了商業網絡、控制了輿論陣地、控制了武裝力量、主導了法律詮釋,收買服從的人,壓逼不識時務的人,他們將會日益肆無忌憚,將再不需要花心力掩飾,不介意赤裸裸話你知:係,就係我玩晒。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我想起一句對白。
    仲記唔記得好多年前,港台一套劇集「風風雨雨」(我仍keep住個TV recording) ,飾演電視新聞主管的李怡,要與電視台老闆就怎樣播放具爭議的節目各力。到一個地步他嘆息:「冇得玩,客觀形勢比你強。」結局是老闆在播放版本上勝了,新聞主管唯有辭職,公開事件但贏得支持。
    到底香港的路會怎樣走下去? 我們當然希望守住僅有的兩制,甚至以此推動專制的一國向前民主改革。但形勢告訴我們,只會越來越被收緊,而且真係客觀形勢比你強。
    我有點無奈的想,要有心理準備,條路不再是這樣行,不再是香港先享有民主。而是抱緊自由理念價值,被一國吃掉,在一國肚裡,退到與其他同胞及維權人仕同一處境下,共同爭戰。要有心理準備,這條路更漫長。就當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在肚裡,理念價值要抱得緊,便不會被消化。結局會否像Matrix裡的Neo,進入Smith體內而打敗他?

    ReplyDelete
  2. 早在幾千年前,中國史官以行動實踐 "They can't kill us all",反觀現今傳媒畏首畏尾,草草接受所謂警方報告或官方答覆,不加以印證,往後亦無跟進報導,只求新鮮,不求真相,自甘墮落。

    《左傳》崔杼弒君
    齊崔杼者,齊之相也,弒莊公。止太史無書君弒及賊,太史不聽,遂書賊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又嗣書之,崔子又殺之,死者二人,其弟又嗣復書之,乃舍之。南史氏是其族也,聞太史盡死,執簡以往,將復書之,聞既書矣,乃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