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14

港鐵故事一則



(本文改寫自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假日早上,東涌站月台坐升降機,最後步入電梯是一家三口,超重了,鈴聲大響。

電梯裡擠滿人,一家三口站在電梯門前,無打算退出去。等了一會,有女士用廣東話說了一句:「超重呀。」語氣平靜,帶一點點不耐煩。全部人都盯著電梯口的三人。

那一家,看來是一對夫婦與女兒,父母大約五、六十歲。女兒在半秒內變臉、發難,她操普通話,喝罵電梯裡的人:「他眼睛看不見的,這電梯給有需要的人,什麼超重,為什麼不是你們走出去……」

她父親戴著茶色眼鏡,沒有人看得出他眼睛不好;其實,眼睛不好也可以等下一部電梯,況且,他們堵住了出口。再說,若這位女兒禮貌好一點,相信電梯裡很多人都會退出去。

首先開口說超重的女士回話:「你不需要用這種態度吧?」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父母示意女兒息事寧人,但女兒不停破口大罵,超重警告聲繼續響。

僵持了大半分鐘,最後,電梯裡有另外四人離開,包括我。

我想,很多事情,心平氣和的話,很容易解決;而這種無緣無故在電光火石中爆發出來的恨,好得人驚。

旁邊有口痕友謂:「希望他們能以同樣理直氣壯的態度,在內地向有權勢的人爭取被剝削的基本權利。」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有口痕友謂:「希望他們能以同樣理直氣壯的態度,在內地向有權勢的人爭取被剝削的基本權利。」

    他們或他們的家族可能就是內地有權勢的人, 若這裏是他們的地頭, 你們阻頭阻勢, 一定有你好瞧的.

    ReplyDelete
  2. "她操普通話,喝罵電梯裡的人"

    See.

    ReplyDelete
  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