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7, 2019

習慣了被馴養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前陣子去了一趟伊朗,走訪僅餘的遊牧民族。春去夏來,綠野快變作旱地,乾燥山野遠足時,遇上一頭落單了的羊。

廣闊的丘陵地帶,四野無人,牧羊人與他的羊群無影無蹤,落單了的羊站上小山崗上四顧張望,似乎甚為憂心。看清楚,原來是一頭剛分娩的母羊,腳下還有一頭小羔羊,只能勉強站起來,蹣跚走兩步又倒下;母羊還染着血,不敢離開羊羔半步。

母羊在野外生子,追不上羊群覓食的步伐。我們的嚮導說,母子處境很危險,因為這裏有狐狸,入夜就出動,母羊無能力保護小羊,亦無辦法把羔羊領回要一小時腳程外的羊圈,若牧羊人一直不察覺,沒有回頭把羔羊揹回營地,母羊羔羊都活不過今晚。
 
母羊四顧張望,似在找尋牧羊人蹤影,但他們已走得很遠
習慣了被馴養,就連保護孩子的能力都失去。羊的一生,就是乖乖地跟隨大隊,聽命牧羊人帶領,穿梭冬夏營地的水草,求得些許豐衣足食;吃飽了,就被趕回羊圈休息,第二天,重覆一樣的生活;生了小羊,母子相聚時間很短,大約只半年,牧羊人就會把羊羔賣掉,羊老了,就會宰掉,成為盤中餐。

習慣了被馴養,就休想命運自主。此刻,母羊沒有任何選擇,她只能站在原地,渴望牧羊人回頭,把牠們帶走,關進羊圈,苟且偷安,靜待某時某日的宰割。

習慣了被馴養,羊圈就是最安穩的地方。牧羊人回頭找到牠們時,也許還會拋一句,如果沒有我,你早就死掉了。

[十分鐘後,我們山的另一邊碰到了牧羊人與羊群,告訴他走失了羊。放心,羊母子應該無事。]
政治動物系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