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7, 2011

蠢驢......真相大白時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一刊於《信報》)

蠢驢
旅途中,見過最笨、最可憐、最悲劇的動物,非驢莫屬。

被困在動物園裡的獅子老虎猩猩猴子,牠們失去自由,每天在籠內假山旁無聊踱步、或在斗室裡的熱帶雨林盪鞦韆;雖然有時顯得沒精打采,但有一次我在動物園邂逅一位婆羅洲紅毛猩猩,隔著牢籠與牠四目交投,牠上上下下打量著眼前的遊人,從猩猩的眼神中,我看到一點輕蔑與不屑。紅毛猩猩說:「你班傻佬,你的籠也不比我大多少。」

紅毛猩猩:「你班傻佬,你的籠也不比我大多少。」
看著牢籠裡被人類囚禁的動物,你得有一點尊重、加幾分內疚。那些活在籠外卻自劃界限兼心目閉塞的動物,才真正鄙陋悲哀。

驢子嘛,人們讓牠們在小鎮亂走,牠們本來可以自由自在,拔腿便跑,逃之夭夭;但驢子只喜歡徘徊在熟悉的垃圾堆旁覓食,不敢越雷池半步。主子們早知牠的本性,不需繩索的牽絆,牠們自會呆站原地,乖乖等候差使。馬與驢是近親,但人們稱馬為「駿馬」,貶驢作「蠢驢」,用「蠢驢」罵人,只因驢子實在太不爭氣。你看清楚蠢驢的樣子,牠們無時無刻垂頭喪氣,看著牠們的眼睛,你會看見屈辱與鬱結;蠢驢愛為主子賣命嗎?當然不喜歡,但牠們認命。

驢子任勞任怨,背負擔子千斤重,牠們不吭一聲低頭前行。牠們沒有要求,人們棄於街角沾滿泥巴的粟米心、或地上幾條枯草,牠們連泥帶沙吞下肚。村民走過,總喜歡無故打牠們的屁股,蠢驢總是沉默,不會如駿馬一樣,起飛腳踢你;驢子甘於被利用,一切已經習慣,任主子踐踏而不懂還手,甚至練成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因為主子永遠是對的。

請不要取笑驢子,牠們是奸險人類精心擺布的產物。看青藏高原的野驢,牠們鮮褐色的身軀,在午後的燦爛陽光裡發亮;牠們在草原上拔足狂奔、自由馳騁,這才是牠們的本性。

未被馴養,青藏高原的野驢
驢子被人類馴養之後,開始變笨;應該說,那些越笨越馴服的驢子,主子越愛,主子就是喜歡比他笨的蠢驢;驢子們被告知,吃得飽最重要,你有工作、有飯食,今天應該很高興;主子們抓著這種動物的生存本能,在小鎮裡宣揚和諧穩定吃飯和諧穩定吃飯,吃飯與穩定變成硬道理,滲入每一絲空氣,深植驢子的血肉和骨髓,為了穩定和諧飽飯,他們理所當然地被勞役。有時主子大發善心,提供蛇宴與海鮮餐,驢子們照吃如儀,他們早已忘了自己本性,不吃素了。

驢子從來不笑。每一頭驢都在告訴你:生活便是如此。

蠢驢大部分時間默默無聲,但沉鬱中偶然會發狂,張口見喉,向天嚎叫,有如抽水馬桶的生鏽水泵故障時發出的那種刺耳金屬摩擦加沖水唔出的奇怪聲響,驢子連控訴也醜陋過人。

驢子向著什麼人怒吼?詭異地,牠們雖然屬於被壓迫的一群,卻向著同樣受壓迫的一群狂號,願意做奴隸的人壓迫不願做奴隸的人,受壓迫者反過來壓迫更低下層的人。蠢驢為什麼這樣做?因為牠們覺得飽食最重要,有人搶飯碗最可恥;誰來搶飯碗?驢子也不大清楚,主子說了,牠們就信。

這個時代,空氣與電波裡充斥著「發展」、「穩定」等動聽詞彙,含糊的口號潛移默化、無孔不入,變作不能置疑的真理。稍一不慎,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蠢驢。最近有一位智者翻譯主子的管治願景,主子渴望「群衆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呆著」。每個人都像一頭蠢驢一樣,笨笨忍忍呆呆乖乖吃吃喝喝拉拉,主子的世界就美好了。

我的神獸系列:

註:那位智者叫韓寒

4 comments:

  1. 不如出本《神獸寓言》,
    以宅男為目標,可以叫《神獸世界》,
    以師奶為目標,可以叫《神獸運程》,
    以阿叔為目標,可以叫《草泥馬場》,
    以知識分子為目標,可以叫《神獸農莊》,
    以高級知識分子為目標,可以叫《後現代神獸圖騰與後冷戰中國》。

    ReplyDelete
  2. 要一網打進,可以用編者身分話呢本書又名a又名b又名c又名d。

    ReplyDelete
  3. 早有此意,《後勃後中國神獸農莊》應該是第七本書吧。

    ReplyDelete
  4. 鵰又是怎樣的生物?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