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1

夜靜時



校園裡,一個靜夜,碰到一位外籍訪客,他拉著行李箱,朝向校園的無人地帶,猶豫地前行,他肯定走錯路了。

攀談起來,他原來準備入住酒店,卻朝相反方向誤闖大學校園,我盡地主之誼帶路,他滿口法語「多謝」,拖著行李跟我走,行人路甚寬,他硬要走到柏油路上,我請他走回行人路上,他就是不肯。

拐彎以後,他被迫轉上鋪著精緻地磚的行人道上走,走了不一會,他竟把行李提著走,兩件行李重甸甸的,有點吃力。我不明所已。

他的行李箱有滾輪,我問他為什麼不放行李在地上拖著走?法國人說:「太吵。」

那時,夜未深,方圓五百米沒有民居、沒有學生宿舍,行李箱滾輪碰著地磚之「啲啲」聲,確是刺耳,劃破平靜的夜,但誰會介懷?只有他認為不妥。

我真的相信,一個民族的文化高度,與他們平日生活所製造的聲浪成反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