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4, 2011

變色龍......你早應歸位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一刊於《信報》)

  
變色龍的專長,就是變色,周圍環境是甚麼顏色,牠們就變甚麼顏色,不用思考,沒有痛苦,理所當然。

變色是一項絕技,安身任何時空,從藍色到黑色,過渡到紅色,都能徹底融入環境,淡淡定定,面不改容;在樹林的保護中,牠攀爬至高位,信心十足,有點輕世傲物;小小變色龍,顯得偉大兼德高望重,只因人們要仰望;牠什麼都不做,卻顯得有威嚴,只因牠呆坐著不動如山。一種生存技巧,已足夠牠們活得好好,真高人也。

很久以前,在東非小國馬拉維的小旅館中,有人從樹林裡捉了一隻比巴掌還大的變色龍,送給我們在飯桌上玩,我才明白,變色龍其實很可憐。

變色龍離開了熟悉的樹林,牠們就孤立無援,茫然不知所措。在平民的餐桌布上,不論變色龍如何努力,也不懂把自己一身顏色變成一個個格仔;更悽慘是,他們連走路也不懂。

我用驗屍的眼光仔細研究,發現變色龍的腳有特別構造,牠腳掌及爪皆彎曲,方便牢牢抓緊樹枝,牠們擅長攀附,抓著枝幹往上爬。變色龍落在又平又滑的桌布上,無枝可攀,無處著力,變色龍試圖拔腿離開,原來動作極緩慢,比電視劇的慢鏡重播還要慢,空有四隻會攀附的彎彎腳掌,最後只能呆呆站在桌上,竟然不能動彈。

牠色彩鮮艷,額上有獨角,我問旁人:有毒嗎?他們說,變色龍空有外表,放在手上把玩也可以,牠不會逃走,根本無能為力。這時,站在格仔桌布上的變色龍,仍未死心,想把自己變成紅白格子模樣,努力得有點額頭冒汗的樣子,實在滑稽,算了吧,這裡根本不是你的地方。

落到凡間,牠昔日的光環消失殆盡,往日的自信與威嚴,一下子蕩然無存。我把牠放到手掌上,牠伸直尾巴的話有兩隻手掌長,是一頭很大的變色龍。牠站在我手上,似乎舒懷了一點,因為最少兩隻腳可緊緊攀附我的手指。

我和變色龍近距離對望,看清楚牠古惑的雙眼,牠圓圓的眼球突出,可以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旋轉,兩隻眼睛可以分工合作,監察前後左右上下不同方向,對焦不同物件,所以變色龍的視力據說冠絕同儕,別看牠呆站著,牠一雙眼睛不停在轉,檢討自己的處境,搜尋攀附與覓食的良機。不過,變色龍沒有正常的聽覺系統,你叫喊牠,給牠提供意見,牠什麼都聽不入耳,牠應該是聾的。

變色龍似乎站得有點累,於是我們找來一根樹枝,讓牠站得好好的。牠很高興,四隻彎曲腳掌立刻抓緊幼枝,像找到了生命的立足點;牠捲曲的長尾巴,等同第五隻腳,也緊緊纏繞幼枝。變色龍是天生的機會主義者,抓緊時機,牢牢攀附任何能倚仗的東西,正是牠的本性。

午餐時間到了,我帶變色龍到樹林,一群蒼蠅的家,牠乖乖站在我手上的樹枝,變身自動捕蠅器,向我們示範飛舌捕食絕技,聽命地幫我們幹掉討厭的蒼蠅;牠舌頭有其身軀一樣長,雖然行動緩慢,卻是覓食專家,牠舌頭如子彈般彈出來捕食,黏著蒼蠅,百發百中;牠舌頭動作飛快,彈力強勁。美食當前,牠很興奮,有得吃,就完全忘記了剛才的苦惱。

沒有什麼專長,只懂變色與攀附,迎合環境的需要。變色龍似乎在說:唉,大家都係搵食啫。

也許是這副德性,變色龍成為很多人的寵物,大家看到變色龍時,應留意牠棲身的樹枝,背後那隻有形的手是誰。

我們拿著自動捕蠅器,玩了一個下午,變色龍吃得肚滿腸肥。最後我們把變色龍放回樹林裡,牠即刻變色,一瞬間消失了蹤影。

是的,你本來不屬於這裡,為免受辱,還是早早歸位吧。

***   ***   ***

(牠果然閃身歸位了。)

我的神獸系列:
蠢驢

2 comments:

  1. 閣下說的是誰, 相信亦是大多數人心中所想的.

    ReplyDelete
  2. 寫時心裡想著一個人,但其實很多人都是如此。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