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2, 2014

鮮為人知小動作



讀是日《明報》副刊,陳惜姿在專欄中透露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新聞界內幕,各種諂媚、自閹,滲透於新聞日常運作細節。事實上,這些小故事,很多流傳於新聞界甚廣,每位記者都可以告訴你一堆:

先引述陳惜姿幾段:

碼頭工潮期間,記者在一篇報道裡訪問了李卓人,最後給編輯抽起那訪問,剩下一個400 字的洞,要記者想辦法填好。

攝影記者拍到一張和黃高層嚴磊輝和李嘉誠紙板公仔被掟「糯米雞」的相,上頭嫌這張相令兩位人士顯醜態,相片不准用。

郭氏兄弟及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涉貪污案,有報館下令只能出許仕仁的相,郭氏的相片不能刊登。

一些支持泛民的學者,例如馬嶽蔡子強和杜耀明,一律不予訪問。

報道自由行時,立論是自由行乃香港經濟支柱,時刻要強調自由行對零售業的好處,上司耳提面命: 「無自由行,邊個出糧畀你哋?

耳聞目睹,亦有一堆小故事,發生在不同傳媒,這些都是第一身經歷者說的:

一談CEPA、自由行,編輯必加「中央送大禮」字眼。事實,這種形容,明顯偏頗,不符事實,但老細覺得理所當然,亦不會自省。

傳媒集團母公司開業績記者會,母公司公關會擬定問題,要求屬下媒體記者照本宣科問大大老細。

記者報道如有偏頗 (自覺或不自覺、或大意錯失等原因),偏向建制派的,編輯們會隻眼開隻眼閉;偏向民主派的,編輯們會大興問罪之師。

每逢mega-events,如人大政協、大型體育會,主管會明言,少報道敏感事,謂人家「擺喜酒」,唔好搞串個party

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每天都在陰吓陰吓發生。為何連串傳媒受壓事件,記者同行反彈?因為暖水升溫,當然是局內人先知;如果要苛索證據,記者的親身經歷,就告訴大家,壓力每天在滲透;幾乎所有主流傳媒的老闆,在唯一的強權面前,就算不主動奉迎獻媚,也要猶豫、怕得罪阿爺,這種政經架構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就體現於具體而微細的辦公室操控方式,控制老闆控制總編後,予取予求,得心應手。

如何欺騙人心?從十年前開始,反反覆覆說CEPA與自由行是「中央送大禮」,就是高招。稍一不慎,全民中毒,醒覺者稀,傳媒是心戰要塞,豈能不早早收伏。


相關文章,其他大小動作:
 澳門小動作: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6 comments:

  1. 陳小姐爆大鑊,原來報紙有自己的立場,這個陳小姐原來最近才知道,原來蘋果及熱血公民網站會訪問與立場不同的學者,原來陳小姐不參加她意見不同團体的論壇就是正義之舉,原來總編輯不登某人醜態的相是打壓新聞自由, 原來不反對自由行就如陳小姐所說諂媚, 原來不同意李卓人那種鼓吹階級斗爭就是自我審查

    最后以「打壓新聞自由,最終的受害人,不是新聞工作者,而是市民。」作結,這可以堵住不同意陳小姐所講, 因為這就是不保新聞自由
    最不明白陳小姐這篇文章為何以「陳惜姿 - 反滅聲大遊行」為標題?

    ReplyDelete
  2. 報章從來沒有所謂中立, 而是各有立場, 而立場是依附權勢的, 還是獨立自主的, 這才是關鍵問題, 香港在世界新聞自由的排名在十二年間從18位跌至61位, 反映甚麼, 不言而喻.

    ReplyDelete
  3. 1949 年就應該知道。

    ReplyDelete
  4. 區先生,點睇這篇,特別是最後兩段?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40222/-8-3195606/1.html

    ReplyDelete
  5. 謝謝C, 當日讀這篇,我對這兩段很不同意

    //香港報業目前最大的危機,不是「撤換總編輯」,也不是「自我審查」,而是事實與評論意見不分。有193年歷史的英國《衛報》,總編輯C.P. Scott在1921年慶祝百周年報慶時已經提出:「評論是自由的,事實是神聖的。」(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事實神聖,不容歪曲,這是卓越新聞的傳統。香港傳媒的新聞版位上可以出現「七一維園見」的所謂「新聞標題」;在「《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中,新聞內容上大量是毫無根據的揣測之詞,從員工的憂慮出發,寫到了向北京屈服,愈描愈「真確」……出於各種利益考慮,社會上各種力量壓向《明報》,對《明報》的管理層及報老闆張曉卿並不公正。

    記者、編輯嚴格按照專業的新聞規律辦事,才是捍衛新聞自由的最好辦法;長期從「陰謀論」出發,報道事實當中夾帶個人評論意見,無異是自毁長城的做法。//

    我之前的文章寫過很多,所謂「專業的新聞規律」,也是一種老闆控制的方式,因為「規律」其實很彈性,例如何謂「客觀」已經有排拗。

    張先生又謂「事實與評論分開」很重要,事實上很多報章擺明有立場,如蘋果、大公、文匯等,確實事實評論難分,但擺明車馬,只要讀者明察,這叫願者上釣,禍害未算很大;有些更卑劣的報紙,說自己「擺事實」,但很多事是割裂的事實、選擇性的事實、透過鋪排暗示以作心戰的「事實」,這些糖衣毒藥遺害更大。

    ReplyDelete
  6. 謝謝區先生抽空回覆。

    我覺得香港人很多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傳媒報導選擇性的事實使爭論更激烈。

    希望區先生寫更多有關傳媒的短文,讓大家可以更了解這行業的內情。

    ReplyDelete